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裕丰小说网1。

每日推荐 当前位置:产品展示 > 最新小说 > 每日推荐 >  

小说墨婉周玄卿《嚣张商女:摄政王的心尖宠》在线全文阅读

来源:admin   发表时间:2021-11-25   


《嚣张商女:摄政王的心尖宠》小说是网络作者酒醉不醒的倾心力作。“诶?听说了吗?长安城首富孙家今日抛绣球招入赘呢?就在风雅轩旁的一处楼上,热闹的很,去看看?”“一富商女,娶了又不会光耀门楣,凑那等热闹做什么?”长安城南,有一处最为瞩目的建筑,楼高三层,是除皇城外最......

《嚣张商女:摄政王的心尖宠》免费试读

“诶?听说了吗?长安城首富孙家今日抛绣球招入赘呢?就在风雅轩旁的一处楼上,热闹的很,去看看?”

“一富商女,娶了又不会光耀门楣,凑那等热闹做什么?”

长安城南,有一处最为瞩目的建筑,楼高三层,是除皇城外最高的建筑,这也是平日里听些闲言碎语最清楚的地方。

今日楼外这等声音不绝于耳,虽秋日里,在这楼上东南处开了高台晒太阳肆意得紧,却听得这三层高台处的一位女子很是不快。

“大宁规矩多的很,嫡庶有别,士农工商,明明是寒门学子,屡次落第,却还瞧不上富得流油的孙家。”

风雅轩外的大街上此刻也聚集了不少人,虽平日里也有不少商贩聚集但远没有今日人多,听着吵闹得很。

“他们都是些死读书的,哪有阿婉你觉悟高,知道赚钱最要紧。”

这高台上放了两张卧榻,中间放着茶水吃食,开口的男子也很是肆意的喝着茶听着热闹。

听到这话,一侧榻上的小女娃睁开了眼撇了一脸惬意的男子一眼,颇有些觉得这厮白痴之意。

堂堂大宁镇国公府的世子,明明长了一张正直,帅得能舔的脸,偏偏剑走偏锋是个逗比的性格,真是枉了镇国公的一世英名,镇国公为大宁戎马厮杀半生,儿子却是这个样子,难怪天天挨骂。

“沈弈,可你的思想就跟他们不一样呢?”

“切,我要是去考取功名,第一个查我的就是摄政王,我见他害怕。”

摄政王周玄卿,跺跺脚整个大宁都为之动荡的男人,相传先帝驾崩,是为他所害,后因当时的皇后,先一步拿出了遗诏,他才没做成皇帝,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可无奈这个周玄卿昔年在战场上也与镇国公有同袍之谊,同样战功赫赫,国公爷不到四十岁便告老赋闲在家,整个大宁,都没有能与他匹敌之人,且当今圣上还是个不满八岁的小娃娃,可以说,周玄卿已经是大宁的君了。

君,猜忌战功赫赫的臣子,必然,臣子家的男儿文成武就,君又如何能放心呢?

确实苦了这个十九岁的少年郎,满腔抱负,却也不得不装作纨绔之像,久而久之,还真成了个纨绔。

“书生看不上商人的千千万,本为士族亲自经商的就不多,我就知道你一个。”

“士族有钱的多,没钱的也多,有钱装没钱的更多,哪像我啊,有了钱,我什么都能干,大花特花都没人置喙半分,比那些贪污受贿的士族肆意多了,这可是阿婉你教我的道理。”

满身铜臭,这四个字,形容沈弈再适合不过了。

七年前,十二岁的沈弈,有了考取功名之意,但却被自己的父亲沈国公从中作梗,喂了泻药拉了三日,考试的时间便错过了,后来他无意得知真相后便闹了一出离家出走,碰到了在城郊道观的自己,两人不认识打了一架,他打不过,不打不相识,六岁的自己知道缘由后便开始劝解,当时也萌生了赚钱的想法便交了这个朋友。

后莫家那边出了岔子,接了自己与侍女回了长安,师父是逃犯,不能随意入长安城,再加上自己与冬竹年幼便在长安城安顿了下来。

莫府懒得管自己这个庶出女儿,是以遛出府也很方便,一来二去便成立了风雅轩,让沈弈当了明面上的老板。

钱嘛,自然是便宜师父出的,毕竟师父家没犯事儿的时候也是经商的,他年轻时候的小金库到现在都不知还有多少。

后来……

今年……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三个年头了吧。

上一世的墨婉,商场不败的神话,生意遍布全球,爷爷在国内出事,自己匆忙赶回,却中了自己亲二叔的圈套,车祸,瘫痪,注入自己身体的药,再睁眼,古装扮相的丑陋婆子,我在她怀里,我看不到地,再仔细看,只看到了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后来自己被一个妇人抢去,自己会说话时唤她林姨,林姨在自己四岁时病故,留下的女儿便是冬竹。

原主出生两日便没了,听说阿娘生产时难产而亡,第三日,自己被扔到了道观。

三岁时,道观后山的一捧清水救命,师父渊池养好伤后,便教授自己与冬竹武艺,他说,既然天道不公,你们两个女儿家要学些本事傍身才好。

一连十年,日日练功,师父虽为逃犯,每年也还是会想办法回来一两回,只因自己说,要养他老。

一句这是阿婉你教我的道理倒是让自己思绪万千。

此生的墨婉,何其有幸,机缘巧合遇见了真心待之的师父,莫逆之交的好友。

“是啊,钱,是最有安全感的东西。”

“世子爷不凑凑热闹去?孙家可是长安首富,若有他的助力,风雅轩定能更上一层楼。”

闭着眼一脸惬意的沈弈这才睁开了眼,看了看方才从榻上起身的墨婉,此刻正趴在台边看热闹。

“你们看你们看,孙家小姐出来了。”

底下凑热闹的人不绝于耳,竟还有人挤人之势,看了一会儿沈弈颇觉得无趣。

“孙家算什么长安首富,整个大宁的首富不就在我身边吗?”

听出调侃之意的沈弈并不恼,最近几日母亲操心起自己的婚事来,阿婉调侃也属正常。

若说起墨婉是大宁首富,一点都不为过,七年的时间,风雅轩便成了天下第一酒楼,是她明面上最赚钱的买卖,布庄,胭脂坊,酿酒,城郊的庄子,就连赌场妓院都有不少,生意倒是遍布各行各业,也都是各行各业的翘楚,从不见亏本出事,当然三月前的事例外。

“阿婉,我从前以为你是爱钱,才经的商,你也说是因为你爱钱,可是你的做派,我有些看不懂了。”

“钱诶,谁不爱钱,只不过是因为我钱比较多而已。或许是上辈子比较惨吧,这辈子想好好过,连带着给下辈子

积些福报而已。”

眼底不见失落,心里却满是,上辈子的墨婉,确实死的很惨。

“快冬日了,该给京郊的那群孩子们添些新衣,今年你总要去吧。”

“上次见他们是三年前的事了,我忙着辗转各地,今年自然要去。”

“你于月前回长安,今日你瞧着楼下的探子,有多少人?”

那孙家小姐在旁边那栋楼上廊下走来走去,当是在挑选满意的夫婿吧。

“有多少人有什么要紧?他又一时不会动我们,莫家处理得如何了?”

“莫家?”

沈弈想了半晌才记起是哪个莫家。

自然是两年多前,全家下狱流放崖州的莫家,也是身旁这丫头原本的家。

“经你的授意,他们在崖州虽日子过得清贫,但性命无忧。”

“嗯。”

墨婉听完,再不说话,沈弈也细心得不再打扰。

莫家,是当年长安城一家小商户,差不多三年前出了事被流放,虽然也是阿婉的手笔,但下手也算不得狠。

与大街上的喧闹对比,此处竟然安静的有些不太习惯。

“阿弈,我与莫家并无亲情,一出生就要被扔进井里淹死的人,我不伤他们性命,已是我做的最大的限度了。”

“我知道的,莫家的惩罚太轻了。”

“看来……今天热闹了。”

沈弈随着墨婉的目光望去,只见有十数人骑着马直直朝着风雅轩而来,看着为首的人,自然不是因为孙家抛绣球而来。

因为……周玄卿来了。

墨婉将沈弈拉得退后了几步,楼下的人已经发现此处有人。

“让人把这里收拾干净,下去迎接摄政王。”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Copyright © 2021 裕丰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