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冬水向春流(孙起孙向上)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事情的发展并不出意外,在孙家的兴师问罪下,陆家老二强硬地拒绝了让陆荣喜赔礼道歉的要求。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主事人的唇枪舌剑之际,两家都有按捺不住性子的人开始言语挑衅,从最初的推攘终于演变成拳脚相加……

书评专区

一江冬水向春流(孙起孙向上)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一江冬水向春流》免费试读

事情的发展并不出意外,在孙家的兴师问罪下,陆家老二强硬地拒绝了让陆荣喜赔礼道歉的要求。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个主事人的唇枪舌剑之际,两家都有按捺不住性子的人开始言语挑衅,从最初的推攘终于演变成拳脚相加。

空旷的泥场上乱套了,男人的呵骂声和女人的叫喊声夹杂在一起,不时夹杂着一两声“草泥马”“我的妈呀”之类的呼喊,双方男女你来我往打得难分难解一团糟。

作为孙家的主事人,又是辈分最高的一位,四太爷被子侄们护在身后,一手拄着竹节拐棍,一手轻轻捻着下巴上稀疏的几根胡须,威严地望着眼前一片乌烟瘴气的人们,脸色渐渐变得严峻起来。

作为陆家的主事人,陆家老二也没有动手,而是眯着眼睛一直盯着四太爷这边。虽然在人数上陆家并不占优,但是他们是在自家门口,地利上占了优势。加上孙家人又是上门来兴师问罪有点欺负人的架势,在道义上也输了一着,所以陆家人心里一点都不怵,反而是越打越有点气势了。

四太爷的大儿子孙有金每次见到打仗就兴奋,此刻追着陆家老三的儿子陆小柱打,被赶来护男人的小柱媳妇抓住了手,张嘴就是一口。孙有金疼得哇哇怪叫,看着冒血的手背火冒三丈,甩手给了小柱媳妇一个嘴巴子,又抬起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小柱媳妇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弓着身子翻滚着。

陆小柱一看婆娘吃了亏,眼睛顿时就红了。他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一边冲到女人身边,看见女人痛苦的样子,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一眼瞅见了靠在墙根的扁担,二话不说冲过去抄起,对着孙有金劈头盖脸就是一下子。孙有金惨叫了一声,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四太爷一看自己儿子被扁担打倒了,又是着急又是心疼,眉毛胡子都颤抖起来。他挥舞着拐棍喊道:“陆家小狗日的动家伙了!给我把他往死里打!”

这边孙家人一看孙有金被打倒在地,四太爷又来了这么一嗓子,顿时也骚动起来,四处翻找着趁手的家伙。一转眼的功夫,拿耙子的也有,挥舞着扫把的也有,纷纷往陆家人身上招呼过来。

陆家老二看到孙家人占了上风,顿时也急眼了。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人吃亏啊,不由得也厉声喝道道:“赶紧操家伙啊!咱们还怕了这帮龟孙子不成!”

乱套了!

一切都乱套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预先的想象,原本仅仅是拳脚相向的人们,在抄起扁担扫把木棍等家伙之后,顿时就变了性质。孙家众人虽然也抢了一些农具在手上,但是毕竟不是在自己家里不熟悉,手上的工具没有陆家人那么多,顿时就落了下风。尤其是陆家有人冲进屋里将铁草叉拿出来之后,孙家人顿时就傻眼了。

不管是扁担也好,不管是扫把也罢,就算是铁锹铁锨这些玩意儿,招呼到身上最多也就是皮肉伤。可是这铁草叉不一样啊,农村用来脱粒叉草的草叉子可是有三根尖锐的铁齿,每根齿足足有一尺多长,再加上三尺有余的木棍做柄,拿在手上就是威力巨大的攻击武器,谁要是被扎到了还不得多几个窟窿啊!

数年来,陆家孙家两家发生过无数次冲突,但是像今天这样有几十口人参加,动用了铁家伙的,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以前再怎么打再怎么争无非就是想压着对方一头,不想输了气势脸面。虽然也不止一次有人受伤,最后也都是各家负责各家养伤,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

现在场上这么多人一片混乱,铁叉又不长眼睛,这要是不小心真的扎到了谁的肚子上出了人命那还得了,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四太爷大声招呼着族人赶紧撤退,在孙有财他们的保护下向小桥方向退去。孙家人一看苗头不对,顿时也往小桥方向跑去,还有几个胆大的拿着铁锹木棍什么的断后,一边喝骂着一边也往后退去。

陆家人想要追赶,被陆家老二喝止住了,刚松了口气突然听到有人哭喊,原来是他的侄儿陆小柱倒在了地上,此刻疼得满头大汗,不停地呻吟着。

“儿子,你的膀子怎么了?”刚刚消停的陆家老三顿时就急眼了,扑过去大声问道。

“我大,我膀子被孙有银打断了!”陆小柱哀嚎道。

陆老三顿时就红了眼,连儿子的伤都顾不得看了,抓着铁叉就朝小桥方向追了过去,嘴里大喊道:“我草泥马的,孙有银你个狗日的,老子戳死你!”

“老三!你给我站住!”陆家老二大喊道。

陆老三已经红了眼,此刻哪里肯听,他拿着铁叉一路追去,似乎非要追到孙有银在身上戳几个窟窿才解恨。

陆家老二也急眼了,他怕陆老三一时冲动真的戳死了孙有银,又怕陆老三寡不敌众吃了亏,一边让人赶紧找板车把侄儿送往医院,一边招呼青壮年男子也往桥那边追了过去。

此刻的情形和之前完全变了样,孙家人呼啦啦地一窝蜂往西庄跑,陆老三拿着铁叉一边追一边叫骂,后面十几个担心他安危的陆家人抄着家伙事跟在后面,再后面还有乌央乌央的人追了过来。

这番景象太吓人了!庄上仅有的几户杂姓人家早早躲到了屋里,生怕受到了波及,连热闹都不敢看了。在陆老三从门口经过之后,又小心翼翼地将板门拉开一道缝,惊魂未定地朝外张望着。

“孙有银!你给老子站住!”陆老三手上抓着铁叉,脸色红得跟猪肝一样,一边往西追赶去一边喊道。

这个莽撞汉子似乎还知道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他此刻眼里只有孙有银一个,一直紧追不舍。

孙有银此刻上气不接下气,他原本还在为哥哥报了仇而沾沾自喜,哪知道突然就风云突变,从意气风发变成了丧家之犬,一路往家里狂奔。眼看着已经到家门口才发现,板门上竟然挂着铁将军,原来是之前去东庄时婆娘锁了门。

原本是想躲进屋里顶上门喘口气的,现在肯定是行不通了。再向往别的地方跑已经来不及了,孙有银情急之下一个箭步蹿上了草垛,又从草垛跳到锅屋上,最后又手脚并用爬到了更高的堂屋顶上。

“狗日的你给老子下来!”陆老三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他弓着腰捂着肚子大口喘息着,终于直起身来,一手拄着铁叉一手指着屋顶上喊道。

“你当老子神经病啊?”孙有银笑道,“你特么的赶紧滚蛋!你儿子打了我大哥我揍了你儿子,今儿个咱们算扯平了!”

“我扯你妈个逼!”陆老三怒目圆睁道,“你把我家小柱膀子都打折了,这他妈的能扯平?老子今天不把你狗日的身上戳几个窟窿,老子就不姓陆!”

“啊?”孙有银愣了一下,他压根没想到就是随便的一下子就打断了陆小柱的膀子,这小狗日的身子骨也太不结实了吧。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他是不可能认怂的,那丢的可是老孙家的脸啊!

“你下来!”陆老三喊道。

“我就不下来!你能把我怎么样!”孙有银喊道。

眼瞅着支援的本家们都陆续到了,不管是屋顶上的孙有银还是场上的陆老三底气都更足了。但是现在到了孙家的地盘上,陆家人数本来就不占优势,陆老三今天大概率没法为儿子报仇雪恨了。

看着孙有银得意洋洋的嘴脸,陆老三心中的愤怒压抑不住了。他突然对着屋顶扬起了草叉,用尽了全身力气掷了出去。

“你给老子下来吧!”

一九八一年的初冬,黄海岸边潮河湾畔某个村庄,传来了一声嘶哑的吼叫。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