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陆小川江佑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全章节在线阅读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是作者“陆小川”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陆小川江佑宁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可是等了足足一个下午,叶瑾的电话都没打过来,陆小川皱着眉头想,难道赫连徵不想见她?她现在的病房所在位置是住院部的二楼,和叶瑾所说的八楼隔着六层楼的位置,如果……现在直接上去,能不能见到赫连徵?这个念头一浮起来,陆小川就坐不住了,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可不能就这样错过想到这里,她麻利的下床穿鞋,左右看了一眼,王姨出去了,好机会!偷偷摸摸出了病房,陆小川闪进电梯里,摁下八楼的楼层键,看着电梯门合上,她心……

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小川

角色:陆小川江佑宁

热门网络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是著名作者“陆小川”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陆小川盯着他那张胖脸,很想把手包砸到他脸上。她也真的这么做了,脑子一热,抡起手包就冲了上去,狠狠砸在对方脸上,正中面门。男人长得壮实,但被她这一砸却轰然倒地,捂着鼻子哀嚎起来:“杀人啦杀人啦,快来人啊,有人要杀我……”他这一嗓子穿透力极强,不到十秒钟,周围几个店铺的人都跑过来,一见男人缩在收银台后面…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第38章 被讹诈 在线试读

“五千?”陆小川眉头轻皱,不是拿不出来这笔钱,而是两千块钱他就已经够占便宜的了,一下子提价到五千,这有点过分了。

“五万!”男人斜了她一眼:“十五万的东西用五万换回去,你不亏!”

陆小川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厌恶:“五万,亏你说得出来,你这已经属于敲诈范畴了,我可以告你!”

“那你拿出证据来啊!”男人得意的说:“要么拿五万,要么这项链你就别想拿回去了。”

这句话激怒了陆小川,她一拳头砸在收银台上:“你别太过分了!”

“哟哟哟,你想在这儿跟我闹啊?”男人夸张的大叫起来:“信不信我分分钟叫人灭了你?”

“把我的项链还给我!”陆小川是真的生气了:“还有我的手机!”

男人冲她扬了扬手上的手机,当着她的面摁下关机键塞进口袋里:“什么手机?谁看见你的手机了?”

“……”陆小川眯起眼睛,这跟抢劫有什么区别?

不给他点厉害瞧瞧还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

陆小川转身就往外走,把小赵叫过来,她就不信没人能治得了他!

刚转身男人的嘲讽就从身后传来:“报警的话记得多叫几个警察,一个两个威胁不了我!”

陆小川顿住脚步,回过头冷冷的看着他。

“瞪什么瞪,不服气你来打我啊!”男人挑衅道。

陆小川盯着他那张胖脸,很想把手包砸到他脸上。

她也真的这么做了,脑子一热,抡起手包就冲了上去,狠狠砸在对方脸上,正中面门。

男人长得壮实,但被她这一砸却轰然倒地,捂着鼻子哀嚎起来:“杀人啦杀人啦,快来人啊,有人要杀我……”

他这一嗓子穿透力极强,不到十秒钟,周围几个店铺的人都跑过来,一见男人缩在收银台后面满鼻子都是血,陆小川站在外面气势汹汹,纷纷围了上来:“老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女的来闹事,把我打成这样,快帮我报警,别让她跑了!”

陆小川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是故意激怒她,想以此来讹诈医药费!

这人的心简直坏到发黑!

围观的人顿时指责起陆小川来,说她一个姑娘家看起来文文静静,下手居然这么黑,说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有人已经拿起手机来报警了,陆小川一看这架势,知道继续留下形势对自己不利,转身想离开。

没想到立刻有人堵在门口,气势汹汹的叫嚣道:“打了人就想走,没这么便宜的事,等警察来了再说!”

陆小川一懵,心道这回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

她要怎么跟警察解释这群刁民是怎么讹诈她然后反过来诬赖她的?

惨了惨了,都怪自己疏忽大意,对方早就料到她会来要回项链,所以给她设了这个局。

谈条件抢手机什么的都是铺垫,目的就是为了激怒她动手打人,讹她一笔医药费。

在大天朝碰瓷随处可见,一旦被赖上,那可是倾家荡产的大事啊……

陆小川慌了。

她胆子再大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家,没经过大风大浪,眼前这事她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一道淡淡的嗓音突然响起:“听说这里打死人了?”

陆小川一顿,立刻扭头看去,一身剪裁精良的黑西装,来人面容清俊长身玉立,深邃的黑眸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只一眼,她悬着的心就落回到肚子里……赫连徵。

赫连徵看了她一眼,两旁的保镖迅速拂开门口越来越多的围观者,为他清理开一条路来,他则像个下巡民间的帝王一样,一步一步慢条斯理的走进来:“怎么回事,谁能跟我说说?”

刚刚止住鼻血的店老板一看来人,短暂的怔愣过后警觉起来:“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谁死了。”

“我!啊呸,没有人死了,是这个女的动手打人,你看看都把我打成什么样子了!”店老板气势汹汹的说。

“哦?我看看,流血了,是挺严重。”赫连徵唇角勾出一抹邪肆的笑容:“她为什么打你?”

“我怎么知道她发什么疯,一进来就打人!”

“唔?是这样吗?小川?”赫连徵转身看向陆小川。

陆小川眨了眨眼睛,点点头:“人是我打的,但那是因为我昨晚在他这里打了个两毛钱的电话,没钱付账,把项链押在他这里,今天他就不肯还给我了,刚才还拿走了我的手机。”

“你胡说!”男人立刻大吼了一声:“说我拿了你的手机和项链,你有什么证据?”

陆小川耸耸肩:“搜身就知道了,我的手机还在他口袋里。”

赫连徵闻言给身后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保镖立刻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店老板,另一个开始搜身。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店老板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人是来给这个女人出头的,他立刻挣扎着大喊起来:“你们想干嘛?放开我,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杀人啦……”

身后围观的人大多数都是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彼此都熟识,见状跃跃欲试的涌上来就要帮忙,被赫连徵转身一个眼风给吓退了:“不想跟他一个下场就别多管闲事。”

七八个保镖立刻围成一堵人墙站在门口,挡住围观者的视线,不到三十秒,就从店老板的口袋里搜出了陆小川的手机。

保镖双手呈上来时,陆小川刚要伸手去接,却被赫连徵一手扫落在地上:“被这种人碰过的东西你还要?”

陆小川一愣,赫连徵脸上是满满的不屑,此时这幅狂妄自大至极的样子落在她眼里,她居然不反感,反而觉得……好帅!

对,为自己出头的男人最帅了!

搜出了手机,赫连徵眯着眼睛看向仍然被保镖架住的店老板:“项链呢?你是要自己交出来,还是要我派人去搜?”

“你们……诬赖我……啊!”

话还没说完,男人小腹上就挨了一拳,赫连徵看了他一眼:“项链呢?”

“你们……”

“嘭!”

又一拳头砸在他脸上,他痛到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赫连徵也不再废话:“搜。”

保镖们立刻蜂拥而上,架子上,柜台里,抽屉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纷纷被扫落在地上,在赫连徵的授意下,十几台电话被连线拔起,柜台上的电脑也被砸了个稀巴烂,十分钟后,店里几乎面目全非。

不一会儿,保镖捧着一个黑色天鹅绒的盒子过来,恭敬的说:“先生,找到了。”

陆小川怕赫连徵把项链也丢掉,连忙一手抢过,打开一看,项链端端正正的躺在盒子里,毫发无损。

她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拿回来了。

“还有什么东西没拿?”赫连徵问。

“没有了。”陆小川感激的冲他笑了笑。

“走吧,回家。”说着牵起她的手往外面走去。

陆小川没有反抗,只是走到一半又回过头来,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块钱的纸币丢在店老板脸上:“一块钱,加利息,不用找了!”

说完趾高气扬的跟着赫连徵离开。

碾压小人的感觉好爽!

刚走出店门口,里面就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陆小川不解的看着赫连徵:“他们……”

“卸掉一只手一只脚,给他点教训。”赫连徵淡淡的说。

陆小川嘴角抽了抽,却没说什么,这么黑心的生意人,活该!

坐在林肯车上,陆小川还沉浸在刚才教训黑心店主的爽快里,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旁边的赫连徵:“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赫连徵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反问道:“我为什么给你配司机?”

想起小赵,陆小川差点跳起来:“你让他监视我。”

赫连徵不仅不否认,还承认得相当痛快:“他要是不监视你,今天你就栽在这里了。”

陆小川:“……”

“你可以觉得我的做法很卑鄙。”赫连徵一脸的不在乎:“反正你无法阻止我这么做。”

“……”陆小川冷笑,她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天神,在她危难的时候突然降临解救他,可他派人监视她的行为真的让她很不爽,谁愿意身边有个人时时刻刻监视着自己,再向另一个人报告?

太可恶了!

陆小川是真的生气了,一路回到梨园都没再说话。

赫连徵不是个会哄女人的主,见她生气,他也不管,只是看着她因为气愤而涨红的脸,他居然觉得很可爱。

回到梨园,陆小川被王姨拖去洗澡,似乎每次从外面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每次的原因都是那一个……先生有洁癖。

她真是呵呵了,赫连徵还真的把她当成附属品了,因为他有洁癖,她就要随着他一起时刻保持干净,这男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郁闷归郁闷,陆小川还是乖乖洗完澡,换上干净的睡衣回到卧室。

赫连徵每天回家后都会在书房处理一段时间公务,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忙,陆小川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干脆打开赫连徵让人从寝室给她收拾过来的东西,找到练习册,做起了高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8:1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