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裕丰小说网1。

每日推荐 当前位置:产品展示 > 最新小说 > 每日推荐 >  

蒋微微小严《恶毒娘亲要逆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admin   发表时间:2021-11-05   


第1章 不是咱们的娘


““娘,好像醒了,事情没办好,她会不会又来打咱们?”
“妹妹你别怕,大夫说她活不了几天,下不来床,打不到咱们的。”
两个孩子手扒着门框,两双眼睛往里面瞧。
身上穿着打补丁单衣,衣服破的没法补,露出上面的伤痕,被冻的瑟瑟发抖也不敢进去。  男孩叫小严,是哥哥,女孩叫小暑是妹妹。
小暑头发凌乱、枯黄,怯生生的往屋子里面瞧,触碰到蒋微微的目光,吓的又缩回到小严怀中,身体抖的厉害。
小严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刀握在手中,道:“她要再敢动手,我就杀了他。”
蒋微微手撑着床起来,要起来,朝他们招手想让他们进来,还没开口,小姑娘拼命往男孩怀里钻,道:“娘真的要下来打咱们了。”
男孩挡在她前面,死死盯着蒋微微,“不关妹妹的事,你要打就打我,是我没把事办成。”
蒋微微整个人脑子都是蒙的。
三天前他穿越到这个未知的时代,晕晕乎乎的接受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与她同名,但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妇。
因为婆婆卧病在床,她不想照顾,对婆婆下狠手,差点导致其窒息,后被发现,将她赶出原来的院子。
她心里不平衡,三天两头指使孩子去闹事,不是要东西,就是砸东西。
二房只剩下这两个孩子,王老太太对他们也算是忍让,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前几天原主知晓老太太活不长了,用两个孩子性命逼迫老太太交出房契来,并且不让大夫给王老太太治病,争执期间,被人推了一下,磕到桌子上,换来她的穿越。
她卧床这几天,都是两个孩子在照顾。
每次都是把做好的饭放在她床边,躲在一旁看着她吃,等她吃完睡下,两个孩子才敢过来拿碗。
前两天她一直晕晕乎乎,吃东西也是下意识的,眼睛没有睁开过,此时才好好打量着这两个孩子,以及现在身处的环境。
家里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四周两个窗户都没有,门框上支着一块勉强能算门的木板,风一吹,木板来回摇晃,随时要掉下来。
屋顶破了几个窟窿,不时有土掉下来。
住在这,她有一种随时会被砸死的冲动。
再看两个孩子,六七岁的年纪,身上布满伤痕,胳膊上、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她叹了口气,老天这是在玩她吗?让她穿越到这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就算了,还带了两个拖油瓶。
想到这几天都是两个孩子在照顾自己,心中发酸,朝他们二人招招手,声音沙哑道:“外面冷,你们先进来在说。”
小严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你休想再骗我们。”
随后恶狠狠的盯着她,“我不会在帮你做坏事,你也别想再伤害奶奶。要不我就……我就……”
他从腰间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菜刀对准蒋微微,“我就杀了你。”
在蒋微微的记忆里,小严年纪虽小,但常年不苟言笑,看人的时候,眼神也是冰冷、恶毒。
小时候原主对他打骂,他还不敢还手,长大一点,原主对他动手,他就想办法还手,尤其是在老太太生病这段期间,没有人护着两个孩子,小严后背上时刻揣着切菜刀,要与原主拼命。
但他哪里是原主的对手,每次刀被原主抢过去,都会被打的更惨。
蒋微微想到这些,对他们一阵心疼,轻声道:“放心,我不会再让你们帮我做坏事了,你们先进来,外面冷。”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小严对她没有放松警惕。
小暑拉拉小严的衣服,手指指蒋微微,低声道:“哥,娘好像哭了。”
“她又想用这招骗咱们过去,然后把他们捆住打一顿,你忘了之前的教训了吗?”
小暑小心翼翼的看了蒋微微一眼,不敢在说话。
蒋微微吸吸鼻子,一股糊味从外面飘进来。
她想转移两个孩子的注意力,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小暑忽然想起什么,低声道:“哥,好像是菜糊了。”
小严急忙往厨房跑去。
今年遇到旱灾,地里粮食颗粒无收,家里就剩这点粮食过活。
他掀开锅,糊味扑面而来,里面的糙米变成黑色,贴在锅上面,他急的用手去端锅。
手被烫伤,他条件反射的松开手,锅掉在地上,摔出一个口子。
蒋微微听到声音,急匆匆的往厨房跑过去。
锅掉落在地上,灶台上的火苗映出小严那张绝望的面容。
她往前走了几步,想为小严检查身体,看他被烫伤了没有。
小严以为她又要打自己,往后缩了一步,小脸阴沉,眼中有泪水在闪,憋着应是没掉下来。
小暑小心翼翼的拽着蒋微微的衣服,哭着道:“娘,哥不是故意的,你别打哥哥,求求你了……”
她跪在地上,头一下又一下磕在坚硬的土地上,额头磕出血来。
“小暑愿意去大户人家做工,你就放过哥哥啊,我们以后都会乖,都会好好干活赚钱的,求求你了。”
小暑说着从怀中掏出半个野菜窝窝头,递给她,“娘,你吃,你别生气,我们现在就去赚钱。”
蒋微微伸手把她抱起来,还没开口,肚子被顶了一下。
“你别碰我妹妹。”
小严把小暑从她手中拽过去,“锅是我打破的,我愿意去做工还债。”
随后扭头对小暑道:“奶奶不是跟你说过,不许没事跪人吗?从她卖了咱俩那一刻开始,她就不是咱们的娘了。”

第2章 绝对不能吃


一句话提醒了蒋微微。
怪不得两个孩子对她这么大的敌意。
之前原主教唆两个孩子干坏事,殴打他们,他们倒也能忍。
但前几天,因为家里粮食短缺,老太太又卧床不起,需要看病吃药,家里早就已经是捉襟见肘。
原主去家里闹,把东西该砸的都砸了,也没搜出一个铜板来。
所以找了镇上的伢子,要将两个孩子卖掉。
但两个孩子面黄肌瘦,身上又到处都是伤,卖不上价来。
原主跟伢子先签了协议,伢子预付了她二两银子,让两个孩子在家里养养,自己先去找合适的买主,五天后过来领孩子。
这件事原主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两个孩子还是知道了。
蒋微微手扶着额头,心里直骂娘。
她活两世,还是第一见这么恶毒的人。
心里掐算着时间,后天就是伢子过来领孩子的日子了。
伢子预付的二两银子,原主给了娘家,手上只剩下几个铜板。
且不说那二两银子能不能要回来,卖身契上明确写了,毁约要付双倍违约金。
她不卖两个孩子,就得给伢子四两银子。
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MMP”,真是一点活路都不给她留。
不行,她得赶紧想办法赚钱,可是这穷乡僻壤,她怎么赚第一桶金啊?
再看小严仇视的眼神,耐着性子去哄他们。
“我没有卖你们,我是权宜之计,就是想先解决温饱活下来。”
温和的话语,慈善的模样弄的两个孩子有点蒙,不知道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蒋微微举起手来,发誓,“你们就再信我一次,我要再骗你们,就让我……天打雷劈……”
小暑怯生生道:“娘,你真的没有卖我们吗?”
“那是当然,你们两个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会卖你们。”
小暑紧绷的小脸露出些许笑容,对小严道:“哥,我就说娘没那么狠心吧。”
蒋微微从小暑下手,尽量去争取两个孩子的原谅,道:“那你能原谅娘一次吗?”
“那咱们拉钩……”
小暑伸出小拇指朝蒋微微走过去,被小严抱住。
“你说你没卖我们,那这是什么?”
小严从腰间掏出一张卖身契。
蒋微微对古代的字认识的不是很多,但“卖身契”三个字,她还是认识的。
她此时彻底蒙了,想圆都圆不回来了。
叹了口气,只能用实际行动来向他们兄妹证明了。
她讪讪的笑了笑,“那个……那个不是你们的卖身契,是……是别人的,是伢子托我保管的。”
“你胡说。”
小严打断她的话,“我们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蒋微微没想到自己一个三十来岁的大人,竟然被两个孩子怼的没话说。
她又不擅长哄孩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忽然她想起什么,对他们两个道:“要不这样,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这些事。”
她记得原主在屋顶藏了一些黄面,想着把两个孩子卖了之后,她回娘家过活,因此藏了不少好东西,讨好娘家。
她踩着梯子从夹层中掏出一个筐子。
小严的脸色紧张起来,手心开始冒汗。
蒋微微把筐子拿下来,里面除了黄面,还有几个鸡蛋。
鸡蛋是家里留给老太太养身体吃的,也被原主抢过来。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她想想都觉得汗颜。
于是把几个鸡蛋拿出来,放在一个包裹里面,准备吃完饭,给老太太送回去。
她把面混着野菜揉在一起,家里除了有一点粗盐之外,什么调料都没有。
他把破锅歪起来,避开口子,将黄面贴在锅沿上,做成贴饼子。
小严眉头紧皱。
自打他记事起,蒋微微就没有下过厨房,之前都是去别人蹭饭,被赶出来之后,换成小严兄妹做饭,而她每天就是吃饭、睡觉、打孩子这三件事。
小暑闻到了香味,眼巴巴的看着里面,手拉着小严的胳膊,道:“娘……在给咱们做饭。”
“她肯定没按什么好心,一会你可千万不能吃,知道吗?”
“可是真的好香啊。”
小暑到底是个孩子,经不住吃的诱惑,加上她又是真的饿,不顾小严的劝说,鼓足勇气往厨房里面走进去。
小严气的直跺脚,跟这她进去,心里打定主意,不管蒋微微想干什么,这饭,她不吃,自己绝对不能吃。  

第3章 休想卖了他们


蒋微微把做好的贴饼子递给小暑,笑容温和,道:“你尝尝好不好吃?”
小严先她一步把饼子接过去,烫的他在两个手上来回掂,最后用衣服抱住一个头,递给蒋微微,“你先吃。”
蒋微微被他这个样子逗乐,这个小孩子,年纪不大,心眼倒是挺多。
拿起饼子放进自己嘴里,味道还算不错,但古代这种黄面里面放了糙米,咬下去却难以下咽。
拉的嗓子疼。
“呸呸呸,怎么这么难吃。”
蒋微微吐出来,擦擦嘴,一脸嫌弃。
她躺在床上那段时间,一直喝米粥,里面简单放了些菜叶子,也是饿急了,有口吃的都觉的好,现在再让她吃这些东西,简直难以下咽。
小严看到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挡在小暑跟前,怒视着蒋微微,“饭果然有问题。”
“饭没问题,就是这些东西太难吃了。”
蒋微微想起不远处有个池塘,道:“等着,我去给你们找点别的吃的。”
小暑抓着小严的胳膊,小声道:“娘去干嘛了?”
“她肯定是去找牙婆了,咱们跟过去看看。如果他真要把咱们卖了,咱们就跑,再也不回来了。”
“咱能去哪呢?”
“咱们去找爹,不管去哪,总比待在这强。”
两个孩子偷偷摸摸的跟在她身后。
蒋微微知晓他们在身后跟着也不点破,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池塘离他们这不算远,没有经过污染,池水清澈,能看到鱼在里面游来游去。
只是鱼过于腥气,做不好,吃起来满嘴腥味,因此村子里的人除非吃不上饭,否则没有人愿意吃这个。
蒋微微拿着簸箕将鱼从池塘捞出来,找了个石头把上面的鱼鳞刮干净,把里面的肚子、鱼泡掏出来,洗干净,用盐腌起来。
在树林捡了一些柴火,搭架子生火,将鱼放在火上烤。
一股香味扑面而来。
“好香啊!”
小暑咽了口吐沫,严禁直勾勾的盯着蒋微微手中的鱼,馋的直流口水。
蒋微微朝他们那边看了一眼,道:“过来一起吃吧。”
小暑看看小严,嘴馋,却又不敢过去。
蒋微微把鱼薅下来,用棍子掰成两根筷子,夹着鱼往嘴里放,吧唧着嘴,道:“真好吃,你们不吃,我可就自己吃完了。”
小暑生下来就没过过好日子,更别提吃肉了,终于忍不住了,道:“哥哥,要不是咱们过去吧?”
小严不知道蒋微微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就是不肯过去。
眼看着蒋微微手中的鱼越来越少,小暑顾不得许多,朝她跑过去,小严想拦,没拦住。
蒋微微烤了两条鱼,将其中一条递给小暑,“你尝尝。”
小暑怯生生的看着她,眨巴着大眼睛,不敢伸手去接。
自从她记事起,蒋微微有了好吃的都是自己躲起来吃,连个残渣都不给他们。
蒋微微以为她害怕有毒,夹了一块鱼肉放进自己嘴里,道:“你看,可以吃。”
说着又夹了一块递给小暑,“你也尝尝。”
小暑张开嘴,吃进去。
虽然鱼没有添加任何调料,但香味扑鼻,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
“哇”一声哭出来。
蒋微微吓了一跳,急忙把鱼放在一旁,过去检查她的嘴,“是不是被鱼刺卡住了?”
“不是。”小暑摇摇头,手摸了一把眼泪,“娘,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只有在做梦的时候,她才会看到娘亲对自己笑,才会这么温柔的跟自己说话,才会给自己做好吃的。
如果这是个梦,她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蒋微微被她逗乐,摸摸她的脑袋,“你不是在做梦,以后有娘在,再也不会让你们饿肚子了。”
有了刚才的事情,蒋微微不敢大意,每次给小暑鱼吃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的把刺夹出来,再喂给她。
小严在一旁看到干着急。
每次这个女人对他们兄妹好,都没按什么好心。
他打定主意明天一早,一定要带妹妹离开这,要不然肯定要被这个女人卖掉。
他可不会忘记伢子走之前说的话,让那个女人一定要将他们喂的白白胖胖的。
喂完小暑,蒋微微朝小严招招手,“你也过来吃点。”
“我才不吃你的东西,你这个女人就没按好心。”
小严饿的肚子咕咕叫,依旧倔强的抬着头,眼睛却不时往她手中的鱼上瞥。
到底是个孩子。
蒋微微笑着道:“不管我有没有安好心,你先把肚子填饱,要不然不等我做什么,你就先饿死了。”
小严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对,想离开这,必须要填饱肚子才行。
他紧张的从蒋微微手中把鱼接过去,小心翼翼的吃起来。
原来也有人家会做鱼,但做出来的鱼特别难吃,还有一股腥味,有一次他实在饿急了,捡起扔在地上的鱼吃了两口,那个味道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而这个女人做的鱼不仅没有任何腥味,还有香甜可口,他这辈子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
他用余光看了蒋微微一眼,不明白这个懒女人怎么忽然会做饭了。
折腾了一晚上,回去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村口有个卖猪肉的屠户,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把家里的猪血推出来扔掉。
遇到蒋微微和两个孩子,他脸色沉下来,把推车放下,急切的将两个孩子拉到自己身边,警惕的的看着她。
“你要是干什么?”
手指着蒋微微,“我告诉你,这两个孩子是王家的种,只要王家还在,你就休想卖了他们。”

第4章 自有用途


这个屠户蒋微微认识。
与原主相公是好友,叫王大春。
他逢年过节都会给家里送一块肉过来,就是希望原主能好好照顾两个孩子。
可惜每次他送来的肉不是进了原主的嘴里,就是被原主拿回家孝敬娘家,两个孩子连口汤都喝不到。
这次老太太病重,原主去闹了一场,并当着全村人的面,说要将两个孩子卖掉。
但这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外人不好掺和。
王大春就多了个心眼,生怕她真把两个孩子卖掉。
没想到还是没看住,蒋微微竟然要半夜偷偷把孩子送出去。
王大春想到两个孩子这些年过的日子,心疼的不行,手往兜里掏,道:“你与其把这两个孩子卖给别人,不如卖给我,以后我养着他们。”
在身上摸出一两碎银子还有几个铜板递到蒋微微跟前,“要是不够,我再回去给你凑。”
心提到嗓子眼,生怕她会狮子大开口。
蒋微微笑了笑,“之前的事是我不对,以后我会好好对两个孩子,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王大春被她弄愣了。
蒋微微是个十乘十的泼妇,他家的事不允许任何人插手,谁敢多说一句,就会被她指着鼻子骂个狗血淋头,整个村子都能听到她口吐芬芳的话,骂一天不重样。
几时这么好说话了?
还……还给他道歉。
内心越发觉得蒋微微是要去卖孩子,怕被自己戳穿,才没开骂。
蒋微微哪里知道他想的这些事,伸手要将两个孩子叫到自己身边,王大春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对两个孩子道:“你们先去我家呆会,我去找里正给你们做主。”
小暑小声说了一句,“叔叔,娘不是去卖我们,是给我们找吃的去了。”
“娘变好了,她说话好听,还给我们烤鱼吃呢。”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块鱼肉,“不信,你尝尝,是真的呢。”
王大春觉得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反常了,但她到底是两个孩子的妈,闹起来,只要眼前人不肯松口,他也不能强行把两个孩子带回自己家。
他又向蒋微微确认了一遍:“你真的不会卖孩子?”
“真的不会。”
蒋微微在心里一阵唏嘘,原主能把自己过成万人嫌,也是厉害。
“那就好,那就好。”
王大春小声嘀咕,“那你们先回去,你好好待两个孩子,回头我给你送块肉过去。”
这个年代肉是稀罕物,王大春虽然是屠户,赚的钱并不是特别多,每次送的都是猪皮上带着的肥肉。
蒋微微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开心的答应,而是道:“你能不能把这桶猪血送给我?”
王大春一脸疑惑:“你要这东西干什么?又臭又腥。”
猪血味道太冲,村子里人都十分厌恶这个味道,所有他每次杀完猪才会趁着人们没起的时候,将猪血推到山上倒掉。
但这对蒋微微来说却是十乘十的好东西,能不能赚到第一桶金,就靠这些东西了。
“我自有用途。”蒋微微以为他舍不得,继续道:“你放心,猪血我不白要,等我有钱了,会把钱给你的。”
“钱不钱的不重要,你只要好好待两个孩子,别说猪血,以后每个月我给你送半斤猪肉都行。”
王大春改了道跟着蒋微微回去,把猪血卸到她家的院子里。
蒋微微注意到桶下面还放着猪下水,她将其拿起来道:“这个也能送给我吗?”
王大春大方道:“都是扔的东西,你想要就要了吧。”
小暑手捂着鼻子,拉着蒋微微的手道:“娘,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蒋微微朝他们眨眨眼,笑着道:“你们先回去睡觉,等睡醒了,就知道了。”
她抱起小暑将她放在床上,“好好睡觉吧。”
小暑拼命的摇头,“我不睡床,我睡地上就行。”
她挣脱开蒋微微的胳膊,躺在角落的席子上,闭上眼,露出一条缝隙,紧张的看着她。
蒋微微想起一些事情,原主最厌恶两个孩子上床,有次小暑手就摸了摸床上的被褥,就被原主拖出去掉在树上打,要不是小严把老太太请来,小暑就被打死了。
她知道想重新建立两个孩子的信任不容易,也没勉强,等小暑睡熟了之后,才重新把她抱回到床上。
小严在一旁看着她做的这一切,面色越发阴沉。

第5章 过来抢孩子


猪血是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前世小时候为了吃到新鲜的猪血,她每天一大早都会跟着爷爷去屠宰场等着,回来凝固后能做很多好吃的,例如煎血、炒着吃,还有毛血旺。
一桶血大概有5L左右,加上三分之一的水和食盐,凝固能出13斤血块。
她把凝固好的血块放在一旁开始后,天大亮。
原本她还想着把地上的猪下水也处理好,合适的话,可以卖毛血旺的做法。
猪下水没时间处理,只能先把血块卖掉,换取第一桶金了。
但每天只有五更天有去县城的牛车,晚了只能自己徒步去。
根据原主的记忆,从这到县城坐牛车还要半个时辰,走着的话要一个时辰。
她身体刚恢复,别说背着十来斤的血块,就是徒步走到那,身体也撑不住。
她把篮子里仅有的几个铜板装进口袋,背着血块往外走。
张伯的牛车一早就在村口等着了,车上还坐了几个妇女,他们看到蒋微微,脸上出现了鄙夷、厌恶和不屑。
整个村子里的人没有原主没有得罪过的,她在村子里有个万人嫌的称号,人们见了她都绕着走。
“蒋微微怎么朝这边过来了?该不会又想蹭车去县城吧?”
“张伯,咱们快走,我可不想跟这种人坐一辆牛车。”
“就是,一身的酸臭味,每次闻见我都犯恶心。”
蒋微微走到牛车前,这些人马上闭嘴,下意识的往车里面挤了挤,避开她。
“张伯,我想去县城,这是我的路费。”
她无视众人的目光,掏出两文钱递给张伯。
张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原主去县城的机会并不多,她每次都仗着跟张伯有点亲戚关系,从来不掏钱,问就是说下次。
张伯知晓她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就随她去了,后来她免费做车成了常态。
张伯还在震惊中没有反过劲来,蒋微微却早就将钱放在张伯身边的钱盒子里,在牛车后面找了个地方坐下。
众人看她的样子充满疑惑,却又不敢多言,怕一句话说不对,惹来蒋微微一顿口吐芬芳。
这一趟走下来,安静到只能听到牛车赶路的声音。
蒋微微手抱着竹篓,里面是她新做成的猪血,把这些东西卖了,就能暂且缓解一下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
她不知道的是,牛车刚走没多久,伢子就带着人去了她家。
上次伢子来他家,小严见过一次,见他又来了,急忙跑回房间,朝小暑喊道:“快醒醒,那个臭女人真把咱们卖了,咱们快跑吧。”
小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他拽起来,从窗户口跳出来,往外跑。
“给我抓住他们两个。”
伢子身后的人朝他们二人扑过去,一个人胳膊里面夹了一个回来。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小严身体使劲往空中蹬,他就知道那个女人对他们好,肯定没按好心,果然是把他们卖了之后,自己一大早跑了。
他牙齿狠狠咬在大汉胳膊上,大汉吃痛,胳膊一松,他整个人掉下来。
“你个臭小子,还敢咬我。”
大汉揪住小严的衣服,朝他脸上扇了两巴掌,还不解气,又往他肚子上踹了一脚。
小严趴在地上,额头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眼睛却阴狠的瞪着这些人,一声不吭。
“你别打我哥,别打我哥……”
小暑被这一幕吓哭了,身体在半空中挣扎,想冲过去挡在小严跟前。
伢子目光扫了一眼小严被打的肿胀的脸颊,挥挥手,不耐烦道:“别打了,打坏了,可就卖不了高价了。”
随后从地上捡起一块破抹布丢给大汉,指着小暑道:“把她嘴塞住,哭的人心烦。”
另一个大汉把破抹布塞进她嘴里,腮帮子鼓起来,哭泣声逐渐弱下来。
邻居听到声音,往这边赶过来,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让人去请王老大过来。
王老大听到这个消息,气的直跺脚。
之前蒋微微说要将两个孩子卖掉,他还以为开玩笑,也没理会,没想到那个臭娘们还真敢这么干。
他从墙头拿起锄头带着人风风火火的出门。
他们将伢子三个人围在里面,每个人手上都工具,伢子等人被这阵仗吓了一跳。
但他们常年干这种贩卖人口的活,这种阵仗她早就见惯了。
伢子环在胸前,头微微抬起,冷冷道:“你们干什么?”
王老大手指指两个孩子,“还不快放下两个孩子。”
伢子冷笑一声,将之前蒋微微签的卖身契掏出来,打开展现在众人眼前。
“看到没有,孩子他娘已经把他们卖给我了,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你们要是再敢拦着,我就去报官,让官老爷替我做主。”
提到“报官”两个字,原本跟着王老大来的几个人都怂了。
进衙门,别的不说,先打板子,谁愿意去遭这个罪。
“要不算了吧,毕竟他们签了卖身契,告到衙门倒霉的还是咱们。”
王老大身后的男人小声提醒了他一句。
王老大原本气势汹汹的来,听到这话也有些怂了,但看着两个孩子,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伢子冷笑一声,对两个大汉道:“咱们走。”
她拿着卖身契走在前面,剩下两个人在后面跟着,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等等。”王老大不死心,拦住伢子,“两个孩子多少钱?我买了。”
“你?”伢子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二十两。”
“啥?不是一个孩子才三两银子吗?”王老大呆了,二十两,砸锅卖铁他也凑不够这么多钱。
但这是老二家的苗,他又不能不管,咬咬牙道:“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去把这个钱给你凑出来,您看行不行?”
“行。但明天我要见到钱,见不到,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伢子推开他,带着人离开。
王老大把锄头扔在地上,对其他人道:“大伙帮忙把那个毒妇抓回来,我去想办法凑钱。”

第6章 只占一个味


到了县城,其他人第一时间下车,匆匆忙忙离开。
等他们都走了,张伯才将她给的两文钱拿出来还给她,“这钱你还是拿回去吧。”
“不用了。”蒋微微没有收,而是道:“晚上你几点往回走,我办完事尽量赶回来。”
“申时往回走,你要晚一点,我也可以等你。”
“多谢张伯了。”
道过谢之后,蒋微微匆匆忙忙去找合适的饭店。
其他人并没有走,而是躲在一旁看着。
今天蒋微微这一系列的举动,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三观,要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
“你说我是耳朵聋了,还是眼睛花了,她今天怎么又是给钱又是道谢,心情这么好?”
“我听说她把两个孩子卖了,卖身契都签了,没准这次来就是想问问牙婆什么时候把孩子领走的。”
“真的假的?王家的人可还没死绝呢,她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亏我刚才还觉得她变好了呢,不行,回去咱们得赶紧把这件事告诉王老大,两个孩子还小,可不能随意让她折腾。”
蒋微微一心想着怎么把做出来的猪血卖掉,哪里会想到今天的举动会引来这么大的反响。
她背着猪血在县城转了一圈,这个县城还算繁华,一路走过去,街边小贩不少,卖的东西也是种类繁多,这都不是她关注的重点,重点是卖猪血。
她大概观察了一下,这个县城有六个饭店,有一个大饭店,五个小饭店。
大饭店不用说了,生意好,进去的非富即贵,她一身寒酸的衣服,刚站到门口就被店小二往外轰,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她;剩下的几家小饭店,四家生意也不错,唯独在县中心的一家小饭店生意不行,里面除了老板,连个店小二都没有。
老板垂头丧气的坐在柜台前拨弄算盘,不时叹口气。
瞧见蒋微微进来,他并没有像其他饭店直接赶人,而是招呼道:“姑娘,你吃点什么?”
蒋微微把后背上的竹篓放下,道:“我要煎血、韭菜炒猪血和毛血旺。”
这三个菜掌柜的听都没听说过,又不想把好不容易进来的客户往外轰,一脸蒙道:“姑娘莫不是点错了,这几道菜我从未见过。”
“是吗?但我只想吃这几道菜。”蒋微微撇撇嘴,顿了一下道:“那我能用用您家的厨房吗,我自己做。当然厨房我也不白用,你可以开个价。”
老板上下打量着她,不知道她在耍什么花样,但饭店已经许久没开张了,本着能赚一点是一点的原则,带着她往后厨走去。
蒋微微穿越到的这家人太穷了,除了粗盐什么都没有,她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饭店就不一样了,虽然说没啥人,但调料一应俱全。
她先把蒜调成汁,又将猪血切成块,生火在油里面煎。
蒋微微把做好的煎血放进嘴里吃了一口,还不错。
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老板,又拿了一个碗,把剩下的煎血盛出来,递给他。
“尝尝。”
老板最初见到她拿出来的猪血,还以为是什么高级玩意,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但这成品却让他极其失望。
闻着没有什么味道,黑漆漆的,让人没有任何食欲。
心里道果然穷人就是穷人,做的菜也只有乡下人能吃。
蒋微微才不管他想什么,用话语激他,“怎么?你不敢吃?我可告诉你,这可是难得的好东西,看着不怎么样,吃起来可香了,你要这辈子没吃过这东西,就白活了。”
老板也是村子里出来的,村子里能吃的东西少,看到什么都说好吃,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但看她吃的香甜,自己肚子又是真饿了,试探性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蒜汁的蒜香和煎血的绵柔追呢充满口腔,蒜汁刺激着味蕾,而煎血外焦里嫩,味道鲜美爽口,越吃越有嚼劲,一碗煎血下肚,齿尖仿佛还有鲜香萦绕。
他开饭店多年,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眼睛一下子亮了。
现在他的饭店没有新菜式,濒临倒闭,如果能把这道菜当成招牌菜,生意肯定能起来。
他盯着蒋微微手中的那碗煎血,咽了口吐沫,道:“姑娘,你这菜谱卖不卖?你要是愿意卖,价格随便开。”
煎血做法简单,刚才自己做的时候,老板都在一旁盯着,就算她不说,有了猪血,老板自己也能做。
蒋微微道:“我这次来就是想把这些红豆腐卖掉,至于做法,如果老板愿意,我可以免费赠送。”
她顿了一下继续道:“不过人跟人的口味不一样,不如这样,我把这些煎血全部做出来,如果卖的好,咱们再谈价格,您看如何?”
老板激动的拍着大腿道:“好,真是太好了。”
蒋微微把做好的煎血切成小块,放在碗里面递给老板道:“劳烦您在门口支张桌子,让顾客免费品尝,有人喜欢,就可以点,至于价格……”
她对这个时代的行情不太了解,也不好随便定价,道:“您看着定。”
老板满心欢喜的端着煎血走出去,思索着如何让人开口品尝,毕竟这东西色香都没有,只占一个味。

第7章 二位尝尝吧


一出去,就有两个青年围上来,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东西,一脸嫌弃。
“哎呀,张老板,你这又推出新菜品了啊?”
“该不会又是类似于苹果鸡丁、炒地瓜叶等稀奇古怪的菜吧?”
年轻人说着用筷子往碗里面翻了翻,“之前你做菜还算能看得过去,就算不好吃也好看,今天怎么做的这东西黑漆漆的,该不会是什么东西做糊了,拿出来糊弄人的吧?”
老板被他们说的青一阵红一阵。
心中也是后悔,如果不是他当初强行推出新菜式,如今的饭店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今这煎血虽然看着不好看,但确实好吃,但也没有人愿意尝第一口了。
蒋微微在里面把他们的对话全部听进去。
苹果鸡丁和炒地瓜叶虽然不是饭桌上的常菜,但做好了之后,也是味道鲜美,给人味觉以冲击。
但想做好这两道菜并不容易,火候和配料十分讲究,因此一般饭店里都不会推出这两道菜。
老板不故步自封,愿意研究新菜品,心中对老板多了几分佩服。
她走出来,冷冷道:“谁说苹果鸡丁和炒地瓜叶是稀奇古怪的菜,不能因为老板一次没做成功,你们就这样冷嘲热讽吧。”
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道:“哎呀,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说话口气这么狂,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要不咱们赌一次,我去做这两道菜,你们去请十个人来当评委,只要有三个人说难吃,就算我输,到时候随你们处置;如果你们输了,要乖乖向老板道歉,并拿着煎血向众人推广,怎么样?”
青年打量着她,笑容深了几分,同意了她的提议。
老板在一旁看的直着急。
这两个人不仅是镇上有名的纨绔,也是鉴赏美食的高手,叫周仓和朱旭。
当初老板就是不服输,与这两人打赌,说会将这两道菜做的人人称赞,要不就不卖普通菜式,只研究新菜式。
一直到现在,那两道菜他是越做越难吃,提到那两道菜,他整个人处于绝望之中。
他将蒋微微拉到一旁,“姑娘,那两道菜特别难做,我试了无数次都没成功,你还是别做了,万一失败,咋了招牌,你的煎血都没人买了。”
“老板放心,我自有分寸。”
蒋微微一脸自信,随后对那两个青年道:“两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尝一口煎血,万一好吃呢。毕竟信口开河会错过很多美食。”
说完转身进厨房。
两个人面面相觑,每次张老板推出新菜,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品尝,但每次都难以下咽,吃一次,好几天吃不下饭,到了后来,就算张老板真有什么菜式,他们也只是看看,不会在动筷子。
但煎血虽然长的不好看,闻着味道还不错,几个人又有了品尝的心思。
朱旭夹了一筷子要往嘴里放,想起之前的事,实在张不开嘴,于是夹着煎血往周仓嘴里送。
“你是品鉴美食的大家,你先尝尝。”
周仓撇撇嘴,把筷子推回去,“你是老大还是你先尝吧,我怕这里面有毒。”
这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老板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道:“二位都不愿意先尝,那我先来吧。”
他夹了一块放进嘴里,香味扑面而来,原本想细嚼慢咽,给他们二人讲讲这东西有多好吃,没忍住一口下肚,又夹了一块。
一连吃了四个块,周仓和朱旭两个人的态度才有了转变。
“要不咱们也尝尝。”
他们二人一人夹了一筷子,闭上眼把煎血放进嘴里。
两个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们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来不及多说,一人一筷子,把碗里剩下的煎血全部吃完。
周仓朝张老板伸出大拇指,“没想到老板你今天研制出的这道菜这么好吃。”
朱旭附和道:“这是什么东西啊,我之前怎么从来没吃过?”
老板只是听蒋微微说着东西是用红豆腐做的,但具体怎么做,他并不是很清楚,如实道:“这道菜是刚才那位姑娘做的,二位有什么问题,还是一会问她吧。”
心中却窃喜。
他们二人就是美食界的活招牌,他们二人一句话,自己家饭店的生意肯定会很快好起来。
随后又开始担心,怕蒋微微做不好那两道菜。
一炷香之后,蒋微微端着两盘菜出来放在桌子上,道:“二位尝尝吧。”

第8章 自在人心


她往后瞧,“你们没有找评委吗?”
周仓道:“你煎血做的不错,至于这两道菜就算了。”
他们实在是对这两道菜有了心里阴影,再看到时候,没有吐出来已经是给蒋微微面子。
蒋微微不悦道:“二位想反悔吗?”
朱旭道:“我们是给你面子,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识抬举。”
“说好了打赌,你们不仅不履行赌约,甚至尝都不敢尝,就满脸厌弃,这也叫抬举我?”蒋微微最厌恶别人看不起她做的菜,继续道:“既然二人不愿意品尝,我去找其他人品尝,好不好吃,一会就能见分晓。”
她端着两道菜走出去。
这家饭店位于县中心,来往的人不算少。
蒋微微对着来往的人喊道:“本店推出新菜式,免费品尝,不好吃不要钱。”
围在她跟前的人不算少,鉴于之前老板推出的菜式,没有人敢品尝第一口。
一个老头从人群里挤出来,对蒋微微道:“真的不好吃不要钱?”
蒋微微手往口袋里掏,这次她出来带了五文钱,除去坐车付的两文,还剩下三文,咬咬牙道:“不仅不要钱,我还倒贴你三文。”
老头手缕缕胡子,道:“你这小姑娘有意思,那我就来吃第一口。”
“我劝你还是别吃,你都不知道这家饭店做的菜有多难吃,我上次吃了一口,好几天没胃口。”
“我也是。”
“我也是。”
人们纷纷附和。
“老人家,你年纪这么大了,还是别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了。”
老头笑呵呵道:“正是年纪大了,才想什么都尝尝。”
他不顾劝阻,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这老头真是厉害,这都敢吃。”
“也是,年纪大了,吃出事来,还能讹一笔,也不算亏。”
“可不,正常人谁敢吃他家的菜。”
众人小声议论,等着老头把吃的菜吐出来。
老头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还不忘开口道:“好吃,真好吃,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其他人见这架势,疑神疑鬼的拿起桌子上摆放的筷子,往嘴里夹。
朱旭和周仓对于这种食物的搭配并不抱希望,见众人吃的香,受到感染,硬着头皮也往嘴里塞了一口。
菜香四溢,爽滑可口,这辈子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菜。
老板也忍不住夹了一口,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他急忙把蒋微微拉到一旁,把嘴里的那口菜咽下去,道:“你这两道菜的做法卖不卖,只要你卖,价格随便开。”
蒋微微笑着道:“咱们第一次打交道,老板看得起我,想买我的菜谱,是我的荣幸。至于价格,您看着给,毕竟以后咱们合作的日子还长着呢。”
“行。”老板把身上所有的银子全部掏出来道:“二十五两银子买你两个菜谱,你要还有新菜谱,尽管拿过来,只要菜好吃,价格不是问题。”
之后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煎血,“红豆腐的价格咱们另算。”
煎血的凡响不错,他第一次见到这种食材,生怕自己出的价格不合适,别人家来抢生意。
这些猪血原本就不值什么钱,一份猪血大概是半斤左右,老板价格定在了30文钱一份,一桶猪血能卖780文。
她迅速算出这个数来,道:“猪血你付我300文吧,以后我会大量供应,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
老板掏出一两银子来给她,“多余的就当是我付的明天的定金,咱们可说好了,只给我一家供应,不能再供应给别家。”
“这是自然。”
蒋微微拿着银子,与老板商议好第二天送猪血的事情之后,开心的离开。
她回去的时候给两个孩子买了一些衣服还有玩具,顺便买了一些米面油,满满装了一筐。
张伯见她回来,笑道:“你今天是大丰收啊。”
帮忙把东西搬到车上,眼睛往里面瞧了一眼,里面都是一些吃的。
他把东西往里面放了放,防止掉落下去。
其他人也散散俩俩的回来,看到车上的东西,都愣了一下,看蒋微微的眼神都不太自然。
“我说蒋微微,你该不会是把两个孩子卖了,买的这些东西吧?”
有个人率先开口,一下子吊起了其他人八卦的心,开始附和。
“他们好歹也叫你一声娘,你可不能做那种没良心的事。”
张伯听不下去了,道:“胡说什么,这都是蒋二娘子卖了东西换来的。”
“什么东西能卖那么多钱?再说了,他家现在什么情况,我们谁不知道啊。”
“你们……”
张伯还想说什么,蒋微微打断他的话,同时也不想让他太难堪道:“公道自在人心,不是你们几句话就能下定论的。”
忽然她声音提高了一倍,“但,你们再说些污蔑我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冰冷的声音吓的其他人心里发毛,不敢再开口。
回到村子里,蒋微微还没有下车,就被几个人围住。
“快去通知王老大,就说找到蒋微微了。”
说着伸手去抓她,“敢卖老王家的孩子,真当老王家没人了吗?”
“如果这次找不回两个孩子来,就把她卖进瓦房,让她也尝尝为奴为婢的滋味。”
蒋微微被人从车上拽下来,压着往王家走。

第9章 送钱来了


“王老大,人我给你带来了,想怎么处置,你看着办。”
蒋微微被推到屋子里,身体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她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正准备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只听一人道:“这是从她身上搜出来卖孩子的钱。”
王婆子把她揣在怀里的十两银子搜了去,递给王老大。
蒋微微一下车被压到这来,整个人都是蒙的。
“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老大凶狠的看着她,“你以为你把两个孩子卖了的事情能瞒的住吗?”
蒋微微想到原主与伢子的约定,后天伢子会来领孩子。
见这架势,心“咯噔”动了一下,莫不是伢子趁着她去县城,偷偷把孩子抱走了?
王老大指着她的鼻子开骂,“你这妇人好狠的心,连自家孩子都不放过。我告诉你,要是凑不够钱把孩子赎回来,我就把你沉塘。”
听到“赎孩子”三个字,蒋微微一下子来了精神,紧张道:“你是不是知道孩子在什么地方?”
她记得原主跟伢子越好,等伢子把孩子带走之后,会来王老大家哭闹,让他们出钱来赎;如果王老大家拿不出这笔钱来,就赶紧找个大户人家把孩子卖了,钱他们二人对半分。
看王老大这架势,伢子走的时候,他应该是拿不出钱来的。
她急切道:“快点告诉我孩子在什么地方,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王老大以为她又要耍什么花招,“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鬼话吗?”
有人附和道:“我看她肯定会想找机会逃跑。”
“对,她这种女人就是死性不改,就该被浸猪笼。”
听着众人的话,蒋微微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这种情况,她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她只能耐着性子对王老大道:“要不你派几个人跟着我,我保证不会跑,会把孩子领不回来;如果我做不到,你就把我……把我沉塘,我绝无二话。”
现在孩子的事情最重要,再耽搁下去,蒋微微怕伢子把孩子卖了,到时候就真麻烦了。
见王老大还有所顾虑,她又道:“我是孩子的娘,他们如何,理当由我处置,你们不让我去,以后都别想再见两个孩子了。”
王老大一直在凑钱,能借的都借遍了,也只凑了五两银子,加上从蒋微微身上搜出来的十两银子,加一起也才十五两银子,还差五两银子。
又见蒋微微说的恳切,站起来道:道:“我跟你去。”
蒋微微根据原主的记忆来到伢子的家。
伢子住在隔壁村东头,因为做贩卖人口的生意,家境还算富裕,房子盖的也是全村最气派的。
她记得书上说,人口贩子,家里都会养几个打手。
她虽然在前世学过一些防身术,但男人与女人之间有天生的力量差距,却原主身体虚弱,走几步路都累的气喘吁吁,更别提打架了。
目光扫了一眼四周,目光落到墙根的棍子上。
朝墙角那边走了几步,被王老大拉住,以为她要跑,冷冷道:“你要是再想跑,就别怪我不顾念旧情了。”
伢子听到声音,透过窗户往外看。
之前蒋微微与她商议靠这两个孩子小赚一笔,她还不以为然,没想到今天还真带着王老大过来送钱了。
她从屋子里出来,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扫,最后落到王老大抓蒋微微的胳膊上。
皮笑肉不笑道:“早就听闻王家老大垂涎老二媳妇,今天一见,果不其然。”
王老大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又气又急,吼道:“你……你胡说什么?”
“刚才你手抓着弟媳妇的胳膊,这也是我胡说?”
伢子一副见惯了模样,道:“算了算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你们的家事,我才懒得管。”
“不过你们既然来了,想必是准备好银子了,拿来吧。”
蒋微微愤愤道:“你先把卖身契拿出来,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随后又觉得不对,补充了一句,“我要先见到两个孩子。”
伢子拍拍手,让人把两个孩子从屋子里拽出来。
小严和小暑脸上都有被打的痕迹,尤其是小严,两边的脸颊肿的老高,一双眼睛被打出黑眼圈。
蒋微微心头那股火“蹭”就窜起来,又强行压下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到卖身契,要不然事情闹到,伢子不认账就麻烦了。
伢子拿出卖身契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道:“二十两银子拿出来,孩子你们带走。”

第10章 给你报仇


蒋微微一下子急了,手指着卖身契上面的数字道:“你只付给了我二两定金,就算翻倍,我也只需要付给你四两银子,你这转手就要翻十倍,也太黑了?”
伢子一听这话乐了,当初就是蒋微微给自己出的这个主意,二人什么都不用干,转手一人就能赚十两银子。
这以来,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转念一想也是,她装的越像,就越没有人能拿住这件事的把柄威胁她,说起来,也是王家没本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又能怎么样?
高,真是高。
她内心有些佩服,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道:“当初咱们就是这么说好的,协议都签了,你想反悔,咱们就衙门见。”
说好了,后天伢子去领孩子,这提前一天就算了,居然又来了个狮子大开口,真当她这个当娘的是个工具人吗?
她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你的意思是,我要是拿不出这二十两银子,你就不把孩子还给我是吗?”
伢子笑着道:“那是自然,白纸黑字写着,还能反悔不成。”
蒋微微憋着的那口气一下子窜上来,跑过去拿起墙角的棍子,指着伢子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放不放人?”
伢子愣了,心里犯嘀咕:这蒋二娘子装的还挺像。
配合道:“不给钱不放人。”
说完朝她猛使眼色,示意她赶紧给王老大要钱。
戏演的差不多就得了,再演就过了。
蒋微微眼睛死死盯着她手中的卖身契,往她跟前逼近一步,不等伢子反应过来,一棍子轮到她胳膊上。
手一松,卖身契飘飘荡荡的落下来。
蒋微微俯身把卖身契捡起来揣进怀里,扭头看向抱着两个孩子的大汉,呵斥道:“马上给我放人。”
大汉乐了,他们在村子里从来都是横了走,还没有敢跟他们叫板。
尤其是蒋微微,每次过来找伢子见到他们都绕着走,今天这是疯了吗?
见他们二人不动,蒋微微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对着他们二人一人就是一棍子。
棍子打在他们肚子上,二人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疼的冷汗直流。
蒋微微从他身上迈过去,走到小严跟前,想跟他解释今天的事情,还没开口,只听他道:“我果然不该信你,你真把我们卖了。”
“我没有,之前的事我真的是无奈之举。”蒋微微想解释,但也明白原主作恶太多,说的越多越会引起两个孩子的反感,拿出今天赚的银子,手摊开在他跟前,“你看,这就是我今天的赚的钱,是用来还伢子的,我真没想到他会今天突然把他们两兄妹抓走。”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小严一把将她推开,“以后我也不会再跟着你过。”
他手指向小暑,“还有妹妹,我们要跟你断绝关系。”
以前就算蒋微微对他们再不好,或打或骂,他们都能忍,至少那个时候蒋微微还把他们当人看。
现在……
想到自己和妹妹被卖之后,受到的毒打和委屈,泪水在眼中打转,就是没有落下来。
蒋微微知道这件事彻底伤了他们兄妹的心,手举到半空中,道:“我会向你们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小暑眨巴着眼睛,手放在嘴里,打量着她,道:“娘,你真的没有把我们卖了吗?”
“这是自然。小暑是娘的心肝宝贝,娘怎么舍得卖了你。”蒋微微叹了口气,“只是娘之前做了好多错事,你们不原谅我,我能理解。”
泪水在她眼中打转。
她对两个孩子是真的心疼,尤其是在她刚穿越过来,生病那几天,要不是这两个孩子,她肯定又死一回。
在现代,她就是一个人过了一辈子,一直羡慕别人有亲人在身边。
没想到刚与两个孩子建立起来信任,就这么没了。
小暑伸手去给她擦眼泪,道:“娘不哭,我信娘。”
蒋微微眼中冒着光亮,不可置信道:“你真信我。”
“嗯,我信娘。”小暑坚定的点点头,手指着那两个大汉道:“他们把我们抱过来,打我们,说娘不要我们了,但我相信娘不会不要我。”
蒋微微手抚摸过她红肿的脸颊,指着躺在地上打滚的两个大汉道:“他们哪个打你了?”
小暑身体往蒋微微身后躲,指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大汉道:“就是他。他手往我脸上扇,特别特别疼。”
蒋微微拿着棍子走到那个大汉跟前。
刚才一棍子把大汉打怕了,抱着肚子往后退,磕磕巴巴吧道:“你……你想干什么?”
蒋微微脚用力踩在他腿上,隐约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
“啊!”
大汉的惨叫声在空中回荡,身体蜷缩在一起,手不停的在空中乱抓,想推开蒋微微。
蒋微微脚上力气加到,用力碾了一下,厉声道:“你哪只手打的我女儿?”

第10章 给你报仇


蒋微微一下子急了,手指着卖身契上面的数字道:“你只付给了我二两定金,就算翻倍,我也只需要付给你四两银子,你这转手就要翻十倍,也太黑了?”
伢子一听这话乐了,当初就是蒋微微给自己出的这个主意,二人什么都不用干,转手一人就能赚十两银子。
这以来,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转念一想也是,她装的越像,就越没有人能拿住这件事的把柄威胁她,说起来,也是王家没本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又能怎么样?
高,真是高。
她内心有些佩服,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道:“当初咱们就是这么说好的,协议都签了,你想反悔,咱们就衙门见。”
说好了,后天伢子去领孩子,这提前一天就算了,居然又来了个狮子大开口,真当她这个当娘的是个工具人吗?
她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你的意思是,我要是拿不出这二十两银子,你就不把孩子还给我是吗?”
伢子笑着道:“那是自然,白纸黑字写着,还能反悔不成。”
蒋微微憋着的那口气一下子窜上来,跑过去拿起墙角的棍子,指着伢子道:“我再问你一次,你放不放人?”
伢子愣了,心里犯嘀咕:这蒋二娘子装的还挺像。
配合道:“不给钱不放人。”
说完朝她猛使眼色,示意她赶紧给王老大要钱。
戏演的差不多就得了,再演就过了。
蒋微微眼睛死死盯着她手中的卖身契,往她跟前逼近一步,不等伢子反应过来,一棍子轮到她胳膊上。
手一松,卖身契飘飘荡荡的落下来。
蒋微微俯身把卖身契捡起来揣进怀里,扭头看向抱着两个孩子的大汉,呵斥道:“马上给我放人。”
大汉乐了,他们在村子里从来都是横了走,还没有敢跟他们叫板。
尤其是蒋微微,每次过来找伢子见到他们都绕着走,今天这是疯了吗?
见他们二人不动,蒋微微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对着他们二人一人就是一棍子。
棍子打在他们肚子上,二人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疼的冷汗直流。
蒋微微从他身上迈过去,走到小严跟前,想跟他解释今天的事情,还没开口,只听他道:“我果然不该信你,你真把我们卖了。”
“我没有,之前的事我真的是无奈之举。”蒋微微想解释,但也明白原主作恶太多,说的越多越会引起两个孩子的反感,拿出今天赚的银子,手摊开在他跟前,“你看,这就是我今天的赚的钱,是用来还伢子的,我真没想到他会今天突然把他们两兄妹抓走。”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小严一把将她推开,“以后我也不会再跟着你过。”
他手指向小暑,“还有妹妹,我们要跟你断绝关系。”
以前就算蒋微微对他们再不好,或打或骂,他们都能忍,至少那个时候蒋微微还把他们当人看。
现在……
想到自己和妹妹被卖之后,受到的毒打和委屈,泪水在眼中打转,就是没有落下来。
蒋微微知道这件事彻底伤了他们兄妹的心,手举到半空中,道:“我会向你们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小暑眨巴着眼睛,手放在嘴里,打量着她,道:“娘,你真的没有把我们卖了吗?”
“这是自然。小暑是娘的心肝宝贝,娘怎么舍得卖了你。”蒋微微叹了口气,“只是娘之前做了好多错事,你们不原谅我,我能理解。”
泪水在她眼中打转。
她对两个孩子是真的心疼,尤其是在她刚穿越过来,生病那几天,要不是这两个孩子,她肯定又死一回。
在现代,她就是一个人过了一辈子,一直羡慕别人有亲人在身边。
没想到刚与两个孩子建立起来信任,就这么没了。
小暑伸手去给她擦眼泪,道:“娘不哭,我信娘。”
蒋微微眼中冒着光亮,不可置信道:“你真信我。”
“嗯,我信娘。”小暑坚定的点点头,手指着那两个大汉道:“他们把我们抱过来,打我们,说娘不要我们了,但我相信娘不会不要我。”
蒋微微手抚摸过她红肿的脸颊,指着躺在地上打滚的两个大汉道:“他们哪个打你了?”
小暑身体往蒋微微身后躲,指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大汉道:“就是他。他手往我脸上扇,特别特别疼。”
蒋微微拿着棍子走到那个大汉跟前。
刚才一棍子把大汉打怕了,抱着肚子往后退,磕磕巴巴吧道:“你……你想干什么?”
蒋微微脚用力踩在他腿上,隐约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
“啊!”
大汉的惨叫声在空中回荡,身体蜷缩在一起,手不停的在空中乱抓,想推开蒋微微。
蒋微微脚上力气加到,用力碾了一下,厉声道:“你哪只手打的我女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毒娘亲要逆袭》

Copyright © 2021 裕丰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