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冯君韩嘉卿)_(冯君韩嘉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沉沦》是作者“玉堂”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冯君韩嘉卿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冯君的脸和我如此相近,从下巴到眉骨晕开一层淡淡的醉红,我甚至嗅到他呼出的气息夹杂着酒味,酒味上头,猝不及防淹没我他肤色是男子里少有的白皙,尤其在阳光下近乎白皙到透明,不过他骨相生得凌厉英朗,中和了白皮肤的阴柔气都说薄唇和桃花眼的男子轻佻多情,我想一定有例外,譬如冯君他的眼睛比桃花有味道,更深邃清澈,特别是此刻,我从没见过这样犀利的一双眼,即使醉意上涌,也保持着令人心惊的镇定我哑着嗓子,眼角……

小说:沉沦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玉堂

角色:冯君韩嘉卿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玉堂”的新作《沉沦》,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的书。内容详情为:我躲开他的手,没躲开他的人,他几乎和我肩膀贴着肩膀,“不知道耳环丢了吗。”我知道丢了,但不知道丢哪了,听他的口气,是丢在他那里了。林宗易的头与我交错,像湖水里交颈的鸳鸯,“我给你戴上。”我正要后退,他胳膊揽住我腰,“只戴耳环…

沉沦

第19章 在线试读

“爱哭吗。”

我摇头,“不爱。”

他掌心裹住我脸,拇指停在上面,“泪痣很美。”

我无声无息地偏开头,从他掌中抽离一些。

我躲开他的手,没躲开他的人,他几乎和我肩膀贴着肩膀,“不知道耳环丢了吗。”

我知道丢了,但不知道丢哪了,听他的口气,是丢在他那里了。

林宗易的头与我交错,像湖水里交颈的鸳鸯,“我给你戴上。”

我正要后退,他胳膊揽住我腰,“只戴耳环。”

我仍旧后退,林宗易用了些力道,将我牢牢地掌控住,他又重复一遍,我再坚持抗拒倒不合适了,像是把他当坏人,他察觉到我不再退,并且一点点俯下身,露出自己的耳朵。

这一弯腰,我距离他手腕过分近,鼻尖粘上他肌肤,我嗅到一股浓郁感性的木质调,我总算知道林宗易身上清奇的香味是什么了。

广藿香。

成熟的男人喜欢麝香琥珀,传统不轻佻,单一的广藿香却极少,木味太重会适得其反,男人招架不住它,不过林宗易将广藿香的厚重诠释得非常好。

而冯君喜欢淡香,像雪水冰片那样冷冽,用红酒香稍加点缀,他的品味也极为特殊。

我只是出神的工夫,林宗易的指尖从我的脸缓慢移到耳垂,他的手连同那枚耳环,似有若无的触碰着,“最是低头一笑的风情,最动人。”

他压低坐姿的高度,唇半掩我长发间,没有深入只停留表面,可呼出的热气力量很强,撩动发丝,又烫又湿,“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风情的女人。”

我瞬间退后,脊骨陷入柔软的海绵抱枕里,“林董。”

我有点驾驭不了此刻的气氛了。

林宗易重新捡起烟灰缸里的半支烟,焚上叼在嘴角,“早点睡。”

他留下这句,起身从客厅离开。

我走到阳台,等待林宗易那辆车驶出小区,车灯打在玻璃一闪而过,我闭上眼,合拢了窗帘。

他走后不久,门铃又响了,我以为他落下什么东西回来取,朝沙发四周梭巡了一圈,还真是落下了一枚打火机,我抓起一边小跑去开门一边说,“来送耳环,却把打火机忘在——”

当我看清门口的男人,后半句戛然而止在唇齿。

冯君逆着客厅散发的一缕微弱白光,注视我手上的打火机,毫无争议的男士款式,他注视了好半晌,一言不发。

我也半晌才反应过来,惊愕到沙哑破音,“冯先生?”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