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这个杀手从良了梅笑笑牧戈,穿越之这个杀手从良了小说免费阅读

梅笑笑已经听不进去对方叽里咕噜在说些啥了,她想起那个费了她一百五十大洋的武侠探案风游戏《大名捕》,心中不安缓缓升起。这莫非是穿越进游戏了?!老天你可真给了我一个好大的生日惊喜!梅笑笑心中顿时来了一次十……

书评专区

穿越之这个杀手从良了梅笑笑牧戈,穿越之这个杀手从良了小说免费阅读

《穿越之这个杀手从良了》免费试读

梅笑笑已经听不进去对方叽里咕噜在说些啥了,她想起那个费了她一百五十大洋的武侠探案风游戏《大名捕》,心中不安缓缓升起。

这莫非是穿越进游戏了?!老天你可真给了我一个好大的生日惊喜!

梅笑笑心中顿时来了一次十三级地震,世界观濒临崩塌。

正当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时,一个身影推门而入。

此人身着墨色过膝长袍,头戴宽边斗笠,斜背着包袱,脚上蹬着一双黑靴,一根铁链束在腰间,一把弯刀别在腰侧,一个木制腰牌正悬在另一侧。

室内灯光昏暗,他的脸隐在一片阴影之下,看不真切。

来人巡视四周,视线迅速落在了梅笑笑身上,他冷哼道:“真巧啊,梅夭夭。”

“是小牛爷!”一听这说话声,有人惊慌地大喊。

梅夭夭,正是新手村因自己人反水,喝了毒酒一命呜呼的杀手小头目——姓氏刚好和梅笑笑一样,所以她记得很清楚。

至于这小牛爷,新手村小捕快,游戏主人公牧戈——一天前梅笑笑刚操作着他在新手村瞎晃悠了一阵。

游戏剧情中,本意潜伏客栈刺杀牧戈的梅夭夭,还未遇上对方,便被内鬼搞死了。

梅笑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穿成一个早该死去的炮灰。

惊呼声一落,牧戈从腰间拔出一把弯刀。

“来不及啦,快逃吧!”

手无寸铁的伙计们一时乱了阵脚,一个个哇哇大叫、四下窜逃起来,慌乱之中踢得刚扔出的武器四下散落。

屋中霎时间陷入一片混乱,来人冲入人群中,挥动弯刀。

只见一道黑影回穿梭数下,众人便纷纷负伤,呻吟声四起。

“都怪那梅夭夭,龟儿子喝得烂醉!还装死!乱了计划!”

“完犊子,我会不会死?”

“死了还有没有酬金啊?”

“大侠饶命,我只是来凑数的。”

真是一群可怜的喽啰,这战斗力还真符合新手村设定!

梅笑笑正看着乱糟糟的屋子暗自腹诽,一时间没注意那弯刀已劈向自己。

她躲避不及,左臂硬生生吃了一刀,鲜血顿时涌出,伤口处传来阵阵火燎般的痛楚。

此时,梅笑笑耳边充斥着伤者的哀嚎,眼前是手持锐器的对手,她无心再思考其他,再不反抗便会再死一次。

“大小姐,小心!”不远处,阿乐躲在木桌下抱头大喊,心里却觉得怪异极了。

以往面临类似埋伏不成、武力不敌的情况,梅夭夭早拉着他跑了,哪会像如今这般英勇抵抗,难道真是毒酒伤脑?

“梅夭夭,你就这点本事儿?”牧戈挑衅地问道。

“我可不是梅夭夭!”梅笑笑扬声反驳。

“哦?”牧戈手持弯刀,哂笑一声后提刀向她袭来,“难道你姓小名贼?”

梅笑笑本能地操起凳子抵挡,虽被对方的蛮力压了一头,但她也不肯就范,“我也不是你口中的小贼。”

她紧接着补了一句,“就算是小贼也容不得你滥用私刑。”

身为警察的梅笑笑,一直对暴力执法极其厌恶,既然老天让她穿越,一定别有用心,没准儿就是让她来改变这残酷的古代社会呢!

当即,梅笑笑便决定好好给这小捕快上一节法律课,文明社会从法制抓起。

“小捕快,你可知暴力执法是犯罪。”

“要坐牢的。”

“而且你还持刀,三年起步。”

“拒绝以暴制暴,人人有责。”

弯刀砍向竹凳发出阵阵沉钝之声,木屑飞扬。

梅笑笑嘴里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一大串,却没炸出对方一个响屁。

反之,牧戈挥刀的力道反而越来越猛,震得梅笑笑骨头发麻。

阿乐躲在桌下看得心惊肉跳,他哪里见过自家小姐和别人打到这地步,还叽里哇啦地说了一堆他也听不明白的话!

他心里只有求着自家小姐赶紧知难而退,保全小命。

自从毕业后,梅笑笑还未动过真刀真枪,作为刚入职的派出所民警,她平时的工作大多是给辖区居民做个登记,宣讲一下安全防诈知识。

做警察那些日子,最惊险刺激的事儿就是抓小偷,用得最多最顺手的武器也唯有警棍。

而在警校掌握的格斗术,除了和健身房教练切磋之外,这大半年她还真没和谁动过真格。

梅笑笑暗自侥幸,还真得感谢小捕快所持弯刀并不锋利,否则这竹凳很难以抵御这波蛮力攻势。

牧戈冷冰冰笑道,“王法中就没有暴力执法这一条。”

“那是什么狗屁王法!”梅笑笑不甘示弱。

“一个小贼和捕快讲王法,笑话。”牧戈看向她的眼中充满不屑。

“重申一次!我是警察,不是什么小贼。”见对方一口一个小贼,梅笑笑一时气得上了头,已然将穿越之事儿抛诸脑后,打算就拿眼前傲慢无礼的小捕快练练手。

“胡言乱语。”牧戈此时无心深究对方的话,仇敌当前恨不能诛之而后快。

记住这张脸,梅庄之女梅夭夭,她武功不行但最擅逃跑,若遇之一定要快速解决,不可与她消耗——牧戈成为捕快的第一天,他师父便拿出了一张通缉画像,嘱咐他不可忘记与梅庄之仇。

牧戈急速挥刀,对着对方脖颈而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梅笑笑却突然丢掉了手中防御之物,紧接侧身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今天本小姐就和你好好练练!”

下一秒她在牧戈惊诧之中抓住了对方手腕。

只见她右腿迅速向前,插步于牧戈右腿之后,与此同时用右肘猛击其颈部。

“呃!”牧戈发出一阵剧烈的干呕,瞳孔猛然收缩,他全然没有料到对方还会这一招。

突遭猛击后他本能地用一只手捂住自己喉部,手上力量脱了大半。

梅笑笑顺势转至牧戈身后,用右膝猛击牧戈小腿后方。顷刻之间,形势转换,牧戈已然单膝跪地,弯刀正横在他下巴之下,距离他脖子只有毫厘之差。

“臭捕快!好好尝尝一下本小姐的格斗术!”梅笑笑张狂地道。

江湖不是传闻梅夭夭除了会逃一无是处么?难道是混淆视听的小道消息!

牧戈脸上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心中却泛起各种疑问。

“小捕快,你服不服?”梅笑笑心中得意,刚才她使出的正是现代格斗术之夺刀术中其中一术,又快又准,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想她梅笑笑本来就是学校女子格斗队数一数二的高手,天生气力又大,若不是她爸妈哭哭啼啼地哀求,她也不会仅仅当一个社区小片警。

“梅夭夭,今日你逃不了。”刀都架在了脖子上了,但牧戈却显得丝毫不慌,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他徐徐从袖口掏出一卷宣纸。

只见牧戈手微微一甩,一张通缉令映入梅笑笑眼中。

浆白色画纸上是一秀美少女,梳着利落的单髻,一根梅花钗点缀其中,眉目间竟带着几分英气。

想必这就是那梅夭夭了,长得倒是堪比当红女明星,不过她究竟犯了什么罪,能让官府重赏一万两?

正在梅笑笑疑惑之时,牧戈不慌不忙地高声道:“各位请听我一言,这梅夭夭是通缉要犯,官府内部悬赏一万两白银……”

他还没有说完,梅笑笑便全明白了,牧戈这是在号召众人当赏金猎人啊。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果不其然,前一刻还在四处逃窜、呻吟的家伙们,此时却似打了鸡血般纷纷捡起地上的武器围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眼露凶光,以店小二装扮的那人为首,像围捕困兽般对着梅笑笑露出狞笑。

“梅大小姐,你命可真大,那瓶毒酒都没把你弄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