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狂妃:王爷是我逆天的小跟班最新章节,君如音韩子青全文免费阅读

“什么?!”正在用早膳的韩烨宏龙颜大怒,一掀桌子,竟顺带把一桌汤羹菜肴都给掀到地面上。“那君家庶女,纵使身份再差也是父王宰相的后人啊!襄王怎么可以这般残暴地对她!”“朕好心好意给襄王赐了一桩婚事,他竟……

书评专区

一城南鸢:[饱了]一口气就看完了!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我一边看一边笑,女主鬼精灵,男主傻的可爱哈哈哈哈哈![求爆更]快快更新把存稿交出来!不然小皮鞭蘸辣椒水伺候![酷]可别怪本王没好心提醒你!

朔望之辉:本文主打轻松沙雕风,节奏有慢有快,从第二卷开始会进入主线剧情~喜欢请点点催更和五星好评呀
对未来的剧情走向可以提意见!人物有雷点也可以告诉我,我会听意见的[委屈]
这本书的内容是我构思很久的,所以我想把它好好写完,有坑必填!

韩烁此男子钟情于我:作者你没有心,笑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沙雕狂妃:王爷是我逆天的小跟班最新章节,君如音韩子青全文免费阅读

《沙雕狂妃:王爷是我逆天的小跟班》免费试读

“什么?!”

正在用早膳的韩烨宏龙颜大怒,一掀桌子,竟顺带把一桌汤羹菜肴都给掀到地面上。

“那君家庶女,纵使身份再差也是父王宰相的后人啊!襄王怎么可以这般残暴地对她!”

“朕好心好意给襄王赐了一桩婚事,他竟敢这般反抗?这是分明没把朕放在眼里!”

襄王韩子青,是他的皇长子,却也是他身为一国君主最后悔生下的一个皇子!

当年他还是太子的时候,一时兴起临幸了一位貌美的宫女。

事后,他就被父王和母后责罚,禁足寺庙抄佛经一个月,还被好几个大臣弹劾,险丢太子之位。

不料,那名宫女居然还先于当时的太子妃(也就是如今的皇后)怀孕。

却因为那宫女怀的是他的长子,所以父王硬是等那名宫女生下韩子青后,才下旨赐了三尺白绫。

再后来,韩烨宏登基为皇,他的皇后也为他诞下了名正言顺的太子。

有了太子,韩烨宏自然不会对这个当初害他受罚的皇长子进行什么管教,而他的这个皇长子也是因此自暴自弃。

但是,这个孩子却健康成长活到了现在。

其实那孩子确实也没做错什么,但似乎有某种神秘力量的存在,导致韩烨宏见到他就是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如今,为了避免见到韩子青和鸡皮疙瘩,韩烨宏直接下旨赐了他一块远离京城的小封地,封他为襄王。

前段时间,又给他赐婚,指望着他即日就去封地待着,再也别回京城!

没想到成婚当晚,韩子青就搞出这番动静?

现在想来,他这个皇长子长期装作自暴自弃的模样麻痹众人,倒是有心机的很!如今终于装不下去了?

韩烨宏深呼吸之下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摆驾!朕要去襄王府看看是怎么回事!”

徐公公大喊一声:“起轿——”

随后贴心地带上了抑制皮疹的药膏。

残破的襄王府内。

君如音正在努力指导着韩子青在地面上画画,已经长达一个时辰了。

韩子青今日一早就去找下人要纸笔和墨砚了,然而下人都非常不给他面子,只给了笔和墨。

他们只好直接把宝物的图案画在地上。

“哎呀,上一点,不是这里。”

“是不是歪了点……”

“嗯……像了,但不完全像。”

君如音端详许久,随后指着八个图案的其中一个说道:

“这好像跟我记的不太一样啊?”

被折腾了一个时辰的韩子青听罢,差点将毛笔摔在地上。

“君小姐,本座有理由强烈怀疑,其实你早已忘了那八个宝物长什么样!”

可下一秒,他就迅速感受到了力量的流逝。

再这样下去,昨晚好不容易蹭来的那一点点力量不就又没了?

只见君如音一脸的不服:“谁说的?!大不了我再证明给你看!”

她捡起毛笔,脑海里浮现精灵提供的那些影像记忆,正要作画,又不幸想起了自己是个画渣的事实……

最终,她还是一咬牙,坚持在地上画了一团线条杂乱、难以分辨的东西。

韩子青低头欣赏画作的一瞬间,眉头就已经皱起。

然而为了阻止力量的消逝,他还是硬着头皮赞叹道:

“嗯~君小姐真不愧是顶级的……画师。”

就在这时,徐公公尖细洪亮的声音响起。

“陛——下——驾——到——”

机智的君如音趁机转移话题:“陛下?就是你那便宜父王了?今天是第一天,韩兄要好好表现哦!”

韩子青见那一群人抬着轿子过来,脸色不善,但终究是谨慎起见忍住了直接动手的冲动,简单地朝这群人揣手手行了个礼。

“见过各位。”

“你……咳,咳!!”韩烨宏面色不佳,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指着韩子青。

他刚才还未到达襄王府的时候,看到王府里一片残垣断壁,就已经心情不好;紧接着就看到他的好大儿和新娶的儿媳妇居然还在地上乱涂乱画?

而且韩子青这回看到他,干脆就不下跪了,就朝他行了个简单的见面礼。

他更气愤了,鸡皮疙瘩也起得更厉害了。

徐公公也是被震惊得不行,连忙高声道:“襄王和襄王妃为何不跪?”

“啊?还要跪啊?”君如音疑惑道。

韩子青脸色非常难看,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些人,而他以前所在的世界只有世俗家族与门派,根本没有什么君主和陛下。

“不知这里这么多人,敢接本座一跪的是哪位?”

众人就这么看着这两人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了如此荒谬的言论。

“怎么办?真跪啊?”

君如音的目光在韩烨宏与徐公公之间周旋了一下。

被很多人用轿子抬着的这位看起来神色痛苦,应该是个残疾人;然后眼前这个声音洪亮、身着帅气黑袍的一定比较有地位。

毕竟她以前在鹤音坊的时候坊主大人就是这么穿的,所以这个应该就是所谓的陛下了。

于是她向着徐公公单膝跪地:

“参见陛下!”

徐公公:????

韩烨宏:“……”

韩子青顿时发现了不对劲,一笔丢了过去,弹到了她的小腿肚子上,偏转了她跪地的朝向

紧接着他也朝韩烨宏单膝下跪道:“参见父王!”

可惜他的努力于事无补,沉默仍是今晚的康桥。

“……”

“荒唐!!!”

韩烨宏终于反应过来,狠狠地拍了一下轿子上的扶手。

徐公公只觉得双腿发软,紧接着“噗通”一声朝韩烨宏跪了下来,一顿砰砰砰地磕头,哀嚎道:

“陛下息怒啊!奴才,奴才实在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啊!!王爷和王妃他们……他们许是中邪了啊!”

“反了,反了……都反了!!”韩烨宏怒吼道:“来人,把这三个人,全都给朕抓起来!通通给朕重刑伺候!!!”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