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渡用户26084650(我又被逐出师门了!)免费阅读无弹窗_我又被逐出师门了!关渡用户26084650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我又被逐出师门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用户26084650,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关渡用户26084650。简要概述:姑射山,思忏涯‘啪!’床上躺着的关渡猛然坐了起来给了自己一巴掌“我真不是个东西!”自己怎么能做出如此禽兽之举!但,不做也不行啊!会死啊!关渡两世为人,上一世身为一名社畜过劳猝死,这一世刚穿越过来就差点被豺狼咬死被司云眉救下后,进入了太阴宗,一心一意的想要证道长生,但无奈被人布局围杀根基断绝,命都快没了就在他绝望的等待死亡的时候,属于他的系统来了一个极其奇葩的系统!【乱天地之法,犯道德之禁……

小说:我又被逐出师门了!

作者:用户26084650

角色:关渡用户26084650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用户26084650”的一本书《我又被逐出师门了!》。讲述了

我又被逐出师门了!

第5章 思忏涯传道 免费在线阅读

关渡揉了揉被抓疼的肩膀,念诗果然有用,太阴宗的这位传功长老。

按照关渡上一世的记忆来形容,完全就是个女文青,平日里也就好看一些诗歌杂赋。

知道这一点的关渡也是对症下药,将侠客行全篇告诉了她。

“这诗你哪听来的!”

既然都获得了奖励,关渡就不想和她磨叽,直接道:“我之前游历时从一个名叫李白的诗人那里听来的。”

周沁的一对眉毛格外的好看,听闻此言眉头微蹙。

李白?从来没听说过啊,能写出如此豪气干云的诗句,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好奇心被勾起的周沁,沉声问道:“这位李白还有没有其他诗歌,明天誊写一份都给我带来!”

关渡嘴上答应,离开传习堂后就立马忘得一干二净。

任务完成,寿元又增加十天,道行增加二十天。

没有出现新的任务,这段时间连续完成任务冲淡了一些关渡心中的阴霾。

他决定下山采买一些食物,今天晚上加餐一顿。

一来一回就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回到思忏涯时圆月已高悬。

虽然在成为废人后,关渡就将自己所有的法器和丹药还给了师门,但储物袋子还是留着的。

取出木炭和火架,将已经提前腌制好的牛羊肉用木签串好,放在点燃的火炭上炙烤了起来。

时不时的刷上一层芝麻油不断翻面,很快肉中脂肪冒油的声音‘滋滋’作响。

取出孜然和辣椒粉撒上,关渡愉快的吃了起来。

星月高悬,山风徐徐。

‘咔嚓~’突然一声木枝断裂的声音。

咽下嘴里的肉,关渡笑着说:“出来吧。”

从树后走出来的竟然不是唐狸,而是太阴宗的刑法长老,殷素荷!

关渡虽然没想到,却不意外。

“师叔。”关渡站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

“你倒是好雅兴。”

殷素荷走到跟前看着炭火上炙烤的肉串。

关渡笑了一下将肉串翻面后撒上佐料拿起一根递了过去。

殷素荷也没有客气,接过直接吃了起来。

等她吃完,关渡才开口道:“师叔近来身体可好?”

殷素荷因为百余年前留下的暗伤,终生无望洞玄境,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境界还跌落至了灵丹境。

她或许是太阴宗有史以来第一个境界最低的长老。

殷素荷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自己拿起了关渡刚撒上作料的肉串吃了起来。

山风拂面,身后长发撩人,殷素荷取出一根红绳将影响他吃串的长发束好。

脸上些许的皱纹,跟其他人相比有些暮气沉沉。

关渡烤着串,她心安理得的一串一串的吃着。

吃了快有十几串,半饱的殷素荷拒绝了关渡继续递过来的肉串。

“马上就是宗门大比了。”

听到她突然说起这个,关渡目光一沉。

此宗门大比并不是太阴宗内的比斗,而是整个玄乾仙朝境内成千上万的宗门的排名比斗。

每三十年一次,届时各个宗门都会派出各自宗门内骨龄不超过三十岁最年轻的弟子争夺排名和资源。

原本这次的三十年,师尊是想要让他去为太阴宗争下那天地气运,山头一座!

但现在,不行了!

自己辜负了师尊。

殷素荷取出一块素白帕巾擦了擦嘴。

“后悔么?”

关渡凝视着她,“师叔,我不明白您什么意思?”

“当初你要是丢下其他人不管,应该是能逃走的吧?”

关渡目光闪烁沉默不语,确实那场围杀并不是天衣无缝,自己还临战突破从玄照境进入了洞玄境。

当时的自己真要全力突围,她们是留不住自己的。

这些年,关渡也会时不时的想起,也会自己问自己,当年自己要是扔下那些同门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关渡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但在现在,面对殷素荷,关渡也想要寻求答案。

“师叔,您当年后悔么?”

殷素荷一愣,没想到他会反问自己。

百年前,殷素荷以一己之力抗下所有的攻伐,当时她若逃跑,或者不抵抗的如此决绝,她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

眼看着境界一天天跌落,真要说起来两人的经历竟然还有些许的相似。

“我不知道。”

两人心中都有一样的答案,不知道。

关渡又取出了一些素食烤了起来,静谧了一会儿。

“我比你师尊年纪大,她入门的时候还是个整天跟在我屁股后一口一口喊着师姐的小丫头片子。”

关渡看着殷素荷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当年的事情很复杂,也很凶险,跟你们这代无关,更不应该牵扯到你。”

“你受伤后,最痛苦的应该是你师尊,当年一念之仁,没有杀她。”

关渡将烤熟的茱萸递给殷素荷,“师叔,这有什么关系。”

殷素荷接过笑了一下:“是啊,这有什么关系,我想明白了你刚才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后悔,但我知道,我当时如果退了,我师妹一定会死!”

关渡愣神,他之前一直纠结自己会不会后悔,这不对!

是啊!他如果走了,那些同门都会死!

愣神许久,心中不大不小的心结豁然开朗。

关渡站起身躬身行礼:“谢师叔,传道解惑。”

殷素荷自上而下的打量着关渡,眉宇间不再想从前一样意气风发,尤其是从左眉中间到鼻梁上一道剑痕破坏了原本俊朗的外表,这些都是当时留下的伤势。

太阴宗关渡,当得起大师兄这一称呼。

但……

往后太阴宗决不能再有关渡,殷素荷比任何人都清楚。

关渡待在太阴宗最大的问题与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无关。

与自己的师妹司云眉有关!

愧疚几乎成为心魔,而关渡自然也成了她的心魔。

关渡废掉后,司云眉从未来此看过他一眼。

因为多看一眼,司云眉恐怕就要跌境了!

“大比之后,你就下山吧。”

关渡默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对师尊的影响。

“你一直不也是在想办法找一个被逐出山门的理由嘛?”

“等大比之后,我给你一个理由。”

关渡再次躬身,“谢,师叔。”

殷素荷御剑而去,关渡躬身不起,泪流满面。

他终究是要走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4:00
下一篇 2023年1月24日 pm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