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钟馗,从打造地府开始钟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看着如烂泥般被拖走的帅比鬼,钟馗内心居然升起一丝愧疚之情。不过很快,钟馗回过神,继续痛陈殿下诸鬼的“罪行”。阎王爷也都按照“罪业”轻重进行了判决。期间,牛头、马面虽颇有微词,但阎王爷一提到抓鬼指标,自……

书评专区

重生钟馗,从打造地府开始钟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重生钟馗,从打造地府开始》免费试读

看着如烂泥般被拖走的帅比鬼,钟馗内心居然升起一丝愧疚之情。

不过很快,钟馗回过神,继续痛陈殿下诸鬼的“罪行”。

阎王爷也都按照“罪业”轻重进行了判决。

期间,牛头、马面虽颇有微词,但阎王爷一提到抓鬼指标,自知工作划水的牛头、马面也不便再多说些什么。

终于,随着最后一个小孩鬼被发配到油锅地狱学游泳,阎王爷桌上的沙漏也刚好落净最后一粒沙。

“退堂!”

说完,阎王爷照例摆摆手。

一旁负责掌管阎罗殿账目的守财鬼,满脸不情愿地拿出一吊钱交到钟馗手中。

唐代尚没有纸币,天上、地下和人间一样,流通的都是铸币。

这一吊钱即1000文,相当于1两银子。换算到现代,200块的样子。

钟馗初来乍到一个月,以日抓十鬼为标准,没有双休干了整整30天,一共抓鬼300只,赚了30两,相当于6000块。

在唐代,月薪六千块已经算是中级公务员的水平。

钟馗喜滋滋地接过一吊钱,叩首谢恩。

谢恩后,钟馗无意间瞅到守财鬼另一只手上,拿着阎罗殿月度账本,不由暗动心思。

他想起前日系统介绍的另一项基础技能:透视之眼。

【透视之眼:开启后可以透视一切神、人、鬼、物。随着技能强化,透视的深度将不断加深。】

于是,钟馗口中默默念道:

“透视之眼!”

这一看不要紧,阎罗殿同事们的月薪清清楚楚地浮现在钟馗眼前:

牛头:月俸白银500两;

马面:月俸白银500两;

黑无常:月俸白银500两;

白无常:月俸白银550两;

……

“好家伙!”钟馗忍不住咂舌,比起同僚,自己那点月薪简直像个要饭的!

瞬间,钟馗整个人都麻了,刚刚收到一吊钱的兴奋感随之消失,怅然若失地朝殿后自己的员工宿舍走去。

躺在床上,钟馗辗转反侧。

之前买的《后宫秘史》也不香了,被随手扔在床头。

“不行!”钟馗猛地坐起,愤愤不平地自言自语:“老子一个月抓的鬼比他们四个合起来都多,凭什么月俸连他们十分之一都不到?欺负新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

钟馗暗自思忖,打定主意,决定明日殿堂之上要好好说道说道。

第二日,钟馗按往常的节奏,先去“幸福一村”扫荡一番,抓够十只鬼后,便回到阎罗殿复命。

钟馗配合阎王爷走流程判了十鬼,拿了赏钱,然后站在殿中一动不动。

阎王爷看到钟馗不动,似有话要说,便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禀阎王爷!”钟馗见时机成熟,立即俯身一拜,按昨晚设计好的台词款款道来:“卑职今日执勤过程中偶遇曾在阎罗殿上衙的同僚,相谈甚欢。”

近些年,阎罗殿除了几个固定的要员,其他官员、衙役与地方之间轮岗频繁,阎王爷不知道钟馗说的是谁,也没兴趣知道,于是便懒洋洋地随口问道:“哦?你们聊了些什么?”

“他与卑职聊到了阎罗殿的俸禄。”

一听到“俸禄”这个敏感词,阎王爷感到钟馗似乎话里有话,直了直身子问:“你怎么说的?”

“卑职觉得自己收入还不错,便如实奉告了。”

“那他又怎么说?”

“听完卑职的俸禄,他说还好当年跳槽及时……”

听到这儿,阎王爷立即面色一沉,冷声问道:“然后呢?”

官员前列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表情也变得诡异起来,扭头盯着钟馗,仿佛在看一朵奇葩。

“然后……他说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四位同僚月俸都在白银500两之上……”钟馗有模有样地说道,仿佛真是某位前同事告诉他的。

不等殿上其他人反应过来,钟馗继续诉苦:“因此,卑职想……自己一个月累死累活,却只有区区白银30两,会不会太少了些?”

钟馗一口气说完心中所想,便静静等着阎王爷的答复。

阎王爷还未开口,除了黑无常,牛头、马面、白无常纷纷脸色大变,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前任鬼同僚。

“必是那长舌鬼到处乱说,下次定要将他捉住剥皮下油锅!”

长舌鬼原本是阎罗殿的更夫,后来因为太话痨,逢人便讲阎罗殿内奇闻异事,遂被扫地出门。

阎王爷听完钟馗所述,不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四将,自我初入阎罗宝殿,便一直随我抓鬼降魔,堪称股肱之臣。”阎王爷稍一停顿,语调略显轻蔑,“而你被玉帝安插至此不过月余,如何能与他们四位相提并论?”

阎王爷说得振振有词,钟馗却听得愤愤不平。

“卑职一人所抓之鬼,已超越四位同僚一月合计,月俸却不及同僚十分之一,还请阎王爷三思。”

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听着钟馗满嘴跑火车,恨得牙根痒痒,心中暗想:

“这特么就离谱,你钟馗一新来的居然也敢和我们四大元老叫板?”

尤其因姿色尚可、侍寝有功,月俸比别人多出50两的白无常,更是气得小脸惨白,盯着阎王爷,期待着他为自己出气。

“也罢!”阎王爷叹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对守财鬼道:“再给钟馗加一吊,当作奖赏!”

说完,也不等钟馗反驳,便大摇大摆走向殿后,回房“审讯”帅比鬼去了。

众人随之散去,独留钟馗在空荡荡的阎罗殿中久久伫立。

钟馗这才如梦方醒,之前阎王爷对自己的夸赞,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这个新员工保持工作积极性,配合完成年度抓鬼指标。

一旦真的涉及利益,自己在阎王爷心中的分量,恐还不及白无常的一根舌头。

钟馗一时间竟有点后悔看那账本,如果不知道同僚的月俸,或许还不至于产生如此大的心理落差。

钟馗原计划以阎罗殿为跳板蹦跶上天庭,没想到这才一个月,就把跳板踩断,领略了阎罗殿的水有多深。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