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睡了12年,老婆竟是梦中人孟魇唐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所有的孩子都叫福利院院长大妈妈,孟魇也不例外。“你……你太让我失望了。”福利院办公室里,大妈妈气的嘴唇有点发抖。“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就算有人把你打死,你也别把你梦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现实来……,你……

书评专区

一觉睡了12年,老婆竟是梦中人孟魇唐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一觉睡了12年,老婆竟是梦中人》免费试读

所有的孩子都叫福利院院长大妈妈,孟魇也不例外。

“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福利院办公室里,大妈妈气的嘴唇有点发抖。

“我给你说过多少次,就算有人把你打死,你也别把你梦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现实来……,你……,哎……”

“可我……”

孟魇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妈妈的底线,纵然心里有天大的委屈,也只是咬了几下嘴唇,咽了下去。

“咚咚咚……”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俩人的对话。

一个姑娘探身进来。

她一袭纯白色的露肩长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全身散发着一股花香的味道,浑身的知性显得很优雅。

“请问院长在吗?”

大妈妈收了收思绪,疑惑地望着这个姑娘道:“我就是,你是?”

“您好,我叫唐婉,第三人民医院的。”

随着一声清朗伶俐的问号,唐婉径直走向院长。

路过孟魇的时候,她还不忘礼貌性地朝他做了个微笑。

孟魇很少出福利院,更没见过漂亮的女生,面对这唐婉的一笑,心里不禁轻轻地荡漾了一下。

院长对第三医院并不陌生,可以说,第三医院的人是福利院的常客,每年2次的全国残障人口的补助金核查都是由他们执行。

“今年的核查不是都报备过了吗?”大妈妈问道。

唐婉见院长有所疑问,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补助金省里已经拨款到位了,在发放之前要再进行一下身份核实。这不,我也刚刚调任过来,也算先熟悉下工作。”

院长扭头转向孟魇:“你去通知刘主任,让全体教员职工和孩子们到大礼堂集合。”

“好。”孟魇转头就走。

“等等。”院长想起了什么:“你今天严重违纪,罚你回宿舍禁闭一天,不准出来。”

“大妈妈,我……”梦魇辩解道。

“我什么我,快去!”刚才还和蔼可亲的院长,瞬间跟变了个人似的厉声道。

……

大礼堂内,300多号人哄哄闹闹,院长和唐婉拿着花名册一排一排的核对信息。

唐婉斜挂的女士皮包里,有一种很轻微的“滋滋”的噪音作响。

在如此哄乱的场合,只有她自己能听得见。

一排,声音没有变化……

二排,声音没有变化……

“院长,我的教案还没写完呢,下午就得用,能不能先走哇?”

“就是,我们是正常人,也没申请国家的补助,为什么也要核对信息呀?”

有些人开始坐不住了,不禁埋怨起来。

“不好意思啊各位,再稍微坚持一会,马上就结束了。”唐婉安慰道。

她心生抱歉,但又心有所思。

眼看马上就核查完了,竟然没有发现一丝异常,难道是自己的猜测错了?

可这里是她能想到的唯一遗漏的地方呀!

又或者说,

包里的探测器频段不够,检测不到潜伏者和棋子?

“院长,你确定所有人都到齐了?”唐婉再次问道。

院长不卑不亢地回答:“齐了,刚才我安排的时候你也听见了。”

哪知,一个刺耳的婆娘声音传来。

“院长,咱可不待你这样偏袒的!凭什么我们都在这里耗俩小时,他就可以在宿舍睡大觉?”

大猩猩刘青早就等着这个节骨眼了,他说的不是别人,正是孟魇。

在她眼里,孟魇打小被院长亲自抚养12年,13岁后才和福利院的其他孤儿一起起居,逢人便说自己又是神仙又是高手的,简直就是个精神分裂患者。就这样的人,因为院长的偏袒,硬是留在了福利院。

今天又让她在同事面前出了丑,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在福利院待了。

唐婉翘了翘耳朵,瞬间警觉起来。

“谁?还有人没来?”

“对,一个神经病,孟魇。”刘青气呼呼地说道。

孟魇?!

好耳熟的名字。

唐婉回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站在办公室的男孩。

“他……你也见过了,补助申请上也没他名字,就不用来了吧?”院长并没有显的多吃惊,平静地看着唐婉反问道。

“不行的,院长,公事公办,你喊他过来吧,或者告诉我他在哪,我去也行。”

没想到这么一个清雅漂亮的女生竟有如此严谨的工作态度。

一时间,院长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走走走,我带你去,你们医院赶紧把他接走吧,整个一神经病!”大猩猩突然变的异常勤快,跟汉奸遇见鬼子一样亲。

大猩猩带路,唐婉紧随其后,径直来到了一排破败的平房前。

身后围观的人很多,一半是看孟魇能不能被带走的,另一半都是过来看唐婉这个美女的。

“呐,就这间。”大猩猩指着11号单间宿舍道。

唐婉稍微怔了一下,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

万一这里面的人真的是个能打伤队长的潜伏者高手,自己落个出师未捷身先死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强烈的职业素养让她不再迟疑。

她向身后的人群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不做声响地打开了包里的探测器,直接推开了房门……

一块流线型的肌肉直接让映入她的眼帘。

孟魇没穿衣服!

一件都没有!

连男人的命根子她看的清清楚楚!

“啊……”

唐婉双手赶忙捂住了双眼。

“关门!”

孟魇被突然进来的唐婉吓了一跳,赶紧呵斥道。

“嘭!”

门被关上了。

“我让你从外面关……”孟魇一脸黑线。

“哦。”

刚才还如临大敌的唐婉顷刻间像个做错事的小姑娘一样:“可我……的手在捂着眼呐。”

“你知道人是怎么从猴进化到人的吗?”孟魇无中生有地问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

“知道哇,解放双手。”

“那你不会闭着眼睛,把双手解放一下?”孟魇嘴角微微泛起一个的弧度,无奈地摇摇头。

哎,女人,有胸无脑。

尤其是美女。

“哦。”唐婉乖巧地闭上眼,腾出手准备去开门。

“哎!算了算了,反正你看过了,你再开门反而便宜了他们。怎么滴吧,我就收你五块钱,五块钱买不了吃亏,也卖不了上当……”孟魇嘚瑟起来。

唐婉还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孟魇见她不识逗,就顺带着收起了嬉皮笑脸,不紧不慢地穿着衣服:“找我干嘛?”

唐婉闭着眼睛道:“问我?!”

孟魇:“吻你?!”

唐婉:“嗯。”

“这不大合适吧?”孟魇心里一怦,比刚才办公室见到她时更荡漾。

天上掉下个老婆的好事,也就春梦里有过,没想到现实中也会有这样的姑娘提这样的要求。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上吧。

“MUA——”

孟魇瞄准唐婉那绛红的薄唇轻轻地印了一下。

一个人出身名门的海归闺秀,一个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福利院孤儿,都是连异性皮肤上的毫毛都没有碰过的人,突然的一吻,那种带温度的味蕾突然绽放,酥酥的、麻麻的电流瞬间顺着血管充满了全身,让他们各自的身体甚至有些僵直。

尽管感觉良好,唐婉还是吓了一跳,猛然睁开眼。

什么鬼?

一个穷屌丝亲了自己?

初吻就没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