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诚沐在晴天(凡人漫漫修仙路)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凡人漫漫修仙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凡人漫漫修仙路》是由作者“沐在晴天”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梁诚沐在晴天,其中内容简介:如今中午没了休息时间,梁诚只能晚上请教老余头,刚开始也是累得够呛,主要是手发软发酸,算盘自然是练习不了,过了十来天才算是完全缓过劲来虽然陆九依旧没有教他们所谓的边军刀法,但吊在刀上的砖头,由原先的一块也加到了五块,不过还好,陆九给他们的手臂上抹药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凉飕飕的,只要抹上手臂的酸痛就得以缓解,这些天下来也能感觉到手臂有些发紧后来陆九才告诉他们,是强健筋骨的外用药,只不过是外物……

小说:凡人漫漫修仙路

作者:沐在晴天

角色:梁诚沐在晴天

经典热门小说《凡人漫漫修仙路》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沐在晴天”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那个原先挂数记账的老刘头,李彪原本打算留着,毕竟肚子里有点墨水的只要稍微有关系门路也不用来码头混饭吃,只不过那老刘头上了年纪嗜酒,前些天回家一坛酒下去,就再也没醒过来。而这些都是那个叫张阿蛋坐一旁的憨厚汉子告诉梁诚的。“跟着咱彪爷干帮里的活,卖力气就完事,钱一文不少。”“那老刘头死了也好,以前那老家…

凡人漫漫修仙路

第4章 认不全的引气诀 免费在线阅读

他们吃饭所在地方是离码头不远的一处江边民宅小院里,帮做饭的是一对余姓老夫妇还有这家人。

除了早上自己来,每天到饭点的时候,便会有人来喊,吃饭时间多久并不固定,得看活来,若是第二天没活晚上喝醉都可以。

在吃饭的时候,梁诚才知道,李彪这伙三十来号人大多是新来的,李彪虽然是工头,但李彪还有一个身份便是青山帮的小头目,这几天才来码头接管忙活招人的事情,今后他们这帮人是专门给青山帮装货下货的人。

梁诚听过说书,也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手下得安排自己人,原先的那些人,李彪只留些老实能吃苦的,其余看不上眼的都给撵走。

那个原先挂数记账的老刘头,李彪原本打算留着,毕竟肚子里有点墨水的只要稍微有关系门路也不用来码头混饭吃,只不过那老刘头上了年纪嗜酒,前些天回家一坛酒下去,就再也没醒过来。

而这些都是那个叫张阿蛋坐一旁的憨厚汉子告诉梁诚的。

“跟着咱彪爷干帮里的活,卖力气就完事,钱一文不少。”

“那老刘头死了也好,以前那老家伙整天酒醉迷迷瞪瞪的,仗着是原来东家的亲戚,算账的时候,有些人不是算多就是算少,反正没一次算对。”

“梁兄弟,别不好意思,这饭敞开了吃,管够,不够就让老余头下面,咱们虽然是码头上干活的,但今后吃的就是青山帮的饭。”

梁诚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大家伙也都这般吃,他也不用跟着假客气,刚进院子看到那用大桶装的米饭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他也就是在地主家儿子成亲时在门外帮小妹抢喜糖的时候远远见过这种场面。

既然是帮青山帮干活,梁诚就觉得没有什么可奇怪的,青山镇有两大江湖帮会,一个是黑鲨帮,一个便是青山帮。

比起黑鲨帮的一帮泼皮无赖,青山帮的身后便是财大气粗的青山商会,两个帮会的实力相当,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他如今也算是吃青山帮的饭,但他只想好好攒钱。

梁诚已经是三大碗米饭下肚,在家就算是逢年过节也没能敞开肚皮吃上饱饭,虽然面前一大木盆的菜也是青菜没有肉,但却是有油水。

毕竟干体力活若是吃到肚子里没有油水,哪来的力气使唤,而且只要有累活重活便有肉吃,这倒是便宜他。

白米饭吃撑的感觉真好,梁诚打着饱嗝往所住的小棚子里走,长这么大他也是头一回敞开肚皮吃上饱饭。

看着夜空中漫天璀璨的繁星,大哥脚程快,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家,晚上父母还有小妹也能吃上大肥肉,饭后还能吃上一颗甜甜的糖果,那根漂亮的红飘带小妹一定会很开心,母亲晚上终于也能睡个好觉。

更为让梁诚感到高兴的是,他拍了拍胸口之处的沉甸甸,明天不但能给母亲再买些好药,也能给小妹买些调理身子的药。

梁诚相信,今后不但他能吃上饱饭,家里也一定能,将来一家人也一定能过上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回到小棚子,梁诚吹燃火折子点上油灯,这水火油灯要比家里昏暗熏眼的松油灯要亮堂得多。

梁诚打开包裹拿起床头那本厚厚的游方杂记翻看起来,也不知道那卖旧书的老头是从哪收来的。

当时怕那卖旧书老头反悔,给了钱便挑了这本最大最厚的旧书,拿起包着就走也没细看,书皮之上有不少的泥水印子,像是掉入过泥水坑或者保管不当,用力一拍满是灰尘扬起。

这是一本手抄书,里边的字工整漂亮,他写的字自然是没法比,很多书页因为沾了一些泥水的缘故都粘在一起,不过不算明显,恐怕很久没人翻阅过。

卖旧书的老头虽然说自己不是卖草纸的,但这本书里的纸张如今跟草纸也差不多,不过那些卖旧书的去收旧书的时候都是论斤买,梁诚无奈只能一页一页先把这本书粘合的书页给小心分开。

好不容易把粘着的书页全都分开,小半个时辰已是过去,虽然这本书的模样有点不堪入目,不过好在里边的字少有模糊难辨,他反正是拿来认字也不算亏,二十文钱能买到这么大这么厚的旧书就已不错,他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好歹也是一本书。

书里除开那些模糊难辨的字,虽然有很多字梁诚不认识,但连猜带蒙浏览倒也能看得出书中所写的大概内容,里边记录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见闻。

修真者?

凡人需要有灵根,还得有修真机缘拜入仙门或是得到修士指点,才有可能成为修真者,然则凡人有灵根者,万中无一。

当梁诚看到最后一篇有关修真者的介绍,不由得有些疑惑,灵根他倒是知道,或许就如同是不是读书的料一样,出家人不是也讲个慧根吗?

修真者能移山倒海,飞天遁地,可以长生不老,不就是所谓的神仙吗?

对于神仙梁诚自然也向往,小时候夏天的晚上吃过饭后或者捧着饭碗,他特别喜欢去到村口老榕树下听村里老人们说那些神仙的故事。

长大一些,听得多了梁诚除了觉得有些老掉牙骗小孩,却也发觉,那些故事里所谓的神仙就如同家里贴的神仙年画牌位一般,都是高高在上。

而那些能成为所谓神仙的,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或者厉害的出身,就是天上星宿下凡轮回重修或者犯天条被处罚贬入凡间,反正与他们这些普通凡人更是与他们穷苦百姓没半文钱的关系。

就如同那些说书人讲的大侠故事一样,哪个大侠不是什么名门之后或者身世显赫,要不然就是有厉害的背景,再不济也是吃喝不愁,好像不用干活也有使不完的银子。

这本游方杂记整本书粗略浏览下来,梁诚除了觉得那所谓凡人能成为神仙一般的修真者有点意思,其他的也就那样。

书里那些神话故事与传说,有的梁诚也听说过,但唯独没听说过这修真者,不过梁诚也只是觉得新鲜并没往心里去,而且书名已经写得明明白白,这是一本游方杂记。

书中关于修真者的这篇除了一些不认识的字,给人的感觉也是含糊其辞,或许写这本书的人也不知道所谓的修真者是什么,道听途说的故事而后记录下来。

或许过于荒谬而且又厚又大才没有大量出书,而他也是第一次在旧书摊上见到,虽然他买不起旧书,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如果有机会便在一旁看,就如同在酒楼饭馆外边闻味一样,被撵他走便是。

如果他有那所谓万中无一的灵根,也能成为修真者,那他也要做那神仙,长生不老吃喝不愁,不吃也饿不死,点石成金就有花不完的银子,还能给父母与小妹治病。

在这本书的最后一页还有一篇名为引气诀的功法口诀,说是修真功法,然而书中却是提醒无从考究真假。

不过书中也说,这引气诀虽比不得那些已知的武林上乘功法,但若是练习也有着内外兼修的功效,再不济也能打熬筋骨强身健体。

这最后一页所写的引气诀倒让梁诚觉得不错,算是意外的收获,就算所写的引气诀如同街边地摊般的武功秘籍,他练练也没什么损失。

若是真的能内外兼修,即便做不了武林高手也能防身,不是说了吗,再不济还能打熬筋骨强身健体。

如果他如同原先那样连饭都吃不饱,梁诚恐怕也没那个功夫与念头去想着学武,打熬筋骨强身健体什么的,起早贪黑下地里刨食才是正经,穷文富武也不是没有道理。

虽然他穷更不富,但如今他能敞开肚皮吃上饱饭,不管刮风下雨每月还有两百文工钱可以拿,一半攒着,一半给家里补贴家用,还能在码头卖凉席草鞋赚钱,那他还愁什么?

文他学识文断字,武他学强身健体,他不敢说将来能文武双全,但若是有机会他也不介意换份更赚钱的活计,对于林山还有李彪的恩情他依旧铭记在心。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如今夜色不早,他明天还得早起干活把钱给大哥,梁诚将这本又厚又大的游方杂记真的拿来当枕头,拍了拍怀里的钱,然后吹灯睡觉。

天刚蒙蒙亮,公鸡打第一次鸣的时候,梁诚便如同往常一样醒来,点灯看了一会书中的引气诀,虽然引气诀通篇下来也就一百多字,但很多字不认识,恐怕就算认识也是晦涩难懂。

梁诚倒也不急着练,这练武或许也如同种庄稼一般也得有个过程,不可能一下就会有收获,他得先把不认识的字给弄懂了。

不过梁诚可不打算抱着一本又厚又大的书,到处去问人,先把引气诀里一些不认识的字拿张纸依葫芦画瓢抄写下来,然后找机会再去请教别人。

一百来字的引气诀,他有六十二个字不认识,也就是大半以上不认识,对于功法来说,有一个字不认识,那他也练不了,用了两张纸才算是写完,每张三十一个字,他先认功法的前半段,然后再认后半段,全认识了再练习。

将两张纸揣在怀里,看了看天色,已快蒙蒙亮,梁诚便往昨天那户人家而去。

院子里的长桌上,大箩筐里的白面馒头高高堆着,大桶的粥热气腾腾,还有大盆的酸辣咸菜看着就开胃,梁诚看得是直咽口水,只不过他是第一个来,这让梁诚有点不好意思。

“是梁小哥吧。”

一个老头端着一屉热气腾腾的馒头走了出来,看到进到院子里的梁诚,热情打着招呼。

梁诚赶忙说道:“余大伯,有什么要帮的吗,我可以搭把手。”

“嗨,忙得过来,不劳烦梁小哥,我这做馒头的手艺那可不错,当初也开过小馆子当过掌柜,梁小哥随便吃拿不用客气。”

梁诚笑了笑,拿来碗筷也就不客气,反正是青山帮管的吃。

梁诚大口吃着香喷喷的白面馒头,大口喝粥,大筷夹着酸辣咸菜,若是在家这早点也就逢年过节农忙的时候才有,不过没有管够的白面馒头。

就在梁诚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老余头笑呵呵拿来两个煮鸡蛋,放在梁诚的桌旁。

梁诚看着桌上的两个煮鸡蛋,有些不明白看向老余头。

“梁小哥,昨天不知道你是彪爷手下的伙计多有怠慢,若是梁小哥喜欢喝酒,今后吃正饭的时候,一壶上好的老酒与可口的下酒菜给小哥伺候着。”

梁诚看着这两个煮鸡蛋,又看着老余头笑呵呵老脸上的期盼,随即便明白过来,但却是不由得暗自苦笑,以前他想着该如何去打点别人找活计,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被人给打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4:57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