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王妃)楚思九楚思玥完整版在线阅读_下堂王妃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下堂王妃》,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止步”正中的黑衣人道“不让去?”楚思玥懂了她是个识相的,默默地转回头,眉宇微蹙,暗自思忖起来这些人亦敌亦友,唱得什么戏呢?从屋檐上往下看,清寂的巷子里,一个小小的人儿,轻甩着袍袖,心事重重,又垂头丧气地走着,灯笼的微光照在身上,地上跟了一团晕沉的影子此时的她,就像一只离了主人的小猫,受了欺负,却不得不悻悻然的忍耐……她若抬头,或许能看到前方屋檐的暗处,隐了两……

小说:下堂王妃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沐六六

角色:楚思九楚思玥

热门新书《下堂王妃》是由著名网文作者“沐六六”所著的武侠修真小说。文章简述:仅仅只是传言而已,有慕容家这个强力后盾,哪会让她嫁去国外受苦。前几日,慕容老太爷亲自进宫面圣,想让皇帝下旨,替她招翰林学士院周学士的嫡长子周启南做驸马。周启南长相斯文,温文有礼,又文采出众,是年轻一代的文人代表,无意外,未来会继承父业,入翰林院为学士。东方芸见过他一回,很是心仪…

下堂王妃

第083章:现在,就是一只泼妇 在线试读

东方芸有这个自信,她是宫里少有的,幼年便开始骑马的公主。

关键是她喜欢。

皇帝宠她,专程从北地国请来两位女骑师教她骑术。

因此,业城一直有一个传言,十公主日后是要去北地国和亲的。

仅仅只是传言而已,有慕容家这个强力后盾,哪会让她嫁去国外受苦。

前几日,慕容老太爷亲自进宫面圣,想让皇帝下旨,替她招翰林学士院周学士的嫡长子周启南做驸马。

周启南长相斯文,温文有礼,又文采出众,是年轻一代的文人代表,无意外,未来会继承父业,入翰林院为学士。

东方芸见过他一回,很是心仪。

老太爷如此为她着想,她更加要为慕容家出力。

今日的机会刚刚好,若楚思玥从马背上摔下来,不死也会闹个重伤吧。

她得意地勾起唇。

骏马牵来,东方芸翻身上马,姿式俊逸,技术更是炉火纯青。

“皇兄,既然来了,骑一圈吧。”

话音刚落,她双腿一夹,拍马而去。

东方昊自然不会丢下楚思玥不管,侍卫早已牵来他的座骑,此时也是腾身上马,追了上去。

作为与慕容府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宋佑的眼色有些复杂。

前几日,他刚刚入业城,便被老太爷叫去训话,给了他两个大政方针:

第一,探一探东方昊对楚思玥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第二,择机劝说东方昊娶慕容晴雪为正妃。

当着面,他应承得很好,回来便一古脑儿把话摊给了东方昊。

他还给了意见,“外公对你恩重如山,你就当报恩。把晴雪娶进门为正妃,再生个嫡长子,他就安心了,也省得他一大把年纪,算计来算计去,累得慌啊。至于如夫人,反正她喝了绝子汤,不会生个楚系小孩与慕容家别苗头,若你真的喜欢,给个盛宠也就罢了。”

东方昊阴沉着脸看他。

那时,楚思玥还未醒来,他看什么都不顺眼。听了宋佑的话,心里更是烦燥。

“滚。”

便如陆道仁一般,宋佑长长一揖,华丽丽地滚出了主院。

不过,宋佑是做生意的,门面儿精,他会打听。

一点没闲着,他找了汪兴、肖剑、李槐、鸣沙、海山聊天,将肃王府最近一个月发生的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听了个遍。

最后么,他得出个结论,王爷的心思全搁在楚思玥身上,别的女人暂时没机会。

他是王爷党,不会跑去老太爷那里通风报信。

而且他崇尚个人自由,政治觉悟不高,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他看看都觉得眼晕。

还是帐本里的数字实在,只要算得准,基本没有变数。

他决定做墙头草。

比如现在,两头不帮,看看再说。

……

马场不大,楚思玥一边与雪球唠嗑,一边慢悠悠地踱着步子。

雪球很聪明,捡阴凉的地方走,偶尔还会侧过头“咴咴”地与她搭个腔,一人一马,愉快得很。

突地,她听到身后有强劲的奔马的声音。

唔?

这些日子,她被暗杀了好几回,不知不觉还中了一回蛊,脑子里早已竖起一根革命斗争的天线。

万一那奔马是来撞她的呢?

她这会儿连根缰绳都没有,撞去沟里死了也是白死。

完全是下意识,她翻身下马,稳稳地站到路边先。

扭头一看,果然是东方芸这只傻妹子,仗着自己骑术好,想过来撞瓷了。

楚思玥的脑门子里顿时烧起了熊熊烈火,今日原本就想出来找人麻烦的,拿不出个合适人选,才罢了。

这会儿竟然有送上门来的。

双手环臂,她悠闲地靠在雪球身上,眸中带着讥诮,冷冷地看着东方芸。

后面有一骑飞快地追来,看模样是东方昊。

看到楚思玥已然安全落地,他的心放了一半。

然而,还得防着东方芸失心疯的,这样也会撞过去。他跑到里侧,堵住了东方芸的角度。

别说啊,他还真是猜到了东方芸的打算。

见着楚思玥的反应,东方芸立时有了新的盘算,撞不惊你的马,我的马可以惊啊。

悄悄地从头上拨下一根簪子,她打算扎一下自己的马。

然而,身侧奔来一匹黑马,东方昊稳稳地骑在上面,眸光灼灼,紧紧地盯着她。

东方芸心虚,簪子缩入袖管,不敢再有动作。

所以说,楚思玥还是缺乏斗争经验,以为自己站在路边就OK,不知道那丫的还有丧心病狂的一招。

不过,她倒是看到了东方芸拨簪子的动作,心里头疑了一道。

直到……那两人在她面前停下马的瞬间,方才脑洞大开。

原本胸口就有一团火气,这会儿直接……泼-妇-附-体-了。

怒目圆睁,她一个箭步跨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将东方芸从马上扯了下来。

“叮”地一声,簪子从袖管里掉了出来,落到地上。

“十公主,你好好地骑个马,拨簪子干嘛?”她厉声道。

东方芸被她扯得跌跌撞撞,差一点就要摔在地上。

好不容易地稳住身体,她恼羞成怒,梗直了脖子,大叫起来,“有人行刺公主,护驾。”

侍卫们惊了,急急地往这里奔来。

楚思玥火大了,谁行刺谁,还两说呢。

老娘我现在就是一只泼妇。

她勇猛地冲上去,想扑过去揍丫的。

不料被一只孔武有力的手臂给拦住了,东方昊抱住她,轻声地说,“阿九,她是公主。”

楚思玥冷瞥他一眼,对啊,我打得就是这个公主。

作为公主应该为人民作表率,哪有这种为所欲为,草菅人命的。

我在为皇家除害呢!!!

她理直气壮,狠命地想要推开这个阻止她解救全人类的恶势力。

然而力气不逮,纹丝不动噻。

只好转变战术,拿凌厉的眼神杀死丫的。

“东方芸,你好歹是个公主,敢作敢当啊。”

东方芸已经站起身来,小身板挺得直直的,振振有词,“楚思玥,楚家已经灭门了,没人给你撑腰了,你耍什么泼啊。”

楚思玥捏紧拳头,面色难看之极,“东方芸,你就是只欺善怕恶的棒槌,知道我娘家人死光了,便跑来杀人放火。举头三尺有神明,甭管你给谁做得打手,都有老天看着呢。有本事,你发个誓,若你存了惊马撞我之心,你这辈子老姑娘嫁不出去。”

古人都敬天拜地,楚思玥这话损到根子里去了,压得东方芸的面色跟个颜料盘似的,一阵黑一阵白,中间还青红不分。

不管怎么讲,她不过十七岁,搁前世刚入高中而已。

“哇……”

被楚思玥这句一辈子老姑娘给吓到了,直接就哭了鼻子。

“皇兄,楚思玥欺负我。”

她哇哇地哭,哪里还有半分公主威仪。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