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如卿秋桐)锦绣深宫精彩小说_夏如卿秋桐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小说《锦绣深宫》,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如卿秋桐,作者“夏如卿”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赵君尧看了看围得密密麻麻的人群,内心有点儿纠结去?他不喜人碰他不去?!看她那一脸又期待又可怜兮兮的模样“爷……要不咱不去了吧!”夏如卿终于回过神来,拉了他的袖子道该死该死,真是一兴奋就啥也不管不顾了,竟没顾及皇上的感受他素来喜静,怎么忍得了这样嘈杂的人群八成人家这辈子,还没被人挤过呢!她不过一个小小的贵人,哪里来的脸面,叫皇上替她遭这样的罪!正想着,……

小说:锦绣深宫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夏如卿

角色:夏如卿秋桐

热门新书《锦绣深宫》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夏如卿”所著的小说推荐小说。文章简述:这么一想,夏如卿更心虚了。说到最后,被赵君尧的表情一吓,她立刻闭嘴不敢说了。赵君尧的脸色更黑了。“朕还不至于穷到,让你糊个灯笼还要拿些碎布拼拼凑凑!”说完,直接吩咐…

锦绣深宫

第54章 上元节 在线试读

夏如卿不禁愣了。

“皇……皇上……这……这是用剩下的,不是整匹的”

坏了坏了,皇上一定是嫌她太奢侈了,他平时最重节俭,不喜铺张。

这些绸缎虽然不是整匹的,可大多数,都是半匹或者小半匹。

做不了大衣赏,做些别的也能用的。

这么一想,夏如卿更心虚了。

说到最后,被赵君尧的表情一吓,她立刻闭嘴不敢说了。

赵君尧的脸色更黑了。

“朕还不至于穷到,让你糊个灯笼还要拿些碎布拼拼凑凑!”

说完,直接吩咐。

“李盛安,去内务府拿些上好的灯笼布,各色的都拿来一些,免得她什么东西都稀罕!”

“是!”

李盛安应了一声,打发人走了。

夏如卿:“啊……??”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皇上是嫌她太小家子气了?让他丢了面子?

也是,男人么,谁会喜欢自己的女人磕磕碜碜的,一点儿眼界都没有!

皇帝更是如此,自尊心强得要命!这么一想,夏如卿更头大了。

不多时,李盛安的徒弟小柱子,就从内务府拿来了各色的灯笼布。

这种布是特制的,半透明,也硬朗,又耐热,遇火也不会被烧糊。

因为上元节,每个宫里都需要灯笼,内务府的工匠们也是日夜赶制。

只是……

夏如卿看着十几匹灯笼布,目瞪口呆。

内心哀嚎:她不过是想做几个灯笼玩玩而已啊!

哪里用得着这么奢侈。

“皇上……这个……有点儿多了!”

“而且,灯笼布只能做灯笼,又不能做别的,扔了怪可惜……”

夏如卿小心翼翼地赔笑。

心说,您还是收回去吧!我拼拼凑凑就挺好。

赵君尧又道:“你若想做别的,朕再叫人拿些其他的过来……”

说完,又要吩咐李盛安。

夏如卿连忙上前阻止。

“不……不用了,皇上,这就够了!”

绝对够啊,够她做一火车灯笼了都!

你说糊一个灯笼能用多大一片儿布?

“真的不用了?”

“真的不用了!”

赵君尧满意地点了点头。

夏如卿这才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赵君尧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送走了皇上,夏如卿瘫坐在炕上,拿着帕子擦了擦汗。

真难伺候,可算是送走了这位大爷。

……

椒房殿里

皇后正在抄佛经,玉兰进来道。

“娘娘,皇上回昭宸宫了,没在昭华阁留宿!”

皇后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写字。

唯一不同的,是笔画比之前的顺畅了不少,写出来的字,更具风韵。

写完最后一页,皇后放下了笔,拿起这张纸。

“就这一页,本宫最满意!”

玉兰端过铜盆来伺候皇后洗手,笑道。

“娘娘每日抄经这么辛苦,太后娘娘知道了,一定喜欢!”

皇后闻言一笑。

“太后喜不喜欢,本宫不知道,但皇上知道了,一定喜欢!”

太后是她的婆婆,再不喜欢,也得巴结。

但,能叫她花这么大气力的,只有皇上!

皇上,才是她夫君,才是她唯一的希望!

“明儿是上元节,十五的日子,叫宫里都好好预备着,不许出差错!”

玉兰又笑了。

“娘娘您就放心吧!奴婢都盯着呢!”

“嗯!”

……

第二日,上元节。

热闹的是晚上,白天没什么活动,所以,夏如卿就睡了个大懒觉。

起来的时候,都中午了。

小喜子提了午膳回来,高兴地道。

“今儿小魏子多给了两碗汤圆,说是叫奴才和紫月姐姐也尝尝!”

夏如卿一听说有汤圆,就很高兴。

“都有什么馅儿的?”

“甜的有芝麻的,花生的,果脯的,咸的有虾仁的,鲜肉的,还有鱼肉的!”

“奴才不知道主子喜欢什么,就每样都要了几个!”

说完,紫月那边打开食盒,就开始摆膳了。

夏如卿有点儿吃惊,她头一次听说,汤圆还有咸的。

“我就……每样都吃一个吧!”

“哎!”

紫月掀开瓷盅的盖子,里头白色透明的汤里,飘着各种颜色内馅的,白白圆圆,胖乎乎的汤圆。

“比我小时候吃的都大啊!”

“汤圆皮都是半透明,一看就是皮薄馅儿多!”

说话间,一股糯米的香甜味飘了出来。

紫月拿了小汤勺,每样颜色的馅儿都挑了一个,装在小碗里,又舀了些汤淋上。

“主子您尝尝!”

夏如卿挑了一个果脯的,吹凉后咬了一口。

“原来里面是个酸甜味儿的腌梅子”

糯米皮软糯,梅子酸酸甜甜,连核儿都没有,一口下去,满口又是香又是酸甜!

夏如卿吃得眉开眼笑,果然不愧是宫里的。

这比二十一世纪,超市里卖的速冻包装的,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你们也尝尝!”

紫月笑说:“小魏子给的多,您多吃点再赏我们也不迟!”

夏如卿想了想,也就没再让。

反正还多着呢,估计她们三个也吃不完。

若是那些不得宠的,主子尚且没处要呢,何况是奴才!

这就是昭华阁的体面了。

……

到了下午,夏如卿正要午睡。

小柱子忽然偷偷摸摸来了。

“贵人,皇上叫奴才来接您!”

夏如卿听了满脸诧异。

“这个时候??”

晚上还有上元节宴,她就算有十个胆子,晚上也不敢和皇上一起出现啊。

且不说不合规矩。

就单说,宫里的其他小老婆们,估计能咬死她!

所以,夏如卿的内心,是拒绝的。

小柱子可等不了,又催促道。

“贵人可赶紧着吧,皇上还等着呢!”

“等着?”夏如卿一时懵了。

“可有说要做什么?怎么这么急?!”

小柱子摸了摸脑袋,也不敢真说什么,只含含糊糊道。

“贵人去了便知道了!”

夏如卿也不好多问了。

当下,紫月也不敢耽搁,伺候主子重新洗了脸,紧赶着送了出门。

昭华阁偏僻,小柱子又只是一个小太监。

宫里来来往往的,倒也没人注意。

夏如卿没有走宫道,而是带着小柱子从御花园,一路从北穿到南。

绕过了东门,也就到了昭宸宫的后角门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