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林江墨)洗冤录:法医娘子全文在线阅读_(卫林江墨)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小说《洗冤录:法医娘子》,讲述主角卫林江墨的甜蜜故事,作者“卫林”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还有什么,快说!别想耍花样!”凌昊天双目一瞪,抡起拳头就要砸过去,对于这种人,只有以暴制暴“我说我说!我以为见过他几次,每次都穿着一件白衣服,长得很斯文,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男子双手赶紧抱着脑袋,将隐瞒的话一股脑全说了出来听完这翻话,卫林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江墨,江墨是最近才来的京城,也只有他才最爱穿白衣服但是,在她受百姓攻击,用命保护她的江墨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她不信!卫林转身冲回了大……

小说:洗冤录:法医娘子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卫林

角色:卫林江墨

作者是“卫林”的热门新书《洗冤录:法医娘子》火爆上线,是一本小说推荐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颜露看了看四周乱糟糟的一片,有些无奈,“我那楼上也没有什么重要的物什,卫公子自己去找可好?”“如此,我便上去找找。”卫林咬了咬唇,故作难色,“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落在了姑娘这,找不到也是我的命了。”“竟是如此重要的东西,卫公子还是快些去找吧!”颜露诧异,随即引卫林上楼。卫林上了楼上,轻轻关上了门,拉…

洗冤录:法医娘子

第26章 谎言 在线试读

卫林离开大理寺后,直奔礼部尚书颜宜海家,出来后,卫林清冷的笑容勾起如释重负的笑容。
竟然是这样!
离开礼部尚书家里后,卫林再次到了弥月坊。
此时,已经过了午时,弥月坊原本该早已关门,只是今日上午店里的物件被心瑶郡主打砸了不少,所以现在还开着门在打扫。
看到卫林颜露有些诧异,“卫公子?你可是有什么事?”
卫林心下冷笑,面上却不显,“方才走的着急,有些东西落在了姑娘这里,不知可否麻烦姑娘替我找一下?”
颜露了然,却是有些歉意,“很抱歉卫公子,我现在有些走不开。”颜露看了看四周乱糟糟的一片,有些无奈,“我那楼上也没有什么重要的物什,卫公子自己去找可好?”
“如此,我便上去找找。”卫林咬了咬唇,故作难色,“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落在了姑娘这,找不到也是我的命了。”
“竟是如此重要的东西,卫公子还是快些去找吧!”颜露诧异,随即引卫林上楼。
卫林上了楼上,轻轻关上了门,拉开了与颜露房间隔着的木门,环顾四周,如果事情和颜露有关,这里一定会有东西!
弥月坊的二楼是个大房间,在大房间里又用木门隔开,分割成两个房间,颜露就住在里面的小房间,这是上午她无意中发现的。
颜露的房间布置得很雅致,房中还点着熏香,挂着藕粉色的纱帘与珠帘,珠帘后是一张大大的床,床上的被褥整理得井井有条,被褥上还放着半副没绣完的手帕,手帕上绣的竟是翠竹。
卫林心下了然,江墨第一次来弥月坊,穿的就是带有墨竹的白袍,看来颜露也是个有心之人。
卫林小心翼翼地在房中翻找,找过床头床底,衣柜箱子,里里外外全找了一次,却没有都没有发现,越是这样,心里越是疑惑,难道又是她弄错了方向,只是若是坦坦荡荡,她为什么要说谎,尚书府明明只有她一个女眷,尚书夫人已经过世,府中根本没有姨娘,她为什么要撒这样的慌?
刚才她从颜府的下人口中得知,颜露自从半年前与礼部尚书吵过一次架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尚书府,这里就相当于颜露的另一个家。
更奇怪的是,据尚书府的下人口中得知,颜露从小就得过一种怪病,怪病每三年发作一次,每次发作全身都会长出瘆人的红斑,严重的时候还会溃烂流脓,痛苦不堪,颜尚书请过很多名医给颜露诊治,却不得法。
然而她现在看到的颜露,却是个娇弱的绝色美人,脸上看不出任何怪病痕迹,难道颜露的病已经治好了吗?
卫林脑子有些乱,重重坐在颜露的床上,坐下后,眉头皱了起来,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伸手用力地拍了几下,身下的床板传来几声“咚咚”的闷声。
竟然是空的!
卫林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在床上细细摸索起来。
忽然看到床角的一条细缝里有细微的反光,拉出来一看,是个小小的挂钩,挂钩的末端连着一根细细的线,轻轻一拉,床的中间竟然陷了下去。
果然是有隔层。
卫林将床上的被褥推开,床上的隔层完全呈现在眼前。
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眼前密密麻麻摆满了细细长长的刀子,这些刀子和现代的手术刀十分相似,只是数量多出很多,同样也薄很多,当了一辈子的法医,这样的工具她还是第一次见,还有一些整齐排列的银针,这些银针与平时所见的银针有很大的区别,比一般的银针要长得多,足足是一般银针的两到三倍。
旁边还有两个黑色的盒子,看到这两个盒子卫林皱起了脸,眼神冷厉,这两个盒子不正和上次在城外树林发现的那个黑色盒子一样吗?难道这也是巧合?
看了眼房门口,卫林快速打看了黑盒子,只见盒子里放满了瓶瓶罐罐,大大小小,足有两盒之多。
这些瓶瓶罐罐有什么用处?
卫林拿起其中一个瓶子,打开了盖子,瓶子里是一些红色的细粉末,倒出一点放在鼻底闻了闻,忽然猛地睁大了眼睛,这个气味···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很细微。
卫林一惊,快速从怀中拿出一条手帕,将瓶子里的粉末倒了些许在手帕上,迅速整理好床铺转身向外走。
走到木门时,脚下忽然一软,头越来越沉,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不好!是那罐熏香!
昏过去之时,眼前迷迷糊糊出现一双白色的缎靴,那靴的主人对着卫林的脸伸出了一双细白的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4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