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你好最新章节,苏元小说免费阅读

苏元脑补着整个事件,有人抢银行,不,应该是偷银行,毕竟没带枪带刀–八成是也根本没有这些高端配置。不过带了更大的bug,一个成精的老鼠,会打洞,;一个会发掌心雷的,也是打洞高手。老鼠强在持久,整个地道……

书评专区

阿姨你好最新章节,苏元小说免费阅读

《阿姨你好》免费试读

苏元脑补着整个事件,有人抢银行,不,应该是偷银行,毕竟没带枪带刀–八成是也根本没有这些高端配置。

不过带了更大的bug,一个成精的老鼠,会打洞,;一个会发掌心雷的,也是打洞高手。

老鼠强在持久,整个地道都有赖于这只大鼠打通,掌心雷高手是爆发力更甚,能徒手爆开钢筋混凝土,爆头想来更简单,那么战斗力也是相当高的,作为老鼠的替补,或者兼着战斗人员?

老鼠打洞,几人顺着通道去往金库,不过被人发现,报警,而地道不明原因的坍塌,逃跑不成,高手爆开墙壁,警察不敌,特事局跟进,逮捕所有人,但大鼠逃窜…

因为涉及神秘事件–有人,有兽,有武功高手,还不够神秘?所以是机密,不许谈论,你倒是把手机都缴了啊,那么多拍视频的没事,这闲着谈几句就泄密了?

人员伤亡情况不知道,不过目击群众是相当的多,而且保密意识非常差,公开谈论且拍段子上传…

……

这又是大鼠精,又是徒手炸墙的,苏元没有亲眼见到,心里表示不信。

我不信,没见过,假的。

我这么有理智的四有少年,怎么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不过总归内心深处有点毛毛的,大家伙儿的言论毕竟传到了他耳朵里,三观受影响有多大不知道,但肯定是影响到了…

四下看了看,忽然有些恍惚,仿佛那些再普通不过的人群中就藏着个什么精什么怪的。

这世界怎么了,我只是个职业学生而已–刚才想出卖肉体是生活所迫,是副业…

…比藏獒还大的鼠精,能手发tnt的大佬,而我还弱的像个吊毛,抗袋水泥都累出翔…

抬头看天,感觉天气都湿冷阴沉了许多…

奥迪重金女是不敢再找了,本来也就是抱着个玩闹的心态追过来的,

再说了,女人绝对是官面人物,说不定就是那个什么特事局的,不敢惹…

至于女人为什么调戏他俩,当然是因为我俩帅,而且我比莽头帅那么一点点…

不过想想,这女人其实也挺漂亮,就是妆化的太重,身材也是一级棒…

苏元吞了吞口水。

不想了,不知道,明天睡醒了,又是个大晴天,再有几天就开学了,世界还是和平的…

\”靠,不会真有老鼠精吧…\”周芒扣扣鼻孔,\”…也不知道公的母的…\”

\”你关心事物的角度还蛮…刁钻的……\”,苏元招呼一声,\”莽头,走了…\”

\”诶,你等在这里不要动,然后给我钱,我去买两瓶奶茶\”

\”我…你踏马占便宜还不想花钱是吧,奶茶不喝也罢…\”

苏元周芒住在城东,很老式的一个院子,是瀛洲生物研究所下属的一个废置厂房,改造成为员工家属院。

位置僻静,但交通还算便利。

原来是住过许多人的,现今就只剩了苏元周芒两家,两个人…

院子里种了七八棵树,其中一棵是柳树,另一棵也是柳树,还有一棵仍然是柳树,剩下的全都是柳树…

房子还是那种联排的尖顶瓦房,有的墙面还留有各个年代的标语,风吹雨打后只剩了些模糊不清的残缺字体…

至于瀛洲生物研究所,一听名字就感觉相当尖端前沿的机构,怎么还会有废厂改宿舍这种低端垃圾的操作,偏偏苏周两对夫妻如此坚守,如此甘之如饴,拿着微薄的薪资,住着破旧的房子,默默工作十几年,苏元很不解。

至于研究什么,苏元表示除了被人研究,他也想不出来这种研究所有什么前途…

有关父母,只是一年前的失踪,于他来说,却仿佛很久远的事了…

一些记忆已经开始模糊,能有深刻印象的场景怎么都不会忘,其他的都会被时间格式化掉…

房子虽然历史悠久,但内部空间足够大。

每套房子前面都会有自己的一片独立附属空地,大部分种菜,有的会种些花草,苏元和周芒就不一样了,两家挨着的地方,种的都是大高个的玉米…

因为俩人都喜欢棒子面山药粥…

所以旁边的无主之地,都是红薯地…

这会儿地里的玉米只剩了光秃秃,枯黄的秸秆,苏元去年收玉米时给周芒说,杆子留着,入冬前盘个大火炕,把杆子当柴烧,屋里暖和的能让你美死…

现在已经是年后快春分了都,周芒还没见着火炕长啥样…

回家的公交车上,苏元看手机,果然事情已经传开了。

不过大部分也就当新闻看看,抢银行不多见,但不是没有过,所以并未引起多大波澜。

剩下的言之凿凿的采访,猜测,只被当做骗人眼球的,毕竟大老鼠的照片没人能拍到,用评论区的话说,没图没视频,你说个屁…

至于,会不会有人拍到,却因种种原因而无法上传?

苏元不知道,他只知道…

不信谣,不传谣…

赶回家时,已是斜阳西坠。

苏元门口的大柳树下,他许久没骑过的一辆破旧自行车,已经没了一半,剩下握把和半幅车架,一个轱辘,歪歪斜斜的靠在树边…

苏元周芒头对着头,蹲在车子旁边研究。

苏元看看仿佛生生断开的钢管,有参差的断痕,有星星点点的白印,这是…偷自行车的?

都快锈烂的自行车谁偷?再说谁家偷车子偷半截的?

周芒感慨着,笑嘻嘻的,\”现在的贼都这么讲古风的吗?\”

\”什么意思?\”苏元不解。

\”书上说,贼不偷空嘛,你看这位,见咱们穷成这样,偷自行车也只偷半辆,还给剩下半辆,这是怕把家里偷空了吧…\”

\”说真的,你语文学的真不错…\”,苏元翻翻白眼。

\”这边,元哥,有情况…\”,周芒指着脚下。

那是一滩暗红色的…血?

离自行车不远的地方,像红色油漆洒在地上,但已经干透,离的稍远,呈点滴状一路洒落,延伸出去,到了…苏元家最边上的一座屋子。

那是一间杂物室,这会儿门敞开着,夕阳闪耀着半扇屋门…

\”这是,血,血流到地上的痕迹…\”,苏元捻着一点沾血的土,目视那间屋子。

他记的几个月前有一次切菜,切到了手,伤口挺大,他握着伤了的手指,各屋里乱窜着找纱布碘伏,之后厨房留下的痕迹就是这样的…

周芒看看那半辆车子,又顺着苏元的目光看杂物间门口,若有所思的说,\”…这是…你那车子,来例假了?然后自己去屋里找卫生棉?…只是走的太急,把前半身拉这了?\”

苏元介意的抹掉那一点点土,无奈说,\”看看去,也许偷车子的弄断车子时把手弄伤了呢…\”,

\”…元哥,从刑侦痕迹学来看,这些血迹呈滴答状散布,…\”,周芒觉得自己可以看起来很专业…

\”哦…真不错,还知道痕迹学…不过,好像听过’滴落状’,’滴答状\”又是什么鬼?…\”,苏元没好气的打断他。

\”就是…滴答,滴答的那种形状…\”

二人说着话,气势汹汹的冲进去,进屋先就抽了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身形也立刻矬了三分,又矬三分…恨不得自己矬到地皮以下…

略显昏暗的屋内,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影子的尽头,一只…大老鼠靠墙坐着,比人大,金毛…

此刻像人一样,双腿大开着,背靠着墙壁,一副刚刚酒足饭饱的慵懒模样,仿佛下一刻就会找根牙签剔剔牙…

有些落日余晖洒在金毛上,光彩熠熠…

最显眼的是两只前爪耷拉在身侧–铁锨头一般的前爪。

\”多谢,实在饿的不行,吃了你半幅车架…\”,嘴上谢着,表情却在说,吃你东西是给你脸了…

会说话的,金毛,食铁吃胶的老鼠精…

抢了银行的鼠精,担当开路先锋,受伤逃窜,跑我这来了?

联想着白日里的见闻…

这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别人再怎么说,你难以相信,你的世界观不许你信,此刻真真切切的摆在眼前,再说不信就是自欺欺人了…

轰隆一声,苏元辛苦构筑了十几年的三观瞬间崩塌,再没有半点留存…

世界仿佛突然远远离去,又仿佛突然离的很近,很近,就像贴着鼻子尖在注视着他一般…

霹雳手,老鼠精,特事局,…

特事局都抓不住,都忌惮的怪物,此刻就在我眼前…

刚刚吃饱,看,还打了个饱嗝…

这像是受伤的样子?

其食谱里目前知道有钢铁,橡胶…但这两项不是排除人类上它菜单的理由!

人类只可能比钢铁更柔软,比橡胶更美味…

消化系统强悍,吸收系统变态,打洞能力专业…

这是以钢铁橡胶为食的智能挖掘机?

苏元正考虑着是该转身亡命还是跪地求饶,且不说成了精的妖怪有没有进化出别的能耐,譬如呼风唤雨,移山倒海一类的,如果按照各种神话传说,大概率是有的。

而且以后估计神话传说都得改叫纪实文学了。

单说这只老鼠精熊罴一般的身形,比自己脑袋还大的巨爪,真打起来,苏元估计自己不会有让它出第二招的机会-一招已经秒了自己!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