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泽童桐(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难自禁)免费阅读无弹窗_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难自禁夏泽童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难自禁》是作者 “后山初晴”的倾心著作,夏泽童桐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夏泽靠近她耳边缱绻说着:“我很在意”她蒙上水雾的眸子逐渐变得清澈:“什么?”他手轻柔抚摸她脑袋,嗓音变得极致温柔:“在你做交换生半年时间,我们错过了”如果那时候他们就遇见,也没薛凯逸什么事“……”童桐盯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们维持男上女下的姿势,一本正经聊天真的好吗夏泽手撑着脑袋,指腹圈着她的卷发,他们鼻尖充斥着刚刚好微醺的酒精味道,温度上升,气氛暧昧包间的灯开了过半,不是特别亮,但能……

小说: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难自禁

作者:后山初晴

角色:夏泽童桐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后山初晴”的一本书《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难自禁》。讲述了

他撩,他欲,高冷小妖精情难自禁

第4章 我的条件不是更好 免费在线阅读

“小童桐,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投入哥哥怀里?”

童桐一听到这个称呼,脑袋就炸了的疼:“不是你先动手的吗?松开。”

夏泽嘴唇吻上她冰凉的耳瓣:“好。”

丁馨语上完洗手间回来,站在门口,从这角度看到他们在接吻。

她身体定住,怎么又让她撞见这种场面,她虽然人长得大个,但心脏很小,受不了恋爱刺激。

肖敬轩从会议室出来,想着桐语小店那两人还在等他答复,他走过去,顺着她的视线看到里面。

夏泽说完,坐好:“我下午还有会议,晚上去找你。”

“……”来找她做什么?

夏泽像是看穿她在想什么:“哥哥不是说过要追你。”

他站起来,转身就看到站在门口目瞪口呆两人,在他们失神中,走过他们身边。

肖敬轩脸上露出笑意走进去:“你要是说是三爷的朋友,这单生意就成了。”

童桐盯着他,她谈生意,从来不需要靠任何人,不过他这么认为,她也懒得跟这种费口水。

“如果肖总想合作,就按照我的节奏来。”童桐开口。

“没问题,立马签合同。”肖敬轩一口答应。

他刚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三爷说要追她,只要和她搭上关系,就不愁三爷不入坑。

肖敬轩率先在两份合同上签字,推到她面前,她拿起文件仔细看上面的条款。

他打量她,唇红齿白,生的娇媚可人,身材火辣,这女人在床上一定很带感。

三爷的眼光还真是不赖,这样的尤物都能被三爷发现。

童桐撩了下披肩的卷发,露出精致的天鹅颈,拿起笔在上面签字。

“没什么问题,合作愉快。”

童桐把一式两份的合同,其中一份交给丁馨语,她径直往外走。

肖敬轩听着她的话伸出手,看着空落落的手,一般不是要握手吗?!

童桐打开车子坐进去,丁馨语急忙拉开副驾驶位置坐进去。

“童姐,今日威武啊,要是按照我的意思,可能就只挣五百万,现在是五百万打底,我们能赚更多。”

童桐听着她的话很受用:“这样,我就能多休息段时间。”

丁馨语见她又开始不思进取,忍不住说道:“你但凡能勤快些,今年的业绩早就完成了。”

“钱留给我爸赚就够了。”

家里有个会赚钱的就行,两个都会,那岂不是让别人没有钱赚。

丁馨语拿起手机,看到信息,双手合十哀求她。

“童姐,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童桐挑了下眉,一副说出来听听的样子。

“我妈在我交男朋友路上,绝对劳心劳力,她一听说我分手了,立马给我介绍男人,你就帮我去见见,我呢,今晚有点事。”

童桐询问:“什么事?”

她的世界还有比相亲更重要的事?!

丁馨语坐好,支支吾吾的说:“之前不是跟你说那个劈腿男吗,他约我见面,我今天要跟他说清楚。”

“好吧,只此一次,有事打我电话。”

“童姐,我真是爱死你了。”她噘着嘴就要亲上去。

童桐伸手抵着她额头:“我喜欢男人,亲亲就免了吧。”

“其实男人也没什么好的。”

丁馨语淡淡说了句,男人不仅阻挡她挣钱步伐,关键时刻还让她心滴血,到头来人财两空。

童桐把她放到约会地点,收到她发来地址,径直开车去。

她推开高档私房菜馆的门,扫了眼四周,没有带玫瑰花的,她坐下后,先点了壶铁观音。

童桐拿起茶杯抿了口,这时,有个男的走到她面前:“你好。”

她抬头看了眼,他看到她的模样瞬间呆住,而后温柔的笑着:“你和照片不太一样。”

他离开椅子坐在她对面,放下手里玫瑰花,两朵玫瑰花瓣碰着。

他有些羞涩的垂下脑袋,童桐开口:“那是我没减肥成功的样子。”

“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叫谭聪,喜欢吃什么就点。”

童桐翻看菜单,这人长得一般,但选的餐厅还挺不错的。

这家私房菜馆主打中餐,饭菜上齐后,她拿起筷子小口吃着。

谭聪时不时打量她,眼神抑制不住的喜欢:“我目前在ZE担任销售总监,我们结婚后,我希望你可以做全职太太,照顾好家里就可以。”

要是能娶到她,他每天工作都会很有动力的。

童桐微微皱眉,上来就谈结婚是不是有点过了。

“我家庭条件一般,父母都节省,希望工资卡上交给你之后,你能省着点花。”

挣钱不就是用来花的,还得省着,多省??

不过她还是觉得他多少有些实诚,至少把这些都说了,要是对方同意他的生活方式,倒也没什么好吵的。

“聘礼的话,不能超过十万,我有房有车,目前月供八千,再过五年还清,结婚后我们就是单独的家庭,不希望你总是贴补娘家。”

童桐眉头皱的更深:“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怎么办?”

她不管自己父母了??

“以后可以交给养老院。”

“那你能接受你的父母去养老院吗?”童桐轻描淡写说了句。

谭聪毫不犹豫:“当然不行,我父母含辛茹苦把我供到大学,我父母要跟我们住。”

“谭先生,我觉得我们……”

谭聪没有给她把话说下去的机会:“丁小姐,我这条件已经很难找了,我提的要求也不过分,毕竟你以后是跟我过日子。”

童桐的话还没说出口,旁边就传来声音:“你的自信要是都用在工作上,这月业绩就不会这么差劲。”

谭聪抬头,对上三爷阴沉的脸,这算是下班时间,他来约个会不过分吧。

但还是有被三爷脸色吓到,他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三爷。”

夏泽开口:“真以为来了ZE,当了总监就是铁饭碗了?”

谭聪心肝颤了颤:“我,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在这儿干嘛呢?”

“我,我相亲。”谭聪颤颤的说出。

夏泽听到相亲两个字,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俯身,一手撑着桌面,一只手撑着她椅背,看着她。

“要相亲,我的条件不是更好?小童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3:48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