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如卿秋桐《锦绣深宫》精彩小说_《锦绣深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锦绣深宫》是作者“夏如卿”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夏如卿秋桐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迷迷糊糊中,夏如卿被摇晃醒“主子快醒醒,不好了,咱们院里的秋红……她吊死了!”紫月急急地道夏如卿原本还迷糊着,一听这话,立马就醒了大半“什么?”听到‘死’这个字,夏如卿的大脑一片空白!“秋红,她不是咱们宫里的粗使宫女吗,怎么会……”夏如卿愣了片刻,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一凛,吩咐道“紫月你去,守着秋红的尸体!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快去!”“是……

小说:锦绣深宫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夏如卿

角色:夏如卿秋桐

你喜欢看小说推荐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夏如卿”的一本新书《锦绣深宫》。故事精彩截取如下:太医这是在告诉他,以后不能这么折腾吗?可是,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什么说什么,不做作的的女子。就只能看不能吃,他不甘心啊……太医笑答道:“皇上无需担忧,贵人兴许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喝没跟上”“臣开些补药,调养调养,以后多吃些好的,也就差不多了……”太医的内心:臣还没说什么呢,皇上您这是什么表情??“哦!…

锦绣深宫

第48章 着凉了 在线试读

他又看了一眼她的胸口。

心里暗戳戳地想:不知道再长几两肉,自己还能不能把持住。

偏偏她身体弱!

这个小妖精,真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

……

太医来的十分迅速,诊断过后,恭敬道。

“启禀皇上,这位贵人有些体弱,容易着凉,这才引起了高热,待微臣开个方子,吃几服药就好了!”

“体弱?”

赵君尧觉得有点儿扎心。

太医这是在告诉他,以后不能这么折腾吗?

可是,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什么说什么,不做作的的女子。

就只能看不能吃,他不甘心啊……

太医笑答道:

“皇上无需担忧,贵人兴许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喝没跟上”

“臣开些补药,调养调养,以后多吃些好的,也就差不多了……”

太医的内心:

臣还没说什么呢,皇上您这是什么表情??

“哦!”赵君尧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开方子去吧,药材就从昭宸宫出,不必去御药房领了!”

“是!”

太医心里顿时明白。

这位贵人,应该是极得宠了。

贵人份例里,许多珍贵药材是不能用的,但是,皇上吩咐在昭宸宫出,那就不一样了。

皇上,一国之君,有什么药材不能用?

当然没有!

并且,这样做,还不会有人知道。

可见,这位贵人是叫皇上放在心上的。

起码,他还没见过别的主子娘娘,有过这样的待遇。

……

夏如卿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面前是紫月,她手里还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

“紫月你怎么来了?”

她来的时候,紫月没跟来的。

“小柱子说您在昭宸宫病了,叫奴婢来伺候!”

“主子快把药喝了吧!刚刚熬好,还热着呢!”

夏如卿一脸迷茫。

“药?我病了吗?”

紫月无奈。

心说:主子您的身体,您心里真没点儿数吗?

夏如卿想了想,这才记起来,中午那会儿,自己似乎是晕过去了。

天啊,这副身子究竟受了多大的虐待,才会虚弱到这步田地!

呵呵,看来那个继母姚氏,真是没少作恶啊!

“主子快喝吧,听小柱子说,这药是在昭宸宫熬的,都是好药!”

夏如卿看了看那黑乎乎的药汁。

咬了咬牙,忍着心里的抵触,捏着鼻子就灌了下去。

“好苦啊!”

她的脸都要缩成一团。

紫月早就准备了一碟子糖腌的梅子,这会儿忙端过来。

“来点儿蜜饯!”

夏如卿忙塞了一颗,这才好了些。

喝完了药,她忽然想起了什么,问。

“现在什么时辰了?”

“酉时快过了”

“小柱子说,皇上去了御书房,怕是要亥时才回”

紫月替夏如卿掖了掖被子,又问。

“主子您饿不饿,膳房预备着几样粥,还有些您爱吃的小菜!”

“我想喝皮蛋瘦肉粥,再要一个红薯糯米粥,其他的不要了!”

风寒发热什么的,嘴里苦,什么都不想吃。

只是刚喝了药,熬得那么浓的药汁,怕是对胃不好,还是吃些东西垫一垫吧。

“哎……”

紫月应了一声,出去叫小柱子传话去了。

她一个外来的奴才,不能随意进出昭宸宫小厨房的。

过了一会儿,粥和菜都端上来了,够清淡,味儿也不错。

夏如卿没胃口,但还是逼着自己吃了一些,毕竟身体是自己的不是?

吃饱不想家,吃饱了身体好的快!

屋子里烧着地龙,暖烘烘的。

夏如卿裹着厚厚的被子,又睡了。

这紫宸殿,皇帝的寝宫,当真是比昭华阁舒服多了。

亥时,赵君尧处理完政务回来的时候,夏如卿已经睡得满身大汗。

御用的药果然不一样,才两个时辰就发汗退烧了。

赵君尧见她睡得大汗淋漓,皱着眉叫她。

“醒醒,穿着湿衣服睡又要着凉!”

夏如卿睡得正酣,因衣服都汗湿了,她有些发冷。

迷迷糊糊中,察觉到有人碰她,她就顺着热源,一直往赵君尧的怀里靠。

最后,她伸着胳膊,一把将这个‘热源’抱在了怀里。

心满意足地蹭了蹭,又睡了。

赵君尧愣了片刻,看着她的睡颜。

只觉得,心里最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羽毛扫了几下。

有种要融化的感觉。

这可是第一次!

赵君尧忽然有片刻的慌乱,心怦怦跳着。
不过幸好这小妖精睡了,没人看见。

帝王的面子算是保住了。

严肃的表情重新挂起来,他又是刀枪不入,无懈可击的帝王!

赵君尧拉开了她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连被子裹着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

泡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干净的棉布衣服,夏如卿整个人都清爽了。

睡了那么久,她这会儿也来了精神。

“皇上,您饿吗?”

“不饿!”

赵君尧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躺在榻上,手里拿着一本书随意翻着。

他喜好读书,有事没事手里都捧着书。

但夏如卿的目光,却落在他不经意露出来的,肌肉饱满线条利落的胸肌上。

赵君尧常年习武,所以,他长得并不像奶油书生。

肤色也不白,而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肤色。

若隐若现的块状胸肌,在温润的烛光下,散发出蜜汁一般的光泽。

夏如卿贪婪地看着,眼睛都不想眨。

养眼,真养眼,真的好想摸啊……

赵君尧一眼就洞穿了她的想法,他合上书,躺在床上,将她拉了过来。

“过来……”

“睡吧!”

熟悉的龙涎香扑鼻而来,光滑有弹性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夏如卿幸福地要冒泡泡。

老天爷啊我对不起你,其实你够意思的,我以后绝不再抱怨你!

“嗯!”

夏如卿美滋滋地闭上了眼,不多时,呼吸就均匀了。

……

李盛安守在外头,心里挺纠结的。

按说,夏贵人身体有恙,是不能侍奉圣驾的,这不合规矩。

可是……

跟皇上讲规矩?他还没这个胆子。

小柱子见他愁眉苦脸的,就凑上来问:“师父,您怎么了?”

“去去去,一边儿去!”李盛安不耐烦。

“哦!”小柱子要走。

李盛安又将他喊了回来。

“师父?”

“昭宸宫的事,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听明白了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