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温晚缇陆靳宸)完结版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子夜轻语

角色:温晚缇陆靳宸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子夜轻语的《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宋绍寒的脸色变了几变,捏着手机的手暗暗收紧。 姜丽梅说,阿缇喜欢的人,只有他。 这话对于现在的宋绍寒,是迫切需要的。 即便他潜意里已经开始动摇,怀疑阿缇是不是早就喜欢上了陆靳宸,才会嫁给他。 可他本人却不愿意相信。 “你说的,是真的?” 再开口,他的嗓音有着难以克制的情绪。 姜丽梅说得真诚又肯定,“宋少,我说的当然是真的。阿缇要是不喜欢你,之前怎么可能跟你交往。你是她的初恋,你不知道初恋对于女孩子而言,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存在。” 宋绍寒默了几秒。

书评专区
一首爱的歌: 我的妈……哭了这什么神仙写文啊
傲血狂沙: 除了美貌和钱,我竟一无所有
江山杯中晃: 牛哇牛哇我竟然也能看到两分钟前的文,啧

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温晚缇陆靳宸)完结版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婚夜,我治好了陆先生的隐疾》章节试读

第010章 都什么时侯需要拉黑我

温晚缇的脸色变了几变。

才恍然想起,似乎,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

不知道是时间太久,她不记得了。

还是潜意识里,真觉得,她现在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和以前不一样。

被子底下的那只手缓缓攥紧,一抹嘲讽划过她眸底。

再开口,她的声音已听不出情绪,“我懂了,那麻烦你告诉我,都哪些时候需要拉黑我。
至少,在我们的这段婚姻结束之前,我有个心理准备。”

明明是很平淡的话语。

却让室内的空气瞬间凝滞。

男人转冷的眸底映着她的嘲讽,他薄唇抿成一条冷漠的直线。

几秒后。

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我妈妈的忌日和林伯母的忌日,你都不用联系我。”

温晚缇吸了口气。

努力忽略心里那不该有的情绪。

极为云淡风轻地点头,“好,我会记着的。”

或许

姜丽梅说得对,她永远都是绑架犯的女儿。

是害死他们母亲的仇人女儿。

“你记着什么?”

陆靳宸冷声问。

面色从刚才的冷漠转为阴沉。

温晚缇不知自己的回答有什么错,又惹得他如此恼怒。

她迎着他阴沉的眸,一字一顿地说,“我会记着,在那两天不去打扰你们。”

“……”

陆靳宸沉冷地盯着她看了几秒。

吩咐一句,“洗漱了下楼吃早餐。”

便转身,径自出了卧室。

直到他的脚步声远去。

温晚缇才掀了被子下床,去衣帽衣找衣服换。

睡衣褪去,她看着镜子里印满了斑驳吻痕的身子,暗暗告诉自己。

温晚缇,这段婚姻,只是一场交易。

守好你的心,结束的时候,就不会受伤。

温晚缇下楼,陆靳宸正坐在餐桌前,剥着五香鸡蛋。

她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他便将剥好的五香蛋放进她面前的碟子里。

“周末晚上有一场慈善拍卖会,你提前准备一下,到时跟我一起出席。”

“好。”

温晚缇默了一秒,应下他的要求。

“你的新剧本写得怎样了?”

陆靳宸看着她咬下一口五香蛋,才收回视线,继续拿起另一个来剥。

不知道他有何意图。

温晚缇模糊的回答,“不怎么样。”

“过两天我让人跟你签约新剧本。”

“签约?”

温晚缇诧异地看着他。

陆靳宸挑眉,“难不成,你要签给旧情人?”

“签给你也可以。”

温晚缇反唇相讥,“但我有个条件。”

陆靳宸,“……”

温晚缇,“我的剧本不能让你的小青梅染指。”

陆靳宸,“她对你的剧本没兴趣。”

温晚缇,“那最好不过。”

因为要自己赚钱读书,生活。

温晚缇从初中就结束了捡废品,改为发表文章,高一开始写小说。

高三的时候,她的小说卖了影视版权。

她把卖版权的钱给温凯,温凯就把自己攒的所有积蓄添上,买了房子,送给她做成年礼。

这几年,温晚缇又攒了些钱。

但每次她提出买房,温凯都不同意。

他坚持让她留着自己花,他总说,“阿缇,哥哥我不缺钱,你挣的钱自己花就行了。
你要记着你是女孩子,一定要舍得花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我现在难道不漂亮吗?”

温晚缇不满地噘嘴。

温凯笑着点头,“怎么可能,我家阿缇是最漂亮的女孩子。”

“想什么?”

陆靳宸的声音拉回了温晚缇的思绪。

抬眸,对上他的眼神,她摇头,“没想什么。”

“今天没事就别出门了,设计师要上门给你量尺寸。”

“……”

温晚缇想说,她可以自己准备礼服。

但嘴巴动了动,又把话咽了回去。

上午十一点,张妈告诉温晚缇,设计师来了。

她下楼,却看见客厅里除了来量尺寸的设计师之外。

还有林姗姗。

隔着楼梯,听见脚步声的林姗姗抬头朝温晚缇看来。

视线相对,她眼底一抹嫉妒掠过,冷笑浮于面。

“温晚缇,你下来得正好,靳宸说,周末晚上的拍卖会你也会去。
设计师刚给我量完尺寸,你赶紧也量一下吧。”

见温晚缇无视她的话。

林姗姗又转而对设计师说,“你给她随便量一下,随便做一件就行了。
做得太好,我怕她反而不习惯。”

设计师看看温晚缇,再看看林姗姗。

见温晚缇没说话。

她笑着点头,“好的,林小姐。”

温晚缇把设计师和林姗姗的眼神交流看在眼里。

设计师给温晚缇量尺寸的时候,林姗姗一直在打量着这别墅。

她不会告诉温晚缇。

这是她第一次来南苑。

以前她每次说来南苑,陆靳宸都毫不给面子的拒绝。

今天她终于踏进了他的家。

她抬眼朝二楼看去一眼。

突然开口,对一旁的张妈说,“张妈,扶我去楼上,我要上洗手间。”

“张妈,扶林小姐去一楼的洗手间。”

一直未开口的温晚缇,突然道。

林姗姗当即变了脸色,冷冷地看着温晚缇,“温晚缇,你真觉得自己是这里女主人,还敢阻止我去楼上的洗手间?”

“不然呢,难道你是这家的女主人?”

温晚缇面不改色的反问。

林姗姗却像是被踩痛了尾巴,她的声音立时尖锐,“靳宸不过是玩玩你,很快他就会跟宋绍寒一样,甩了你的。”

温晚缇不以为意,“那就等陆靳宸甩了我之后,你再上楼。”

“张妈。”

林姗姗转而向张妈施压。

张妈不卑不亢,“林小姐,陆少跟我们交代过,他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要听少夫人的。”

“温晚缇,你给我等着。”

林姗姗本就不是真想上洗手间。

不过是想借着上洗手间的借口,去楼上,去陆靳宸的房间。

“等着什么?”

“三个月后,你就会被靳宸甩掉,到时,我一定会成为这家的女主人。”

林姗姗除了在陆靳宸和陆老夫人面前收敛,装名媛淑女之外。

在这些个佣人面前,她从来都不在意自己的形象的。

就算他们告诉陆靳宸,她也不怕。

因为十八年前遭遇那次绑架之后,她便患了“抑郁症”。

她的情绪不受自己控制,这在身边的人面前,不是什么秘密。

张妈把自己当成聋哑人的往旁边退了两步。

温晚缇不客气的往她心口捅刀子,“你嫁给宋绍寒之前,陆靳宸都不娶你。
你觉得,他现在会愿意娶你吗?”

“……”

“哼,靳宸以前不娶我,那是因为……等他的病好了,他自然就会娶我了。”

林姗姗又盯着温晚缇看了几眼。

打死都不相信她说的,陆靳宸是正常男人的话。

早上,陆靳宸说今天设计师要上门。

温晚缇就用化妆品,把他昨晚留下的吻痕处理过了。

因此,没有证据,林姗姗不信。

这两天,她又在联系国际上,治男人隐疾方面的专家。

她要治好陆靳宸的病,嫁给他。

从南苑出来。

林姗姗问设计师,“温晚缇的尺寸都量好了吧?”

“是的,林小姐。”

这个设计师,是林姗姗的专用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