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幻莫测之嫡谋茹兰墨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王修仪身在月中,却每日忧思重重,眉头紧锁,几乎茶饭不思。本来生两个孩子就伤身体,太医建议卧床休养一月半,保持心情舒畅,可如今,脸色苍白黯淡无光,形容憔悴,说话更是有气无力,贴身丫鬟拂冬急的都快要哭了,……

书评专区

变幻莫测之嫡谋茹兰墨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变幻莫测之嫡谋》免费试读

王修仪身在月中,却每日忧思重重,眉头紧锁,几乎茶饭不思。本来生两个孩子就伤身体,太医建议卧床休养一月半,保持心情舒畅,可如今,脸色苍白黯淡无光,形容憔悴,说话更是有气无力,贴身丫鬟拂冬急的都快要哭了,嘴角更是撩了好几个泡。

王修仪怎么可能不多想?想想她生的是双胎,两个孩儿养了半个多月,一个已经长开来,能吃能睡,哭的声音洪亮,一个还是瘦瘦小小,不如另一个白净,哭的声音也弱弱的,她连抱都不敢,个头更是小了差不多三分之一那么多。一个娘胎里出来,怎么会差那么多呢?

另外,她另一个丫鬟熙春不见了,就在太子潜邸她生完孩子的那天。她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勒令拂冬赶紧找,拂冬带着下面两个小丫头整整找了半夜,连见衣角都没见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半个多月,她总是在想,她生孩子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也问过拂冬,拂冬只说眼看热水不够人手也不够,她就出去了趟催了热水,等回来第二个小公主已经出来了,拂冬又帮她换了汗湿的里衣和脏了的床褥,后面出去就被医女告知是一双小公主,当时拂冬就心下奇怪,怎么小公主,一个大一个小?自己也没生过孩子,见识也少,本来这接生的医女是当今皇后赐给小主的,又见医女面色不虞,也不敢多问。想她们小主自从怀上了龙嗣被太医确认后,每天去请安跪拜都会被皇后有意无意装没看到,没听到,还是贤妃娘娘帮忙解围了几次。后面虽然不为难了,她们家小主就更加谨小慎微了,生怕再在暗地里有什么事发生。直到后面传来皇后娘娘有孕且和她月份相同,她们家才稍稍放心了些,却也还是在皇后面前伏低做小,恭敬有加,这样才得皇后赏赐医女一位,助他们小主平平安安生产。

想着想着,拂冬忽的一惊,随后冷汗都冒出来了,她,似乎猜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因为,皇后娘娘,也是那天,生产的!会不会……?有没有可能……?熙春有没有可能……?完犊子了……

其实,王修仪也想到这里了,可她不敢说,不敢问,更不敢求证。不是她胆子小,一是皇后势力太大,二是,她生的不止一个,不能为了另一个把自己的命搭进去,没娘的孩子过的更苦,最起码现在她是九嫔之一,有属于自己的宫殿,只要她足够谨慎,足够聪明,总有一天可以拿到证据。

能够证明自己生的不是两位小公主,光凭身上的胎记是不够的。对,胎记,皇后绝对想不到。王修仪是在一年前入的太子潜邸,是由当时的詹事府总管献上,所以她的底细没有人细查。她家人丁单薄更是贫苦,从她记事起都没吃饱过,虽不至于吃了上顿没下顿,可也是每天稀粥配野菜,也没见过娘亲,小的时候不懂事每次提起都会挨爹骂。因为,娘亲就是生她和同胞的哥哥没了的。可谁都不知道,她和哥哥的肩头处都有一个颜色浅浅的月牙形胎记。父亲每天都要忙于生计,也不清楚。如果不是父亲病重无钱治病,她也不会在医馆门前跪求赊药被那詹事府总管瞧见,更不会以20两银子将自己卖了送进潜邸,变成现在的她。话题扯远了,再说现在分别躺在两个摇篮里的小公主,王修仪勒令谁都不许进来,再次奋力支撑着自己那摇摇晃晃的身体爬下床,踉跄着走了几步,终于在摔倒之前趴倒在那瘦弱的小公主身边,喘匀了气息,温柔的缓慢的解开小衣服领口,扒开一点看向肩头,果然,一枚小小的淡淡的月牙形胎记赫然在眼前。整理好被自己拉开的小衣服,又爬去另一个小公主身边重复刚才的动作,左边肩头,没有,右边肩头,也没有。王修仪整理好小公主的小衣服,再也忍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个不停,却不敢哭出声。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奋力的爬向床榻。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查验了,生怕自己看错了,劝慰自己说孩子还小,胎记还没有长出来……

可今天,已经是她第五次查验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