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入骨:傅先生,别来无恙》温诗诗傅亦城_(温诗诗傅亦城)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武侠修真《情深入骨:傅先生,别来无恙》,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傅亦城,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温诗诗傅亦城。简要概述:当温诗诗去了药房,拿到取药的单子和缴费票据的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孙思静没有取药,以及sniper先生为什么要给她打钱光是术后抗排异的进口药物算下来就得十多万,这还只是一周的量“温小姐?”收费处的工作人员见她愣住,叫了一声:“药你们还要吗?”温诗诗点头,把卡片递了过去:“要,当然要”安排好舅舅的饮食起居,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坐地铁回到酒店的时候,温诗诗抬头看了一眼……

小说:情深入骨:傅先生,别来无恙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傅亦城

角色:温诗诗傅亦城

武侠修真小说《情深入骨:傅先生,别来无恙》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傅亦城”。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傅亦城的车就停在民政局外头,他轻而易举地制服了温诗诗,直接把人按在了车后排座位上。温诗诗气急,直接抬脚撞他:“傅亦城你放开我!我可以去告你强女干!”“我们是夫妻关系,警察也不会管。”傅亦城躲开她的攻击,牢牢控制住她,居高临下道:“温诗诗,我不会同意离婚的。”温诗诗气得发狂:“你凭什么?你婚内出轨,我…

情深入骨:傅先生,别来无恙

第50章 睁眼说瞎话 在线试读

温诗诗想过傅亦城可能会不来,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居然能无耻到在大街上强行把她掳走。

她奋力呼救,可是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似乎只当是小夫妻两个闹矛盾,女方来离婚,男方追了过来。

作为他们来说,劝和不劝分,甚至还在苦口婆心地劝她:“姑娘,两个人好好坐下来聊一聊,年轻人别动不动就说要离婚,要成熟一点。”

成熟?

她就是成熟了才会选择离婚,开始过自己的新生活。

傅亦城的车就停在民政局外头,他轻而易举地制服了温诗诗,直接把人按在了车后排座位上。

温诗诗气急,直接抬脚撞他:“傅亦城你放开我!我可以去告你强女干!”

“我们是夫妻关系,警察也不会管。”

傅亦城躲开她的攻击,牢牢控制住她,居高临下道:“温诗诗,我不会同意离婚的。”

温诗诗气得发狂:“你凭什么?你婚内出轨,我照样可以去法院申请离婚,不过是时间长一点罢了,我可以等。你只要不怕影响你个人的形象和公司形象,我无所谓!”

“温诗诗!”

“嗯哼?”

“现在脾气渐长,嗯?”

温诗诗咬着牙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你和孙思静把我当橡皮泥一样搓扁揉圆,还不允许我反击?况且我并没有怎么反击你,相反我还决定成全你们。”

傅亦城按住她肩膀让她动弹不得,冷笑道:“别把你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不就是外面那个野男人么!”

“没错,我就是为了他,你满意了?”

傅亦城突然勾起了唇角,含着一抹狡黠的笑意:“你说,如果你怀了我的孩子,那个野男人还会要你吗?”

温诗诗瞬间脸色发白。

“傅亦城,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他的笑容更大更邪气:“做夫妻应该做的事。这些日子我太纵容你了,才渐渐养的你无法无天,忘记了自己的男人究竟是谁!”

说着,他的吻就要落下来。

温诗诗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像是一条从水里被捞上来的鱼一样用尽全身力气扑腾:“你滚开!滚啊!”

傅亦城的吻落到她的眼睛上,感受到了水汽。

“还哭了?温诗诗,跟我亲近就让你这么委屈?”

“你放开我!”温诗诗奋力踢打着:“你简直无耻,下流,混蛋至极!”

乱拳挥舞中,她的膝盖貌似砸中傅亦城腿间的位置。

“啊……”傅亦城疼的脸色瞬间发白,弓着腰捂着肚子再也顾不上禁锢她。

温诗诗看准机会一把把他掀翻在地,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车外。

顾不得浑身的剧痛,她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就跑。

傅亦城已经反应过来,下车就要追她。

“救命——救救我——”

傅亦城受了伤,可是步伐依旧要比女人大不少,三两步就赶了上来。

眼看着他的手就要抓住温诗诗的胳膊,有一双大手更快地护住了温诗诗,扶着她躲在了自己身后。

那人似乎也有些意外:“温诗诗?”

温诗诗惊惶不已,看到眼前的来人只当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陆总救救我!”

她的衣服已经被傅亦城撕到零乱,白生生的肩膀都露在外头,牛仔裤的扣子也被解开,满脸都是恐惧和泪痕。

看到她这幅模样,陆骁也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漂亮的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容易招惹色狼。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居然都有人对她图谋不轨,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傅亦城已经追红了眼,眼见被陆骁拦住了去路,也顾不上看他到底是谁,出口就是凶狠地威胁:“让开!敢多管闲事小心后果!”

“什么后果?”陆骁此时却已经认出了傅亦城:“我还以为是哪个人渣敢公然对一个女人用强,没想到居然是傅总啊。不是听人说你的孩子都快出生了嘛,不陪着孩子妈妈,出来跟别的女人拉拉扯扯,不太好吧?”

傅亦城一愣,随即也认出了陆骁。

被熟人认出来,傅亦城有些尴尬:“原来是陆总。”

“傅总这是……”陆骁意味深长地说:“也在车展上看中了我公司的人?最近来找我打听她联系方式的富二代多得是,敢直接当街用强的,还只有傅总一个。”

傅亦城听了这话更生气了:“这是家务事,陆总还是少管为妙,温诗诗是我的妻子。”

“妻子?”陆骁询问似的看向温诗诗:“真的?”

温诗诗摇头:“是仇人,我要告他!”

傅亦城目眦欲裂,指着她的鼻子:“温诗诗,你敢告试试看!”

陆骁挡在温诗诗面前,把傅亦城牢牢地隔绝在外,轻笑着说道:“傅总青年才俊,何必为了一个女人毁了一世英名呢?女人千千万,多得是温柔体贴的,傅总再多选选吧。”

傅亦城狐疑地看向他:“陆总这么护着她,难道也喜欢温诗诗?”

“傅总你想多了,温诗诗是我的员工,而且是个得力员工,没了她今后几场车展都办不成,我作为老板保护员工的人身安全也是应当的。”

傅亦城冷笑一声,目光在温诗诗和陆骁身上来回扫视着:“我明白了,你就是温诗诗在外面的那个野男人?以工作之便,行苟且之事,陆总,我是万万没想到,你这么眼高于顶的人居然也会动了凡心。”

陆骁顿了顿,并没有否认。

倒是温诗诗开了口:“龌龊的人看什么都龌龊,我跟陆总只有清清白白工作关系,你别含血喷人!”

“如果不是他,谁能在车展的时候带走你?”傅亦城冷冷道:“你当我白痴?”

温诗诗皱眉:“车展那天带走我的不是他,那天那么多聚光灯照着,你不是白痴,是眼瞎!”

傅亦城怒极反笑:“带走的你的男人全程背对着观众,没有人看到他的脸,想来是陆总也怕暴露,所以才故意这么做?”

温诗诗有一瞬间的怔忪。

那天……原来所有人都没看到sniper先生的脸吗?

“没错,是我带走的她,”陆骁爽快承认了,“我就是喜欢温诗诗,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4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