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尊传功鼎(岳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岳正终于在这异界,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之前和其他的奴隶,呆在一个山洞里,那气味真的很难忍受。但最让岳正难以入眠的。就是山洞里那其他奴隶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了,简直是魔音入耳。其他人累的很,那么大的呼噜都能……

我有一尊传功鼎(岳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我有一尊传功鼎》免费试读

岳正终于在这异界,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

之前和其他的奴隶,呆在一个山洞里,那气味真的很难忍受。

但最让岳正难以入眠的。

就是山洞里那其他奴隶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了,简直是魔音入耳。

其他人累的很,那么大的呼噜都能睡着。

但岳正的身体并不是很累,所以想早点睡着,也是比较难的。

而现在,他呆在山下营地的帐篷里,仔细回想昨日的经历。

太阳都已经照进帐篷,都没有人主动去叫醒他。

其实,让陈奇继续管理营地也算是比较正确的一步了。

一方面陈奇对流程很熟,也能压得住那些奴隶。

但如果是岳正来管理那群人,估计就有人不服了。

毕竟他是从奴隶中来,难免有人对他心生不满。

岳正走出帐篷,向着昨日交矿石的地方走去。

他知道陈奇应该在那个地方,管理着所有的背石奴隶。

岳正要想恢复自由身,也需要为这陈氏服务,帮他们选矿。

如果是昨日的这个时候,岳正一边背石,一边已经修炼上了。

毕竟昨天,他从陈奇的口中已经知道,这世界还是有修炼者的。

估计按他现在的这两下子,碰到厉害的修士,基本也是送菜的。

而且身上导致他穿越的神秘小鼎,也是令人捉摸不透,或许这鼎也是有来历的。

岳正觉得暂时,还是需要猥琐发育,继续按照这个世界固有的规则去做事。

来到了矿场,见到陈奇确实在矿场中的空地上。

那陈奇见到岳正过来了,赶忙停止了和一边的监工的谈话。

他两步并作一步,急忙来到了岳正的身边,讨好地问道:

“岳矿长,不知昨夜您休息的如何?”

“还是不错的,就是……”岳正刚想说,早上没人叫他起床。

“我懂得,岳兄弟一表人才,改日去了陈溪镇,小的必会引公子去漱清阁,让公子好好做几回新郎官。”

这陈奇分外猥琐的对岳正说道。

额,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不过、真的、很好奇唉!

“陈矿长,那漱清阁是什么地方?”

这岳正继续维持着他呆萌小白的人设,好像有点不耻下问的意思。

可要是熟悉他那花花性子的人,一定会说,这哪是不耻下问啊,简直是不知羞耻瞎鸡儿问!

那陈奇也是被问住了,眼睛转了几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向这装作初哥的岳正解释。

这陈奇也有几分急智,回复到:

“那漱清阁啊,就是个大澡堂子,有年轻漂亮的小姐姐,帮你漱口,帮你清洁身体。”

“你放心,哥哥我知道你搬了好久的矿,改日,肯定会带你,去好好洗把澡的。”

“到时候你和那搓背的小娘,好好交流,那一定会让你神清气爽的。”

说完这话,陈奇向岳正挑了挑眉毛,猥琐地笑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岳正对这解释,也是无语了,心想这陈奇难道也体验过,咱们家乡的洗浴中心?

“好的,好的,到时候我一定好好交流。”

岳正这时虽满腹憧憬,非常想体验下,异界的精神文化生活,但还是要装出一副无比纯洁的样子。

看着一个个奴隶,艰难的从山上下来。

岳正也不禁感慨,这境遇的神奇。

前两天,他还是和这些奴隶一样背矿,甚至还有可能,挨监工的鞭打。

但现在他却是能决定这些奴隶生死的代矿主。

岳正又仔细复了下盘,本身这采了几年的矿脉,就有品质下降的可能。

而且,他在背石头的时候,又特意挑精华的石头,去吸收练功。

一堆低品位的石头,导致熔炼出来的矿锭,自然达不到标准。

这时候的陈家,又比较缺钱,自然不能放弃这条矿脉。

要是在以前矿脉被采完,陈氏最多只是重新找矿脉。

哪会去迁怒于他们自家的奴才,这陈奇也是受了无妄之灾。

但是这也间接,让岳正在陈二的面前脱颖而出。

当然岳正现在,才想明白过来,知道他自己,应该在这件事当中,起了催化剂的作用。

岳正心思玲珑,很快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也不禁感慨造化弄人。

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食铁诀的神奇。

如果没有,这样神奇的功法,可能,岳正也熬不过最初的两天。

他想了想,觉得还是需要,每天保持修炼的状态。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奴隶社会,更不能有一丝丝懈怠了。

随即,他就去那么多矿石中找了一块体积大,金铁之气足的,一屁股坐了上去。

又对着身边的陈奇说道:“您要是方便,就安排人引着这些奴隶,到我面前来分矿。”

“好的矿石,可能不容易选,但要是品位太差的,我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说完这话,岳正就默默坐在石头上发呆。

但实际在一呼一吸间,他坐下的石头的金铁之气,就减少一缕。

那身边的陈奇,听到他这话,也开始安排起来。

不一会儿,那岳正面前的石头,就被几个监工驱赶着几个奴隶,搬了个干净。

随即一个奴隶,被领了上来,岳正看了他一眼,好像看到了,自己几天前的样子。

那黝黑的皮肤,身上破烂的衣服,脚上的草鞋,也几乎全烂了,肩膀上被勒出深深的红印。

他眼神麻木呆滞,没有一丝丝神采,好似没有灵魂的破布娃娃。

“你,把石头都倒出来。”那人机械似的照做。

岳正还在运着食铁诀的炼体法诀,但对周遭的金铁之气,依旧无比的敏感,随意指了几下。

随口便说道:“我指的这几块的石头,都不是很好,你把它们搬到那边的土堆,就可以走了。”

那奴隶也不答话,依旧是照做无误,当那奴隶要把最后一块不够好的矿石搬走时。

岳正对着不远的陈奇喊道:“陈矿长,给这位兄弟,拿一双新的草鞋来。”

“岳矿长,这不太合规矩啊,一般我们一月才发一双。”陈奇道。

“这你就想差了,给他一双新鞋,能用多少成本,要是今天,他要是能多运一筐石头,多少双草鞋都回来了。”

岳正说道,那陈奇一听,暗自觉得很有道理。

向着一边的监工示意了下眼神,那人不一会儿,就取来了一双新的草鞋。

那个奴隶,接过新的草鞋,也不答话,只是跪下,给岳正磕了个头,又背上竹筐,向着山上走去。

岳正突然觉得,刚刚那一点恻隐之心有被触动,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点想法。

一个又一个的奴隶,背着他们的矿石走来。

按照刚刚那个奴隶的流程,在岳正身边,留下了较为优质的矿石。

那些品质比较差的,则被陈奇安排那些奴隶,又重新背上,运到了另外的地方。

营地里忙活了半天,那需要岳正掌眼的流程,才确定下来。

一个上午过去,岳正身边的优质矿石,都快垒成了一个小山丘。

这时陈奇过来问,要不要用午饭,让奴隶们在一边等着。

岳正屁股下面的那块石头,经一早上的时间,已经吸取不到什么精华了。

岳正正想着找个理由,换一块石头当坐垫。

这不理由就来了,“陈老哥不用了,我可不能耽误二公子的事情,你这样。”

“你把吃的食物,用盘子装好拿上来,就放在我早上坐的那石头上。”

“我等等看,后面的人的筐里,有没有合适体积的废石,再拿来当坐石。”

“好嘞,岳老弟,像你这样的人,想不受二公子赏识都难啊。”陈奇恭维道。

不一会儿,目标就出现了。

而且,那块石头好像非常不一般,神光内敛,表面看上去,就如一块土石一般。

但那金铁的精华,勾得岳正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他连忙对着背过来的奴隶,说道。

“这一块一看,就知道是废石,你帮我搬到脚下,等等我用它,当个石凳。”

那奴隶不疑有他,废了几分力气,将石头搬到,他指定的位置。

岳正迫不及待的就想坐下修炼,他强忍着这种冲动。

从他面前吃饭的盘子里,抓了一块馒头,丢给那个奴隶。

那奴隶高兴极了,千恩万谢的,背上其他的废石就走了。

当然那个馒头,也没几步的功夫,就已经被那奴隶吞了下去。

岳正漫不经心地,坐在了那块石头上,实际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这一块石头的金铁之气,都要比他前几天吸收石头的总和,都要多。

他坐在这石头上,轻轻一运气,身下石头的金铁之气,就要向他各个经脉、穴位去涌入,那食铁诀的运气速度,也不禁加快了几分。

这食铁诀,分外神奇,主要是通过外物的金铁精华,汲取反哺自身。

一方面可以提升气力、加强自身的防御。

目前岳正已经快接近铜皮铁骨的境地了。

另一方面,修炼至大成,肺部便会犹如白金一般。

到时候就算再恶劣的环境,也能顺畅的呼吸。

实际上这一方世界,对于凡境的划分标准,也是非常简单,主要是看三个方面。

即力量、防御和速度,如果一个方面或多个方面达到凡人肉体的极限后,便需要汲取天地之间的能量。

如果肉体能吸收,并掌控各式各样的能量,并且成功运用的话,那就是天境的强者了。

无论是北方的晋国,还是岳正所在的南郑,凡境的武者或修士,还是占了多数。

甚至是南郑这样的小国,凡境武者在普通人中的比例,也远赶不上北方的晋国。

据陈奇所讲,陈家的陈老太爷,在中年依然是一个凡境武者,在凡境多年。

当时他的肉身,已经打磨的非常强大,寻常刀斧不能伤,手上的力气,也有上万斤,但迟迟不得法,未能感到天地之能。

后得蒙异人传授,一门控火术,遂能感知天地火灵,一举踏入天境。

岳正听了之后心道,这凡境不就是一般的武者嘛,力气或者速度比普通人快,天境不就是异能者!

但据陈奇所讲,天境以上还有圣境,这个就不是他一个仆人,能知道的事情了。

他吸收的很快,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肺部。

发现肺部的颜色,开始出现一些变化,好像有金属化的趋势。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他的肺部就有可能变成一个金肺。

忽然远处传来了,马蹄的声音,岳正站起来,满怀憧憬。

应该是昨天来过的陈二公子,如果不出意外,岳正马上就要获得自由身了。

果然,马车在营地的空地上,停了下来。

那陈二公子,飞快地从马车上跳下来。

闻讯而来的陈奇,刚要做出迎接的动作,但那陈二公子熟视无睹,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那陈公子看了一下周边,找到岳正所在的位置,便飞快地朝他走来。

刚刚驱车的仆人跟着,手里还捧着东西,也是急急忙忙地跟上。

“岳贤弟,好本事啊,昨日带回去的几块石头,我连夜让人熔炼出来,拿给郡城过来的商人一看。”

“他们表示,如果后面的金属,都有这样的质量,他们愿意出更高的价格。”那陈二公子喜形于色地说道。

但看到岳正的眼神,总是盯着仆人手上的东西,那陈二一下子明白,岳正所期待的是什么。

“岳贤弟,这一早上我就把你的民籍办好了。”

随即,从仆人的箱子里,拿出几张纸,递给岳正查看。

岳正连忙拿起那几张文书查看,其中一张是“销奴籍书”,上面写着“兹有奴者,姓岳名正,于主有功,着赎买己身……”

左侧还印有陈溪镇印,下着朱红色的南荒郡印。

另外一张纸质更好,好像还有防水的效果,开头便是“民籍信引”,上面用特殊的油墨写到“岳正者,阳,南郑国、南荒郡、陈溪镇镇民,生辰南郑历崇威十二年六月初十,由奴转民,咸使役之。”左侧盖着南郑国印和南荒郡印。

还有一份则是聘书,岳正也没来得及细看,但前两份文件已经让他激动不已。

可能有看官要问了,要说这也是个高武和修行的世界。

有力量直接就可以逍遥天地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在意奴隶的身份。

一开始岳正也是这样想的,但回忆了下前身的记忆,要是没有合法的身份随意乱跑。

无论是此地官府,还是一般的平民,还是有能力的修士,都可以直接拿下那人。

交由民籍司处理,还能领取赏钱,而且这民籍司,就是最大的官方奴隶商。

要是一般的人,出趟远门,没有带任何的证明材料,或者没有人,能证明你不是奴隶。

那么恭喜你,最终的结果,就是被抓到当地的民籍司,被发卖。

那薄薄的一张纸,就是岳正的身份证了,而且这身份证要是丢了,且无人能证明你的身份,那下场可就太惨了。

“这就谢过陈兄了。”岳正作揖感激道。

“岳兄弟,你太客气了,你于我有大用,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后面矿场的事,就要拜托岳兄弟了。”

陈二公子友好的说道,说罢便引着岳正去一边的营帐,把他的来意细细说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