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深宫)夏如卿秋桐_锦绣深宫全本阅读

《锦绣深宫》是由作者“夏如卿”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小喜子得了指示,三步并作两步去了御膳房守着御膳房的小太监们一见,立刻满脸堆笑围了上来“喜公公,夏贵人可是要传膳?”“不知道夏贵人今儿想吃些什么?”“喜公公快坐!”小喜子并不奇怪,宫里各处消息灵通,贵人得了宠爱,他们自然乐得巴结想着贵人嘱咐,得了势也不能胡乱耍威风,他忙客气道:“各位公公客气了!”说着,他把贵人的吩咐说了一遍,几个小太监立刻奉承道“好说好说……

小说:锦绣深宫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夏如卿

角色:夏如卿秋桐

热门网文大神“夏如卿”的新书《锦绣深宫》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大儿子也就是夏老爷的庶长子夏廷风,过了年就十八岁了,还未娶亲。他不喜读书,性情顽劣。时常和一帮街头混混在一起,舞刀弄枪的,夏老爷简直厌恶到了极点。小女儿是庶女,名叫夏采央,过了年九岁了,在家里没有任何存在感…

锦绣深宫

第51章 没有家了 在线试读

一旁的小桌子上,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唯唯诺诺地坐着。

她是个姨娘,还没资格和老爷夫人坐在一桌吃饭。

被夏老爷这么一问,她吓得说话都磕磕绊绊的。

“廷风他……”

温姨娘嫁入夏家近二十年,为夏老爷生了一儿一女。

大儿子也就是夏老爷的庶长子夏廷风,过了年就十八岁了,还未娶亲。

他不喜读书,性情顽劣。
时常和一帮街头混混在一起,舞刀弄枪的,夏老爷简直厌恶到了极点。

小女儿是庶女,名叫夏采央,过了年九岁了,在家里没有任何存在感。

想想夏如卿一个嫡长女都被虐待成那个样子,就知道她的日子过得怎样了。

“行了别说了,老爷我不想知道,那个逆子,最好死在外面!”

夏老爷骂骂咧咧,语气恶毒。

“吃饭吃饭!”

夏老爷终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老爷,魏风和如意还在呢!”姚氏不满地嗔道。

提起一对儿宝贝龙凤胎,夏老爷果然又喜欢起来。

“都是爹爹不好,看吓着爹的一双宝贝疙瘩了!过来,爹爹这儿有好吃的,来来,你也吃!”

夏老爷说着,一边抱过一双儿女,一边给姚氏夹菜。

整个家宴,除了夏老爷四口说说笑笑。

其余的,都默不作声。

夏靖风低垂着眼眸,眼睛里满是绝望。

温姨娘似乎已经习惯了,坐在小桌子边上,搂着女儿默默吃着饭,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家宴完了,就是一家人守岁吃饺子。

到了子时,外边儿下人挑了长长了鞭炮放着。

鞭炮声还没落下,夏靖风就离开了。

一家人?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要说家人,温姨娘和大哥夏廷风,二妹夏采央,也比他的‘后爹’父亲强百倍。

所以,这个家,他还留下来做什么呢?

……

回了院子,依旧是一片破败,姚氏压根儿没打算给他修院子吧。

夏靖风笑了笑,已经无所谓了。

时间一晃到了初五,年也过完了。

夏靖风长舒了口气:

终于可以离开了。

“什么,靖风,你要走?”

姚氏得了消息,第一时间冲了过来。

夏靖风已经打包好了自己的东西。

“夫人放心,除了这些书,其余的东西,我都不会带走!”

姚氏明显松了口气,心里一阵莫名的欣喜。

之前那个破院子,她已经叫人里里外外的搜过了。

那个精致的匣子没找到,那就说明,已经被带回府了。

如今……那些破书倒也罢了,那个装银子和首饰的匣子,谁也别想带走!

正想着,忽然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

“他要走,叫他走!既然翅膀硬了,就再也别回来!”

姚氏眼珠子一转,立刻迎了过去。

“老爷,靖风再怎么说也是咱夏家的二爷,流落在外,会叫人看笑话的!”

姚氏这话猛一听像是在劝,可实际上却是在火上浇油。

笑话早就看光了不是么。

果然,夏老爷更怒了。

“哼!笑话?老爷被人看的笑话还少吗?廷风那小兔崽子,已经夏家的脸都丢尽了!”

“如今,既然他也要走,谁也不许拦着!就当我没生这个儿子!”

姚氏心里暗喜,只是表面上还是一副担心的模样,拼命挤出了两滴泪。

“老爷您和一个孩子置什么气?都说我说错话了,靖风,快给你父亲赔个不是吧……”

“到底是夏家的孩子,怎么能老往外面跑?”

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老爷赶紧把夏靖风赶出去,最好断绝父子关系!

果然,在她的卖力搅合下,阴谋达成了。

夏靖风决意离开,夏老爷负气离去。

姚氏也懒得装了,得意地看了夏靖风一眼,扭着腰肢走了。

……

终于又回到了清净的小院子,夏靖风静了静心,便开始温书。

过了上元节杜先生就回来了,他得把书温好。

他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

而夏宅里,姚氏翻遍了夏靖风的东西,也没发现那个匣子。

姚氏气得吐血。

“小兔崽子,也敢和我耍花招!”

说完,叫过管家。

“晚上带一帮人去小院子里,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匣子带回来,这事儿办成了,本夫人重重有赏!”

“都听见了吗?”

“是,夫人!”

扎着一撮八字胡,贼眉鼠眼的管家得意笑着。

到了夜里,果然就有一群人叫嚣着上门。

为了掩盖身份,管家带来的人都用黑布蒙了脸。

书房里,付伙计慌张地跑了进来。

“少爷,不好了,外面有一群蒙面人在砸门!”

“什么?”夏靖风登时站了起来。

“出去看看!”

说完,在院子里随便捡了一根棍子拿在手里,就往大门口走去。

付伙计忙拉了他。

“少爷您这是做什么,他们人多,咱们加起来也不是对手,还是别去了!”

“我叫伙计们顶着大门,您从后门逃,快走!”

付伙计说着就往后面拉他,夏靖风忽然挣脱开。

瘦瘦的身形,被院子里浅浅的灯光拉得老长,他满眼坚定。

“付叔,我知道他们来做什么的,此事与你无关”

“你快回房去,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说完,拿着棍子就出去了。

任凭付伙计怎么劝都没用!

付伙计跺了跺脚,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急急地往后院去了。

前面,夏靖风已经来到了大门后面。

外面的人还在砸门,木头的门栓已经松动了不少,他们很快就要破门而入了。

夏靖风冷笑。

姚氏究竟要夺去多少东西,才肯善罢甘休。

他是夏家嫡少爷,他也曾被所有人捧在手心。

可如今,一切都被那个女人夺走了。

过了这个年,他十一了,如果连大姐给的院子都护不住,他谈什么顶门立户!

所以,这一次,哪怕是死!也不能退缩!

不过他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敢真的打死他的!

深吸了一口气,把那快要掉落的门栓拿开,他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果然,一群用黑布蒙着脸的人像疯子一样冲了进来。

夏靖风咬牙闭眼,一个闷棍下去,领头儿的那个贼管家就倒下去了。

其他人吓了一跳,纷纷愣在那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