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步步卿染最新章节,顾珩章洛染小说免费阅读

陪夫郎用完早膳,顾珩章立刻让人给阆中有意经营布匹生意的各府传去消息,今日,顾家布庄将公开出售流光锦的整个制作过程,价高者得,就算你之前没有制作售卖过布匹生意,也没关系,顾家会谴人一一教授,直到对方不再……

书评专区

女尊之步步卿染最新章节,顾珩章洛染小说免费阅读

《女尊之步步卿染》免费试读

陪夫郎用完早膳,顾珩章立刻让人给阆中有意经营布匹生意的各府传去消息,今日,顾家布庄将公开出售流光锦的整个制作过程,价高者得,就算你之前没有制作售卖过布匹生意,也没关系,顾家会谴人一一教授,直到对方不再需要。

顾家的流光锦色泽鲜艳多变,缎面光滑如镜,手感滑爽,用白色和其他色彩的经线组成,色经由粗渐细,白经由细渐粗,逐步过渡,形成色白相间,有明亮对比色光的丝丝雨条,雨条上再饰以各种奇花异草图案,给人以一种生机蓬勃之感,背面呈细斜纹状,制作成衣后,阳光下,行走间裙摆流光溢彩,足下步步生花,举手投足间仙袂飘飘,星光熠熠,面世当日不到一个时辰就被抢售一空,即在阆中掀起热潮。

时至今日还没有哪一家布行制作出相同布匹,而且顾家有自己的布庄,染坊,绣坊等,若能夺得此次机会,得到流光锦制作方法,又有人专门传授技艺,定能依着流光锦这一阵东风一步踏入布匹生意一行,占得一方位置!

到了午时,顾府门前车水马龙,宾客如云,前院一干侍从在杜管家的分派下,往来穿梭,接待各家各府。

顾府正堂,待客人落座,顾珩章坐在主位将众人神情看得明白,商人重利,阆中周围各城恐早已按耐不住,其中不乏不择手段之人,她顾家若是一直一家独大,难免不会招惹小人,趁此时机正好去了这隐患。

“今日邀各位而来所为何事想必大家都知道……”

顾府前院一片热闹景象,后院倒是清净,府中后院有一片诺大的荷塘,如今正是荷花开放的好时节,顾珩章走时吩咐下人备了小船,之前她听洛染说起喜欢并蒂莲,后院池塘正好种植有,昨日刚开了花,就让听风领洛染去赏花,若是喜欢,还可采撷莲蓬。

今日天气晴朗,来到荷花池边,映入眼帘的是千姿百态的荷花和一片片翠绿的荷叶,一片小舟停靠在池边,洛染鼻尖轻嗅,一股清新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他顿时心境豁然开朗起来,当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洛染在听风的搀扶下小心的跨到船上去,听风跟了上去,小舟漂浮在水面上,置身在这荷花的世界里,一种不可名状的惬意感弥漫全身,摘了一些莲蓬,洛染不多时就昏昏欲睡了过去。

解决了流光锦之事,顾珩章可算是得来清闲了,顾家各个商铺的掌柜也都是老人了,杜管家更是一把好手,许多事杜管家都能做主,闲下来以后看着最近因为阆中炎热一直没什么精神的小夫郎,顾珩章决定带夫郎回乡下避暑。

此前顾珩章派人调查的那女子也有了眉目,是京城洛府主君派的人,为的是惹怒顾珩章,若顾珩章以为洛染不守夫德,早已与人暗通款曲,以顾珩章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情定是容不下洛染的,会就此将他扫地出门。

这位丞相公子当真心如蛇蝎,他唯一没料到的就是看似光风霁月的顾珩章实则也是个为色所迷之人,夫郎貌美,顾珩章一见就喜,底线便无端低了,更甚者初见洛染实在笨拙稚嫩,顾珩章一颗心顿时软了几分,否则当日也不会闹那么一出。

在那女子二人莫名被人敲晕装进麻袋丢出阆中之时,顾珩章带着夫郎在回乡下的路上。

顾珩章祖母年幼时是个农女,后来做生意发家后才搬去阆中城内,到了顾珩章母亲掌家,派人将乡下老宅修葺一新,以作夏日避暑之用。

马车出了城往山村而下,山路并不难走,马车不是很晃动,洛染自幼养在家中,对什么都很新鲜,他挑起帘子新奇的看着路边风景。

顾珩章坐他对面拿着账本在看,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二人虽不交流,偶尔一次眼神交流,一个微笑示意,马车中的第三人听风却还是觉得自己很亮。

“那是什么花呀?”

顾珩章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勾起唇角,眼里带笑,“是芸薹,农家又叫它油菜花,按理此花四月份才是盛开的季节,但是阆中气候水土向来不同于其他各地,花开的晚,谢的也晚,所以现在才能看到些,这其实也是一种菜。”

洛染微惊,好奇道,“那是不是很好吃?”

顾珩章一笑,“若是下厨的人手艺不错,很好吃。”

顾珩章又道,“晚上让你尝尝。”

“好!”心满意足的洛染又叫过听风,好奇的指着窗外的所见问他。

顾珩章宠溺的摇了摇头继续看账本,她刚才看着洛染一张一合的唇,心里有些浮想联翩,但现在还不到时候……顾珩章一双墨黑的眸子更深了几分。

黄昏时分,两辆马车终于驶入顾家村,顾家老宅远离村落,坐落于半山腰上,路途较远马车晃晃悠悠的催人入眠,进村时洛染靠在顾珩章肩上睡得正熟,进村后有从地里干完活回家的村民识得车女,一路打招呼的人很多,还有许多小孩子吵吵闹闹的跑来看。

顾珩章手掌轻轻捂住洛染耳朵,为他挡去惊扰,出了村落马车向着山上而去,围观的人群也散了去,小孩也被自家长辈拧着耳朵带回了家。

马车停在老宅门口,早有侍从等在门外,听风从马车下来,回过身掀起马车车帘,顾珩章动作轻慢地抱着洛染下来,老宅的下人还是第一次见这位过门不久的主君,主君好像睡得很沉,被家主抱在怀里,脸埋在家主胸前,走进家中都没醒。

顾家老宅地面铺设都是青砖,前日城中消息传来,下人们早就将家中收拾干净,顾珩章一路将人抱回房间,小心的放在床上,又拿过轻薄的丝绸被子为他盖好。

顾珩章坐在榻边,伸手将洛染脸上凌乱的发丝理好,看了一会儿才离开。

外面下人们进进出出的搬着行李,顾珩章招来人吩咐她们去备着酸梅汤,温着等主君醒来再送过来。

半个时辰后洛染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眼前是个完全陌生的房间,立刻就清醒过来,他猛地坐起身来,慌张地张口就唤听风。

听风闻声急急忙忙的跑来,见了熟悉的人洛染才镇定下来,这才知道他竟睡得如此沉,老宅的房间摆设和城中的完全不同,洛染刚一时恍然未曾反应过来。

他一问听风才知道,原来当年修葺老宅时是顾珩章母亲一人的决定,这老宅是按照她的喜好建的,而阆中城顾府,顾珩章双亲去世后,她不愿睹物思人,就将整个顾府大变一通,唯有老宅还是过去的样子。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