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景嘉欣白云妨)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最新小说

小说叫做《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是作者“白云妨”写的小说,主角是景嘉欣白云妨。本书精彩片段:景嘉欣收下了匕首,回想起自己对着兔子男开枪却无效的原因,看来就像是48曾说过的,正常的武器根本伤害不了他们48又陷入了寂静,怎么叫都没有反应,该不会真的是害怕米莎吧?“谢谢”景嘉欣一边想着一边回答苏幕遮然后拿起筷子接着吃面“你是在明日私立高中上学吗?我妈妈提起过你”苏幕遮歪了歪脑袋,转移了话题景嘉欣想起了自己的假身份,点了点头:“今年高二了明天就开学”“真好啊,高中生”苏幕遮吃的……

小说: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

作者:白云妨

角色:景嘉欣白云妨

现代言情小说《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白云妨”十分给力。讲述了:“你是在明日私立高中上学吗?我妈妈提起过你。”苏幕遮歪了歪脑袋,转移了话题。景嘉欣想起了自己的假身份,点了点头:“今年高二了。明天就开学…

我在异世界被迫美强惨

第7章 老鼠与死神(7) 免费在线阅读

景嘉欣收下了匕首,回想起自己对着兔子男开枪却无效的原因,看来就像是48曾说过的,正常的武器根本伤害不了他们。

48又陷入了寂静,怎么叫都没有反应,该不会真的是害怕米莎吧?

“谢谢。”景嘉欣一边想着一边回答苏幕遮。然后拿起筷子接着吃面。

“你是在明日私立高中上学吗?我妈妈提起过你。”苏幕遮歪了歪脑袋,转移了话题。

景嘉欣想起了自己的假身份,点了点头:“今年高二了。明天就开学。”

“真好啊,高中生。”苏幕遮吃的很快,一碗肉此时已经见底,她托着腮,又低着脑袋,仿佛之前她和景嘉欣的对视是错觉一样。

“并不好,高中生很麻烦的。”景嘉欣把面条咽下去。“你呢?长大后想成为葵吗?”

她有点摸不准苏幕遮的性格,也不敢把她当成普通小孩对待。她真的很不擅长应对这些麻烦事,此时显得四肢略微僵硬。

再加上原本就是假肢的胳膊和腿,像是木偶一样。

苏幕遮摇了摇脑袋,她的声音很轻很轻,飘散在了空气中,如果不是景嘉欣很认真的在倾听,还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消灭葵。”苏幕遮笑得柔软。

“他们总是占据妈妈的时间……我不在乎什么和平不和平,但是妈妈在乎。如果葵毁灭了的话,妈妈就能陪我了。”

苏幕遮手指缠绕着自己的领带,一圈又一圈。

景嘉欣已经习惯她的语出惊人了。苏盈颖知道自己的女儿是这种想法吗?总觉得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是吗?”景嘉欣叹叹气,把面前的面条吃完,看向了窗外,一片漆黑,甚至没有灯。她打了个哈欠,今天短短一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她很疲惫了。

苏幕遮似乎是看出来了这点,她起身走到门口,为景嘉欣开了门:“回家吧,现在已经不早了。”

景嘉欣顺势起身,她现在真的很想远离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于是她朝着苏幕遮僵硬一笑:“明天见。”

走出去的时候,她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一眼苏幕遮,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灯关了,只有浅浅月光洒在地板上。

七八岁的小孩子,此刻完全被黑暗笼罩。完全看不清她的脸。此刻无比的寂静,景嘉欣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

为什么她会害怕?景嘉欣捂住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稳住了情绪。要是这时候变成夜行者就完蛋了。

苏幕遮却只是笑了笑,对着景嘉欣比了几个口型,然后转身关了门。

景嘉欣看着她的唇上下开合,她懂一点点唇语,可以还没反应过来门就残忍的把她和苏幕遮隔开了。

说是残忍也不对,可以说是救赎。

莫名其妙的窒息感如潮水般褪去。景嘉欣放松下来,手指有点微微发抖,开了自己的家门,走了进去。

当暖黄色的灯光打开时,她才感觉好受了一点。她皱起了眉,这种感觉真的太讨厌了。

沉默了很久的48突然说话了:“米莎对你下手了,就在刚刚,你站在门口的时候。她扯住了你的心脏。只要苏幕遮开口,你就死定了了。”

景嘉欣对于死这个词没有什么恐惧,她只是恐惧让她死的对象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苏幕遮最后说了什么?”景嘉欣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

“……永远不要对我撒谎。”48沉默了一会,把苏幕遮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想想,我从遇到她开始好像就没说过一句真话。”景嘉欣歪了歪脑袋,眼睛依旧冷漠的可怕。

好消息,以后可能不会被阿芙当成镰刀。

坏消息,会变成一个七岁小女孩的食物。

景嘉欣宁愿给死神当镰刀。

“不过你现在可以放心,米莎测谎的能力似乎对你没用。”48的合成音褪去了戏谑活泼的语调,此刻显得有些诡异。

“都怪你了!给我肉给我肉给我肉!!!我要饿疯了……要不是因为……我怎么可能会害怕那个煞笔。”下一秒它突然拉高了声调,莫名其妙且突兀,吓了景嘉欣一跳。

“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景嘉欣心情稍微轻松了起来,她走到浴室,自动过滤了48喋喋不休的抱怨,冲了个澡,把衣服换了,然后又走到了卧室。

睡觉吧。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就好了。景嘉欣这么想着,拖着疲惫的身躯躺上了床。

……

七点半的闹铃把景嘉欣叫起。48没说话,景嘉欣起身去洗漱。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久违的高中生生活,应该不会有多离谱吧?

景嘉欣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她叹了叹气,看来昨天的一切都真是存在,她在短短一天内受到了不下三次的死()亡威胁。

她走出浴室,穿上校服,然后把自己裹得一层又一层,不过现在是秋天,只是看着稍微热了一点,不会被当做怪人。

她走到衣架上,背上空书包,拿上钥匙开了门。关门前,她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口袋,匕首好好的躺在那里。给了她一点点安全感。

她带上帽子下楼,邻居的门紧闭着,景嘉欣瞥了几眼就下楼了,仿佛那扇门后有什么怪物似的。

她一路都是悠闲的散步。今天天气很好,早上七点多的太阳不算明亮,但是足够温暖。

路上人很少,都在慢悠悠的前进,和景嘉欣原来那个快节奏的生活完全不同。

祥和又平静。大家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买早餐的声音,热锅煎蛋发出的滋滋声,小孩子银铃般的笑声。

和十九区完全不一样。

真好啊。景嘉欣漫步在街上,不由得再次感叹这。

很快,她就来到了公交车站。

公交车还没来。景嘉欣坐在车站上,回想起了苏盈颖曾经提到过的食□人案。

很早之前,她也遇到过一个食()人案。和她警察预备生的身份无关,她只是凭借着好奇心和行动力把自己伪装成了凶手偏好的类型。

然后……然后她就翻车了,从此退学警校。

不过翻车只是相对而言,她把那个混蛋凶手狠狠虐了一顿,虽然自己也重伤,但是她头一次揍人揍那么爽。

“所以,这两起食□人案有关吗?”景嘉欣抬头,太阳发出的光那么的明亮且温柔。

多柔和的太阳啊——

太阳过于柔和了。苏幕遮站在窗户前,把窗帘拉上,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妈妈又不在家。苏幕遮伸手捂住眼睛,用毛毯把自己盖了严严实实。

她想起景嘉欣。那个可怕的少女。

“没必要,没有谎言。”

米莎的声音响起。苏幕遮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她一直很信任米莎。但是景嘉欣昨晚的表现过于淡定。她没接触过十九区的人,也不清楚到底是景嘉欣另类,还是十九区出身的人都这样。

苏幕遮闭上眼睛,昨日的场景浮现。

下午两点左右,她等来了执行完任务的母亲,米莎却说她感受到了契约者的存在。

而且是很强大,气味很熟悉的契约者。就在邻居家里。

他们的房子一直是租的,公寓由一个人统一管理,对面的屋子不久前才刚刚租出去,而现在这种气味表明了租客是个契约者。

正当苏幕遮正思考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作为契约者敢住在死神对面时,米莎突然动了。

是的,苏幕遮的暴食有实体,只有契约者才能看到。

米莎的嘴巴缝着一朵朵小花,白色柔软契在她脸上的烂肉里。她裂开了嘴巴,依旧是简单的话语:“48,在那里。”

当她把这件事告诉妈妈的时候,妈妈果断去敲了门。

48是夜行者的暴食。

夜行者怎么可能会在三十一区?来送死吗?在摄像头面前放出狠话,准备实施吗?

不自量力的人有很多。但是挑战死神的不是不自量力,那是自杀。

妈妈敲了很久的门。苏幕遮感觉她的耐心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于是她默默后退几步,邻居家的门在下一秒化作了灰烬。苏幕遮走进了屋子,看到了缩在角落睡着了的少女。

米莎说48的气味消失了……

妈妈带着那名少女到了葵,顺带查了她的资料。

叫做景嘉欣啊。嘉年华和欣欣向荣。她的父母应该很爱她吧?真好。

之后……在之后就是晚饭了。

景嘉欣疑点重重,48的气味不会造假,据米莎说,那气息只出现了几秒就消散了,48意识到了米莎的存在。

落荒而逃了吧。

“成为契约者,但是和人类还无差别,这是可能的吗?”苏幕遮脑海里有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想。

“间川的同化。”米莎回答她。

“那就不可能了。间川还在三十二区当工具人。”苏幕遮在内心叹气。

“如果怀疑,心生恐惧。”米莎伸出充满花朵的手,摸了摸苏幕遮的脑袋。

苏幕遮思考了一下,然后挑了挑眉,在内心和景嘉欣道了歉,又无比熟练的进行了威胁,要知道当一个人感到恐惧的时候,米莎能力就是最强的。

任何的谎言,哪怕对方不认为那是谎言,米莎都能闻到。

但是就在下一秒,她对上了景嘉欣的眼睛。

冰蓝的,毫无感情的,根本不像是人类的眼睛。那双眼带给苏幕遮一种刀子般的锋利和捉摸不透。

和那双眼眸对视,简直就像是被野兽盯上了一样。

景嘉欣的肢体僵硬如木偶,露出了别扭的笑容,牙,好尖锐。似乎只要对方想,那鲨鱼牙就能咬破她的喉咙。周围突然变得很冷。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有那么一瞬间,苏幕遮感觉自己和米莎被看到了。那是很明显的注视感。

景嘉欣真的是人类吗?就是是人类,她的经历也绝对不应该像资料上那么平凡。

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她说谎了……

但是苏幕遮什么也没有闻到。太奇怪了,这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受,让她心脏跳的很快,连着手指都在微微发抖。

室内太压抑了。明明一开始是要恐吓一下景嘉欣,消除她的最终嫌疑,结果反而是自己被吓到了。

白到病态的皮肤,严重瘦弱发育不良的身躯,干枯杂乱像是稻草般的黑卷发,厚厚的眼镜片下是遮不住的乌青。

浑身的假肢伤口和毫无感情的义眼,可怖的鲨鱼牙……

这是景嘉欣。

任谁看了都会感觉到恐惧的景嘉欣。

幸好在之前的谈话中景嘉欣还算是正常人。不排除只是长的吓人……

周围气温低的不对劲,像是冬天在这里提前来了。苏幕遮身子在发抖,她决定放弃对景嘉欣的试探,干脆利落的开了门送客。

……别让她抓到景嘉欣撒谎的证据。

苏幕遮眯了眯眼睛,她叹气,昨晚景嘉欣的恐怖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苏幕遮决定不去想那么多,打了个哈欠,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又重新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虽然她不需要睡眠,但是没人讨厌在假期睡懒觉。

“……

醒醒!醒醒!

你发什么呆。”

景嘉欣被48的话拉回现实,车来了啊。几分钟前,在她提出那个问题后,48依旧没有正面回答。

还是什么提前告诉你游戏就不好玩了,那一类的话。

她叹气,昨晚苏幕遮的恐怖已经深深刻在了她的脑子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