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温晚缇陆靳宸】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小说: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子夜轻语

角色:温晚缇陆靳宸

子夜轻语的《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汪旭?” 温晚缇的眸底掠过一抹思索,站起身说,“不用让他上来,我下去看看。” “缇姐,这奶茶?” “你一起喝了吧。” 温晚缇对奶茶没多少兴趣。 “谢谢缇姐,啊……对不起缇姐,我收拾一下。” 许小萱从桌上拿起奶茶的时候,直接把奶茶打翻了。 还好,这边办公桌上没有文件等纸质物品,温晚缇见许小萱一脸自责,温和地安抚了句,“没事,收拾干净就行了。” “缇姐,你去忙你的吧,我真笨……” “干嘛说自己笨,又没怪你。” 温晚缇拍拍她,走出…

书评专区
凡尘清心: 九年教育谁为峰,一见元始道成空
欲尘清风の: 我觉得要是正儿八经写本这样的小说应该很有前途
落在人间: 太好看了吧!!感情线部分处理的特别好,文笔也好细腻,最后的结局真的太喜欢了

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温晚缇陆靳宸】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章节试读

第024章 他们之间的死结

温晚缇在警局见到汪美铃的时候,她双脸红肿,头发凌乱,样子极其狼狈。

然,看见温晚缇,她的眼神阴狠又怨毒。

“温晚缇,你这个贱人,你和你那绑架犯爹一样,都是杀人凶手,你全家都是。”

跟在温晚缇身旁的夏木听见这话,脸色阴沉的就要动手。

被温晚缇制止,“夏木,别脏了你的手。”

“少夫人。”

夏木冷倪了汪美铃一眼,“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温晚缇的脸色淡淡地,看不出多余的表情。

她走到汪美铃面前,和她之间隔了一张桌子的距离。

突然,温晚缇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扇到了汪美铃脸上。

汪美铃被扇得脸偏向一边,原本就肿着的左脸,疼意钻心。

她嘴角有血迹流出,盯着温晚缇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汪美铃,你以为颠倒是非,就能洗白你自己吗?”

温晚缇眸光冷凌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在我看来,你就是愚蠢之极。
汪振秋是什么德性你真不知道,还是眼瞎心盲?你和你父亲的感情有深到为了他,不惜毁掉我的地步?”

“他是我爸,是你害死的,我当然要替他报仇。”

反正已经被那个男人招了出来。

汪美铃破罐子破摔的承认自己是指使者。

“那你可知道,就在几分钟前,汪家发声明,跟你断绝了亲情关系。
你已经被汪家遗弃了?”

温晚缇的话音落,汪美铃蓦地呆滞了。

两秒后。

她不信地摇头,“不可能,不会的,他们不会这样对我的。”

“事实证明,你的以为很愚蠢。”

温晚缇嘲讽地说,“就像你买凶对我泼硫酸一样。”

“我哪里愚蠢了?要不是陆少刚好救了你,你现在已经被毁了容了。”

“你刚才说我是害死你父亲的凶手,那你怎么不直接买凶要我的命。
只能想出毁容这么轻的报复方式,你不是蠢是什么?”

“哼,杀人要偿命,你以为我不知道?”

汪美铃恶狠狠地瞪着温晚缇。

想着她被毁容后的样子,“你要是毁了容,就勾引不了陆少,他就会把你赶出陆家了。
那么多人喜欢陆少,凭什么嫁给他的人是你。”

温晚缇眯了眯眼,“你怎么知道,我嫁给了陆靳宸的?”

被质问,汪美铃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

她眼底闪过一抹慌乱,结巴地掩饰,“我听说的。”

“听谁说的?”

“听陌生人说的,有人看见了你们从民政局出来。”

……

从警局出来,温晚缇让夏木送她去耳宴。

“少夫人,你不回医院照顾爷吗?”

夏木不是傻子。

从早上在医院门口遇到温晚缇,以及她说的那句不方便的话。

他便猜测了许多。

温晚缇看他一眼,“我要去办点事,你家爷有林姗姗照顾,你不用担心。”

“少夫人,爷和林小姐……”

“夏木,你要是忙的话,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少夫人,我不忙,我先送你到耳宴,再去医院。”

去耳宴的一路。

夏木都没有再替他家爷解释他和林姗姗的关系。

他心里其实清楚,这是一个死结。

温晚缇到耳宴的时候,于畅正在路边等着她。

她一下车,就被于畅拉住手,从头到脚的一番打量完,确定她毫发无损。

于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下一秒,她又突然红了眼睛。

又放鞭炮似的数落她,“阿缇,发生那么严重的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你知道我听说后,多担心吗?”

“那个王八蛋怎么那么丧心病狂,竟然做出泼硫酸这么恶毒的事情来。
指使他的人跟你有什么仇?”

等着于畅发泄完了。

温晚缇才安抚的拍着她的手,微笑地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可千万别哭。”

她朝耳宴门口看去一眼。

见凌川走了出来,压低声音说,“凌学长出来了,畅畅,你确定要哭得丑兮兮的吗?”

果然。

于畅一听说凌川,立时嗔温晚缇一眼,抬手迅速的擦了下眼睛。

“阿缇。”

凌川来到她们面前,温和地问,“你们两个站在这儿说什么,不进去?”

于畅和凌川的目光相碰,便又心里一热,迅速的移开了视线。

声音也和刚才数落温晚缇时截然不同。

温柔而好听,“学长,我在跟阿缇说,以后去哪儿都带着我,不能一个人,太危险了。”

凌川看看温晚缇,又看看于畅。

弯唇笑道,“阿缇一个人是太危险了。”

“阿缇,听见了吗?学长都觉得我说的对。”

温晚缇挑眉,“学长还有半句没回答你呢,带着你,你能保护我吗?”

“你……”

凌川笑,“阿缇,你别总欺负人家于畅。
走吧,先进去再说,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已经找到幕后指使者了?是什么人?”

“找到了吗?”

于畅关心地问。

一双眼睛在凌川和温晚缇身上打转。

温晚缇点头,“找到了。”

三人一起进耳宴,直接上了二楼。

温晚缇把她刚才去见汪美铃的事说了一遍。

“她怎么那么变态。”

于畅气得红了眼。

温晚缇哄了她几句,有人打电话做礼服,于畅不舍得走。

温晚缇又把她送到外面,看着她上了车,才返回耳宴。

凌川了然地开口,“阿缇,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温晚缇凝了凝眉,淡声说,“我就是觉得挺奇怪的。”

“哦?”

凌川挑眉,等着她说下去。

温晚缇,“咱们耳宴有几个人知道我和陆靳宸结了婚?”

“就那天我跟你打电话,小萱听见了。
但我叮嘱了她,不许到处乱说的。”

“汪美铃知道我和陆靳宸的关系。
还说,是有人在民政局看见了我和他从民政局出来。”

“阿缇,你是觉得汪美铃在说谎?”

“嗯。”

默了两秒,温晚缇才点头。

她想起昨晚陆靳宸的质问,唇瓣又轻抿了抿。

“我和陆靳宸的关系只少数几个人知道。
而汪美铃之前跟林姗姗的关系挺好的。”

“所以,你怀疑林姗姗。”

凌川的眉头微微皱起。

“陆靳宸知道吗?”

温晚缇笑笑,笑意未到眼底的那种。

“学长,我想请你帮个忙。”

“有什么我能做的,你说就是,什么帮忙不帮忙。”

凌川不悦地说,“再跟我客气,你以后就一天都不许偷懒,每天朝九晚五坐班好了。”

温晚缇连忙求饶,“学长,你别这样,我重新说一次。”

凌川弯唇,“给你一次机会。”

温晚缇便换了种语气,“学长,我要一条项链,能装上微型监听器的那种。
你帮我搞定,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