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张少才)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_(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全文阅读

书名叫做《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松下客”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张少张少才,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张少收功后向碧云走去,却见碧云正握着宝剑,慢慢向脖子递过去,不由得亡魂大冒:“天呢,使不得,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呀,自己可是辛苦了大半天,现在却功败垂成,不是狗咬尿泡——空喜欢吗?”张少在心中大喊,不敢再迟疑,悄悄加快步伐这时张少既不敢喊,又不敢弄出响动,怕惊了碧云,真是急得心头冒火,眼睛死死的盯住剑,只怕那剑在碧云的脖子上划那么一下,可要留下永生的遗憾,男人是拿来杀的,女人是拿来疼爱的,张少心语……

小说: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松下客

角色:张少张少才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小说是作者“松下客”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那小孩看起来有十来岁,长的挺灵巧的,虽不是太俊,但两眼贼亮,小嘴绷的紧紧的,一只小手攥的绷紧,一只手被老头牵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只见这小孩头上一半彩云浮动,瑞气千条,另一半黑气缭绕,恶浪滚滚,知是有仙缘之人,虽仙缘不错,但也灾难重重。老狐运起万年功力,只见这老狐眉中又开一目,真是玄之又玄,那目中射出…

大巫崛起:我带全族去斩神

第2章 在线试读

这老狐自从得了这部《巫神经》后,便难以静修,心中琢磨着:“再修练五百年,功力不会有明显提高,若是寻着这大巫血脉,传其想功法,不是有了精血库了麻,隔个数年来取点,取个几次,这四九天劫不是有望渡过了嘛。修道者在四九天劫中殉身的不知有多少,十个中有一个能渡过就不错了,自己巧得此书,不是老天照顾自己嘛!是不是自己的祖仙在天上撑了大权,给自己指了一条明路,真是老天有眼,给我老狐格外开恩呀!

这老狐心中乐开了花,匆匆忙忙踏上了寻巫路。

在十万里南荒大山中寻了几年,一个苗村挨着一个寻,不知是大巫血脉早断了还是自己没这个缘分,怎么也找不到那有缘人。

一天,正在老狐寻找的有点失望时,却发现云端下闹声哄哄的,不由得往下面瞟了几眼,就见一老头牵着一个小孩在前面逃,后面几个大汉拿刀的拿刀,掂棒的掂棒,都紧追不舍。那小孩看起来有十来岁,长的挺灵巧的,虽不是太俊,但两眼贼亮,小嘴绷的紧紧的,一只小手攥的绷紧,一只手被老头牵着,上气不接下气的。

只见这小孩头上一半彩云浮动,瑞气千条,另一半黑气缭绕,恶浪滚滚,知是有仙缘之人,虽仙缘不错,但也灾难重重。老狐运起万年功力,只见这老狐眉中又开一目,真是玄之又玄,那目中射出一道精光,照在那小孩身上。

老狐这眼可是万年修行才修得的,此眼虽比不上佛祖慧眼一张,大千世界尽在其中,但也能看破无数虚幻。只见这小孩体中有一滴精血虽小如芝麻,但却金光灿烂,灵气十足,真是玄乎其神,这不正是大巫血脉吗?这一看不由得老狐心中狂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很快这后面几个凶徒便追上这一老一小,把两人围在其中,其中一个黑脸灰须者活似一头狗熊,好像这些凶徒中的首脑,他横刀指向两人,怒喝道:“老巫师,看你再往哪逃,识像点,快把那东西交出来,饶你俩狗命,若不然,哼哼,你死了不要紧,你孙子还小,叫他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吗?难道说为了那东西你死了儿子,儿媳还不够吗,还想搭上这小子,俗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杀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不怕卷了老子的刀。再说大爷我杀了这么多人,阎王判起来十八层地狱的灾难受尽也轮不到你家这几个冤魂的惩罚。”说着这狗熊不由得脸上的横肉不停的抖动着,得意忘形的仰天狂笑。几个随从的狂徒也是忘形狂笑。

这老者怒目横张,满脸的沧桑,疲惫,哀伤,破口大骂:“你这个狗娘养的,财迷心窍,竟妄想拿巫神传宝去卖钱,背叛巫神的家伙,巫神会惩罚你们的。只要我一气尚存就不会让你小子阴谋得承,这可是我们苗人传了几千年的东西。”

“好,死老头看你死鸭子嘴还能硬到何时,那巫神要是灵光,你叫它杀了我呀,哼,看我先杀了你的小孙子”这狗熊显然是恼羞成怒了,想拿小孩来威吓这老头。”

老狐飘下云端,闪现在众人面前喊叱到:“朗朗乾坤,你等孽障竟敢行凶,看本仙子怎样收拾你。”一边喝斥,一边玉手一指,数道金光直指这几个歹徒。这几个凡夫俗子虽在尘世上嚣张行凶,但怎能受了老狐万年道行的一指,顿如瓦狗土鸡般瞬时在原地灰飞烟灭,直看得这一老一小目瞪口呆。

这老狐也够造作,只见其身着素衣,万道五彩霞光从其身上发出,头顶一亩大小祥云,浑身上下祥云缭绕,脚踏一方白雪莲台。天上的太阳顿时失色。这老头不敢仰视,忙跪倒在地,颤颤发抖,“谢仙子救命之恩,谢仙子救命之恩。”口中喊个不停。这小的两只贼眼闪烁,盯着老狐的小俏脸,眨也不眨,心中嘀咕:“取个小媳妇要是长的这样子多好,不叫别人眼红死。”小孩子气,一时忘了丧爹死娘之痛。

老头看小家伙这个样子,不由得心中大怒,只怕这小家伙不知天高地厚,惹怒了仙子,丧了小命,忙拉小家伙跪下,喝到:“快给仙子施礼。”老狐狸俏脸一笑,不由得天地都是春色,轻笑道:“起来吧,小家伙,挺可爱的,啥名字。”

两个起了身,老头回答:“回仙子,我家本姓张,因孤线单传,就这一个孙子,人丁单薄,故取名少,叫张少。”老狐听了不由得哈哈一笑,道:“我与你孙子有缘,今传其一书,此书乃当年我与大巫玄天交好时他送我的礼物,小子他是大巫血脉传人,玄天在天也会高兴的。”说着把《巫神经》的第二部递给了张少。这老狐真是诡计多端,第一部天机能知天命,她不传,一是怕张少用此法窥破其阴谋,二是要是张少用此法需要耗去精血,正和她的图谋背道而驰。故只传了第二部,并把精血妙用的记录删除去。

送了经书,又送了一个珠子,这颗珠子阴冷若冰,黑雾缭绕,乃是鬼宗法器,有摄魂夺魄功能,名为“摄魂珠”,老狐笑道:“这珠子是我游戏凡尘时收集的,有助你修炼,这凡间灵气不足,你难有成就,念在我和大巫交情上,就助你一臂之力,送你百年道行。”说着就轻轻的一挥手,一团金光闪在那张少头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4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