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日落亚瑟依旧咸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骑士日落)骑士日落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骑士日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依旧咸鱼”创作的《骑士日落》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如此珠玉在前,剩下所有人的比赛都显得没有什么观赏性了梅根的比赛在我前面,她的对手是一个精壮的男生,两者的打法都很花哨,套路繁多,可是在我看来,并不太实用只是梅根的基础要比对面好上一些,也是打了很久才取得了胜利我的对手相较于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小土豆即便如此,我也没有丝毫的轻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一跳跃居擂台,我则从石梯那里拾级而上这土豆一上来就摆出防御姿态,我学着兰斯洛特那样一步步踏过……

小说:骑士日落

作者:依旧咸鱼

角色:亚瑟依旧咸鱼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骑士日落》,作者是“依旧咸鱼”。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逸散在空中的香甜勾引着我的鼻尖,我鼓起胸,贪婪地深吸上一口,任由思绪飘往今夜的酒会。我本以为,今天,是幸福的一天。直到傍晚强盗们突袭村子之前,我都是这么以为着。昏黄的光快要被远方的地平线所吞没时,贼人们毫无征兆地袭击了村庄,匆忙拉起来的防线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骑士日落

第1章 阴谋 免费在线阅读

“亚瑟,晚上一起去喝酒啊。”

“好啊,等我忙完,我们一起去。”

我叫亚瑟,是一个孤儿,19年前,边境的村民们在森林边缘发现了我,一同被发现的,还有襁褓中的纸片,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我的姓名与出生日期。

风吹过金黄的麦田,一望无际的小麦依次柔顺垂下,然后又缓缓抬起,就像是人用手掌轻抚过宠物身上的柔软皮毛。逸散在空中的香甜勾引着我的鼻尖,我鼓起胸,贪婪地深吸上一口,任由思绪飘往今夜的酒会。我本以为,今天,是幸福的一天。直到傍晚强盗们突袭村子之前,我都是这么以为着。昏黄的光快要被远方的地平线所吞没时,贼人们毫无征兆地袭击了村庄,匆忙拉起来的防线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日落之下,哭喊声,厮杀声,尖叫声夹杂在一片。看着败退逃走的村民们,我匆忙回屋抓起我的佩剑,义无反顾的逆着人潮而去!

一点寒芒闪过,颈动脉上所飙射出的大量鲜血染红了我的佩剑与半边脸庞,意图不轨的家伙捂着脖子软软瘫倒。“大婶,快跑吧,这是群没有半点人性的家伙!”我看着被扑倒在地的大婶,焦急地说道。“你也跑吧,亚瑟,不要浪费你师父他们用命换来的时间啊!”童年时时常照顾我的大婶一边用着颤抖的喉咙吐出这句话,一边摇摇晃晃地起身逃命。

在暮色的掩护下,大多村民都逃了出来,按照事先准备,他们将会逃到一个与我们素来交好的村庄。“可是寄人篱下,从头再来的滋味会好受吗?”我看向村民们远去的背影,忧伤地想。就在我这走神的功夫,一个不知死活的匪徒用双手将锤举过头顶,对我全力挥下。我单手举剑格挡,那愚蠢毛贼的虎口一震,脸上写满了惊异,接着,他就双眼涣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刚刚他双手被震麻的瞬间,我的剑犹如毒蛇般滑进了他的喉咙。灿烂的血花绽放于空中,将我的躯体染的更加鲜艳。我看着地上的尸体,大部分都是村民们的,他们往日和煦温暖的面孔如今渐渐没有温度,只剩下温热的血水汇聚在一起缓缓流淌。血液还冒有热气,我一脚踩过,内心却无法再起波澜,或许是杀了一路的贼,已经让我的心麻木了吧。

土匪们的精锐迟迟没有杀到这里,那就说明师父他们还在抵抗,而四处流散的喽喽们,大多都已做了我剑下的亡命鬼。即使是三四个走狗一起围攻我,也无法抵挡我势如破竹,尤其在我削去他们身上的肉块后,他们就立刻失去战意,在转身逃跑的时候被我一剑贯穿。我四处寻敌,突然“轰”的一声响起,村子前边燃起了熊熊烈焰,升腾起的黑烟是在揭示着谁的命运?我赶紧加快脚步,鬼魅般地攀上屋顶,透过翻滚的黑烟,我看见了使我终身难忘的景象:村里的卫兵们在浓烟与烈火的逼迫下出来殊死一搏,村长与我师父凯因越过其他土匪,直冲向那为首如黑塔般的土匪头子。那满脸横肉、面目可憎的头领一手一把开山刀,硬生生挡住了两人同时发起的攻势,然后他的手镯上亮起了紫色的光——是魔法!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会出现魔法,还是出现在这样的土匪头子身上!那紫光钻进了两人的口鼻与耳朵,痛的他们五官都扭曲在一起,像是被拧紧的衣服,干巴巴的。他们七窍流血,手臂瘫软垂下,头部砸地。死了,就这样死了!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我可怜的师傅和村长,任凭他们有着再高超的剑术,在魔法面前,也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剩下的卫兵们看到这一幕,也是又惊又怕,士气直落谷底,最终被一一砍杀。

如果此时有人看向我的眼睛,就会发现我的双眼充斥恐惧,满是不安的瞳孔不知道该放大还是缩小,只好一直抽搐,随之抖动的,是我双颊的肌肉,最后我整张脸都抽了起来。魔法带给我的恐惧多过了它带给我的震惊,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敌人,只好颤巍巍地趴在房顶上,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的像是一个死在房顶上的人。

首领与一众土匪并没有发现我,可见他们在五感上的开发是远不如我师父的。我静静趴着,绞尽脑汁地思索该如何逃跑。就在这时,土匪头子脸上的横肉抽动起来,厚厚的嘴唇开开合合不知在说些什么。怕弄出动静,我没有湊前细听。那张嘴巴没动多久就合上了,然后他们翻身上马,在扬起的滚滚尘土中疾驰而去。这真是天助我也,走的都是精锐,只留下来了大批喽喽还有伤员们。

伤员们围着燃起的篝火,团坐在一起。其他土匪则兴奋地四散开来,到处搜刮。我辨认着尘土卷起的方向,赫然是朝着山脉深处一个隐世不出的村庄袭去。该村过于神秘导致我们之间缺乏来往,只在村子里的地图上有所标识。自从8年前我们阿尔比恩与邻国海拉的那场大战之后,戍守边境的圣殿骑士们死伤大半,只得统一退回到中心圣殿进行疗伤,并重办骑士学院选拔全国的人才。流亡在两国边境间的强盗们趁此机会发展壮大,但从没有强盗集团这么鲁莽,稍作休整就再次开展劫掠。更别说就带着这么些人,去奔袭那根本不知道底细的神秘村庄。联想到刚刚那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种穷乡僻壤之中的魔法,我的内心大为颤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合理的猜想:这次的袭击并不是单纯的强盗事件,而是由海拉指使的。他们给这些土匪提供装备,让土匪来削弱我们的边防势力,此实乃借刀杀人、驱虎吞狼之计。

这个世界没有长久的和平,若想保家卫国,首先要强大自身。想到这里,我立刻小心地从屋顶上下来,去搜寻那些落单的鼠辈,用村民们送我的铁剑对他们一一进行审判。做完此事,我决心离开朴茨茅斯,去往阿尔比恩的帝都——龙都,拜入骑士学院,成为一名圣骑士!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2:38
下一篇 2023年1月25日 pm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