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_《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温南枳宫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温南枳宫沉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内容介绍:温南枳急匆匆的跑回温家,还没进门就被一个穿着花哨的女人挡在了门外“南枳,你这副鬼样子是从国外逃难回来的?咱们温家也没有亏待过你吧?”温南枳拉了拉头上剪得参差不齐的短发,盯着眼前的女人,她的小妈温家有两个女主人,这是公开的秘密,最得宠的就是眼前的女人,钱慧茹钱慧茹戳了戳温南枳的脑门,“啧啧,真是丢人!和你那个半天闷不出一个屁的妈,一个死德性,看了就晦气”温南枳猩红的眼……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南枳宫沉

角色:温南枳宫沉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小说是网络作者“温南枳宫沉”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我现在还在养伤期间,你给我吃这么油腻,是不是不想我伤好了?”“不,不是,小姐,我只是想给你补一下身体,你要是不喜欢,我马上给你重做。”保姆低下头,端走了自己炖煮的汤。林宛昕轻笑一声,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但是这样高高在上的享受不过维持了片刻,她的手机便在桌角上亮起…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61章 出游 在线试读

林宛昕看着两层的小洋楼,身边还有一个保姆全天伺候,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小姐,早餐好了。”保姆恭敬的看着站在旋转楼梯上的林宛昕。

林宛昕挑眉,嗯了一声,坐在桌前看到食物后却十分的不满。

“我现在还在养伤期间,你给我吃这么油腻,是不是不想我伤好了?”

“不,不是,小姐,我只是想给你补一下身体,你要是不喜欢,我马上给你重做。”保姆低下头,端走了自己炖煮的汤。

林宛昕轻笑一声,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但是这样高高在上的享受不过维持了片刻,她的手机便在桌角上亮起。

她一看来电号码,看了一眼厨房的保姆,立即拿着电话走到了客厅外的阳台上。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她不耐烦的开口。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宛昕啊,你救救你弟弟,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找你的,你现在发达了,不是和宫氏的总裁有什么关系吗?你就给点钱不就了事了?”

“要钱,要钱,就知道要钱,我也没有少给你们钱,你们还要我怎么样?”

林宛昕扶额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让她一听到中年女人的声音就烦躁不安。

“宛昕,再给点,我不会去找你的,但是你现在厉害了,也不要忘了爸爸妈妈呀。你要是不理我们,我只能带着你弟弟去找你,我知道宫氏在哪里。”中年女人似威胁的开口。

林宛昕唇瓣都咬出一排齿印,皱起的眉头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她早就习惯了这一群吸血鬼的手段。

“你们不是我爸妈,你们只是生不出孩子去领养我而已,结果突然怀孕生了儿子,就对我不闻不问,现在儿子出事了就知道叫我替你们擦屁股!我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你们休想破坏!”

“宛昕啊,我们知道你辛苦,但是你现在救你弟弟不是挥挥手的事情吗?”所谓的妈妈还是一心压榨女儿去贴补那个没用的儿子。

林宛昕深吸一口气,“好,我可以给你们钱,但是你们要是敢来坏我的事情,你们以后就别想有人给你们钱。”

“好,好,你好好和那个宫总培养感情,日后岂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不!我本来就是凤凰,我不比那些废柴的大小姐差,我才和宫沉最般配。”林宛昕立即纠正了女人的话。

女人呵呵笑了两声,有钱了什么都能妥协。

挂了电话,林宛昕快速的转账,但是刚才的好心情瞬间变得晦暗无比。

她比谁都明白这个世界上的不公平,除了不择手段的去争取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凭什么要让那些什么事都不会只不过是某家大小姐的人占去风头?

林宛昕最讨厌这样的人和她争抢,比如温南枳。

房子里的保姆喊了林宛昕一声,让她去喝粥。

林宛昕走过客厅的时候,早间的新闻正在播报,画面刚好定格在了宫沉和温南枳两人身上。

林宛昕不由得捏紧了手里的手机,让她想起了她在医院时,宫沉抛下她离开的画面。

自从上一次温祥和钱慧茹去宫家大闹,林宛昕一看自己被宫沉质疑了,她便利用了这次公布温南枳身份的事情,把自己和宫沉的暧昧关系捅出去。

她就是要让温南枳被人嘲笑不如她。

她还特意花了钱找了水军,一边倒的骂她,然后算准了房东去她家的时间,吞了数量刚好的安眠药。

只要她留住宫沉,以温南枳胆子跟本就不敢独自一人出现在会场,

到时温南枳借酒会公布身份就是一个笑话,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宫沉在乎的人是她林宛昕。

原本计划很顺利,可是在医院的时候,偏偏电视上直播了这次酒会,画面刚好放到了温南枳一人走过红毯淡淡一笑的画面。

林宛昕当时就愣住了,就连宫沉都盯着电视定格了。

宫沉眼底变得复杂,随即便起身找了一个护工就毫无眷恋的离开了。

林宛昕到现在都记着自己当时虚弱恳求的样子,这一笔账她全部都记在温南枳身上!

她盯着此时电视上两人的照片,夺过遥控器就关了电视。

深呼吸,她带着笑,坐下享受被人服侍的感觉,眼中却多了一丝阴狠。

……

作为宫太太的温南枳,在外面被传得天翻地覆,奈何她的信息太少太少了,好像温家凭空出现了一个大小姐一样。

只有她自己明白,她从小都不受温家重视,所以大家眼里只有温允柔这个大小姐而已,这种同为女儿却被差别对待的滋味,只有她自己明白。

而在宫家,温南枳的身份也没有因为成为宫太太而改变,和女佣没有什么区别。

一周后,温南枳显得有点兴奋,自己整理了一个箱子,放了几套衣服,还把自己自制的樱花香水放进了箱子里。

昨天宫沉通知她,让她准备行李跟他一起去海岛。

一直到现在她都一直忍不住的兴奋,偷偷掏出了手机发送了消息给妈妈。

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她,她一直都固定每天发送消息给妈妈,有时候是照片,有时候是问候。

今天她不由得在自己说完的话后面加了两个感叹号,想传达给妈妈她有多高兴。

以前,一放假温允柔就会跟着钱慧茹去各个地方度假,而她却要打工存钱,因为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存够钱带妈妈离开温家。

说不羡慕是假的,尤其是温允柔度假回来后就会大声的将自己看到的事情在餐桌上说给温祥听。

比如海有多蓝,潜水的时候她看到了从来没见过的鱼。

还有她拍得各种各样的海边照片。

温南枳每每看到都会有种说不出的落差感,却又不敢在妈妈面前表现出来。

“南枳小姐,你准备好了吗。车子来了。”金望在门外敲了敲。

温南枳把房间收拾好后,拉着自己的箱子,戴上鸭舌帽走了出去。

金望看着她,噗嗤一笑,“南枳小姐,宮先生是去谈公事,但是你就当度假好了,你这鸭舌帽,长衣长裤,实在是太不美观了,去换身裙子出来,有没有草帽之类的?”

温南枳低头看了看自己,她只是不想被晒伤而已,没有想那么多。

“这是我唯一的帽子,很难看吗?”温南枳摘下黑色的鸭舌帽,是在国外街头买的,很便宜,但是质量很好。

“等一下。”忠叔突然拿着一个礼品袋子走了过来,“南枳小姐,这是我给你买的,去换身裙子,这样见人的确是太随意了。”

温南枳接过忠叔递过来的礼品袋,发现里面是一顶宽帽檐的编织帽,还配了一个黑色蕾丝的蝴蝶结。

她惊喜的看着忠叔,小心问道,“真的是给我的吗?”

忠叔点点头。

温南枳立即让金望等一下,然后回到房间,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她最喜欢的就是各式各样的红裙子,所以她找了一件很长的红裙换上。

裙子的长度刚好到她的脚踝,方领公主袖,是她觉得自己最隆重的一条红裙子,在国外只有节日的时候她才会这么穿。

换好衣服,她拿出了忠叔送的帽子,帽子编制的手工很好,蝴蝶结也不像是便宜的那种软趴趴不成型的,十分的英挺,垂下的蕾丝飘逸又有垂感。

温南枳拖着箱子再一次站在金望和忠叔面前时,两人都笑着点了点头。

金望直接道,“这还差不多。”

说完,金望拽着温南枳向门外走去。

温南枳拉开车门后,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两个人了,林宛昕和宫沉。

林宛昕眯着眼看了她一眼,从上到下扫了一圈,笑道,“南枳你今天真好看,看来是真的准备好要去度假了,不像我们还要陪着宮先生去谈正事,怕是去海边游个泳都难了。”

顿时,温南枳攥紧了裙摆。

宫沉看了温南枳一眼,目光微微晃动了一下。

林宛昕察觉到后,又道,“南枳,抱歉了,我刚才和宮先生谈事情才坐在这里的,我现在就下车。”

“不用。”宫沉转首,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温南枳为难的看着金望。

金望瞪着林宛昕,皮笑肉不笑,“没事,南枳小姐随我坐后面一辆车。”

“南枳,谢谢你了。”林宛昕刻意往宫沉身边靠了一点。

金望用力的关上门,咒骂一声,却又不敢在宫沉面前多言。

一路上温南枳都沉默不言,脸色却很难看。

林宛昕也跟着去吗?

不知道为何,温南枳觉得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很不舒服。

到了机场,他们直接上了私人飞机,然后降落在码头机场,剩下的路需要坐船。

金望在温南枳旁边低声解释道,“为了保护海岛的生态,所以不打算做直飞航线,选择了酒店快艇这种形式,正好也可以让游客体验海上刺激。”

刺激?

温南枳只觉得他们的快艇开得很慢,很平稳,没有一点刺激的感觉。

再看对面坐着的宫沉,从上船之后就闭目皱眉,浑身都跟着僵硬起来,身体贴着快艇里的座椅都没换过姿势。

似乎很排斥海。

林宛昕看着窗外,感叹道,“这一带真美。宮先生,我陪你到船舱外看看。”

金望忍不住道,“林秘书,什么都不清楚就不要乱说话,没看到宮先生在闭目养神吗?”

林宛昕笑意一僵,隐忍不快扫了金望一眼。

温南枳看着宫沉,想起了忠叔的话。

宫沉的妈妈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带着宫沉跳海自杀,他妈妈的尸体都没找到,一个从海底死里逃生的人怎么会喜欢在海上漂泊的感觉?

林宛昕说是深爱宫沉,却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甚至还在不停的靠近宫沉,嘴里自以为是的叨念着。

宫沉猛地睁开双眸,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仿佛从深海深处透出的幽暗和冰冷。

“别靠近我。”

冷漠无情的声调,回荡在船舱里。

温南枳似乎明白了为什么金望在上船的时候,将她拉坐在远离宫沉的地方。

就像忠叔说的,像宫沉这样的人再沉痛,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别人的悲悯。

他只会一个人直视恐惧的深渊,谁也靠不近。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3:0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