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一凡方雪若)青云直上青云直上_(萧一凡方雪若)最新章节阅读

萧一凡方雪若是现代言情小说《青云直上青云直上》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锦猪”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萧一凡抬眼扫向牛大鹏,心中暗道:“看不出你偷换概念的本领这么强,行,那我就顺藤摸瓜了”“牛总是说,他们侵犯了你们公司的正当权益?”萧一凡指着众货车司机问“没错”牛大鹏一脸笃定的说,“乡里将沙子承包给云鹏实业,他们不经公司批准,擅自开采”说到这,牛大鹏略作停顿,沉声问:“萧乡长,您是金陵大学的高材生,我想请问这是否侵占了我公司的权益?”“放屁,沙子是全东辰乡老百姓的,什么时候成你们公司的了?……

小说:青云直上青云直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锦猪

角色:萧一凡方雪若

现代言情小说《青云直上青云直上》的作者是“锦猪”。梗概:”“等姓萧的走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尽管满心愤怒,但牛大鹏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沉声道:“姓刘的,你少得寸进尺!”“今天不交钱,别说车,就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过去。”看着咬牙切齿的牛大鹏,萧一凡沉声道:“牛总,请你拿出承包合同来,否则,这钱你一分也不好收。”牛大鹏满脸阴沉,心中暗想:“姓萧的,老子…

青云直上青云直上

第27章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在线试读

萧一凡抬眼看向牛大鹏,心中暗道:

“我本以为他自恃有胡守谦撑腰,没想到竟会主动认怂,倒是有点小瞧他了。”

牛大鹏虽张扬的不行,但关键时刻主动认怂。

这点不但萧一凡觉得意外,就连林炳良也满脸好奇。

刘大壮听到这话,沉声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该拦路收钱,打开路障,让我们过去!”

牛大鹏狠瞪刘大壮一眼,心中暗道:

“王八蛋,这事都是你惹出来的。”

“等姓萧的走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尽管满心愤怒,但牛大鹏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沉声道:

“姓刘的,你少得寸进尺!”

“今天不交钱,别说车,就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过去。”

看着咬牙切齿的牛大鹏,萧一凡沉声道:

“牛总,请你拿出承包合同来,否则,这钱你一分也不好收。”

牛大鹏满脸阴沉,心中暗想:

“姓萧的,老子没少给你面子。”

“我再给你最后一回脸,若是再苦苦相逼,别怪老子不客气!”

想到这,牛大鹏面带微笑道:

“乡长,合同,我们公司和乡里肯定是签了,这点我可以保证。”

“这事比较复杂,你看能否借一步说话?”

“不行,有什么话就在这说!”

王二彪急声道,“这事和在场的人密切相关,凭什么不让我们听?”

其他货车司机听后,连声赞同。

萧一凡站在货车司机的立场看问题,王二彪等人生怕他被牛大鹏拉拢过去,因此竭力阻止。

牛大鹏并不理睬众司机,满怀期待的看向萧一凡。

不管怎么说,萧一凡都是东辰乡的乡长。

从牛大鹏的角度来说,并不想和他对立。

如果能将其拉拢过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萧一凡一眼看穿牛大鹏的用意,面带微笑道:

“牛总,有句老话,不知你听没听过?”

“请萧乡长赐教!”

牛大鹏面带微笑道。

萧一凡脸上的笑容一闪而过,沉声说:

“好话不背人,背人无好话!”

牛大鹏没想到萧一凡竟会说出这话来,脸色当即阴沉下来,眉头紧紧蹙起。

王二彪听后,开心不已,笑着说:

“牛总,萧乡长让你有话就在这说。”

“他绝不会和你们这帮蛇鼠一窝的家伙,凑到一起去的。”

王二彪这话既打击了牛大鹏,又拉拢了萧一凡,一举两得。

这帮货车司机大多开了小沙场,一个人挣两份钱。

这年头有如此头脑的,绝不会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

牛大鹏差点没把肺气炸,愈发下定决心,收拾王二彪和刘大壮。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牛大鹏抬眼看向萧一凡,沉声道:

“乡长,承包合同就在这,不过我不会拿出来。”

“这事不但关系到云鹏实业,也和东辰乡党委政府有关,请你见谅!”

云鹏实业尚未和东辰乡政府签订承包合同,牛大鹏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尽管如此,他却一脸淡定,看上去胸有成竹。

萧一凡眼珠一转,心中暗道:

“你这话是在暗示我,乡里和云鹏实业签订了见不得人的合同。”

“既然如此,我更要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牛大鹏的话说的非常明白,当着众司机的面,他绝不会将合同拿出来。

萧一凡略一思索,就有了应对之策。

“牛总,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你们这属于违规收费。”

萧一凡沉声道,“请你立即撤掉收费卡口,恢复通行,否则,所有责任将由你个人承担!”

牛大鹏狠剜萧一凡一眼,心中暗想:

“姓萧的刚刚走马上任,我没必要和他闹僵。”

“等这事完了,请舅舅出手收拾他。”

打定主意后,牛大鹏沉声道:

“萧乡长,今天是你履新之日,我给你个面子,就不给你添堵了!”

“朱队长,撤掉路障,让他们过去吧!”

朱剑锋从没见过牛大鹏认怂,懵住了,结结巴巴的说:

“牛总,您是说,无……无条件,让他们过……过去?”

牛大鹏满腔怒火,听到问话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喝道:

“我的话,听不见,耳朵聋了?”

朱剑锋挨了骂,郁闷不已,但却不敢说半个不字。

“撤……撤掉路障,让他们过去!”

朱剑锋冲着手下的保安道。

众保安见牛总发飙了,不敢怠慢,连忙撤去路障。

王二彪、刘大壮等人见状,开心不已,连声向萧一凡道谢。

牛大鹏见状,脸都气绿了,沉声说:

“今天看在萧乡长的面子上,让你们过去。”

“钱肯定是要交的,否则,后果自负!”

货车司机听后,并不鸟他,纷纷低声喝骂起来。

萧一凡见状,沉声道:

“牛总,我觉得这事我得和你说清楚!”

“如果乡里确实将沙子承包给你了,你依据物价部门的规定向他们收取费用,没有任何问题。”

“你若是拿不出承包合同,随意设卡收费,便是违法行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牛大鹏被萧一凡噎的不轻,一下子不知该如何作答。

萧一凡不再搭理他,转而冲着货车司机发问:

“他们在这设卡收费多少时间了?收费标准是多少?”

刘大壮听后,急声道:

“乡长,年后,云鹏实业公司的人说,乡里将沙子承包给他们了,我们要想挖沙,必须交费。”

“至于正儿八经收费,是从四月一日开始的。”

“原先收五十块钱一车,后来涨到一百,现在又涨到一百五。”

“我们卖一车沙子,也就挣两、三百块钱,除去人工、油费,纯利润也就在一百五左右。”

“这么搞,我们一分钱也赚不到,替他们打工了。”

萧一凡听完这话,才明白货车司机并非不交钱,而是云鹏实业收的钱越来越多,他们才奋起反抗的。

“牛总,请问,你们提高收费的依据是什么?”

萧一凡抬眼狠瞪牛大鹏,沉声问。

牛大鹏见状,心中暗道:

“此处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

“乡长,我们提高收费标准肯定有依据。”

牛大鹏煞有介事道,“我有点急事,不和你说了,改天再聊!”

说完,他不再搭理萧一凡,快步向凌志轿车走去,扬长而去。

萧一凡看着牛大鹏的车,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心中暗道:

“姓牛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笔账,我一定会和你算清楚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