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宇洪承畴)重振大明_重振大明热门小说

《重振大明》,是作者大大“韭菜东南生”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朱宇洪承畴。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东家”迈进门,高文采弓着腰,恭恭敬敬的向少东家行礼少东家正在喝茶,冷冷扫他一眼,不说话刀疤脸冲上来,一脚揣在高文采的小肚子上,高文采猝不及防,直接被踹翻在地,滚出去了两三米,摔在了门槛处–如果要躲,高文采当然是能躲开的,但他不能躲,他现在叫谭川,不会武功,世代农民,因为在老家山东活不下去,所以跑到蓟州来投靠亲戚,不想亲戚家人去屋中,他没有地方去,就在亲戚家住了下来,直到山羊胡……

小说:重振大明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韭菜东南生

角色:朱宇洪承畴

小说《重振大明》是由“韭菜东南生”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朱慈烺冷冷扫了杜勋一眼。杜勋是一个绯袍太监,他个子不高,不胖不瘦,一脸忠厚,看起来极其老实,谁能想到,崇祯十七年,他会做出那般无耻的事情呢?朱慈烺不跟他废话:“先收拾信王府的寝宫,今晚我就要搬进去。”“啊。”杜勋有点吃惊,但还是点头:“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办…

重振大明

第四十七章 新官上任 在线试读

从乾清宫离开,朱慈烺急匆匆地返回端方殿,今日他就要离宫搬到信王府去住了,有很多东西要收拾,而信王府多年未住人,也需要找人修缮。

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太监杜勋的身上。

“奴婢叩见殿下。”

朱慈烺带着田守信李若链两人回到端方殿之时,杜勋已经在等候,远远看到朱慈烺,不等近前,就已经跪在地上恭迎了。

朱慈烺冷冷扫了杜勋一眼。

杜勋是一个绯袍太监,他个子不高,不胖不瘦,一脸忠厚,看起来极其老实,谁能想到,崇祯十七年,他会做出那般无耻的事情呢?

朱慈烺不跟他废话:“先收拾信王府的寝宫,今晚我就要搬进去。”

“啊。”杜勋有点吃惊,但还是点头:“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办。”

“别怕花钱,王府大门也要给本宫修的漂漂亮亮。”

“遵旨。”

杜勋爬起来,快步走了,不经意中,他眼神中流出喜色。

又有银子可赚了。

王府府门可不是一个小工程,他估摸着算了算,里面的抽头最少能有一千两,虽然想不明白太子殿下为什么要用自己,不过这种好事既然落在头上了,他就不会放过。

“奴婢李庆元叩见殿下。”

杜勋走后,田守信领来一名青袍太监,青袍太监的地位稍低一点,但却也是太监头,不经历一番磨练,没有一定的眼色和做事能力,也是当不上的。

青袍太监的身后,跟着两名挎刀锦衣卫和一名背着药箱的太医院的太医。

“田公公和你交代的事,你都记清楚了吗?”朱慈烺问。

“记清楚了,请江阴典史阎应元,陈明遇,冯厚敦三人进京任职,太医院的李太医随行为阎母治病。”

朱慈烺点头:“嗯,记着,一定要把他们三人都请来,来了,就是你功劳一件,如果搞砸了,你就不必回来了。”

“奴婢明白,如果坏了殿下的事,奴婢一定以死谢罪!”李庆元叩首在地。

“去吧。”

李庆元领着两名锦衣卫和李太医,急匆匆离去。

阎应元,字丽亨,北京通州人,明末抗清名将,和陈明遇,冯厚敦并称为抗清三公。1645年,率十万义民,面对二十万清军铁骑,两百门重炮,死守江阴八十一天,使清军连折三王十八将,死七万余人,史称江阴八十一日。城破之日,义民无一降者,幸存者仅老幼五十三口。阎应元被俘后坚决不向清廷贝勒下跪,被刺穿胫骨,“血涌沸而仆”,终英勇就义。

陈明遇,冯厚敦也都是为国殉难。

前世读史,读到江阴,朱慈烺总不免泪眼婆娑。

锦绣江南,却也有如此勇悍精忠之人。

如果大明的每一个城池都这样,建虏又何以能入主天下?

今世穿越而来,想到需要重用的人才,朱慈烺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阎应元。

一个小小的县城,他都能让清军损兵折将,如果给他一座要塞,必然会成为建虏的关山难渡!

阎应元是北京通州人,请他回京师任职,他一定是愿意的,唯一有点难处的是,阎母一直有病,恐难以远行,因此朱慈烺才会派一个太医随行。今冬十月的时候,建虏将会绕道蒙古寇边,从蓟州以下,方圆几百里的城池都会是建虏的攻击目标,到时,寻一战略要城,交给阎应元,配以精兵和精良火器–阎应元的江阴八十一日,一定会提前上演,但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城池不会破。

其实朱慈烺早就想把阎应元调到京师了,但以前他虽然身为皇太子,但却没有理由调人,如今他抚军京营,有了用人的权力,天下有名的刚烈忠勇之士,他都可以想方设法的调进京师来。

李庆元走后,朱慈烺叮嘱田守信,让他把端方殿的所有东西全部打包,尤其是那些书籍,要一本不落的送到新王府去,田守信有所犹豫:“殿下,今天就搬是不是有点太仓促?王府可还没有修缮好呢。”

“不管有没有修缮好,今天都必须搬!”朱慈烺毅然决然,没什么好商量,一堵皇宫的宫墙,隔绝了他和整个京师,让他整个晚上的时间全部浪费,很多事情想做而不能做,因此必须尽快搬,一天也不能耽搁。

“是。”虽然为难,但田守信还是答应了。

“李若链,你拿上我手令,先去京营,把我交代你的事处理一下。”朱慈烺看向李若链。

“是。”李若链带了一队锦衣卫,急匆匆离开。

“田守信,备马,咱们去兵部。”

朱慈烺先去兵部,他有两件事要交代陈新甲。

其实照礼制来说,作为太子的朱慈烺应该坐轿,不过他顾不了这么多,他要抓住每一个可以骑马的机会,以锻炼自己的骑马技术,在他的谋划中,骑马上阵,向敌人冲锋,是他不能逃避的宿命。

……

早朝之后,陈新甲回到兵部,坐在椅子里,回想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一幕幕,只觉得惊心动魄,直到现在自己的小心肝都还砰砰的跳个不停呢。从头到尾仔细的回忆了两遍,越发确定,自己投靠太子殿下这一着棋是走对了。太子如此聪慧,如此果敢,皇上几乎是言听计从,今后在朝堂上必然是一言九鼎,自己只要跟紧了太子,还怕保不住兵部尚书的位置吗?而一旦太子登基,说不定还可以更进一步,位极人臣,登阁拜相呢。

想明白这一点,陈新甲忍不住激动。

内阁首辅,那可是天下所有读书人的梦想啊。

“部堂,太子殿下来了。”一小吏跑进禀报。

陈新甲赶紧到阶前迎接。

“陈部堂,京营纷乱,需大力整顿,我想把孙应元那一支勇卫营调回来。”朱慈烺开门见山。

孙应元,明末名将,与周遇吉、黄得功同为勇卫营三猛将,崇祯十三年七月,率军大破罗汝才于湖广,混世王、小秦王皆降,崇祯十五年春,击贼于罗山,力战,孤军无援,遂阵殁。

在明末历史中,孙应元的名气没有周遇吉和黄得功大,但才能却在两人之上,一般说勇卫三将,都以孙应元为首,因此,朱慈烺一定要把孙应元拉回来,绝不能让他死在湖广,算算日期,孙应元阵亡的时间就在这一两月,因此时间非常紧迫。

陈新甲面露难色:“殿下,罗汝才还在湖广流窜,孙将军的勇卫营是湖广的定海神针,一旦撤回来,湖广恐怕就要乱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1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