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杨初雪杨芸)_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完结版阅读

小说推荐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讲述主角杨初雪杨芸的甜蜜故事,作者“慕简”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贺云珞暗暗发誓她扭头看到同样惊异神色的杨芸,上前劝说道:“芸姐,雪姐姐大病初愈,你作为嫡妹,应当前去探望才是”杨芸咬着嘴唇,十分为难“可她有痨病啊……”她喃喃道贺云珞靠近了几分,拉住她的手,“虽然王府封锁了雪姐病重的消息,可你瞧着这王府几百来人,可都明里暗里看着呢,你若不去见见,怕是要被说道了”杨芸想了片刻,看着那两个小厮,咬牙点头道:“好吧,那妹妹且去歇息,新娘……

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慕简

角色:杨初雪杨芸

小说推荐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的作者是“慕简”。梗概:杨初雪装模作样地哭了几声,顺势擦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月光幽蓝的照着这方小小的院落,不用多少灯盏就足以使每个角落清晰明了地呈现在人的眼前。借着月色,宋延捷终于看到那纤弱聘婷的身影,正用双手捂着脸颊,哭得好不哀伤。他锐利如鹰般的眼,瞬间察觉到她遮掩下的异常…

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第12章 装重病施计划 在线试读

一听宋延捷说要去请太医来给她问诊,杨初雪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狡黠的神光闪过,她蹑手蹑脚地站到门前,略微压低了嗓音,做出一副沙哑之态,

“王爷,我现在浑身长红色的疙瘩,和小时候服侍我的一个婢女得过的病很像,呜呜呜呜……怕是治不好了……”

宋延捷略微皱着眉头,有些不耐冷声道,“闭门不出更容易耽误病情,你且先出来叫本王看看。”

这女人花招繁多,光凭一张嘴他是绝对不肯轻易相信的。眼见才能为实,不然他必定要怀疑这女人又是为了逃跑而找的借口。

冷风习习吹过,门吱呀一声,从房间内打开。

杨初雪装模作样地哭了几声,顺势擦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花。

月光幽蓝的照着这方小小的院落,不用多少灯盏就足以使每个角落清晰明了地呈现在人的眼前。

借着月色,宋延捷终于看到那纤弱聘婷的身影,正用双手捂着脸颊,哭得好不哀伤。他锐利如鹰般的眼,瞬间察觉到她遮掩下的异常。

嘶──他忍不住吸了口冷气,见那红色斑点星罗密布,都快要连成片了。

“王爷?”

杨初雪感觉周围一片寂静,抽抽搭搭地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看着面前的人。

她雪白肌肤上密布的红疙瘩赫然暴露在空气之中,伴随着皎洁的月光,看起来有如地狱出来的怪物。

好好一副面容,竟然搞成这个样子。

宋延捷被吓得咳嗽了两声,眉头快要拧的比麻花还扭曲,脚下不由自主地退了一小步。

杨初雪的眼中划过一分嘲弄,哭得更加哀伤,咬着嘴唇绝望地看着宋延捷,

“王爷,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法见人了……呜呜呜呜……”

他正要说些什么,忽然捕捉到了杨初雪还算明亮的眸子里透露着一股哀伤。刚到嘴边的话转了转,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你这是……不论是什么病也得看大夫,有我在你便不用害怕。”清俊的声音虽然说的温柔,但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一股疏离的冷意。

杨初雪装作一副看不懂他嫌弃的样子,反而傻兮兮地破涕为笑,像是抓救命稻草一般,向前两步就要去抓宋延捷的袖摆。

杨初雪因为对鸭梨过敏的厉害,身上密布的红疙瘩就快要包裹了她的全身。这哪是身上长了些痘,明明就是痘里长了个人。

这么一个“红豆人”朝自己扑来,任是谁都忍不住左右躲闪。

饶是宋延捷心狠手辣,也没有见过这样可怖的景象。他不由自主吞咽了口紧张的唾沫,足下疯狂躲避杨初雪欲意扑过来的熊抱。

见他被吓成这副样子,杨初雪暗暗觉得好笑,她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去捞宋延捷,还不忘再添把火候,

“王爷对雪儿实在是太好了。我家以前的那个婢女和我现在一样,浑身长满小包,时间久了还会变大流脓,最为重要的是会传染身边的人。”

她的速度飞快,趁宋延捷躲闪不及,飞身一扑死死抓住他没来得及顾暇的衣角,吸了吸鼻涕,傻呵呵地咧开嘴满脸幸福,

“王爷不嫌弃我,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呐!”

长胞,流脓……

宋延捷嫌弃地看着抓住他衣服的那双红肿成猪蹄的手臂,他冷峻得脸上表情精彩纷呈。

“王爷,你是来陪伴雪儿的吗?其实这病也没什么要紧的,不过就是痒了点,你肯来陪我受这样的苦,雪儿真的好开心啊!”

杨初雪说着说着,手上就不由自主地去抓痒,因为用的力气太大,皮肤上被挠的血痕一道一道的,已然没有一块儿完好的地方了。

那红红的疙瘩晶莹剔透,偶尔两个上面居然还有黄色的脓点,因为被抓挠过度的缘故,竟然疙瘩里面长疙瘩,样子奇丑无比。

宋延捷感觉嗓子眼里犯上一股恶心,触电般的猛然把袖子抽回。他瞬间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不干净了,挪了两步彻底退到院子中。

闻着周围阵阵的艾草味,他现在恨不得从来都没有踏进过这个院子,忍着恶心他咬牙切齿地问,

“你说的那个婢女,她得的病不会是天花吧?”

杨初雪跌在地上,抽抽嗒嗒地撇着嘴,望向宋延捷的眼神几近狂热,

“怎,怎么可能,要是天花我早死了,又怎么会被她传染了,以后活到现在呢!”

宋延捷感觉他脑子嗡嗡直响,眼前一黑,连气都喘不匀了,

“你是说你小时候被传染了以后,一直带着这怪病到现在?”

杨初雪被问的一愣,见他似乎真的上了套,心下一喜,眼珠一转计上心头,“这病时有时无的,不发作还好,一发作是肯定会传染人的。哝,王爷你看。”

她含着两包眼泪委委屈屈地撸起了袖子,露出一段已经挠得不成样子的小臂,上面的皮肤猩红一片,看起来好不骇人。

宋延捷不忍地将头侧过一边,闭了闭眼,他算是知道为什么这院子里一个婢女也无了。

他负手攥拳,声音略微颤抖,“此病无解?”

“无解。”杨初雪暗笑。

他的表情突然多了几分视死如归,“触之即染?”

果然,这厮是个怕死鬼。杨初雪得意的样子掩也掩不住,她将头凹来凹去,像个十足的老学究,

“非也,需得在我身旁多停留几日。所以为了王爷和王府上下人的安全,您还是把我送走吧。”

“你,你今晚先好好歇息着,明日我再请大夫来看你。”

宋延捷听到后立马忍不住了,他冷着一张脸强装若无其事的样子急吼吼甩下一句话,脚步飞快地奔出院子。临了还不小心在门槛外突出来的青石板上磕了一下。

“王爷,您慢点昂~小心脚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月色正明,杨初雪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抹去眼角因为狂笑而流出的眼泪,清亮的眸子微凉,一想到她即将逃出王府这个牢笼就兴奋不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