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温南枳宫沉)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武侠修真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温南枳宫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温南枳宫沉”,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看到心爱的琵琶被砸了,温南枳愣了三秒钟,整个人都吓蒙了一样温南枳不顾脚疼,立即站了起来,看着被宫沉扔在地上的琵琶,身体一软跪在了地上“我的琵琶!我的琵琶!”她失魂落魄念叨着,浑身颤抖着她抢过断裂的琵琶搂紧在怀中,一遍又一遍的组装着,手指扯着琴弦,可是怎么也恢复不了原样唯一剩下一根完好的琴弦也嘣得一声断了,划破温南枳的指尖,将她的手指缠绕,手指迅速充血,鲜血流得更快了 ……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温南枳宫沉

角色:温南枳宫沉

火爆新书《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由网络作者“温南枳宫沉”所编写的武侠修真小说。作者“温南枳宫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像宫沉这样的男人真的有感情吗?林宛昕回神后,怒视了温南枳一眼,甩下一句话,“别得意!”温南枳不是林宛昕,她根本就不希望公开自己和宫沉的关系,她只想和宫沉之间的一切都能快点结束。一场闹剧散去,温南枳双脚无力向房间走去,看到忠叔端着青古瓷盘走了出来,上面还堆放着她做的樱花糕。“忠叔,你……”“南枳小姐,…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第55章 项链 在线试读

温南枳看着宫沉离开,整个人还无法回神,尤其是在金望说这一切尽在宫沉掌握之中时。

她觉得所有人都是宫沉复仇路上的一颗棋子。

宫沉明明对林宛昕那么好,林宛昕不过是心急走错了一步而已,居然也被宫沉看出了端倪。

早上还深情款款的两个人,下午宫沉却让金望挡住了林宛昕的靠近。

像宫沉这样的男人真的有感情吗?

林宛昕回神后,怒视了温南枳一眼,甩下一句话,“别得意!”

温南枳不是林宛昕,她根本就不希望公开自己和宫沉的关系,她只想和宫沉之间的一切都能快点结束。

一场闹剧散去,温南枳双脚无力向房间走去,看到忠叔端着青古瓷盘走了出来,上面还堆放着她做的樱花糕。

“忠叔,你……”

“南枳小姐,你先去休息吧,这件事宮先生会有定夺的。”忠叔依旧是帮着宫沉的。

温南枳目送忠叔上了楼,根本就不知道楼上的人正在如何讨论着她。

……

忠叔敲了敲书房的门,听到宫沉应了一声才走进去。

金望还站在一旁汇报工作,看到忠叔手里的东西,笑嘻嘻的上前,“什么时候家里的厨师会做这么精致的糕点?”

“南枳小姐做的,金助理也尝尝。”忠叔将盘子放在了桌案上,还替宫沉倒了一杯茶,“手这么巧的,上一个就是宮先生母亲了,宮先生父亲坐在这里的时候,她就会倒一杯茶,做一些糕点。”

听闻,金望想拿糕点的手又缩了回去,看向了宫沉。

宫沉的脸色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缓和过来,阴沉沉的十分渗人。

宫沉靠着椅子,双手搭在扶手上,冷言道,“忠叔,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宮先生,你很聪明,不需要我说什么,你心里都懂。”忠叔恭敬的站在一旁。

金望替宫沉解释道,“忠叔,你误会宮先生了,其实林秘书如何为难南枳小姐的事情,宮先生都知道,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宮先生所以不点破的,今天林秘书应该知道宮先生的脾气了,以后肯定会收敛一些。”

“既然宮先生已经知道了,那便是放纵林秘书的作为,可若真的那么喜欢林秘书,就不应该让林秘书趟浑水,宮先生是做大事的人,却独独在南枳小姐这件事上特别计较,到底是因为仇恨才放纵林秘书欺负南枳小姐的?还是……”

忠叔低头,话已至此,再说明便没有意义了。

金望都明白了忠叔的意思,就是:到底因为喜欢林宛昕所以纵容?还是因为仇恨?又或者是因为温南枳本身?

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以金望的想法,撇开温南枳的身份,在林宛昕和温南枳之间做选择,他宁可选择温顺可人的温南枳。

宫沉蹙眉,抬手挥了挥,“忠叔,你下去吧。”

“是,点心很好吃,宮先生也尝尝。”忠叔指了指盘中的点心,轻声道,“绑架那件事,我是第一个见到周瑾先生的人,南枳小姐再怎么不聪明,也不会把人喊道宫家门口来引人注目的。”

说完,忠叔就退了出去。

金望咳了一声。

“金助理,趁我有耐心,有话快说。”宫沉越发不快,随手抽了一支烟出来,想用烟草来压下自己的不爽。

金望趁机把肖蓝给温南枳打火机的事情告诉了宫沉。

“宮先生,你要是真的想留下林秘书,也不能全然信任她,这件事我一定会弄清楚的,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现在她都敢这么欺负南枳小姐,万一她的真面目……”

宫沉看了金望一眼,金望便闭上了嘴。

“金助理,你去给温南枳准备一身衣服,明天跟我去会场。”

“好,我马上去给南枳小姐量身材。”

金望一喜,他知道明天酒会的重要性,立即转身走了出去。

宫沉看向金望的眼眸一冷,两指一用力直接把烟夹断了,烟灰落了一地。

“你去量?你打算怎么量?”

金望背脊突然直冒冷汗,他捏了把汗,他是哪句话说错了?

“拿……拿尺呀,难道用……手?”金望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你还想用手?”宫沉挑眉,“问我就行了。”

金望擦擦汗,心底发颤,早说呀,吓他干什么?

金望离开后,宫沉拿了一块盘子里的樱花糕,尝了一口后,脸一皱,“太甜。”

晚上忠叔去收盘子,看盘子都空了,眼睛都笑弯了。

……

金望下楼后直接去了温南枳的房间,温南枳正在发呆。

“南枳小姐,你身边有没有照片?我要用来发新闻稿,省得网上传你妹妹温允柔和宮先生有什么关系。”

温南枳回神,麻木的翻找自己的行李箱,只找到了在国外用的证件照。

金望接过照片,盯着照片上的长发女生,“南枳小姐,你是长发?”

“以前是,后来……剪了。”温南枳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南枳小姐,你长发好漂亮,头发乌黑,脸也生得小巧,剪了真可惜。”金望实事论事。

温南枳礼貌的笑了笑,又战战兢兢的问道,“真的没有办法不公开吗?”

金望笑了出来,“嘘,人家都巴不得和宮先生结婚,怎么到你这就吓得魂都没了?宮先生没那么可怕,他还让我给你准备礼服,明天陪他去参加酒会,是一个很重要的酒会,他带你去就是为了公布你的身份,你就踏实的做宫太太吧。”

温南枳再次听到宫太太三个字的时候,依旧没办法接受这种用自己身体和生意交换了头衔。

但是金望还是不负众望的第二天带着宫沉让他准备的衣服来了。

还多了一顶假发。

“南枳小姐,我还是觉得你长发很漂亮,所以擅作主张替你准备假发。”金望解释着。

温南枳知道自己已经避不开了,只能接受。

金望带来的人替温南枳上下都打扮了一下。

戴上假发后,温南枳照了照镜子,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自己。

或许是金望为了衬托她的肤色,所以特意选择了黑色的长裙,既修饰身材,又能衬出洁白无瑕的肌肤。

但是胸口却露出了点点红印,温南枳立即用手挡住。

金望咳了两声,“宮先生已经准备了可以遮挡的项链,你放心。”

温南枳听闻,脸色一片飞霞,露出的肌肤都变成了粉色。

金望从随身携带的保险箱里拿出了一条项链。

戴到温南枳的脖子上时,她觉得肩膀都要被压塌了。

从项链中间垂下的吊坠,线条柔美,形似一朵樱花,中间镶嵌了一颗硕大的粉钻。

就连金望都是小心翼翼的整理项链,“这是宮先生母亲的项链,宮先生年前拍卖回来的,南枳小姐,你小心一点。”

“什么?”温南枳僵硬着脖子,都不敢动一下。

为什么宫沉会把他妈妈的项链给她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5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