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柠孙予柔《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_(白柠孙予柔)完整版阅读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白柠孙予柔,讲述了​“是,这件事就不麻烦傅少了,白柠上学我会继续想办法”季易安也认同孙予柔的话傅宸和白柠毕竟只是订婚,不好为这么点小事麻烦傅家季家的近况是一日不如一日,若孩子上学还得依靠傅家,传出去,季家的地位恐怕会一落千丈“行”傅宸没再说什么,侧眸看向白柠,“东西收拾好了么?”“好了”白柠指了指身后的一个行李箱“一个?”傅宸显然很意外他认为白柠至少会拿四个行李箱,即使她自己没那么多行李……

小说: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暮小靓

角色:白柠孙予柔

作者“暮小靓”的热门新书《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精彩截取如下:可傅家来提亲的时候,点名要季馨,她迫不得已才答应季馨嫁过去。后来孙予柔说可以让白柠顶替季馨,她认为这是个好办法,没想到惹恼了傅宸。“喂!你要死了,就别祸祸人家姑娘了,没看出来人家不想当寡妇么?”就在季家人人自危的时候,一直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白柠忽然抬头,冲着傅宸来了一句。很欠揍的语气…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

第5章 别祸祸人家姑娘了 在线试读

这话一落,季家人大惊失色,一个个都坐不住了,急忙站起来。

“我们怎么敢戏弄傅公子?”季老太太的手在打着哆嗦,声音也止不住颤抖,“只是我们家实在没成年的女儿,这才不得已让白柠出嫁,若是傅家一定要馨儿嫁过去,那订婚不如等等……”

季老太太看了眼季馨,艰难的开口,“等馨儿满十八了,再跟您订婚?”

打心底说,季老太太不愿意季馨嫁给傅宸。

毕竟季馨是季家最优秀的女儿,这些年,除了季墨寒,就只有季馨能给季家长脸了。

季墨寒死了,若是季馨也毁了,那季家以后,真不知是什么光景。

可傅家来提亲的时候,点名要季馨,她迫不得已才答应季馨嫁过去。

后来孙予柔说可以让白柠顶替季馨,她认为这是个好办法,没想到惹恼了傅宸。

“喂!你要死了,就别祸祸人家姑娘了,没看出来人家不想当寡妇么?”就在季家人人自危的时候,一直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白柠忽然抬头,冲着傅宸来了一句。

很欠揍的语气。

很引火烧身的话。

季家人被吓的面容失色。

孙予柔握紧拳头,气急败坏的骂,“你胡说八道什么,谁让你说话的,给我滚出去!”

季老太太也气的不行,碍于傅宸在这,没发火。

这白柠面上答应好好配合,现在在这里捣乱,事后要是傅家算账,她一定要让白柠生不如死,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倒是季欣蕙没忍得住,指着白柠鼻子就骂,“你个乡巴佬,不把我们季家害了,你心里不甘是不是?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我们季家不欢迎你。”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季家人都看得出来,傅宸并不想娶白柠,先前对白柠的百般忍耐,此刻都爆发了。

一个个出言辱骂白柠,言语犀利,尖酸刻薄。

傅宸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双手环绕在胸前,墨色的瞳孔掠过一道光,他盯着白柠,有些意外。

从进门,这女孩就没看过他一眼,哪怕季家人在他面前胆战心惊,她也没丝毫害怕,全程玩手机,似乎房间内发生的一切跟她没关系。

任何人在他傅宸面前,不是讨好谄媚,就是腿软害怕。

唯独她,就坐在那,懒懒散散的,有些痞气。

面对季家人的谩骂,她连眼都不眨一下,红唇勾着,鸭舌帽下的眉眼微微抬起,那双清冷的眸子看着傅宸,立刻就穿透了他的心。

两人对视许久,傅宸收回了视线,淡淡的看了眼季老太太,不紧不慢的开口,“当着我的面骂我未婚妻,你们季家,当我不存在么?”

仅仅一句,季老太太就僵在当场。

这是什么意思?

他未婚妻?

傅宸接受白柠了?

“都给我闭嘴!”季老太太忽的朝季家人低吼一句,布满皱纹的脸有些狰狞,“给白柠道歉!”

精明如季老太太,她不会去问傅宸是不是要了白柠。

她只想把事情办的漂亮,熄了傅宸的怒火。

骂白柠最狠的季欣蕙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季老太太。

“奶奶,你有没有搞错,白柠在这胡说八道,得罪了傅少,你让我们跟她道歉?”季欣蕙的声音有些激动。

季老太太给她一个凌厉的目光,咬着牙,声音冰冷,“我让你们道歉,马上!”

“我……”季欣蕙还想说什么,被她爸拉住了。

最后在老太太的威严下,骂过白柠的不得不道歉,包括孙予柔。

让她给自己不要的女儿道歉,她真是倍感难堪,可她不能违背老太太的意思。

道了歉,季老太太才谄笑着问傅宸,“都是孩子们不懂事,傅公子还请原谅他们的无理。”

傅宸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面具下的唇吐出一圈烟雾,眸子微转,看向白柠,“接受道歉么?”

白柠闻言,眉眼微挑,唇角勾出一抹邪气的笑,“不接受。”

“听到了?”傅宸身子微微倾斜,一只胳膊搭在椅子上,慵懒的看着季老太太。

季老太太暗骂白柠不识趣,却又不敢当着傅宸的面说什么,只好放下身段问白柠,“你要怎么才肯原谅她们?”

白柠一只手搭在桌上,撑着下巴,半眯着眼,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漫不经心的开口,“要不,把嘴缝起来?”

她笑着,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谁也想不到,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会这么狠心。

不过就是骂了她几句,就要把人家的嘴缝起来,这……

“白柠,你别太过分了……”季欣蕙气的想上去抽白柠。

可她刚开口,就被人堵住了嘴。

若此刻季家人还看不出来,傅宸这是在帮白柠出气,那他们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季欣蕙还没眼色的骂白柠,恐怕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季老太太吸了一口冷气,一双沧桑浑浊的眸子扫了白柠一眼,她抿着唇,好半响才说,“她们是做错了事,不该骂你,可这样的惩罚也太……重了,还请你放过她们一次,我这把老骨头替她们向你道歉。”

话是这样说,老太太却没一点道歉的姿态。

白柠扬了扬下巴,手指在桌面上缓慢的敲打,语气散漫,“做不到么?”

季老太太垂在两侧的手紧握着,眸里掠过一道精光。

她怎么也不会料到,她都这样放低姿态了,白柠还是不为所动。

她抬头,看了眼傅宸,见傅宸不说话,她只好弓腰,再次道歉,“对不起,请你原谅她们。”

白柠依旧撑着下巴,眉眼垂着,没理她。

气氛一度很尴尬。

傅宸掐灭烟蒂,倒了一杯水递给白柠,“法治社会,不如换个惩罚?”

他的声音很有男人的魅力,沙哑中带着点沧桑感,对任何人,都有一股自带的冷冽,却对白柠,温和了许多。

白柠眉眼微抬,他伸过来的手修长,指腹泛白,递给她杯子的同时,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的手,很温热。

她认真想了想,“也对。不如,自己扇十个耳光?”

“这个不错。”面具下,看不到傅宸的神色,季馨却看到了傅宸眼里那抹扬起的笑。

季老太太目光阴冷的瞪着白柠,牙齿紧咬,面无表情的对骂了白柠的几人道,“没听到么?还不动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7: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