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与到白首(权蓁苏玺)_权蓁苏玺全文免费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相与到白首》,这是“芭了芭蕉”写的,人物权蓁苏玺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她纠结了片刻,她看着自己的脚尖,阳光把她的影子照成一小团缩在她的脚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严瑾,我要跟你…”承认两个字还没说完,严瑾忽然走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我疯了,我是胡说的权蓁,我知道你在外面当然没有人!你怎么可能跟我一样?我知道我不要脸,我知道我这么做伤害了你,你可以惩罚…

小说:相与到白首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芭了芭蕉

角色:权蓁苏玺

热门网络小说《相与到白首》是著名作者“芭了芭蕉”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她纠结了片刻,她看着自己的脚尖,阳光把她的影子照成一小团缩在她的脚边。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严瑾,我要跟你…”承认两个字还没说完,严瑾忽然走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我疯了,我是胡说的权蓁,我知道你在外面当然没有人!你怎么可能跟我一样?我知道我不要脸,我知道我这么做伤害了你,你可以惩罚…

相与到白首

第45章 在线试读

她该怎么回答呢?
回答没人,但苏玺算什么?
如果没有苏玺,可能她不会这么快跟严瑾提分手。
回答有人,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如果她说,她为了一个认识了一个礼拜的小朋友跟他分手。
严瑾更接受不了。
她纠结了片刻,她看着自己的脚尖,阳光把她的影子照成一小团缩在她的脚边。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已经有了答案。
“严瑾,我要跟你…”承认两个字还没说完,严瑾忽然走过来按住了她的肩膀:“我疯了,我是胡说的权蓁,我知道你在外面当然没有人!
你怎么可能跟我一样?
我知道我不要脸,我知道我这么做伤害了你,你可以惩罚我,但是权蓁…”他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很低很低,但又足够她听得清楚的地步。
他说:“我爱你权蓁,说出来很可笑,虽然我出轨,但我爱你。”
权蓁想,这大概是个辩证题。
虽然,但是,两者相互制约,又相辅相成。
听到严瑾说爱她,她内心平静,毫无波澜。
她努力在严瑾肿胀的如同大包子一样的脸上寻找他的眼睛,都已经被挤成小缝了。
严瑾握住她的手,小缝里居然流出了眼泪。
“权蓁,我真的爱你。”
这是严瑾在她面前近段时间来哭的第二次。
频率非常紧密。
也许,他这张脸此刻流眼泪只有搞笑,不能让她感动,所以她没办法共情。
爱这个字眼,从严瑾口中说出来,其实挺违和的。
她在包里找到纸巾给他:“严瑾。”
“在。”
“好聚好散不行吗?”
严瑾肿胀的脸蛋子都在发亮,灯泡一样。
他嘴角抽搐,导致整张脸都在抽搐。
“权蓁,要不然你惩罚我,你打我一顿都行。”
这时,权蓁的手机响了,拯救她与水火之中。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是秀秀打过来的:“周太又来闹了,权律,您赶紧回来吧。”
权蓁说我知道了,然后对严瑾说:“回去吧,伺候周太去。”
他们金正律所像是为周太一个人服务似的,她不高兴,律所所有人都得被她训的滴溜溜转。
他们回到律所,周太大发雷霆,摔了东西。
权蓁问了秀秀才知道,她老公找到她转移资产的证据,现在跟法院起诉她了。
权蓁踏着一地的碎片走进办公室,发现周太把她最喜欢的水晶妈给砸了,那是律所开业的时候林佳沐送的。
这可是那货自己打工挣的第一笔钱,也是唯一一笔。
权蓁的火气已经冒出来了,周太见她来,指着她的鼻子继续发飙:“你们干什么吃的?
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
现在让那个死鬼占了上风,你们这些人都是吃白饭的!
蠢才,饭桶!”
权蓁慢慢脱掉外套,把包包挂在衣架上。
她动作很慢,做好这些的时候,她已经想好不接周太的这个案子了,她爱找谁找谁去。
但她还没说话,忽然听到了严瑾一声咆哮:“我们是饭桶,你就是死肥婆,贱人,出轨,偷吃,还想独占财产,世界上的好事怎么都被你给占了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1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