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陆小川江佑宁_陆小川江佑宁完整版免费阅读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以陆小川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陆小川”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但赫连徵今晚没有像往常那么猴急,掀开她的浴袍将她浑身上下一寸一寸细致的检查了一遍,眼神灼热得她浑身都热了起来等到检查完了,他才替她盖上被子,隔着被子抱住她:“睡觉”陆小川一愣,他……不要了?正疑惑着,赫连徵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可别自作多情认为我是在怜惜你,今晚太累了,背上的伤也还没好,先放过你”陆小川短暂的怔愣过后,想起先前在车里随口找的借口,以及他听了以后的窘态,郁闷了一晚上的心情微……

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小川

角色:陆小川江佑宁

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是网络作者“陆小川”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内容概括:而且看它的造型,就好像山海经里用来困住妖魔鬼怪的妖塔。这个念头让陆小川打了个寒颤。脑子里正天马行空的思索着,刚才消失的佣人突然拎着保温盒从“佛塔”的后面走出来,陆小川一惊,连忙闪身躲进一旁的假山里,几秒钟后,佣人急匆匆的离开了。听着佣人的脚步声远去,陆小川好一会儿才走出来,她如今的位置距离“佛塔”只…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第31章 被关起来的女人 在线试读

梨园占地面积不小,在假山流水中穿梭了好一会儿,来到梨园北边,绕过一处假山,佣人一下子不见了。

陆小川一愣,四处张望了一下,一栋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房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这栋房子造型很怪异,像一座佛塔,大概有两层楼高,屋顶尖尖的,在一众美轮美奂金碧辉煌的别墅里显得很突兀。

最让陆小川觉得奇怪的是它的地理位置,梨园四面都用围墙圈了起来,围墙上设置了高压电网,外人几乎不可能从这里进来,北面围墙外就是一大片森林,而这座“佛塔”掩映在这个鲜少有人来的角落里,不靠近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这里面还有一座这样的建筑。

而且看它的造型,就好像山海经里用来困住妖魔鬼怪的妖塔。

这个念头让陆小川打了个寒颤。

脑子里正天马行空的思索着,刚才消失的佣人突然拎着保温盒从“佛塔”的后面走出来,陆小川一惊,连忙闪身躲进一旁的假山里,几秒钟后,佣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听着佣人的脚步声远去,陆小川好一会儿才走出来,她如今的位置距离“佛塔”只有十几米,盯着那栋怪异的建筑看了一会儿,她毅然决定过去看看。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

走近“佛塔”,陆小川才发现这座所谓的“佛塔”是用很粗糙的土砖垒起来的,外表凹凸不平,看起来就像匆忙间做出来的残次品一样,她绕着“佛塔”转了一圈,发现这栋数十米高的建筑居然没有入口。

筒状建筑,做工粗糙,没有入口……这东西用来干嘛的?

陆小川绕着“佛塔”又转了两圈,终于在一处一人高的地方发现了一扇小窗口。

这个窗口设计得很巧妙,只有一个人头大小,而且窗扇用油漆漆成和建筑一样的土黄色,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陆小川盯着窗口看了一会儿,大着胆子伸手打开了那扇迷你型的窗户。

不出所料,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而且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潮腐味,她掩着鼻子凑近了一些,想看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刚一凑近,里面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差点抓到她脸上,与此同时,一股粪便混合着尿液的恶臭扑面而来,饶是陆小川平时胆子再大,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得尖叫一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转身拔腿就跑。

有鬼啊!

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几十米远,陆小川才停下来,心口砰砰乱跳个不停,冷汗滑落下来,扭头看了一眼被假山掩映在其中的建筑,她脚都吓软了,这里面关的是什么东西?

刚才佣人就是给里面的东西送吃的么?

送吃的?

这个念头让陆小川一顿。

既然要吃东西,那就证明里面的东西是活的,难道是人?

想起刚才伸出来的那只手,脏得几乎看不出原来的肤色,指甲又长又尖,还藏满了污垢,所以她第一个念头才会以为是鬼爪。

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一只人手。

只是长期没有清洗,所以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念头让她的心脏再度剧烈跳动起来,赫连徵的梨园里藏了一个人,还是用这种方式把人关起来,到底是为什么?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陆小川深呼吸一口气,决定回去一探究竟。

小心翼翼的回到窗户外面,陆小川离得远远的,那扇窗户没有关上,从她这个位置还能看见里面黑洞洞的场景,盯着窗户看了好一会儿,陆小川才跃跃欲试的开口:“喂,里面的人,你能听见我说话么?”

没有动静。

“我说,里面的人,你能听见我说话么?”陆小川又喊了一声。

还是没动静。

陆小川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抬手砸在窗户上。

“咚”的一声轻响过后,里面依然没动静。

陆小川皱眉,刚才不可能是自己的幻觉,只是这里面的人刚才主动来抓她的脸,现在为什么又不露面了?

越来越重的好奇心驱使下,陆小川又往前凑近了点,眯起眼睛极目看去,等到借着窗户里的微光看清楚里面那双黑幽幽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时候,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原来里面不是没人,那人也不是不理自己,而是对方的头发,脸上,身上太脏了,几乎和里面粘稠的黑色融为一体,她才没发现对方其实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这种感觉真是太不美好了,对方在暗她在明,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对方要是突然从里面丢个什么东西出来砸她,那她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

看清里面的人后,陆小川迅速镇定下来,咽了口口水后,她声音里带着止不住的颤意:“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对方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把你关起来的人是赫连徵?”陆小川猜测道:“你是梨园的下人么?犯了错所以他把你关在这里?”

以赫连徵阴狠恶劣的性格,这种事他未必做不出来。

对方还是不说话。

两相对视了一会儿,陆小川被对方那双黑幽幽的眼睛看得浑身不自在,往后缩了缩:“你要是不想说,那我就走了。”

说着她转身准备离开。

里面的人这时突然像发疯一样扑上来,巴在窗户上,一只手伸出来,拼命的往外乱抓乱挠,似乎想抓住陆小川。

陆小川被对方突如其来的激烈反应惊呆了,怔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方一见陆小川停下脚步,连忙收回手,脑袋挤在窗口,声音粗哑得听不出性别:“别走……别走……放我出去,救救我……”

陆小川目瞪口呆。

她这时才看清对方的长相,应该是个女人,脸上被脏污糊成了深灰色,长发凌乱,因为脏,上面团成了一绺一绺的,油腻到让人恶心,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根本就看不清楚原来的颜色。

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难道她是赫连徵的前任,因为不听话,所以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想起赫连月,难道她就是赫连月的母亲?

一时间,很多个念头从陆小川脑海里闪过,她镇定了一下心神,强忍着漫上心头的恐惧,故作淡定道:“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对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挥舞着脏兮兮的手,喉咙里的尖叫渐渐变得含糊不清,陆小川凝神去听,却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就在陆小川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抓住她的手让她安静下来时,不远处传来佣人的呼喊声:“陆小姐?陆小姐你在这边吗?”

陆小川一惊,这才想起这个时间点赫连徵该起床了,她立刻转身就走,无视掉身后女人惨烈而含糊不清的呼喊声,现在可不能让人知道她在这里。

赫连徵会把这个女人关在这里,无非是不想让人知道,如今她无意中得知了这个秘密,如果再让赫连徵知道,他会不会为了掩盖这个秘密,把自己也丢进里面?

想起那个女人浑身上下令人惊悚的脏污,陆小川打了个哆嗦,加快脚步离开。

刚一走出假山群,就看见两个佣人往她这边走来,陆小川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当机立断钻进假山群里,从四通八达的假山群里钻到另一个方向,看见两旁盛开着一种叫不出名字来的粉红色花朵时,她顺手摘了两朵,等下佣人问起她在干嘛,也好有个借口做解释。

平缓了一下神色,又过了两分钟,佣人的呼喊声越来越近,陆小川这才从假山里钻出来:“我在这,找我干嘛?”

佣人一看见她,立刻松了一口气:“陆小姐,快跟我回去,先生发烧了。”

陆小川急匆匆的跟着佣人回到别墅时,谢婉已经来了,正在帮赫连徵挂水。

赫连徵斜坐在床上,背后垫了两个枕头,额头上搭着湿帕子物理降温,脸色泛着不健康的潮红,陆小川突然想起早上起床时他脸上的红晕,当时还在抱怨自己恶整他的法子不管用,现在看来,那时他就有发烧的征兆了,只是自己没发现而已。

看见陆小川进来,赫连徵皱起眉头:“你去哪儿了?”

陆小川一惊,有些不自然的别开脸:“出去透透气,在外面逛了一圈……”

“过来。”他强横的命令道。

陆小川翻了个白眼,把手中一直拿着的花往旁边的桌上一丢,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干嘛?”

赫连徵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阴沉沉的问:“为什么你没事?”

陆小川瞪大眼睛:“什么意思?”

“医生说我是食物过敏,昨晚你也吃了鳕鱼排,为什么你没事?”

陆小川心跳顿时漏了一拍,飞快的看了一眼谢婉,她开始胡扯:“食物过敏这种事也要看体质的好不好,你过敏不一定代表我会过敏啊,不信你问医生!”

赫连徵果然将目光转到谢婉身上。

谢婉微微一笑,点点头:“先生,陆小姐说得没错,您身上的伤还没好,不适合吃鳕鱼排,尤其还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