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裕丰小说网1。

每日推荐 当前位置:产品展示 > 最新小说 > 每日推荐 >  

叶风云陆一曼《女富婆的神级村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admin   发表时间:2021-11-05   


第1章 傲娇美女富婆


“啊!风云,你轻一点,速度慢一点,婶子要受不了了。”
“秀芬婶子,你刚才不是说要刺激点吗?怎么这点程度就受不了了?”
“哎哟,你这个小坏蛋,快点停下,婶子真的受不了了!”
“哦!”
华东平原,某小村的小院落里传来了令人浮想联翩的对白,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正在帮一个胸大屁股翘,浑身透露出诱人芬芳的女人推秋千。
那女人穿着短裙,饱满的臀部坐在秋千上,双手紧紧的抓着秋千,随着那秋千一荡一荡,隐隐泄出一些美妙动人的春光。
不过此时,因为那秋千被那青年荡的太高了,那女人被吓得面色发红,不断叫唤。
那青年叫叶风云,他见秀芬婶子,被自己的恶作剧吓得够呛,便拉住了那秋千的绳子。
那女人,叫李秀芬,结婚三年,老公就出车祸死了,带着个小女儿,是村子里最俏的寡妇。
此时,她脸蛋红扑扑的,吓得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剜了一眼叶风云,轻轻抚着一对丰硕沉甸甸的胸脯,喝道:“臭小子,你是要把婶子吓死啊!”
“嘿嘿,秀芬婶子,跟你闹着玩呢。”
叶风云嘿嘿笑了一声,而目光,却是忍不住在李秀芬的那一对领口敞开的雪白、丰硕上游离。
“小色狼,我听说你要进城给一个狐狸精的老爹治病?”
突然,李秀芬自也注意到叶风云那瞥向自己胸前的眼神,还故意挺了挺了挺胸脯,带着幽怨的说道。
“咳,秀芬婶子,是老头子让我进城,给她老爹治病,我也不能不听老头子的话不是?”叶风云轻叹一声道。
李秀芬翻了翻白眼,说道:“那我还听说,只要你能治好那个狐狸精老爹的命,她就招你当上门女婿,还把一半的家产分给你?”
“就凭你小子的医术,肯定能治好人家的病啊!这下好了,你小子可发达了,成了富婆的小白脸,享受荣华富贵!你可就把婶子忘到脑袋后面去了!”
“婶子,你说啥呢,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忘了你呢!那个狐狸……呸!那个女老板,据说年纪都三十了,长得特丑,脾气特暴躁,简直就是个母老虎!我就是娶婶子你,也不能娶她啊!”
“啊?小色狼,你说什么?还想娶婶子我?你说,你是不是对婶子,早就起了坏心思了?!……要不,婶子今天就成全你了,让你告别处男之身?”
李秀芬脸上洋溢着春光满面的笑容,一副媚眼如丝的模样说着,她还一把抓住了叶风云的手,朝自己的丰硕上放。
叶风云被李秀芬勾的嘴唇发干,唾液直往肚子里吞,他的手,被秀芬婶子的小手抓着,毫无抗拒,就朝李秀芬那丰满雪白的地方探去……
可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怒喝声,从院落之外传了进来:“叶风云,你个兔崽子!又跑来找李寡妇,我的老脸都被你丢尽了!快点滚回家!收拾东西,明天进城!”
这苍老的断喝声,差点把叶风云的魂都吓掉了,他急忙缩回了手,对李秀芬说道:“婶子,死老头来了,我先走了!”
嗖!
叶风云一纵身就从墙头上跳了出去,而李秀芬在后面,风情动人的“咯咯”笑道:“没出息的小色狼,婶子等你回来!”
……
第二日。
叶风云带着老头子交代的任务进城了。
说实话,他是一点也不想进城,他也不想娶什么女狐狸精,更不想变成什么女富婆小白脸。
他只想留在村里,陪秀芬婶子荡荡秋千,吹吹牛,偶尔看到点美妙的风光。
不过,当他一从火车站出来,看到城里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城市女郎之时,他的眼睛就不太够使的了。
城里人不像农村人穿着那么保守,很多女孩子,都穿着超短裙,黑丝袜,网格的,让他的目光频频乱飞,心头就跟猫抓的一样。
“城里,不愧是城里啊!好看的美女就是多啊!”
叶风云嘀咕了一声,走出了车站,便用老年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说道:“陆总,我到了。你车子在哪?哦哦,站台之外那辆五个六车牌的奔驰是你的是吧?好好,我马上过去。”
叶风云挂断手机,便四处逡巡,终于,他看到了一辆车牌为五个六的奔驰车,就在路旁。
他便兴冲冲的走了过去。
当叶风云走过去之时,那奔驰车门,也被打了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人。
当叶风云朝那女人看去的时候,眼睛顿时直了。
他在心底暗暗呐喊:不是说那个女富婆,是个年老色衰,长得跟母老虎一样的丑女吗?
可是眼前这女郎,也太美了!
叶风云眼前这女郎面目如画,身穿ol制服,那短短的包臀裙,包裹着她那丰满挺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之上,穿着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
她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了一道幽深雪白的沟壑,让叶风云心头大动不已。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世间极品啊!
只是,这女郎面目清冷,她微微打量了一下叶风云,面露疑惑的说道:“你是秦老神医的徒弟?”
“陆总,你好,我正是秦志远秦老神医的弟子,叶风云!”
叶风云伸出手,就要和这美如仙女一般的陆总握一下。
岂知,眼前这美女瞥了瞥叶风云身后,并未伸出手,而是疑惑问道:“那秦老神医没来?”
“我师父太忙了,就没来,说是派我来给令尊治病。”叶风云微笑着,尴尬的缩回了手。
陆总俏脸微微一沉,眼眸深处露出一丝愠怒道:“既然秦老神医,不屑来给家父治病,那就算了!你请回吧!”
说罢这话,这清冷的陆总,转过曼妙的身子,就要上车。
叶风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貌若天仙的陆总,是瞧不起这个小徒弟了。
可就当陆一曼那只黑丝脚,就要落在车里的时候,她的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陆总,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时常在凌晨一点到三点,做噩梦,每当噩梦醒来,手脚冰凉,心悸盗汗;”
“而且,因为这个症状,你已经有一个月没来大姨妈了?”
轰!
当陆一曼听到这话,娇躯猛然一震,她豁然转过身子,“蹬蹬蹬”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叶风云的面前。
“陆总,我说的对吗?”叶风云挺着胸膛,颇为傲然的说道。
岂知——
“啪!”
陆一曼脸色一沉,竟然一耳光扇在了叶风云的脸上,怒斥道:“你这个狗东西,竟敢调查我!!”

第2章 这老婆,我娶定了!


叶风云被陆一曼打懵逼了。
他明明是通过中医的四门诊断法门“望闻问切”的“望”字诀,看出来的。
而这个女人,竟然以为自己调查了她。
叶风云捂着脸,十分受伤。
他盯着陆一曼,委屈道:“陆总,我与你素昧平生,我调查你干啥啊?况且,你这病,应该是你的隐疾,并无多少人知道,你说我怎么调查你?”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一曼杏眸爆睁,瞪着叶风云道。
叶风云揉了揉脸,淡淡道:“我看出来的。”
“看……出来的?”
陆一曼那动人的脸庞,现出一片不可思议。
她这病,确实已经纠缠她一段时间了,她没好意思上医院去,便在网上搜了一些资料,到国外进口了一些药物服用。
可惜的是,那些国外药物,不但没用,反而让她的隐疾,越来越严重。
知道她这个病的,除了她自己之外,便无人了。
眼前这个来自乡下的青年,想要调查她,那怎么可能呢!
只是,这青年说是看出来的,这让陆一曼,一点也不信。
“对啊,陆总,你不要忘了,我师父是个老中医,我自然也是,我通过望闻问切的望字,就看出了你的病,有什么稀奇的吗?”
“好了,既然陆总您对我看不上,那我只能回去了。不过,我来回的火车票,你得给报了。”
说罢这话,叶风云背起了自己布包,转身就朝火车站里走去。
看着叶风云那离去的背影,陆一曼神色不定,便叫道:“你站住!”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叶风云定住,转过身子,目光却在陆一曼的那个敞口游离,微笑道。
“你的医术,比之秦老神医如何?又学了他几分?”陆一曼问道。
叶风云“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陆一曼沉声道。
“我说我医术天下第一,你信吗?”叶风云倏然止住笑容道。
“你吹什么!”
“你看,我怎么夸我的医术,你都不会信,那何不如用事实说话呢?”
“好!”陆一曼深吸一口气,令得她那一对饱满,更加动人……
“叶风云,对吗?假如你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我陆一曼招你当上门女婿,并且给你一半家产!”
听了陆一曼的话,叶风云下意识的在她那傲然的身材上逡巡了一番。
看到叶风云的这个眼神,陆一曼已经把叶风云定性为小色狼了。
她不相信这个家伙,能够治好自己父亲的病!
不过,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自己父亲反正都已经病入膏肓了,就姑且让他一试。
岂知,叶风云却摇摇头,道:“我不去!”
“嗯?”陆一曼脸色一变,道:“你为什么不去?”
“你刚才无缘无故的打了我一耳光,必须给我道歉,我或许才会考虑给你父亲治病!否则,在下告辞!”
叶风云很傲然的说完这话,扭头就走。
陆一曼气的两团丰硕上下起伏,肚子里也是憋着一肚子气:“好,我给你道歉!”
叶风云陡然止住了身子,道:“道吧。”
“对不起。”陆一曼只得咬牙切齿的给叶风云道了个歉,而心头却把叶风云恨个半死。
假如,叶风云不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病,她绝对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叶风云也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看到陆一曼这么大的女老板,都道歉了,便点点头道:“走吧。”
叶风云走到车旁,嘴角噙着玩味道:“怎么?你请我这个高人给你父亲治病,难道不给我开门吗?”
“你!”
陆一曼气的心脏直抽抽,这个小子太贱了。
假若是他师父来,自己开门也就开门了,他一个小徒弟,有什么资格摆谱?
“不开是吧?那我走了。”
叶风云扭头就要走,陆一曼咬牙切齿道:“开!”
陆一曼亲自打开了门。
叶风云微微一笑,便大大方方的上了车子。
紧接着,陆一曼也上了车子,目光凛冽的对叶风云道:“你最好治好我爸的病!!”
叶风云嘴角噙着微笑:“你放心,你这老婆,我娶定了!”
“哼!”
陆一曼轻哼一声,便对司机道:“小刘,回去。”
“是。”
小刘透过后视镜,目光鄙夷的瞥了一眼叶风云,便驾驶着车子出发了。
陆一曼全程都是冷着脸,没说话。
而叶风云则是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那些花枝招展的妹子,啧啧道:“大城市就是好啊!都是高楼大厦,都是漂亮妹子!”
陆一曼目光鄙夷的瞥着他,心头暗暗两个字:土鳖!
叶风云突然转过身子,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陆一曼的黑丝大长腿。
陆一曼注意到叶风云这个眼神,俏脸一沉,喝道:“色胚!你看什么呢?”
叶风云嘻嘻笑道:“陆总,你穿黑丝,真好看,真性感,比我们村里的李寡妇还好看。”
吱嘎!
开车的小刘,一个不稳,差点把车子撞上路旁的栏杆了。
这个乡下来的土鳖,可真猛啊!
竟然胆敢调戏了陆总!
还拿她和村里的寡妇比??
要知道,陆总可是本市知名的商界冰雪女神!
别说调戏她了,就算是多看她两眼,都要倒霉。
而这个土鳖,竟然敢说这种话……
果然,陆一曼的脸色也是骤然一寒,下意识的就要抬起手,扇叶风云。
叶风云立马叫道:“你敢打我试试,你打我,我就不去给你父亲治病了!”
“你!”
陆一曼气的要爆炸,她恨恨的放下手,目光恨不得吃了叶风云!!
叶风云微微笑道:“陆总,不过我还是要建议你一点,你穿丝袜虽然很性感,很漂亮,但这种丝袜,压迫力太强,却不利于你的健康,我建议还是脱了吧……”
吱嘎!
开车的小刘,差点又把车子撞上栏杆了。
他已经无法直视这个土鳖的牛逼了!
他竟然让陆总把脱了……
“色胚!你给我闭嘴!!我找你,是让你给我爸看病的!如果你敢再信口雌黄,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陆一曼愤怒喝道。
“呵呵,好吧。我说的肺腑之言,今晚凌晨三点,你的病情,还会加重,到时,你将腹痛难忍,跟驴打滚一样……好好,我不说了!”
叶风云见这女人又抬起了手,便只得摇头道。
叶风云心头想好了,一定要治好这女人的父亲,让她做自己的老婆!
到时候,看自己怎么用十八般武艺收拾她!
让她跪在自己胯下求饶。

第3章 人还没死!


很快。
陆家老宅到了。
此刻,陆家老宅里,已经站了不少人。
陆一曼的两个姐姐也在。
没错,陆家三个女儿,被称之为陆家三千金!
而陆一曼虽然也快三十了,但其实年龄最小。
而陆一曼的父亲,也是年过花甲的老头子了。
一生打拼,只有三个女儿,和一份硕大的家业。
“小妹,你不是说去接什么秦老神医吗?话说那个秦老神医呢?”
陆一曼的大姐,陆一婷,率先开口阴阳怪气的说道。
“就是!小妹,你可是打了包票,说是百分之百能把那个乡下的秦老神医请来,还保证能治好咱爸的病的!话说他人呢?”
陆一曼的二姐,陆一凤,也是阴阳怪气的说着。
大姐的老公以及二姐的男朋友,也都是挂着一脸玩味的看着陆一曼。
陆一曼被大姐二姐说的有点抬不起头,因为,她已经跟家里人打好包票了,说是能把秦老神医请来为父亲治病,但现在……
她只把秦老神医的弟子带来。
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不堪的色胚!
“大姐,二姐,秦老神医有事没来,但他派他的徒弟来了,就是他。”
陆一曼示意了一下叶风云。
当众人朝叶风云看去的时候,都是“嗤”的笑了出来。
叶风云穿着土里土气不说,身上还背着一个小布包,脚上穿着山寨版的运动鞋。
啊?就这?
秦老神医的徒弟?
你要不说,这不就是乡下小农吗?
“小妹,你也太儿戏了吧?竟然让这么一个……土鳖,给咱爸治病,你不怕把咱爸治死啊!”
“小妹,你是不是想让咱爸早点死,你好继承偌大的家业啊?我可告诉你啊!咱爸可说了,你要是不能为咱家招个优秀的上门女婿,你可拿不到家里一分钱!”
大姐二姐,纷纷道。
陆一曼也被大姐二姐说的满脸尴尬,因为,她也觉得自己把叶风云带来,有点儿戏了。
她也不相信叶风云能把自己父亲治好!
“土鳖,咱爸乃是千金之躯,岂容你这个乡下土鳖随便治疗?滚吧!”
“土鳖,一看你这样的,就不是神医,还不够丢人现眼的!滚!!!”
大姐和二姐,对叶风云呵斥道。
陆一曼也是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叶风云,她不能决定,是不是要让叶风云一试。
叶风云微笑道:“不让我试试,你们怎么知道我治不好你们爸爸的病?”
“就凭你,也配?”大姐二姐不屑道。
“对,就凭我,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小便呈现暗黄色,而且,秘密之处,隐隐有溃烂之象!用我们行话说,这叫梅毒,以后,你可少跟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厮混!”
“还有你,你有痔疮吧?每次大便的时候,疼的撕心裂肺,你知道怎么形成的吗?就是你们夫妻生活的时候,你男人,不走寻常路造成的!”
“还有你,你每次只能坚持一分钟吧?”
“还有你,经常吃助兴药吧……”
赵山河看向大姐、二姐、和他们的男人们,接连说出了他们隐疾,暴露出他们的糗事,他们脸色狂变,嘴唇发抖,指着叶风云,连连说“你你你……”
因为,叶风云说的都是对的!
他们自然无言以对,只能你你你的。
叶风云耸耸肩道:“我什么我?谁让你们乱搞的!怪我喽!”
“土鳖,你胡说!你给我滚!”
“妈的,土鳖,你欠揍!”
几个人恼羞成怒。
而陆一曼听到叶风云一连说出自己大姐二姐姐夫们的隐疾,也是惊讶的不行。
这个家伙真的有点神了啊!
不光说出自己的隐疾,还说出了他们的隐疾?!
就在陆一曼决定要让叶风云给父亲治病之时,一个身穿大褂的医生,从堂屋了跑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叫道:“不好啦!陆董事长他……他不行了!”
“什么?咱爸不行了!”
“我的个爸爸哎!你怎么就死了呢!”
“爸!!我亲爱的爸爸,你不要走啊!要走,我和你一起走啊!”
陆一曼的大姐二姐和姐夫们,一听老陆不行,立马歇斯底里的嚎叫着,就是眼睛没泪的冲进了堂屋。
而陆一曼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脸色木然,像是一个傻子。
父亲就这样走了!
泪水,情不自禁的从她的眼眶里滚落,她的身躯在颤抖,她痛苦的捂住了脸庞,悲伤的不能自已。
她遍请名医,终究是没能挽回自己父亲的命!
陆一曼像是疯了一般冲进了堂屋……
此时,房间里,一张床上,躺着一个瘦削,毫无气息的男人,这男人正是陆一曼的父亲陆长明!
陆一婷、陆一凤和她们的老公们,都是跪在床前,歇斯底里的哀嚎着。
“爸爸哎,你怎么就走了呢!”
“爸爸,你还没说遗言怎么就走了呢?咱们这家产可怎么分?”
“我提议!咱们先把家产分了!另外,小妹她根本没有为我们陆家招个上门女婿,我提议把她的总裁职务给解除了!”此时,陆一婷叫道。
“我同意!”
“同意!”
陆一凤和老公,立马便同意了。
看到姐姐们,在父亲尸骨未寒之时,竟然要分家产,还要把她的职务给解除,气的心脏直抽抽。
就在大家筹划着怎么分家产,然后再把陆一曼的总裁职务解除之时,一道冷笑声骤然响起:“哎哟,我去,你们这帮儿孙可真有意思啊!老爷子还没死呢,你们就抢着要分家产了!!”
“你说什么?你说我爸没死,你放什么屁!黄医生已经宣布我爸已经不行了,你还敢乱说!”
“就是!一曼,你找的这是什么人,让他滚!”
众人一听那道声音,立马便朝说话之人看去,而刚才说出那番话的,正是叶风云,都是纷纷对叶风云愤怒喝道。
仿佛叶风云说她们父亲没死,得罪了他们一样。
就连那个黄医生,也是冲了过来,愤怒的对叶风云喝道:“你个乡下土鳖,你信口雌黄什么?我敢百分之百的保证,陆董确实归西了,你瞎扯什么!”
叶风云嘴角噙着淡淡玩味,刚要说话,陆一曼却是冲到叶风云的身前,一脸惊疑问道:“叶风云,你说我爸没死?真的假的?!那你能把我爸救醒吗?”
叶风云瞥了一眼老陆,淡淡道:“这不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吗?”

第4章 初展医术,无极神针!


“陆一曼,你疯啦!咱爸已经归西了,你还让这个土鳖给咱爸治疗,你这是对咱爸的遗体大不敬!”
“我看这个土鳖,敢动咱爸的遗体试试!”
“小妹,我怀疑这个小子,别有居心!”
陆一曼的姐姐和姐夫们,开始大肆攻击陆一曼和叶风云,死活拦着叶风云,不让叶风云给陆长明治疗。
看着陆一曼这些亲人们的嘴脸,叶风云只觉得心头暗暗好笑。
这些家伙为了分家产,不顾老爷子死活,可真是用心卑鄙险恶啊。
陆一曼看到姐姐和姐夫们的嘴脸,也是气的脸色铁青,难看无比。
“陆总,你看到没有?不是我不想给你老爸治病啊!而是,你们这些亲人们,不让我给治。”叶风云耸耸肩道。
“你们都给我闭嘴!”
骤然,陆一曼对陆一婷他们断喝一声道:“咱爸在你们眼里,已经走了,现在,叶风云说要给咱爸还没死,那何不如让他试试?最坏能坏到哪儿去?”
“你说得好听!咱爸是什么人?咱爸可是千金之躯,能让这个土鳖随便乱动吗?”
“就是,这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他懂个屁的医术!我猜他一定是别有居心!”
“陆一曼,是你执意让这小子给咱爸治病的,假如出了问题,你能负责吗?”
陆一婷等人纷纷斥责陆一曼道。
一股怒气在陆一曼的心头升腾,她怒喝道:“好!让叶风云给咱爸治病,假如出了问题,我来负责!!”
“你怎么负责?”
众人鄙夷的看着陆一曼道。
“如果咱爸真的因为叶风云的治疗,出现任何问题,我愿意辞去陆氏集团总裁的职位,而且,以后不分陆家一分一毫的家产!”陆一曼叫道。
陆一曼这话一说出来,直接震动众人。
陆一曼的姐姐们,闻言,都是心头惊喜, 只要叶风云给陆长明治疗,出现一点问题,这个傻妹妹就要辞去总裁职务,还不分家产,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他们想好了,等会不管这个土鳖,给他们父亲治病,他们都鸡蛋里挑骨头,岂不把这个傻妹妹拿捏的死死的?
一想到这里,陆一婷等人便心头暗笑,陆一婷便道:“好,小妹,这是你说的,只要叶风云给咱爸治疗出了一丁点问题,那都要由你负责!”
“喂,你们有完没完?你们老爸,只有三分钟抢救时间了,如果你们想看着你们老爸死,那我就不用出手了!”叶风云很鄙夷的看着陆家这帮子孙道。
“叶风云,那你尽快给我爸治疗吧。”
陆一曼看向叶风云认真道:“我现在的身家,都托付在你的身上了,你可要尽力而为!”
叶风云瞥了一眼陆一曼胸前幽深雪白的沟壑,点点头道:“我会尽力的,只是,你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叶风云也时刻不忘娶这个大美女当老婆,要用十八般武艺制裁她呢。
“好,没问题!”
陆一曼紧咬贝齿,点点头,说道。
她在心底寻思的是,先答应这小子,等这小子真的治好了父亲,再想办法给他点钱,把他赶走。
想让自己嫁给他,做梦呢!
叶风云闻言,便径直朝陆长明走去。
陆家人除了陆一曼,都是面带讥讽的看着叶风云。
心道这个乡下来的土鳖,真要能救醒他们父亲的病,那还真神了!
黄医生也是一脸鄙夷的看着叶风云。
想他乃是本市的一名知名神医,连他都宣布陆长明已经死亡了。
假如这个小子真的能救醒陆长明,那真是等于起死回生,神仙下凡了!
死人能救醒?
做清秋大梦呢!
叶风云走到陆长明的身前,直接扯开了陆长明的衣服,露出了他的小腹。
“土鳖,你干什么?”
“陆一曼,你看到了,这个家伙在凌辱咱爸的遗体,你快点辞职吧!”
“垃圾,住手!”
众人见到叶风云这个动作,十分不解,便纷纷喝道。
陆一曼也是困惑不解,看着叶风云喝道:“叶风云,你干什么?”
叶风云瞥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陆一曼的脸上,道:“你说我在干什么?我当然是在给你们父亲治病了!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们想让你们的父亲活转过来,就都给我闭上鸟嘴!”
陆一曼神色不定,便不再多言,其他人则一脸愤恨。
叶风云掀开了陆长明的衣服,接着,便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布袋子。
众人不解,默默看着叶风云要做什么。
叶风云从布袋子里拿出了一根银针。
那银针,长约三寸,遍体银光闪闪。
看到叶风云拿出银针,那个黄医生立即讥讽叫道:“小子,你不会是想要针灸把陆董救醒吧?”
叶风云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闭嘴!”
“你!”
黄医生顿时咬牙切齿的闭上了嘴,嘴里嘀咕道:“我看你装逼,等下,你就现眼了!”
叶风云右手捏住银针,而左手,便在陆长明的小腹部位,揉搓了几下。
最后,叶风云的左右,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呈现八字状,便在陆长明的小腹上“丈量”了起来。
终于,叶风云的大拇指,锁定了一个位置,他那本来严肃无比的脸庞,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之笑。
随即,叶风云便将右手银针,果断扎入了那个锁定的位置。
三寸银针,只入了半寸。
他整个人的状态,也在银针扎入陆长明腹部的那一刻彻底改变。
此时的叶风云,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吊儿郎当的状态,而仿佛变成了一个医道宗师,令人不可直视。
叶风云扎入了第一根银针之后,便再也没有扎入第二根了。
接着,他便捏住了那根银针的上半部分,轻轻的旋转了起来。
随着他的旋转,那银针的针身,快速的震动了起来。
而隐隐的,还有肉眼不可见的青气,沿着那银针的针身,朝陆长明的身体里涌入……
众人十分困惑的看着这一幕。
可当那位知名医生黄医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惊骇莫名,心头掀起了一片滔天巨浪。
眼前这个土鳖青年,所施展的好像就是传说中最为精妙的针灸手法——
以气御针!!
黄医生惊呆了,他的眼珠子瞪得很大。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他仔细看了半天,终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他绝对没有看错!
这个土鳖青年,用的正是“以气御针”!
以气御针,顾名思义,那就是在针灸的时候,会隐隐有气息波动,而让银针发出颤抖的状态,以此沟通病人的经脉,达到治病的目的。
这个青年,会以气御针,那不但说明,他掌握了精深的针灸手法,他还会气功!!
无法用语言描述黄医生震惊状态,他像是看着鬼怪的看着这一幕。
他真想大声叫出来,问问叶风云这是不是“以气御针”。
但他又怕打扰叶风云治病,只得生生憋着。
叶风云所施展的正是以气御针的针灸手法。
这个针灸手法,还有个很牛逼闪闪的名字,叫无极神针!
据老头子所说,这无极神针,正是从道家传承而来,十分玄妙。
叶风云就凭这一手无极神针,在老家的时候,为四乡八村的老百姓治好了各种疑难杂症,获得了四乡八村的大姑娘小媳妇的崇拜。
其中最崇拜的叶风云的,自然便是李寡妇了。
李寡妇在生孩子的时候,没有坐月子,患了风寒之症,每到阴雨天气,便会腹痛难忍,也正是叶风云为她针灸治好了。
当然,叶风云为李寡妇针灸,也是他第一次触碰到了一个丰腴女人的嫩白肉体。
为李寡妇针灸回来的那一晚,叶风云彻夜难眠,脑海里一直浮现着李寡妇那丰腴的身体,以及那美妙的触感。
后来,他就没有忍住自己,开启了男人最原始的手艺……

第5章 今晚入洞房?


此时,叶风云便采用无极神针,为陆长明针灸。
黄医生所理解的“气功”,其实,正是叶风云所炼化的“真气”。
真气这东西玄之又玄!
乃是叶风云跟着老头子从小吸收天地灵气炼化所得。
总之,每当叶风云用这真气为人治病的时候,其效果是事半功倍!
叶风云捏着银针,不断旋转,丝丝真气,不断朝陆长明的身体里涌入。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模样。
众人见陆长明还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便又纷纷道:“土鳖,你够了吗?你不要再玩了!”
“陆一曼,还不让这个土鳖住手,你还不引咎辞职!”
“妈的,看这土鳖,在咱爸的身上戳来戳去,我的心好痛!”
“我怀疑这个家伙用绣花针在咱爸的身上下邪术!”
就在陆家人纷纷斥责叶风云,有人还要冲上来,阻止叶风云的时候。
只听得一声剧烈的咳嗽响了起来!
这一声剧烈的咳嗽一响起来,立马惊得众人闭上了鸟嘴。
他们纷纷朝着咳嗽之人看去,只是这么一看,都是豁然而惊!!
因为,他们看到陆长明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天哪!咱爸醒了!这真是老天开眼啊!”
“我想,一定是我在心中暗暗祈祷,才让咱爸醒来了吧!”
“我亲爱的爸爸,你醒来,我真是太开心了!这要感谢上苍啊!”
陆家人无比激动的叫着,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却没有一个感谢叶风云的。
陆一曼看到老爸醒来,也是激动的泪流满面。
她没想到,叶风云真的做到了!
这个家伙,真的救醒了自己父亲!
她,赌对了!
叶风云取掉了银针,将银针恭恭敬敬的收了起来,淡淡说道:“好了,你们老爸的病,已经被我治的差不多了。你们父亲,若无意外,至少再活二十年!”
“爸!你可醒来了!你真是吓死我们了!”
“爸,你醒来,这就是天意啊!说明我们陆家老祖坟冒青烟了啊!”
陆一婷等人,急忙围了上去,他们甚至还很粗暴的把叶风云挤到了一边,浑然不把叶风云当成恩人。
其实,陆长明醒来,陆一婷等人的心情并不好。
他们根本不希望老爸醒来,因为老爸一醒来,他们还怎么分家产啊?
所以,他们根本毫无感激叶风云,甚至还很愤恨叶风云。
看到陆家人这些嘴脸,叶风云心头感到好笑。
算了,他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村医,但也秉承着医生的天职,治病救人,就算对方不感激自己,他也没有多少怨言。
这就是医德。
陆一曼也是机动至极,泪水直流。
父亲醒来了,这里只有她是发自内心,真正开心的。
她宁可不要这万贯家产,也希望父亲能够再活几年!
就在此时,陆一婷突然叫了起来:“等等,咱爸虽然醒了,但会不会是回光返照啊!黄医生,你快来给我爸检查检查!”
陆一婷的声音,再次让大家的心脏提了起来。
陆一凤也跟着叫道:“对,说不定这土鳖没有把咱爸给治好,咱爸只是回光返照!黄医生,你来检查一下。”
叶风云听到这些人的话,气的直想笑。
黄医生也是一脸惊疑和困惑的跑到了陆长明的身旁,为陆长明快速的检查了一番,当他检查完毕之后,一片惊喜的说道:“可喜可贺!陆董的病,全部好了!就连他的心肌梗塞,都似乎消失了!叶神医,确实治好了陆董的病!”
“黄医生,你确定我爸不是回光返照吗?”陆一凤问。
“我用生命担保!”
黄医生叫道,当他叫完,便用着无比复杂和崇拜的目光叶风云,这位简直就是起死回生的神啊!
陆一婷和陆一凤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但表面上还惊喜的说着,这是天意啥的,是老天让他们父亲醒来了。
叶风云救醒了陆长明,也没指望他们多么感谢自己,便轻轻摇头,径直离去。
可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从混沌醒来的陆长明的声音骤然传来了:“神医,请止步!”
叶风云停住了脚步,就见陆长明挣扎着从床上下了来,快步走到叶风云的身前,直接“咚”的跪在了叶风云的身前,感激道:“叶神医,多谢您相救之恩!您只管提要求,只要我陆长明能满足的,尽力满足。”
岂知,叶风云摆摆手,便把陆长明扶了起来,淡淡道:“陆董,我是奉恩师之命前来救治于您,举手之劳罢了,你非要报达,那就给我一百块的诊金,再把我车票报了就好了。”
听到叶风云只要一百诊金,只报销车票,陆长明怔住了,而他心头却对叶风云高看了两眼,接着问道:“叶神医,您真的不需要其他酬谢吗?”
“嗯。治病救人,就是我的天职,我岂能以此相要挟,谋取私利?”叶风云认真道。
叶风云嘴上虽然这么装逼的说着,但内心却是叫道:“不是说好的,治好这老头的病,就把陆一曼嫁给自己做老婆吗?不会言而无信,没这事了吧?早知,我就不装逼了!”
“好,好,好!”陆长明连连说了三个“好”,随即便对陆一曼叫道:“一曼,过来!”
陆一曼便急忙走了过去。
陆长明抓住了陆一曼的手和叶风云的手,把他们的手,交叠在了一起,笑着道:“一曼,既然你之前已经放下豪言,说是谁能治好我的病,便招他为上门女婿,你嫁他为妻!我陆家人,向来一诺千金!”
“现在,我宣布,正式招赘叶神医为我陆家上门女婿!从现在开始,叶……对了,你叫啥来着?叶风云是吧?叶风云为我陆长明的女婿! ”
“叶风云,现在,我正式便把一曼交给你了,我祝愿你们幸福美满,早生贵子。”
“对了,我能不能有个小要求,我希望你尽量和一曼多生几个孩子。其中有个男孩子,我希望姓陆,其他都跟你姓,好不好?”
众人闻言,尽皆傻眼。
陆一曼脸色巨变,也呆在那里。
完了。
老爸真的认准了叶风云了!
连生孩子的事,都想好了。
“好的,多谢岳父大人成全!至于,您说的那个多生几个孩子,有个跟你姓的事,小婿完全同意!”
叶风云急忙向岳父大人说道,陆长明也是连连说好。
随即,叶风云的目光便锁定了陆一曼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吞了一口口水。
不就是生孩子吗?叶风云早就从岛国小片里学会了,看这女人那比李寡妇还大的屁股,肯定能生养啊!
“那啥,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叶风云成我陆家上门女婿了,那要不,好女婿你今晚就和小女入洞房吧?”
此时,陆长明突然道。
“……”

第6章 比女婿还急的老丈人


今晚,入洞房?
陆长明的话,再次惊呆众人。
就连叶风云,都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老丈人的速度也忒快了点吧?
不过,叶风云又瞥了一眼陆一曼那曼妙的身材,忙道:“但凭岳父大人安排。”
“爸,你也太草率了吧?我和叶风云,还没了解透呢,怎么就……那样了呢。”
陆一曼立马反驳道。
“我看没什么草率的,我觉得小叶挺好的。”陆长明很是欣赏的看着叶风云,微微笑道。
“你——!”
陆一曼被老爸气的够呛,便剜了一眼叶风云,扭动着挺翘的臀部离去了。
叶风云瞥着陆一曼那饱满的臀部,心头暗暗道:就这水平,生七八个儿子毫无问题啊!
“你们都先下去吧,我要和我女婿聊聊!对了,阿旺,你去准备一桌好酒好菜,我要和我好女婿好好喝一杯,黄医生也留下。”陆长明对着众人吩咐道。
秦家那些人,便满眼含着怨恨的离去了。
黄医生深深的看了一眼叶风云,也是点头微笑随众人离开房间。
等众人离去。
陆长明便握住了叶风云的手,郑重说道:“小叶,我这个女儿都要三十了,脾气比较暴躁,希望你能够多多担待一些。”
“岳……叔叔,我觉得令爱十分不错,只是,令爱未必能够看得上我。”叶风云讪笑道:“要不,就算了吧。”
陆长明微笑道:“一曼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你好生待她,迟早会感动她的,总之,你这个女婿,我老头子是认准了!只要你不嫌弃一曼就好。”
“好的!那多谢叔叔成全!”
“刚才还叫岳父呢,现在就叫叔叔了?”
“咳,好的,岳父大人。”叶风云便甜甜的叫了一声岳父。
这便宜岳父非认准了自己,他自然是心头开心了。
毕竟,像陆一曼这种极品美女,又有钱,长得漂亮,哪个男人不愿意娶?
就算带回村子里,也很拉风不是?
“好女婿,其实想要快速拿下一曼,我倒是有个建议。”
陆长明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神秘之色道。
“哦,岳父请讲。”叶风云道。
“只要你加把力,尽快和一曼生米煮成熟饭,这事也就成了!”
“咳……”
听了陆长明的话,叶风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有这种老丈人吗?
竟然出这种馊主意,让他尽快和自己女儿生米煮成熟饭?像这种老丈人,只怕是天底下独一份了吧?
“岳父大人,我觉得婚姻这东西,还是要讲究水到渠成。虽然,我对令爱一见倾心,但令爱若是十分排斥我,我也不能勉强于她,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不是?”
叶风云想了一下,便认真道。
陆长明闻言,便点点头道:“对,你说的也不错,婚姻和爱情,是要讲究你情我愿,水到渠成的,就算我强迫你们在一起,也未必能够幸福。所以,就看你自己的了,你一定要加把劲。总之,你这个女婿,我是认下了!”
“好。岳父,算了,我还是先叫你叔叔吧,等我和一曼正式结婚了,再改口吧。”叶风云道。
“没问题。”陆长明也不强求,便笑道。
“嗯,陆叔叔,你的身体还没好透,我来帮你再针灸针灸吧。”叶风云道。
“好。”
陆长明点头笑道。
接着,叶风云便继续给陆长明针灸起来。
……
陆家老宅院落里。
陆一婷看向陆一曼,阴阳怪气笑道:“小妹,你不会真要招赘那个土包子为上门女婿吧?”
“小妹,那个土包子,土里土气的,而且眼睛色眯眯的,一看就是个色胚,你可要想好了。你若是招了他当上门女婿,可让我陆家贻笑大方啊!”
陆一凤也是阴阳怪气的说着。
陆一曼的两个姐夫,也跟着冷笑道:“那个土鳖,虽然瞎猫碰上死耗子,把咱爸救醒了,但以我之见,那根本不是他的本事,而是天意!一曼,你可不能自误,嫁给那个土鳖,为我陆家蒙羞啊!”
被众人如此说,陆一曼就更加对叶风云排斥了。
她当初答应叶风云,说叶风云只要能救醒父亲,她就招叶风云为婿,还赠与一半家产,其实,她当时并不认为叶风云能做到,只是故意这么说的而已。
可她没想到,叶风云真的做到了!
而且,还获得了父亲的无比喜爱。
站在不远处的黄医生黄必达,看到这群人,在那里讥讽叶风云,也是暗暗冷笑,心道你们这帮鼠目寸光的东西瞧不起叶神医,你们可知道叶神医这一招“以气御针”和“起死回生”的手段,多么通天!
黄必达坚信,叶风云就是一条龙,只要他利用这一手神奇的医术,绝对能一飞冲天!
成为人人仰慕和巴结的巨龙!
到时候,这小小的陆家算个屁啊!
你想巴结叶神医,人家都未必睬你了!
不过,黄必达想到这里,也不禁暗暗敬佩陆长明是个老狐狸,陆长明一被救醒,就立马当众宣布叶风云为自己的女婿,把姿态做的足足的!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陆长明这个老狐狸,他已经意识到了叶风云这一手“起死回生”之术的惊天,而他就是一条将要腾飞的巨龙!
“陆长明啊陆长明,你是个老狐狸,可惜你的这些女儿们,都不及你的一半见识啊。”
黄必达暗暗道,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叶风云从堂屋里走了出来,黄必达急忙上前,躬身道:“叶神医,您好,之前在下多有冒犯,还请叶神医不要介意。”
叶风云看了一眼黄必达,淡淡道:“没什么的。”
“叶神医,在下有个疑惑,想要请教您。”
“说吧。”
“请问您给陆董针灸的手法,可是以气御针?”黄必达疑惑道。
叶风云眉头微微一挑,颇有兴味的看了一眼黄必达,说道:“你倒是有点眼力。”
轰!
黄必达身躯一震,眼前这青年承认了!
他真的会以气御针的精深针法!

第7章 其实,我是拉拉……


“叶神医,您医术通天,令在下佩服无比,在下有个建议,不知您可有兴趣?”
黄必达试探性的问道。
“哦?什么建议?”叶风云反问道。
“其实,在下是本市曙光医院的主任,如果您有兴趣加入本院当医生,我愿意为您引荐,您意下如何?”黄必达看向叶风云充满期盼道。
岂知,叶风云却是摇摇头道:“黄主任,谢谢你的好意了,在下只是一介乡野村医,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恐怕没有资格进入贵院。哦,我打算在本市呆两天,就回老家了。”
“这……”
黄必达露出了遗憾之色,倒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黄必达遗憾告辞了。
就在黄必达离去之后,陆一曼走了过来,面色清冷的对着叶风云道:“叶风云,这次多谢你救了我父亲了。”
“老婆,你爸就是我爸,咱们都是一家人,谢什么啊!”叶风云嘻嘻笑道。
“你别瞎叫!谁是你老婆!”
陆一曼娇斥一声。
“怎么?你自己许下的诺言,说我救了你爸,你就嫁给我做老婆?你要出尔反尔吗?”叶风云瞪着眼珠子道。
“我……我没有出尔反尔,我当时确实如此许诺你了,但那是我情急之下才说的!你看这样可好,我给你一百万,你就别提我嫁给你那种事了。”
“一百万?你爸可是要给我一半家产的!”叶风云不屑道:“总之,你这老婆,我认定了!……哦对了,你爸还说了,让我尽快和你生米煮成熟饭!所以,我不会放过你!”
“……”
陆一曼闻言,俏脸一变,差点晕倒在地。
叶风云双手插在裤兜里,就要离去。
陆一曼咬着嘴唇,在后面叫道:“叶风云,我真的不能嫁给你!!我有我的理由!”
“嗯?什么理由?”叶风云盯着陆一曼那动人的脸颊,说道:“只要,你的理由,能成功的说服我,那我就不娶你了!”
“我的理由是……”陆一曼显得很是挣扎,就连脸庞也变得如同茄子一般发紫,她好像是很不想说出那个理由一般。
“你说啊!”叶风云逼迫道。
“其实,其实,我是拉拉!”
终于,陆一曼十分挣扎的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话。
“拉拉是什么?”叶风云一懵,道。
陆一曼瞪了一眼叶风云,面如绛紫色道:“拉拉,就是……同性恋。”
扑通!
叶风云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了。
他一脸震撼的看向陆一曼,道:“你你……是同性恋?”
陆一曼脸色难看,像是十分羞耻的模样,紧咬贝齿道:“你能不能小声点?!是的,我是拉拉!所以,我不能嫁给你,这下你死心了吧?”
靠靠靠……
叶风云要崩溃了。
感情自己认准的老婆是个同性恋!
这他妈……!
叶风云作为一名医生,自然知道,一个同性恋,对男人是毫不感兴趣的,甚至于和男人肌肤之亲,还有本能的排斥。
假如这个男人娶了一个女同性恋,那就相当于娶一个木头,毫无情趣可言。
“叶风云,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哦,鉴于你救了我爸,我给你二百万作为奖励,二百万,够你在农村娶个漂亮老婆,有滋有味的过完自己的一生了!叶风云,祝你好运!”
“哦,对了,叶风云,我还想说一句,其实你是个好人。”
陆一曼发放了这张好人卡,便转身离去了。
叶风云看着陆一曼,那曼妙的背影和那挺翘,很能生养的大屁股,心头暗叫,她咋就是同性恋呢?!
可当陆一曼走出去十几步的距离之时,她的嘴角突然浮现出了一抹狡黠的微笑。
“李寡妇,老子失恋了!老子还以为能迎娶女富婆,走上人生巅峰呢!可蛋疼的是,人家居然是个拉拉!”
叶风云在心头暗暗呐喊一句,沮丧至极。
很快。
陆家准备好了晚宴,盛情款待叶风云。
陆长明因为久病初愈,还不能喝酒,便以茶代酒,敬了叶风云三杯。
叶风云脸色苦涩,没滋没味喝了三杯酒。
陆长明见叶风云兴致不高,便问咋了?
叶风云摇摇头道:“陆叔叔,没什么。哦对了,陆叔叔,我明天就要回老家了。”
“这么快回去干嘛?在家里多住两天,明天,一曼陪你在本市逛逛,本市可有不少风景点呢。”陆长明忙道。
叶风云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陆一曼,一想到她是同性恋,便摆摆手道:“算了算了,陆叔叔,陆总工作繁忙,岂能让她陪伴。”
陆一曼也是笑道:“爸,既然叶风云不愿意让我陪伴,那就算了吧。”
陆长明觉得叶风云的态度有点古怪,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讪讪一笑,便说好吧。
吃完了饭。
陆长明见天色不早了,就对陆一曼微笑道:“一曼,天色不早了,你带小叶去你的房子,给他安排个住处吧。”
“好呀。”
陆一曼没有排斥,便诡异的看了一眼叶风云,答应了。
听到女儿竟然没有反对,陆长明倍感意外,便看向叶风云道:“小叶,你就随一曼去她的房子住吧。”
“啊?哦!”
叶风云有点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那啥,一曼你先出去一下,我跟小叶说两句话。”陆长明对女儿道。
“哦!”
陆一曼离去了。
等女儿一走,陆长明便神秘兮兮的看着叶风云,促狭道:“我没想到一曼竟然答应带你去她那住了,今晚可就是大好时机啊!你要抓住机会,尽量和她生米煮成熟饭啊!叔叔支持你!”
听了陆长明的话,叶风云哭笑不得,心道我的个“岳父”哎,你还不知道你女儿是个同性恋吧?我还拿下,拿个屁啊!
到时候,隔壁老王不给我戴绿帽子,女人就给我戴了!

第8章 陆长明的心计


陆长明见叶风云兴致不高的模样,很是疑惑道:“小叶,你怎么了?怎么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哦,没什么!叔叔,我觉得我和令爱,还是水到渠成的好。”叶风云淡笑着说了一句。
“也是,反正,我就希望你们能早点在一起。”陆长明笑道。
叶风云和陆一曼离开了老宅,和她前往陆一曼的住处了。
等叶风云一走,陆长明那笑意吟吟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精明之色。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问道:“老爷,您为什么这么看好那个乡下来的村医?”
陆长明看向那个下人,眼神里闪烁着睿智光芒道:“叶风云这小子不简单。”
“何以见得?”
“我被黄必达诊断为死亡,而他能把我拯救回来,这一招起死回生之术,又岂是凡人所能施展?”
那下人闻言,也是豁然而惊。
陆长明接着喃喃道:“战国之时,吕不韦见秦异人,行奇货可居之术,辅助异人当上秦王,而他自己也成了秦王朝的相国之名。而今,这叶风云就是我的秦异人啊!”
那下人闻言,悚然变色,便躬身道:“老爷圣明!”
陆长明嘴角噙着玩味,拿起了女儿刚才喝的茶杯,嗅了嗅那茶杯,随即问那下人道:“你确定那种药一定管用?”
“老爷,您放心,那药是我从岛国进口来的,无色无味,十分有用,正常女人只要喝了一口,在一个小时之后,便会发作,除非男女行房,方可解除,否则……”
陆长明不等下人说完话,便抬起手,嘴角噙着精明之笑道:“行!你过去监视一下,那小子是条龙,我陆家飞黄腾达,就靠他了!”
“是,老爷!”
那下人闪身,便消失在了陆长明的面前。
陆长明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叶风云啊叶风云,我希望你是我的秦异人!”
……
陆一曼驾驶着车子,载着叶风云朝自己的房子走去了。
虽然陆一曼身材傲然,前凸后翘,一对大长腿,包裹在黑丝之下,无比诱人。
但叶风云却是无心欣赏。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怎么能是个拉拉呢?!
你说这种拥有美好肉体的女人,成了拉拉,这不是光棍界极大的损失吗?
陆一曼此时很得意,她在为自己的聪明机智,而感到得意!
她没想到,叶风云这么好糊弄,她只是说了自己是拉拉,这个家伙就信了!!
而且,这个色眯眯的家伙,从头到尾,就没怎么看过自己了,好像是对自己真的不感兴趣了。
这可让陆一曼心头舒了一口气。
到底是农村的单纯青年,好骗啊!
就这种智商,还是回你的农村,和你的小寡妇玩去吧。
陆一曼心头暗笑。
“叶风云,你别沮丧了,我知道你喜欢我,想娶我,但说真的,你这人也不错,如果我不是拉拉,还有可能考虑你一下。要不这样吧,咱们结拜为异性金兰,从今而后,你叫我姐吧。”
陆一曼气死人不偿命,还故意跟叶风云说道。
“……”
叶风云无语透顶。
他才不和陆一曼结拜呢!
好好的老婆,变成了“兄弟”,他有点不甘心。
他在脑海里,思索着,该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能把陆一曼这个病给治好。
在叶风云看来,陆一曼这个“拉拉”,其实是一种病,他希望把陆一曼的病,给治好。
到那时,他不就可以继续娶陆一曼了吗?!
想到这里,叶风云稍稍有点安慰。
“对了,你男朋友,呸,你女朋友是谁?”
突然,叶风云看向陆一曼问道。
他总感觉这个问题怪怪的,他问一个女人,女朋友是谁,这真的很奇怪。
“你这么八卦!”
陆一曼白了一眼叶风云道。
“我想确定一下。”叶风云有点蛋疼的道。
“好吧,那就满足你这个好奇心。”
陆一曼单手便拿起了手机,打开了相册,找到了一张美女照片,递给叶风云看,说道:“你瞧,这就是我女朋友。”
叶风云一看照片,果然是一个清纯动人的少女。
这少女还穿着jk水手服,有点岛国呆萌萝莉的感觉。
叶风云心痛如刀割,这世界上又多一个光棍!
“话说你们,做了吗?”
叶风云看向陆一曼道。
吱嘎!
陆一曼差点把车子撞到栏杆上了,美眸瞪着叶风云道:“你好八卦!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问呢?”
“确定下!”叶风云道。
“嗯呢,我们……做了。”陆一曼点头道。
叶风云怎么都难以想象,两个女人怎么做?
“那你是攻,是受?”
叶风云又问道。
“你!”
陆一曼脸色一沉道:“你管!!”
叶风云轻叹一口气,道:“陆总,你知道吗?在我看来,你这其实是一种病。要不,我想办法帮你治治?”
“滚!你丫才有病!这性取向,是天生的!”陆一曼啐了一口道。
“好吧。”
“对了,我还要跟你说一事儿。”
“什么事?”叶风云迷惑道。
“晚上,我‘女朋友’也会来我家。”
“……”
叶风云顿时额头冒出黑线,眼珠子瞪得老大。
叶风云没想到,自己竟成了电灯泡,人家“一对”今晚还要团聚呢。
“那你们今晚……?”
叶风云含沙射影问道。
“嗯呢,你懂得!”陆一曼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道。
“……”
叶风云越发觉得蛋疼了。
“陆总,你知道你和你‘女朋友’这样的行为,会让世界多两个光棍,极大的浪费了社会资源吗?”叶风云痛心疾首的说道。
“那没办法,基因决定我喜欢女人,没办法。”陆一曼耸耸肩,说道。
“可你这样,不利于传宗接代。”叶风云再次反驳道。
“难道你不知道网上说的?异性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同性才是真爱吗?”
“那我下车!!”
“别啊!我爸已经让你住我那了,你就来好了。只是我和我‘女朋友’那啥的时候,你可不许偷看,偷听,否则,你就是王八蛋!”陆一曼啐道。
而她心头暗暗得意:小样,跟我斗,你还嫩了!我让你这辈子都有心理阴影!

第9章 被女女撒狗粮


心灵很受伤的叶风云,跟着陆一曼,到了她的家门口。
陆一曼自己的房子,是一处洋房,外观呈现西方哥特式风格。
陆一曼打开门,便对叶风云道:“进来吧。”
“哦。”
叶风云点点头,便跟着进去了。
当叶风云的一只脚,刚要踏上房间的地面之时,陆一曼就急忙说道:“不要放下!”
“咋了?”叶风云一怔道。
“换鞋!”陆一曼说了一句。
“好。”
叶风云也知道城里人事多,便换上了陆一曼拿来的一双塑料拖鞋。
陆一曼还以为这个家伙,脱了鞋子之后,会臭气熏天呢。
可没想到,这个家伙脱了鞋子之后,一点味道都没有。
她不知道的是,叶风云作为一名医道和武道高手,是十分讲卫生的。
而且,他由于已经修炼出了真气,那真气,便可以净化其身体,控制其新陈代谢。
陆一曼也脱掉了自己的鞋子,那一双被黑丝包裹的小脚,便穿进了一双毛茸茸拖鞋之中,这一幕,只看的叶风云眼睛发直。
只是,他心头却沮丧的叹息一声,这女人虽然是极品,可就是个拉拉!
陆一曼指了指其中一个房间门,说道:“今晚,你睡在那个房间!”
“知道了。”
叶风云点点头。
陆一曼拿出了手机,便对一个卡哇伊头像的萌妹子发了一个微信:娇娇,你什么时候来?等会来了,一定要好好表演,千万别整漏了。
娇娇回复:表姐,我马上到。你放心吧,我可是小学时候的文艺骨干,经常在联欢会表演节目的,怎么可能给你整漏!对了,那个土鳖,到你家了吗?
陆一曼回复:来了。
娇娇回复:好,马上到。
叶风云欣赏了一下陆一曼的房间里的装修,整体呈现简约温馨的风格,让人置身其中,感到很舒服。
他还贼心不死的问陆一曼:“陆总,你不是说你‘女朋友’会来吗?怎么还没来?”
“你急什么!马上就到!对了,等会我‘女朋友’来了,你可不要胡乱说话,免得我‘女朋友’吃醋。”陆一曼白了一眼叶风云道。
“……”
叶风云听着陆一曼的话,越听越觉得古怪。
过了大概四五分钟的模样,房门被敲响了,陆一曼像是欢快的花蝴蝶一样,朝房门跑去,还一副得意的看向叶风云道:“我女朋友来了。”
叶风云额头冒出黑线。
果然,陆一曼一打开房门,就见一个穿着岛国jk水手服,腿上穿着半截白丝袜的清纯少女走了进来。
这少女不过十八九岁的模样,面目清纯动人,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整体来说,这个少女,就是一个清纯,还带点呆萌的少女。
看到清纯少女,如此靓丽动人,叶风云重重叹息一声:“这要是给我做老婆多好!非要当同性恋!”
就在叶风云扼腕叹息之时,让他无比惊诧的一幕诞生了。
陆一曼竟然娇滴滴的叫了一声“老婆”,而那少女也娇滴滴的叫了一声“老公”,接着,她们就拥吻在了一起……
这一幕只看得叶风云浑身恶寒,身子都僵硬在了那里。
叶风云是个中医,中医讲究的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说白了,也就是阴阳协调!
而陆一曼和这个少女,两个“阴”,纠结在一起,这让叶风云觉得很违背常理。
陆一曼和她的“女朋友”拥吻完毕之后,还很挑衅的看了一眼叶风云,意思是怎么样?现在确定我是同性恋了吧?还想不想娶我?
叶风云浑身恶寒,僵硬在那里,他竟然被两个女人撒狗粮了!
好像,他才是那个最多余的存在。
而那少女眨巴着眼睛,看到了叶风云,顿时惊叫了一声:“老公,他是谁!”
“老婆,你不要吃醋啦,人家的心里只有你,这个男人,他是一个来自乡下的村医,救了我爸,我爸便安排他到我这来住。”陆一曼抓着那少女的手,娇滴滴的说着。
“哦!我还以为你另寻新欢,喜欢上别的男人了呢!”那少女插着腰,一副男子气概的说道。
“讨厌!人家永远属于你!人家根本不喜欢男人!”陆一曼嗲声道。
叶风云被这冲击的,要承受不住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现实中的同性恋呢,这冲击力,简直无法用言语描述。
“老婆,人家身上好脏的,人家去洗澡了哦!”陆一曼突然娇滴滴的说道。
“老公,我陪你一起洗,咱们‘夫妻俩’去洗个鸳鸯浴。”那少女勾着陆一曼的下巴道。
“嗯呢!咱们一起去,洗鸳鸯浴!”
说着,这对“女女”挽着胳膊,洗鸳鸯浴去了。
路过已经石化的叶风云之时,陆一曼还勾着下巴,警告道:“你假如胆敢偷看我们洗澡,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看着这一对“女女”离去,叶风云重重叹息一声,重新为华夏的三千多万的光棍默哀一声。
叶风云想好了,住了今晚,一定要离开这个让他肉体发麻的地方。
他受不了这种古怪的氛围。
陆一曼和那少女一进入洗澡间,便都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那少女,自然不是别人,正是陆一曼刚才发微信叫的“娇娇”,她大名叫王娇娇,是陆一曼的表妹,同时,也是陆一曼最好的闺蜜。
两个女人经常睡在一起,摸来摸去的,自然不用在意亲嘴这种小事了。
“表姐,刚才可笑死我了!你没看那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一脸蛋疼,整个人都石化在那里了。我给你学学他的表情,是这样的!”
王娇娇捂着嘴,低声说着,还学了一下叶风云那蛋疼的脸庞,也把陆一曼给笑死了。
陆一曼笑道:“娇娇,做戏就要做足了!我爸很看好那个家伙,我怕我爸非要逼着我嫁给他。今晚,就是要让他心里产生阴影,让他一想到我,就起鸡皮疙瘩,一想到我,就觉得想呕吐,达到不想娶我的目的!”
“好嘞!”王娇娇“咯咯”的笑着应道:“不过,表姐,真的是那个家伙救醒了大舅吗?”

第10章 这是故意的!


“是的。”说到这个,陆一曼很严肃的点了点头,道:“黄医生都给我爸下了死亡通知书,而他竟然把我爸给治好了。我当时也觉得神了。”
王娇娇道:“表姐,看来,这个家伙真不简单啊!是个人才啊。”
“人才个屁!我感觉,他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才救醒了我爸,要不,他用那银针在我爸身上戳了几下,就好了,那也太玄乎了。”
“说的也是。”
王娇娇颔首,便一脸促狭大声道:“老公,咱们快点洗鸳鸯浴吧,你来帮人家擦背。”
“老婆,你的胸,似乎又大了呢。”
“讨厌,老公,人家的胸再大,也大不过你呀。”
“……”
站在客厅的叶风云,隐隐听到洗澡间传来的这靡靡之声,只想捂着耳朵。
这是故意的!!
叶风云很想离开这个地方,但一看外面已经天黑了。
他便只能作罢。
“算了,回房间睡觉吧。”
叶风云觉得太糟心了,白花花的老婆跑了,只能回去睡觉,明天回村,继续和李寡妇荡秋千玩。
叶风云打开了陆一曼给自己指定的房间门,朝里面一看,身子再次僵在了那里。
这特么……
叶风云只想在心底骂娘。
陆一曼给自己安排的房间,根本不是正儿八经的房间,而是一个杂物室。
只是在杂物室的一角,放着一个行军床!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叶风云恨恨道。
他怎么说也是陆一曼之父的救命恩人,有必要这么苛刻的对待自己吗?
叶风云有点气恼,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听着洗澡间传来了的“靡靡之音”,想象着两个女孩子洗鸳鸯浴,还说不定做了什么苟且之事的画面,叶风云只想骂娘。
很快。
两个女孩子出来了。
她们都围上了浴巾,把身体围的严严实实的,不漏一丝风光。
怕就怕叶风云看到!
她们的风景虽然很美,但叶风云虽然很喜欢美女,但因为太过糟心,也就没有欣赏。
“那啥,我们去睡觉了。叶风云,你也去睡觉吧。”陆一曼还很友好的跟叶风云道。
叶风云看着她,早些恼怒道:“陆一曼,你给我安排的什么破房间!”
陆一曼拍打了一下自己脑袋,说道:“奥,我忘了,那是杂物室,你看我!哦,你也可以选择睡在客厅。”
“……!”
叶风云想要站起来骂娘。
“行啦!叶风云你也别挑三拣四的了,我老公不是说给你二百万吗?明天早上,你就有二百万了,你还不开心吗?”王娇娇在一旁说道。
“这不是二百万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
叶风云认真的说道。
“老公,人家要尊严,你就给他安排个好点的房间吧。”王娇娇心倒是挺软的,说道。
“那行吧,对面那个房间,是客房,你去睡吧。”陆一曼只得说了一句,便搂着王娇娇的小蛮腰道:“老婆,咱们去睡觉吧。”
“老公,你今晚不要太厉害了哦!人家要不受不了的。”王娇娇也嗲声道。
“哼哼,我今晚怎能饶了你这个小狐狸。”
“讨厌!”
叶风云真的看不下去了,扭着头,就朝自己房间而去了。
“砰”的,他关上了门!
等陆一曼和王娇娇进入房间,两个人都是笑的在那张硕大软和的床上打起了滚。
“表姐,那个叶风云可要笑死我了!”王娇娇笑道。
“这下差不多了,他应该对我死心了!姐这一招绝不绝?”陆一曼得意道。
“姐,你这一招,何止是绝啊!简直就是灭绝师太!”
“你才灭绝师太!臭妮子,我掐死你!”
“啊!别掐我胸,你掐我,我也掐你。”
一时之间,两个女孩子,便翻滚在了一起,你掐我,我掐你,风光无限美好。
……
叶风云进了客房,客房倒是还不错。
叶风云坐在床边,不断唉声叹息,白花花的老婆,就这么跑了!
叶风云郁闷啊!
“李寡妇,你说这叫什么事!”
叶风云恨恨的说了一句,便把衣服脱了,只留一个裤衩,前往洗澡间洗个澡。
到了洗澡间之后,洗澡间里雾蒙蒙的,还有点暖意,这就是刚才两个“狗女女”造出来的。
叶风云气愤的想着。
叶风云脱掉内裤,就要淋浴。
他定睛,就看到了陆一曼和王娇娇的衣服,就放在了衣架上。
看到那些小衣服,叶风云心头顿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因为,那衣服里,还有陆一曼和王娇娇的贴身小衣服,花花绿绿的。
最让叶风云惊愕的是,还有一条镂空的黑色小库。
叶风云拿起那小裤,欣赏了一番,嘴里啧啧道:“这一定是陆一曼这个女人的!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是拉拉,还是个感情很强烈的女人呢!”
叶风云刚想把那小裤放在鼻端闻闻是啥味道,但他一想到,那个女人是同性恋,便身体触电一般的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忙把那小裤很嫌弃的放到了衣架上。
“同性恋的东西,我没兴趣!”
叶风云义正辞严的说了一句,便开始洗澡。
他因为很嫌弃陆一曼这个拉拉,连她的浴巾和毛巾都没用。
洗了澡之后,他便用真气,凝干了周身的水,便穿着大裤衩回房间睡觉!
陆一曼的房间里。
两个女孩子,打闹了一会儿,浑身一丝不挂的并排躺在一起。
王娇娇突然道:“表姐,说真的,你年纪也不小了,你也该找个男人了。要不,不白瞎了你这美妙的身体了吗?”
“臭丫头,你意思姐老了?”
“怎么可能!姐你在我心中才十八!”王娇娇忙道。
“姐不是不想找,只是这世间,还没能配得上姐的男人!”陆一曼傲然道。
“姐,你到底想找啥样的啊?”
王娇娇好奇道。
“我想找一个盖世英雄,他能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咳,表姐,打住,你是大话西游看多了吧。”
“这叫梦想,你懂个屁!”陆一曼白了一眼王娇娇。
王娇娇悄然轻叹一声,心道表姐都要三十了,按说都是老姑娘了。
还整天想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嫁什么盖世英雄,七彩祥云的,这现实中哪有这种人啊!
王娇娇虽然心头这么想,但嘴上却不敢说,免得惹得表姐大怒。
毕竟,表姐可是知名的母老虎!

第10章 这是故意的!


“是的。”说到这个,陆一曼很严肃的点了点头,道:“黄医生都给我爸下了死亡通知书,而他竟然把我爸给治好了。我当时也觉得神了。”
王娇娇道:“表姐,看来,这个家伙真不简单啊!是个人才啊。”
“人才个屁!我感觉,他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才救醒了我爸,要不,他用那银针在我爸身上戳了几下,就好了,那也太玄乎了。”
“说的也是。”
王娇娇颔首,便一脸促狭大声道:“老公,咱们快点洗鸳鸯浴吧,你来帮人家擦背。”
“老婆,你的胸,似乎又大了呢。”
“讨厌,老公,人家的胸再大,也大不过你呀。”
“……”
站在客厅的叶风云,隐隐听到洗澡间传来的这靡靡之声,只想捂着耳朵。
这是故意的!!
叶风云很想离开这个地方,但一看外面已经天黑了。
他便只能作罢。
“算了,回房间睡觉吧。”
叶风云觉得太糟心了,白花花的老婆跑了,只能回去睡觉,明天回村,继续和李寡妇荡秋千玩。
叶风云打开了陆一曼给自己指定的房间门,朝里面一看,身子再次僵在了那里。
这特么……
叶风云只想在心底骂娘。
陆一曼给自己安排的房间,根本不是正儿八经的房间,而是一个杂物室。
只是在杂物室的一角,放着一个行军床!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叶风云恨恨道。
他怎么说也是陆一曼之父的救命恩人,有必要这么苛刻的对待自己吗?
叶风云有点气恼,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听着洗澡间传来了的“靡靡之音”,想象着两个女孩子洗鸳鸯浴,还说不定做了什么苟且之事的画面,叶风云只想骂娘。
很快。
两个女孩子出来了。
她们都围上了浴巾,把身体围的严严实实的,不漏一丝风光。
怕就怕叶风云看到!
她们的风景虽然很美,但叶风云虽然很喜欢美女,但因为太过糟心,也就没有欣赏。
“那啥,我们去睡觉了。叶风云,你也去睡觉吧。”陆一曼还很友好的跟叶风云道。
叶风云看着她,早些恼怒道:“陆一曼,你给我安排的什么破房间!”
陆一曼拍打了一下自己脑袋,说道:“奥,我忘了,那是杂物室,你看我!哦,你也可以选择睡在客厅。”
“……!”
叶风云想要站起来骂娘。
“行啦!叶风云你也别挑三拣四的了,我老公不是说给你二百万吗?明天早上,你就有二百万了,你还不开心吗?”王娇娇在一旁说道。
“这不是二百万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
叶风云认真的说道。
“老公,人家要尊严,你就给他安排个好点的房间吧。”王娇娇心倒是挺软的,说道。
“那行吧,对面那个房间,是客房,你去睡吧。”陆一曼只得说了一句,便搂着王娇娇的小蛮腰道:“老婆,咱们去睡觉吧。”
“老公,你今晚不要太厉害了哦!人家要不受不了的。”王娇娇也嗲声道。
“哼哼,我今晚怎能饶了你这个小狐狸。”
“讨厌!”
叶风云真的看不下去了,扭着头,就朝自己房间而去了。
“砰”的,他关上了门!
等陆一曼和王娇娇进入房间,两个人都是笑的在那张硕大软和的床上打起了滚。
“表姐,那个叶风云可要笑死我了!”王娇娇笑道。
“这下差不多了,他应该对我死心了!姐这一招绝不绝?”陆一曼得意道。
“姐,你这一招,何止是绝啊!简直就是灭绝师太!”
“你才灭绝师太!臭妮子,我掐死你!”
“啊!别掐我胸,你掐我,我也掐你。”
一时之间,两个女孩子,便翻滚在了一起,你掐我,我掐你,风光无限美好。
……
叶风云进了客房,客房倒是还不错。
叶风云坐在床边,不断唉声叹息,白花花的老婆,就这么跑了!
叶风云郁闷啊!
“李寡妇,你说这叫什么事!”
叶风云恨恨的说了一句,便把衣服脱了,只留一个裤衩,前往洗澡间洗个澡。
到了洗澡间之后,洗澡间里雾蒙蒙的,还有点暖意,这就是刚才两个“狗女女”造出来的。
叶风云气愤的想着。
叶风云脱掉内裤,就要淋浴。
他定睛,就看到了陆一曼和王娇娇的衣服,就放在了衣架上。
看到那些小衣服,叶风云心头顿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因为,那衣服里,还有陆一曼和王娇娇的贴身小衣服,花花绿绿的。
最让叶风云惊愕的是,还有一条镂空的黑色小库。
叶风云拿起那小裤,欣赏了一番,嘴里啧啧道:“这一定是陆一曼这个女人的!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是拉拉,还是个感情很强烈的女人呢!”
叶风云刚想把那小裤放在鼻端闻闻是啥味道,但他一想到,那个女人是同性恋,便身体触电一般的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忙把那小裤很嫌弃的放到了衣架上。
“同性恋的东西,我没兴趣!”
叶风云义正辞严的说了一句,便开始洗澡。
他因为很嫌弃陆一曼这个拉拉,连她的浴巾和毛巾都没用。
洗了澡之后,他便用真气,凝干了周身的水,便穿着大裤衩回房间睡觉!
陆一曼的房间里。
两个女孩子,打闹了一会儿,浑身一丝不挂的并排躺在一起。
王娇娇突然道:“表姐,说真的,你年纪也不小了,你也该找个男人了。要不,不白瞎了你这美妙的身体了吗?”
“臭丫头,你意思姐老了?”
“怎么可能!姐你在我心中才十八!”王娇娇忙道。
“姐不是不想找,只是这世间,还没能配得上姐的男人!”陆一曼傲然道。
“姐,你到底想找啥样的啊?”
王娇娇好奇道。
“我想找一个盖世英雄,他能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咳,表姐,打住,你是大话西游看多了吧。”
“这叫梦想,你懂个屁!”陆一曼白了一眼王娇娇。
王娇娇悄然轻叹一声,心道表姐都要三十了,按说都是老姑娘了。
还整天想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嫁什么盖世英雄,七彩祥云的,这现实中哪有这种人啊!
王娇娇虽然心头这么想,但嘴上却不敢说,免得惹得表姐大怒。
毕竟,表姐可是知名的母老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富婆的神级村医》

Copyright © 2021 裕丰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