(朱元璋朱标)逆王完结版在线阅读_《逆王》完结版免费阅读

《逆王》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老刑”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一朝穿越,成为朱元璋十七子
赐封宁王,朱权有点皮
朱元璋:朱家老十七,纨绔属第一!
直到洪武六十大寿……
这一天,有人单骑斩叛将,纳哈出归降
这一天,有人发粮赈灾民,百姓终活命
这一天,天降祥瑞传国玺,大明得国正
这一天,朱元璋册封朱权,无敌宁王!

小说:逆王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老刑

角色:朱元璋朱标

评论专区

逍遥房东:典型爽文,文笔差了点

进击的大电影:情节设定都还行 ,就是主角疯疯癫癫的,老是作死

步步惊心:桐华的书前面都繁花似锦后面形单影只的,看过她三本书以后,都有点不敢再看她的书了,不过这也正说明作者功力深厚,带入感很强,结局都太虐了

逆王

《逆王》精彩片段

第二十四章 洪武诞辰,何人挑衅

  太子宿醉,错过了早朝?
  身为储君,这可是失德之举!
  詹徽为朱标捏了把汗。
  蓝玉更是悄悄看向朱元璋,发现皇帝脸上并无变化。
  三位塞王心中幸灾乐祸。
  哪怕父皇再宠爱大哥,做了这等失德之事,也要被训斥。
  朱棣低头大喜,今日终于能看到大哥被骂了!
  “标儿一向严于律己,怎么会喝酒宿醉?”
  朱元璋一双虎目,不怒自威。
  “回陛下!
昨日太子去了十七殿下府邸!”
  蒋瓛背后一凉,本想添油加醋一番。
  可面对洪武大帝,他还是收起了那些个小心思。
  当年罗列胡惟庸罪名,他蒋瓛可是冲锋在前。
  “哦?
兄弟见面,难免饮酒。”
  朱元璋轻描淡写道:“这是太子留下与老十七攀谈,算得上什么宿醉?”
  此言一出,蒋瓛懵了。
  三位塞王更加懵逼。
  合着大哥宿醉,叫跟兄弟攀谈。
  我们宿醉,那就要挨骂挨板子?
  “蒋瓛,刚才你污蔑太子,下去领二十大板!”
  老朱发话,蒋瓛冷汗直流,好在皇上没有要他的命。
  这哪里是偏袒太子,就连十七皇子也被皇上保护!
  否则朝臣们,定会对十七皇子群起而攻之。
  老朱罚了蒋瓛,就等于告诉一种朝臣,此事到此结束。
  詹徽和蓝玉对视一眼,双方都松了一口气。
  朱棣紧攥双拳,他没想到父皇对大哥竟如此区别对待!
  还有老十七!
  凭什么都是庶出,他却能被父皇赏识!
  “退朝吧,三日后是朕的诞辰,大赦天下,举国同庆!”
  老朱说罢,起身离席。
  群臣高呼万岁。
  ——  武英殿。
  朱标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朱元璋身边。
  “父皇,儿臣昨日醉酒,耽误了今日早朝……”  朱标已经做好了被责骂的准备。
  “罚什么?
你得罪了谁?”
  “你是君!
他们是臣!”
  “标儿,你今日做得好!
甩脸子告诉那帮酸儒!”
  “咱朱家的男儿,都是有脾气的人!”
  朱标当场懵逼,一夜宿醉,缺席早朝,竟然被父皇夸了?
  十七弟果然料事如神!
  朱标心中,更对朱权所说的贺寿计划充满信心。
  “君在前,臣在后。
虽有忠言逆耳,去不代表凡事都要听他们的!”
  朱元璋耐心说道:“你能掌权,他们便是管仲、诸葛!”
  “你若无权,他们便是王莽、董卓!”
  朱标躬身行礼道:“儿臣谨遵父皇教诲!”
  朱元璋闻言大喜,笑道:“与老十七多交往!
咱家的千里驹,将来必成大器!”
  “朕在诞辰,此封他为宁王!
那些个腐儒,也不敢来找麻烦!”
  朱标竖起大拇指,“父皇英明神武!”
  朱元璋笑骂道:“行了!
过来陪咱一起批阅奏折!”
  ——  天香阁。
  朱允炆和朱允熥面面相觑。
  小皇叔哪里都好,就是总喜欢来这等风尘之地。
  “允熥,你说父亲会送皇爷爷什么贺礼?”
  朱允炆偷瞄身着薄纱,体态曼妙的女子。
  “大哥!
这里随便看!
小皇叔神机妙算,定然不会送那等俗世之物。”
  朱允熥随口道。
  “你们两个臭小子,不在宫中,来找我作甚?”
  朱权一身青衫,迎面而来。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俊美的面孔,瞬间便成为天香阁的焦点。
  “小皇叔!
我听詹尚书说,父亲今日缺席了早朝……”  朱允炆担忧道:“皇爷爷一向看重早朝,恐怕会因此训斥父亲。”
  朱允熥脸色大变,也为朱标捏了把汗。
  “放心。
你们皇爷爷,只会夸奖大哥,怎么会罚他呢?”
  朱权直接要了一壶酒,等候侍女为其斟满。
  “允炆允熥,你们怕詹徽么?”
  朱权有此一问,两位太孙点了点头。
  至少詹徽教导二人之时,那是相当严厉。
  “你们要记住,君臣之分。”
  朱权笑道:“大哥之前太过宠溺大臣。”
  朱允炆一点就通,“小皇叔的意思是,皇爷爷希望父亲对大臣们强硬一些?”
  朱允熥笑道:“今日看似父亲宿醉,实则是告诉大臣们,早朝来不来,是咱们朱家说了算!”
  朱权颔首点头,“来,陪我喝酒!”
  “你们两个臭小子,可是我从小看到大。”
  朱允炆低声道:“小皇叔,您的年纪跟我们一般大呢!”
  朱允熥拍手道:“小皇叔,昨日父亲找您,决定好送什么贺礼了?”
  朱权笑而不语,太子的贺礼,定然会让父皇喜欢。
  “不可说!
三日后,自然会见分晓!”
  ——  三日后。
  应天城外。
  大明三军集结,为庆贺洪武大帝耳顺之年。
  旌旗蔽空,刀枪林立。
  蓝玉身为新任大将军,横刀立马站于皇帝左右。
  “陛下!
军队已经集结完毕!”
  “好!”
  朱元璋看向纵横天下的大明雄狮,心中不甚感慨。
  “善长啊,咱怎么没见到标儿?”
  朱元璋纳闷不已,自己六十大寿,太子却不见了!
  李善长摇头道:“回禀陛下,微臣不知……”  老朱看向两个皇孙,允炆允熥同样摇头。
  小皇叔的嘴太严了,一点都没有泄露!
  三位塞王策马在旁,心中同样犯嘀咕。
  “老三老四!
大哥先是宿醉缺席朝政,如今又缺席父皇大寿之日。”
  秦王朱樉冷笑道:“他这分明是在挑衅父皇!”
  晋王朱棡否认道:“大哥向来孝顺,怎会无故迟到?”
  燕王朱棣皱眉道:“二位皇兄,十七弟似乎也没有来!”
  提起朱权,三位塞王严阵以待。
  谁能想到,大宁之地,就这样落在了老十七手里!
  “不等了!
咱要开始阅兵了!”
  朱元璋大手一挥,高呼:“明军威武!”
  众人高举刀枪,响应到:“明军威武!
皇上威武!”
  “杀气震天,直冲云霄!”
  詹徽有感而发。
  “常胜之师,无人能敌!”
  李善长回想起曾经的战友,“徐达,常十万!
你们在天之灵,可看到我大明军容?”
  正当老朱等人阅兵之际。
  “陛下!”
  蒋瓛脸色铁青,躬身行礼道:“不远处,一支十人组成的小部队,正冲着您而来。”
  老朱冷笑一声:“好!
咱今日就看看,是北元鞑子,还是白莲余孽,想要咱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