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依旧咸鱼(骑士日落)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骑士日落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骑士日落》,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亚瑟依旧咸鱼,也是实力派作者“依旧咸鱼”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做到一心二用的第一步是要将自己的精神体打上印记,有了印记就不用展开神识感知元素印记其实也是元素,比如我要使用光系魔法,那么我至少需要在精神体内留下三个光元素,释放精神力时使用这三个光元素,那么我释放出的所有精神力就会有吸引光元素的特质,其它系别的魔法也是同一原理光是打上印记还不够,我还要熟悉如何在不将感观传回精神体的情况下,释放与收回精神力,实现这一步需要灵肉结合,让自己的肉身意识到体内存在的……

小说:骑士日落

作者:依旧咸鱼

角色:亚瑟依旧咸鱼

经典小说《骑士日落》是网络作者“依旧咸鱼”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根据市区所搜集的资料,有一些村庄已经沦陷了,还有一些村庄处于失联状态,没有被确认状况。我挨个进行调查,发现占领村庄的不过是些普通强盗,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全部歼灭。在调查的过程中,我意外与同村的长辈或者朋友相逢,重逢之时,我们久久相拥,却沉默无言,只有泪水夺眶而出。得知他们大多都还活着,只是迫于强…

骑士日落

第10章 返乡 免费在线阅读

获得队长之位后,我选择鲍斯作为我的队员。鲍斯得知这个消息时,身体都激动的止不住颤。从骑士圣殿那里领完兵符,我就带着鲍斯出发了,因为鲍斯还不会制造风翼,我只好抱着这家伙飞了一路。终于飞到朴茨茅斯的圣约翰市区,我找到军部,将兵符出示给朴茨茅斯的军部负责人,从他的手上领了几十个士兵,接着我又率队马不停蹄地赶往边境。根据市区所搜集的资料,有一些村庄已经沦陷了,还有一些村庄处于失联状态,没有被确认状况。我挨个进行调查,发现占领村庄的不过是些普通强盗,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全部歼灭。在调查的过程中,我意外与同村的长辈或者朋友相逢,重逢之时,我们久久相拥,却沉默无言,只有泪水夺眶而出。得知他们大多都还活着,只是迫于强盗活动而无法安生。我就发誓,一定要将这些匪徒彻底剿灭。

我的村庄在王国的最边缘,所以等我去收复它时,已经是在我回到这里一个月之后的事了。我们人去楼空,那些强盗肯定都早早听到风声撤走了,本以为可以手刃仇人的我此时失望至极。但失望之余,该做的事还得做。我将我的士兵都聚在了这里,除了在市区领到的几十个士兵之外,我又借调了一些民兵,集中在王国最边缘进行戍守,统一训练。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加强边防力量,防止敌人趁虚而入。我预估这些强盗短期内是不会再回来了,即使有谁在预谋什么,他的时机应该也还没有成熟,不然就不会让这些强盗草草撤退。我紧抓训练,同时指导鲍斯修练魔法,增强他的战斗力。训练从清晨开始,傍晚结束。每回训练,都是遍地哀声。我看着士兵们累瘫在地上的模样,心有不忍,可战争不是儿戏,只有令人痛苦的训练,才是有意义的训练。到时候战场上狼烟四起,我们之中,谁是豪杰,谁是英雄?好男儿何处立坟,何处埋骨?

都说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可是否痛苦的日子就一定漫长?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新年悄悄到来。我把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通通抓来,以此庆祝。新年过后,我决定主动向四周探索,在不侵犯到海拉边境的前提下,彻查朴茨茅斯的边境线。为了防止不必要的人员损失,我们全军出击,我在前面开路,鲍斯警戒四周。一连行军三天,朴茨茅斯狭长的边境线都被我们搜索完了,不要说匪徒,连他们拉的屎都没见着。

基于这种状况,我将上百人的部队分散成两批,我自己带40多人驻守在一处村庄内,鲍斯则带60多人驻守在旁边的村庄。两个村里都临时造了烽火台,以此传递信息。

两个月过去了,一切太平。圣约翰那边却莫名的给我增派了一支20人的精英小队。我马上警觉起来,将这支精英小队都派到了鲍斯那边,以增强他们的实力。直觉告诉我王国高层肯定知道些什么,如果不是大战在即,怎么会突然派兵呢?果真,就在半个月后,索伦特区遭到突袭,城外巡逻的四组十人小队通通惨死,城门被强攻,差点告破。发动袭击的人清一色的都穿着海拉的军服,毫无疑问,海拉正式宣战了。他们偷袭城市,想要一击得手。

索伦特区虽然没有被占领,但损失惨重,甚至送情报的工作通通交由城内居民来完成。情报里写的比较简略,作战的过程根本没提,只写了双方大致伤亡,以及叮嘱我们要严加防范,乡村地区随时都可以舍弃云云。我看完情报,大失所望,本来我想通过情报了解一下海拉的实力,好歹知道对方此次到底派出多少人,其中有多少魔法师,攻城的装备有什么……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我的内心出现了不好的预感,如果城市无法占领,那接下来肯定就轮到我们这些村庄了。毕竟蚊子再小,也是块肉,村庄防守力量薄弱,地理条件也差,他们攻下村庄后,就可以藏兵于此,进而包围住城市。不过海拉应该是不会为了几处偏僻的地方而用尽全力,所以我觉得守住几波进攻应该没问题,再怎么样也可以延缓海拉进攻的速度。

月黑风高夜,偷袭最佳时。好在我早就撤回了全部巡逻队伍,并且每晚都保持在一种浅睡眠的状态。村子一遭到袭击,我就立马惊醒,守夜的士兵一边高声嘶喊,一边敲响锣鼓。我展开神识,发现海拉这次行动竟然只派了五十人,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把圣骑士派到边境了吗?这也太小看圣骑士了。我收回神识,从床上蹦起,推开大门,凝成六道风翼,飞至高空。不得不说,虽然他们人不多,但都是精兵,竟然能与我亲手训练的士兵们打的有来有回,并且仗着一点人数优势稍微压制住了我们。

不过他们竟然没有魔法师。我造出4柄小型圣剑,精准无误地在敌军中穿梭,像是秋收时农民们手中的镰刀,收割着那些随风飘荡的麦子。这支五十人小队甚至不知道送他们通往极乐世界的人究竟在哪,就稀里糊涂的死去。我吩咐手底下的士兵们检查这些敌人的尸体,有用的就扒下来,武器装备通通收好,剩下的尸体则直接火化。这场小战役由于有我的介入,我们这边是零死亡,只有十来个负伤比较严重的,都被我用魔法给治的七七八八。

这场战打下来,士兵们信心倍增,欢呼雀跃。可我却是十分不解,这场诡异的战争就像是一片深黑的乌鸦从我内心上方压过。这次的胜利实在是太轻松了,难道对方的指挥官是个傻子?一个魔法师也不带,让这五十个精锐白白过来送死,一点作用都没有,难不成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放松警惕?那他真是屁股长在脑袋上了。

本来我这段时间一直给我的住处加固魔法结界的,我原本以为海拉至少会派出一个厉害的魔法师来,如果我的住处受到高阶魔法的攻击,布置的结界应该也可以扛住,顶多让我受点伤。现在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真不知道圣骑士已经重回边境,可是海拉作为侵略者,他们不应该把我们的情报摸透再进攻吗?圣骑士驻守边境又不是什么绝密,很容易就查到了。这件事越想越离谱,我长呼一口气,决定先专注于怎样应对接下来的袭击。

然而这次袭击事件过去之后,很久海拉都没有再行动了。显然,他们应该是放弃了偷袭的想法,打算一鼓作气的拿下我们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我决定提前撤退,放弃整个边境线的农村地区,与城里的守军汇合。负责守城的魔法师有三位,他们都是朴茨茅斯自己培养出来的。最强的是一个留着两撇金色小胡子的军官,叫汉斯,是本地的贵族。他见到我和鲍斯,热情地同我们握了握手,说:“你们撤退是正确的,到时候搞不好你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海拉的实力越来越强,到时候朴茨茅斯都要沦为弃子。”我们寒暄一番,在汉斯的带领下,享用了今夜的晚宴。

一个多月前才遭遇的大战,丝毫不影响军官们晚宴的奢侈。宽敞的大厅内,井然有序的摆放着数十张圆桌。所有的圆桌上,皆覆着洁白的丝绸,而丝绸之上,窖藏的葡萄酒已经充分醒过。散发着淡淡栗子香味的鹅肝被精心地摆在釉质磁盘里,外焦里嫩的煎牛排仿佛取之不尽,一位全身肥肉的臃肿军官将大块大块的牛排拿来喂他的爱犬。衣着暴露的性感女郎在晚宴的中央热舞,她们搔首弄姿,手指不时滑过胸前的薄薄镂空蕾丝胸罩,将它拉的再下一点,让胸前的大片雪白漏的再多一点。纵使心定如我,裤裆也稍微鼓了起来,鲍斯这家伙更是不争气,一柱擎天。汉斯嘿嘿地笑着,走过来勾住我的肩膀,热情地要给我送两个过来,让我今晚好好地爽一下。我内心不爽,假借熟悉索伦特区地势的名义,礼貌地拒绝了。倒不是我这个人不好色,只是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我是分的清的。如果今晚大家都在床上颠鸾倒凤,那么敌人发动突袭,守城的士兵拿肉体苦苦支撑,没有魔法师的支援,没有军官的指挥,城门一破,受灾的是那些普通士兵,到时候这些家伙们穿起裤子不认人,翻身上马,跑了便是。到时候要是海拉不加约束,那么索伦特区肯定会变成一座处刑地狱。再说,现在正是应该一同吃苦,共度时艰的时候,怎么能这样挥霍,大肆享乐?不过鲍斯显然没有我这样的思想高度,一听汉斯晚上要给他安排两个这样的丰满尤物,嘴巴都咧到耳朵根去了。

我享用完晚餐,向汉斯他们这些主要守城将领一一作别后,我来到了普通士兵的食堂。这里倒也不能说寒酸,只是没有窖藏多年的醇香葡萄酒可以享用,更不要说在饭后趴在热舞女郎的肚皮身上宣泄生命。他们吃的是限量供应的普通牛排,品质还远不如大腹便便军官喂狗的那些。我的士兵基本上都吃完了,我将他们带出来,带去熟悉城门处的守备情况。大致浏览了一遍,我让他们解散回去军营里边休息,自己则飞上高空观察起索伦特区。

索伦特区只有一面是面向海拉的,它的背后就是通往圣约翰区的官道,索伦特区的左右两面则是茂密的森林,在这两块地方运输不了攻城器械,也不好聚集大批士兵,但是海拉还是很有可能在这两边做文章,他们可以在这两边各藏一支奇兵,到时候正面部队攻城,他们从这两边潜进来,里应外合。我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要到这两边搜索一番,但还是忍住了。如果没找到人那还好点,要是我找到了,活下来的可不一定是我。我决定等明天跟汉斯还有鲍斯商量,让鲍斯带队驻守在这两边。

第二天的清晨,我准点醒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马上去找他们两个。他们两位“操劳”了一夜,一间房里边到底有几个人那还真不好说。我只好先享用起燕麦粥,培根三明治,火腿,煎鸡蛋,还有一杯红茶。这是我在村庄驻守时绝对吃不到的早餐,之前我与我的士兵们一同吃饭,一同作息,现在奢侈起来我反而还不习惯。用过早饭后,时间也还很早。我飞去城门口,发现士兵们都挺直腰杆,一丝不苟地盯着城门外,生怕漏过任何的风吹草动。我在城门口降落,沿着街道往回走。自从上次的战役,城内的居民都陆续撤离了,好在上次守住了城门,不然战场转移到城内,肯定是森罗地狱般的场景。

不知是否是建筑师刻意所为,城内小巷错综复杂,非常适合巷战。如果我们利用得当,就可以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哪怕他们是大军压境,只要能保住这些巷子,我们就能将他们拖入泥潭之中。

走回到军官住处,我估摸着他们也差不多了,就先去找了汉斯。汉斯睡眼惺忪,满脸疲惫的听着我的汇报,半晌,对我说道:“让鲍斯的军队驻守两边确实不错,我们索伦特区一直都不注重两边的防御,这点海拉也是知道的,所以,海拉应该也不会在这两边花费多少心思。但关键在于,现在海拉这么久没有行动,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万一他们直接调了一个魔法部队来,那我们肯定守不了。不过海拉也不太可能为了区区一个索伦特区下这种功夫。至于打巷战这个方案不太可行,真把士兵都安排在巷子里,要是给对面法师把巷子轰了呢?那直接就全军覆没了。”我听完他的话,有点吃惊,因为我以为他除了会魔法之外,就是一个饭桶。

我仔细思索,权衡利弊。最终我同意汉斯的提议,放弃巷战的想法,一旦城门告破就随时准备撤退,驻守在侧翼的任务就交由鲍斯负责。同时为了照顾鲍斯,我决定到时候真打起来,只要条件允许,我就随时准备支援他。

4月份末,大军压境。海拉终于正式动手了,城区的上空漂浮着五位魔法师,遮天蔽日。我平生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大场面,毫无疑问,海拉的攻势比我们想的要大,我们不可能守的下来。我看向在一旁的汉斯还有另外两位魔法师,却发现他们神色如常。汉斯开口说道:“如我所料,海拉动真格的了。这一战我们必败无疑,你负责组织撤退吧,我们来为你们争取时间。”我狐疑地望了他一眼,可此时他却转过头来,对我微笑道:“放心吧,我们三个人其实是朴茨茅斯的底牌之一,依靠我们三人修练已久的阵法,半神以下,无人能敌。你想想,作为王国最边缘的大城市,怎么可能没有高手呢?”说完,他们三人毅然腾空而上,汉斯在中,另外两位一左一右的伴随在汉斯后面,海拉的那五位魔法师也是自上而下的飞来。我没有再看下去,现在最重要的是组织撤离,我先往鲍斯的方向靠,发现他们正陷入激战之中,负责从侧翼进攻的魔法师只有一位,而鲍斯正与他打的难解难分。我直接三发光球,将敌方法师的半边身子炸烂。就在此时,城门处传来一声巨响,毫无疑问,城肯定是破了,我让鲍斯他们赶紧先走,我来殿后。说完,我转身飞去。

脚下,敌军密密麻麻,汹涌而来。负责殿后的敢死队正将敌军引入巷子时,一发巨大的火球砸下,将几个士兵还有相邻的两堵墙吞噬在烈火里。我向眼前望去,施法之人也在凝视着我。我抬手指向天空,示意他到高空去打,他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我大喜过望,向高空窜去。我擅长的是光系魔法,破坏力没有他的火系魔法大,将他引走肯定是对我们有利。可马上,我的喜悦就戛然而止。地面上又冒出来一位魔法师,她发着火球,将那些窜进巷子里的士兵活活烧死。我左边的脸颊抑制不住地抽动起来,我的内心既为那些惨死的士兵感到愤恨,也为海拉的实力感到震惊。我有些心灰意冷,不等身后那男子彻底追上来,我自己停下了。他很谨慎,见到我停下,没有飞的更近,而是跟我保持了一个距离。很明显,对方不是艾萨克那种仗着乌龟壳厚就近身死缠烂打的法师,而是跟我同类型的远程毁灭法师。

我抬手就是五个瞬发光球,以此试探他的实力,他瞬发了三个火球与我的光球相撞,正好相抵。我面色凝重起来,他也会瞬发,那么我就少了一项优势,更关键的是他的魔法威力比我大。我只能先操控风翼,让他难以瞄准。他的应对之法与艾萨克如出一辙,直接开盾蓄高阶魔法。很明显他也想要速战速决,只是艾萨克的盾我都破了,我还破不了他的吗?几柄小圣剑破空飞去,可飞到他的身前竟然凭空消失,而他还是保持着先前的样子,开着火盾立在原地。我惊诧之余,凭借着敏锐的战斗直觉,我立刻屈腰弯腿,将身体蜷缩起来,并撑开光盾。三个火球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将我的金发点燃,同时身后光盾被破开,我清晰的感知到我的后背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灼热的烈火咬穿我的皮肉,啃噬着我的五脏六腑。一层浓密的细汗从我的脑门上冒出,我强忍住痛苦,使用水系魔法浸灭体内的火焰并在他下一刀挥来之前爆开风翼逃离他的攻击范围。六道风翼同时爆开将我的身体送出很远。我一咬牙,转过身发现他手中已经凝出了一把烈火之刃,刚刚就是这把刀切割开我的身体,还在我身上留下燃烧的火种。如果我没有立刻撑开光盾阻挡的话,我的身体早就一分为二了。他在我身后跟着,死死咬住了我,我重新凝成六道风翼,飞入索伦特区周边的密林。

几个火球朝我袭来,我在树与树之间的狭窄缝隙中灵巧转向,最终所有的火球都对我无可奈何。他眼见这样子追不上我,便直接开启火盾,横冲直撞,向我直线逼近。“可恶啊,海拉派出来攻城的这组魔法中队竟然这么强!”我心弦紧绷,周身浮现出两柄小圣剑,用以阻碍他的速度,然后瞬发几团光球,将前面的树木摧毁,直线逃离。那两柄小圣剑没有拖住他太长时间。到了现在,他终于全力以赴,身后骤然出现一条赤火喷尾,身形快若闪电,几个呼吸之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身旁。与我平行后,他将速度调整到跟我同步,手上的火焰大刀凶猛挥来,我以最小的幅度躲过,同时将双手缠绕上光元素按在他的火盾上,体内储存的光元素尽数释放,一股巨力将我们各自一左一右的推走。

我马上开启光盾,但我的光盾威力不足,往往是树干没有被完全摧毁我的背就撞了上去。一连这样子撞断十几颗树我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了,只好赶紧调整身形,绕开树木飞。没飞出去多远,那道赤焰长虹就从我的左后方无限延伸过来,把原本幽暗的森林变成了一个发光的灯笼。

我屏息凝神,根据武术里的方法,消除自身的气息,将周身的光盾调成灰黑色,再往身旁射出一个比我体积大一些的光团。神龙佑我,海拉的这个家伙真上当了,在空中弯过一道赤红色的轨迹,向着那团光追去。我知道骗不了他多久,趁着他上当的这会儿,向着我的目的地直线加速。不一会儿,我就头晕目眩,鲜血涌出额头,挂满了我的整张脸。更糟糕的是,那道赤色长虹犹如索命厉鬼,又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越是危急关头,我越能静下心来,我猜测他也应该快到极限了,便大胆操作一番。故意放慢速度,在他手上长刀快要击中我的瞬间,挺起身子,六道风翼爆发,擦着刀尖斜飞向上,飞上去的同时回转身体,在他肩胛骨与我头部快要对齐的刹那,我快速抽剑,抽剑的同时我往剑身上贯注了刚刚逃亡途中所积蓄的所有光元素,一剑刺下,火盾破开,眼看剑尖就要刺入他的肌肤,他果断急转直下,砸进了泥土地里。我趁着这个机会,使用风系中阶魔法,贴地而飞,在树林中七扭八拐,终于冲出这片密林。再回头,身后皆是高大挺拔的树木,再也找寻不到他的身影。就在我以为终于甩掉他时,一片烈火流星从天空上方划下,覆盖了我这片区域。我一抬头,发现他竟停在上空,怒目圆睁。如果我现在停下来,那恐怕就再也不能往前进一步了,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加速穿过去。

烈火流星砸在前面的村庄中将那些建筑破坏得一干二净,这反倒帮我扫除了障碍。可流星的余波把我震的左摇右晃,正上方的火光也越来越明亮,一股股滚烫的热浪不断拍打我的身体,将我托往更高处。闯入体内的空气烘干了我的肺。我调整了一下风翼的支撑方向,将原本用来拖起身体的大部分气流转移到身后供我前进的气流里,再撑开光盾。做完这些,我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或许是我命不该绝,下落的烈焰并没有中心命中我,但是我擦到了它的边缘,巨大的冲击波将我一下子震飞出了这片区域。

到了现在,我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背上像是被开水泡过一样,痛的我几乎要昏厥过去。现在倒不像是我在前进,而是整个世界在向后退。迷迷糊糊中,我终于飞回到曾经生活了19年的村庄。眼前的事物,过去的回忆,它们重叠在一起。泪水润湿了我的眼睛,“到家了。”我心里想着。可是我不能止步于此,依旧坚定地向前飞去。飞出了村庄,眼前密集的树林出现叠影,原本坚挺的树木开始摇摇晃晃,我咬破嘴唇,舌头尝到了鲜血的味道,眼中的叠影慢慢重合,我终于觅到森林的一条缝隙,然后我钻进去,最终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景象朦朦胧胧,当我终于透过树叶缝隙看清悬挂于天上的那一轮白日时,那一刻,我感觉重获新生。如我所料,一团熟悉的黑雾出现在我的面前,白雾勾勒而成的五官摆出一副愠怒的表情,对我吼道:“你这个家伙,知道你差点就没命了吗,你足足昏迷了一周!你根本就不应该往这个方向来,如果海拉留军队驻守在这里,你可能会死在普通士兵的剑下,而且要不是封印有所松动,不然我根本影响不到这边。”我躺在地上,稍微活动了一下,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我便放心地站了起来,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发现不仅身上没有一点伤痕,而且肌肉的厚度还变大了,质感也变得更好。见状,那团黑雾无不得意地说:“这就是我的治愈能力,如果是我的巅峰时期,我可以让你的肉身成为人类最强,无人可以超越。”我对着这位被封印起来的神秘魔法师说道:“根据我在骑士圣殿所找的资料,您应该就是那位神秘失踪的最强半神——梅林吧?”他冷笑,反问我:“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梅林,我也有可能是一同消失的国师啊。”我肯定地回复:“因为你刚刚说没有人可以超越,我想只有梅林才配说这句话。”黑雾脸上的白色嘴唇微微向上勾起一个弧度,然后对我说:“我本来是想低调一点,让你解开我的封印。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海拉绝对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回龙都告诉布瑞协斯我被封印在这里的消息,他会带人来解开我的封印的。布瑞协斯?”我疑惑地问道。“放心好了,他绝对会来帮我,你赶紧回龙都去吧。”留下这句话,他就消失了。

我没有听他的话急着离开,如果我昏迷了一周,那整个朴茨茅斯应该都已经沦陷了。而且海拉的军队肯定还在继续推进。想要穿越敌占区,回到龙都,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我回忆起跟这个海拉魔法师的战斗,当时我的小型圣剑飞到他周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他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根据我所阅读过的资料,他应该是运用光系魔法,在我的瞳孔中造了一个他开火盾蓄力的图像。这一招很难,但是很实用,我只有学会它才好顺利穿越敌占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