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楼春《半楼春》在线全文阅读

两人都没有说话,病房内一下子安静得落针可闻。段瑞看着眼前神色淡淡的女孩,始终无法将她与之前那个只要看到他就眉眼舒展唇齿带笑的楼茯联系起来。她实在太平静了,早就习惯了由楼茯引起话题的段瑞有些无所适从。她……

书评专区

小说楼春《半楼春》在线全文阅读

《半楼春》免费试读

两人都没有说话,病房内一下子安静得落针可闻。

段瑞看着眼前神色淡淡的女孩,始终无法将她与之前那个只要看到他就眉眼舒展唇齿带笑的楼茯联系起来。

她实在太平静了,早就习惯了由楼茯引起话题的段瑞有些无所适从。

她转动轮椅,正对着他,也不说话,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个曾让她爱得痴狂的男人。

她似乎从未这般仔细观察过他,也从未这般认真地思考过自己曾经为何那般爱恋于他。

是因为容貌吗?她看了看他此刻与往常不同的带着丝丝紧张的脸。

他的眉眼容色的确不凡,立体深邃,身材高大气质出众,但总给人一种刺骨的冷峻感,成熟冷静也向来是圈里人对他惯用的形容词。

从前的她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她眼里,段瑞向来是除哥哥外最最温和的人,总是极尽所能地照顾着她,将她当成易碎瓷娃娃般爱护。

可如今细细想来,这种态度,仿佛是打心眼里认为她是个软弱的菟丝花呢。

纵然表面上对她的确有着独一份的疼爱宠溺,但在两人的相处里,他仍然是居高临下的。

他对她的好,就像是人们对待自己的宠物,即使表面再是爱护,一旦宠物做出不符合预期的事,他也只会责怪不解,认为她无理取闹吧。

这样的态度,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更深的冷漠呢?

只怪自己那时被保护得太好,见识太少,也的确被养得不谙世事心如稚子,才会被他浮于表面的温柔迷了眼。

如今,她想通了,再也不想如记忆里那样当个疯子傻子了。

毕竟,若不是她对他痴恋执念,根基未定的哥哥又怎会为她出头,导致项目流失公司损伤严重而被家族视为弃子强行遣送离开呢?

纵然她在他眼里有千百种不对,他也不该丝毫不顾及与哥哥这多年的友情,冷眼旁观,甚至落井下石。

现在记忆里的一切还未发生,她并不想让自己陷入记忆的漩涡,也不想花费精力去怨恨这个原本的确真真切切对她好的男人。

这双腿,就当作对他自称兄长这多年来对她照顾纵容的回报吧。毕竟,即使她不爱他,当面对那二选一的情况时,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至于今后,她只想陪在哥哥身边安然走完一生,绝不再插手段瑞那所谓天造地设的姻缘。

天造地设……

仔细咀嚼这几个字,她的目光飘远,似乎去到了他碰触不到的地方。

段瑞有些莫名的不安。

强行忽略心里的异样,他清了清嗓子,半蹲在她面前,习惯性地就要握住她的手。

她眸光一暗,手指动了动还是不好刻意闪躲,但看着他那熟稔到像是本能的动作,心底还是忍不住对他有了丝排斥。

总是做些让她误会的亲昵动作,情窦初开时她的情愫暗生又有什么可意外的呢?

“茯茯,你……”他眼里的关切与愧疚和记忆中的一般无二,她却再不想听他将说出口的内疚了。

“段哥哥,我很好,不用担心我。”她停下思绪,轻声打断他,在他的目光里扯了扯嘴角。

她的表情蒙了一层如纱般朦胧的忧郁,垂下眼眸,浓长的睫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绪,“虽然我的腿……”她顿了顿,眉头轻轻一蹙,“你和哥哥都放心吧,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不会做傻事的……”

她是真的不想听他道歉。

道歉只能让感到抱歉的人借着道歉减轻心里的愧疚感,得到些许安慰,却不能改变现实。

她不想这样,如今的她只想让他一直怀着对她的愧疚感,心心念念补偿她,以保障她在今后的一切发生后仍然可以安然无恙,哥哥也能借此机会完全掌控家族,再不必被挟制。

这样想着,楼茯表情便显得真实了些,周身的紧张感也渐渐舒缓,那股让段瑞不安的陌生感散了些许,他悄悄松了口气。

看着楼茯周身笼罩的忧伤,段瑞心里也很是难受。这个自小便被他当做妹妹疼宠的女孩,在他眼里是该一直安安稳稳地在他们的羽翼下,喜乐无忧的。

可如今,却是因为他的连累,这个正值青春的女孩,眼里也有了阴霾。

他心里愈发感到愧疚,只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补偿她了。

但转念想到楼茯对自己的爱,段瑞心里一动。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和你订婚。

他未尽的话再次被她打断,楼茯表情哀伤,心下了然。

“段哥哥,我知道你觉得愧疚,但其实这不怪你的,你不用这样。”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记忆里哪怕在根本不爱她的情况下,他也愿意牺牲婚姻来补偿她。

若非之后遇到那个女孩,或许他和她会有一段虽然没有爱情但也融洽温馨的婚姻吧。

又或许,他也会在经久的时光里,爱上她。

正是因为抱着这样的幻想,她才会那样固执地想要守护自己的爱情,即便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听她这么说,段瑞眉头一皱,满脸的不赞同。

伤了她的虽然是一群绑匪,但若不是因为他,她又怎么会被绑匪劫持,威胁侮辱呢?

身为家族直系继承人,他自小经历了许多恶劣的事情,从一开始的恐惧到后来的麻木,他慢慢地也知道了他们根本不会真的对他下死手,他们的目的好像只是恐吓段家。

只是他千防万防,却没防到这次。他被恼羞成怒的他们绑架殴打直至昏迷,这才让被一同绑来的楼茯慌了神,生生折了一双腿。

他们这么做,是有意破坏段楼两家的关系,还是一时兴起产生的恶念?

段瑞脑海里的思绪转了转,却更加坚定了心里的决定。

既然楼茯这般爱他,而他虽然对她没有爱情,却也的确真真切切地疼爱这个妹妹,他会好好照顾她,两家联姻有利无害。

他是个商人,一切以利益为主,他知道他这样非常卑劣,但这样做的话也是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她会开心的吧。

他带着近乎笃定的情绪单膝跪地,目光灼灼地看向她,开口便是一句:

“茯茯,你愿意嫁给我吗?”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