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小胖妹,嫁给瘸子后竟三胎了安宁江寒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那不行,我奶说了,我的婚事,她做主!”安宁说。“你……你别忘了,我是你爹。”安大可道。安宁一脸淡定,“我奶还是你娘呢!”安宁眼睁睁的看着安大可一张脸,犹如调色盘一样。一会儿红了,一会儿绿了,一会儿紫……

书评专区

六零小胖妹,嫁给瘸子后竟三胎了安宁江寒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六零小胖妹,嫁给瘸子后竟三胎了》免费试读

“那不行,我奶说了,我的婚事,她做主!”安宁说。

“你……你别忘了,我是你爹。”安大可道。

安宁一脸淡定,“我奶还是你娘呢!”

安宁眼睁睁的看着安大可一张脸,犹如调色盘一样。

一会儿红了,一会儿绿了,一会儿紫了,一会儿白了!

啧,爽!!!

“我不和你说废话,雅儿看不上那个江寒生,你去嫁!”安大可气呼呼的说。

安宁一听,差点感动的从床上跳起来。

不对,是激动。

也不对,是气愤。

敢情安雅不愿意嫁的人,就让她去嫁,当她是什么了?

垃圾袋吗?

别人不要的东西,统统往她这里塞?

当然,她不是骂江寒生。

他救过自己,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人家没准,就喜欢安雅这种白、面妖精,人前小白花,人后小浪花。

她要是横插一脚,没准恩情变仇恨。

冷静下来的安宁,冲安大可道:“爹,不是我说,你怎么就能断定,人家江寒生看得上我?愿意和我结婚?再说了,和他有婚约的是安雅,不是我。

就好比你上街买一只老母鸡,花了老母鸡的钱,指定了要拿回家炖汤。人家却给你一只长了大红冠的公鸡,你乐意?”

虽然把自己比成公鸡不好。

但谁让这渣爹文化水平有限呢。

她要是和他说什么钱货要一致的话,他不定能听懂呢!

“你这是不愿意啰?”安大可的表情,变得狰狞了。

安宁:“我傻了,当然不乐意了!”

“这事,由不得你不乐意!你要是不同意,从今往后,我不会给你们一分钱。将来你结婚,我也不会给你一毛钱的嫁妆。你也别想着去你奶那儿告状,大不了,就鱼死网破,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

威胁的话一出,安大可以为,安宁这就该妥协了。

谁知道,她直接指着门口,“好走不送!”

“你赶我走?”

“没错,麻溜点儿!”安宁一脸干脆。

安大可气的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安宁还一声提醒,“把门给我关了,不然这大晚上的,遭贼惦记!”

安大可哪里会管,眨眼的功夫,就被气走了。

安宁自己起来关了门,再插上木门栓。

在交换商城里,换了个二手纳米U型枕,闭眼咸鱼躺,一会儿就睡着了。

倒是安大可,回去之后,安雅和苏红两个,都期待的看着他等结果。

安大可摇头,“那死丫头不愿意嫁!我威胁她,她反而油盐不进!”

这时候,安雅低下头,故意可怜巴巴的说,“我就知道,没人愿意嫁给瘸子,就是妹妹她也不肯。算了,这就是我的命,只是江寒生家里太穷了,以后怕是不能帮衬爸爸了。”

安大可头脑一热,回答道:“那臭丫头不肯,我们就找江寒生。他一个瘸子,难不成,还真的要耽误你的终生大事不成?正好我明天还在家,明天就将这个亲事给退了!”

安雅赶忙抬头,激动地看向安大可,“爸,您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其实我这次来,就是帮你退亲的。老太太有些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咱们是该给点补偿,我带了二百块钱来了,到时候给那瘸子就是了!”

“那我妈的工作……”安雅担忧的看向旁边的苏红。

“你放心,我也不是个傻的,现在工作多难找?再说了,他江开源都死了,难不成,得过他帮助的,统统都不要过日子了?”安大可说。

安雅脸上,多了一抹激动。

只要能退婚,什么都好说。

她是绝对不会嫁给一个瘸子的!

……

安宁睡了一个好觉。

隔天吃完早饭,她和大伙儿一起上工。

走在上工的路上,听到广播里大队长在喊口号。

来到这里之后,安宁几乎每天都是伴随着这些广播声音上工的。

别说,还真的能够振奋人心。

反正安宁现在感觉自己天天如沐春风。

浑身都是劲儿。

她去放牛,还没靠近牛棚,一群人围在牛棚外头,大声讨论着什么。

安宁一向是个喜欢看热闹的,加之地方太顺便了,她赶忙走了过去。

因为围了太多人,她便问最外头的村里人。

“咋回事儿啊?都围在一起做啥?”

“哎,还能有啥,队里的牛生病了!副队长去请兽医了。”

“啥?生病了?”安宁惊呆了。

这几天,都是她在放牛。

虽说现在不兴连坐,可牛要是出了问题,难保不会有人怪她。

“安老大家的丫头,俺记得,那牛天天是你在放吧?你是咋看牛的,牛生病了,你晓不晓得?”同村的刘婶子指着安宁大声问。

所谓怕啥来啥。

安宁这只在心里过了一遍,谁知道,就被提到明面上来了。

安宁挤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却不知道,那肉饼子一样的大脸,将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儿。

当时,就有人看着安宁流口水了。

现今是猪都瘦的年代,安宁这体格,比队里,那老母猪只胖不瘦。

不羡慕她,那是假的!

“刘婶,这牛是我放的不错,可也不能将责任推到我身上啊?别说牛了,就是人,她吃五谷杂粮,也会生病。这难道也要怪人不好?”安宁说。

刘婶子脸一红,讪讪道:“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

“婶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安宁说。

想拉她下水,想的倒挺美!

眼瞅着里头的人,越说越起劲儿,安宁也没有再和这位刘婶子争辩的意思。

费尽力气,往牛棚里头挤。

等她真到了牛棚,傻了眼。

离谱了。

离大谱了!

安宁看着眼前那头,成了金毛狮王的牛。

整个一个激动加无语。

她想起来了,昨天她不小心拿了生发喷雾,给老牛用。

结果后面给忘了。

应该是生发喷雾起了作用,那头老牛,一个晚上,长出了满头的牛毛。

活脱脱一个原始人,不原始牛。

村里人不知道其中的缘由,还以为老牛病了。

而这时候的老牛,瞧见安宁来了。

友善的冲她哞了好几声,最后乖乖的躺在她脚边,用牛角轻轻蹭她的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