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神厨最新章节,夏天皓全文免费阅读

夏细雨做完功课已经夜里十一点了,拖着疲惫的身体钻进了被窝。虽说现在已是春天,可夜里还是寒气逼人。夏细雨躺在冰凉的被窝里,想着自己的身世,眼角不由得淌下了泪水。夏细雨只是寄养在牛元庆和王芳家里,至于自己……

书评专区

爱吃丝瓜山药的元卿凌:故事很精彩,好想快点拍成电视剧。

痞子神厨最新章节,夏天皓全文免费阅读

《痞子神厨》免费试读

夏细雨做完功课已经夜里十一点了,拖着疲惫的身体钻进了被窝。

虽说现在已是春天,可夜里还是寒气逼人。夏细雨躺在冰凉的被窝里,想着自己的身世,眼角不由得淌下了泪水。

夏细雨只是寄养在牛元庆和王芳家里,至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一无所知。

不知道为什么父母那么狠心,一生下来就把她送给了别人。她多么希望能扑在母亲的怀里,淋漓尽致地大哭一次。

孙富贵对刚进门的孙国栋说道:

“你以后收敛点,别总安排人跟着那女孩儿。”

“我最近也没有找人跟着夏细雨,再说,我那也是为了保护她,怕别人惦记上她。”

孙国栋不满地回道。

“前年,那个姑娘跳楼死了,不就是你逼的吗?事后,我动用了多少关系,才帮你摆平了这事,怎么一点记性都不长!”

“我只是个区长,不是皇帝。”

孙富贵厉声喝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她自己跳的楼,又不是我把她推下去的。”

孙富贵无奈地说道:

“我已经跟牛元庆都说好了,过了今年就让你们成亲。”

“爸,真的吗?”

“我就不明白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有什么好,以咱家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

孙富贵愤愤地说道。

“我不管,自从咱家装修那天,夏细雨来找牛元庆,一看到她,我就喜欢,我就要她!”

孙国栋不依不饶地说道。

孙富贵意味深长地说:“这事你以后就别管了,有时间多去普罗旺斯酒店看看。”

孙国栋掏出中华烟,递给孙富贵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吐着烟圈,兴奋地说:

“爸,今年新换了厨师长,这人的厨艺相当了得,短短两个月时间就让我们普罗旺斯酒店的生意翻了一番。”

“哦,这么厉害,亏你对酒店的生意还知道上心,在哪请的厨师长?咱这云海市还有这号人物?”孙富贵诧异地问。

“不是我们云海市的人,是从外地来的,这事说来话长了,你听我慢慢说给你听。”

孙国栋把那天的麻婆豆腐风波说了一遍,“爸,现在这道麻婆豆腐成了我们酒店的招牌菜,那是桌桌必点,改天你去尝尝。”

云海市零度空间公寓。

尹德海笑呵呵问:“皓哥,你怎么会想到用麻婆豆腐这道菜?还提前带了调料。”

夏天皓气定神闲地回道:

“正所谓店大欺客,我们点的又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对待我们这种散客,酒店肯定会敷衍了事。”

“想要做好麻婆豆腐选料非常关键,豆腐要选用蛋白豆腐,口感滑嫩,豆香浓郁。花椒要用汉源贡椒,麻味纯正,沁人心脾。再选用龙潭寺大红袍油椒制作豆瓣酱,剁细炼熟,方可做出口味纯正的麻婆豆腐。”

“没想到如此家常的一道菜,却有这么多讲究。”

尹德海一脸肃穆道:“皓哥,经过这几个月的暗访摸排,我们已经基本掌握了孙富贵的犯罪事实,明天我就和同事动身去省里,把收集到的证据交给省纪委。你这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夏天皓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我今天已经从普罗旺斯酒店辞职了,关于酒店非法交易野生动物的事情,我已经录了视频和照片,你一会儿拷贝几份,送到云海市几家大的新闻媒体,再给市场监管部门送去一份。”

“皓哥,你让我跟着夏细雨多天了,她的情况基本都了解差不多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这件事你就不用再插手了,我只有安排,今天我连夜就返回双阳市。德海,这段时间谢谢你了。”夏天皓坦诚地说道。

尹德海血气上冲,哽咽道:

“皓哥,你千万别这么说,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你自己小心点,我现在就去办事了。”

夏天皓和尹德海拥抱了一下,各自去忙了。

夏天皓驾驶着奔驰车,来到了夏细雨下车的公交站点。到了时间,没有看到夏细雨从802路公交车上下来。

夏天皓坐在车里等着下一趟公交车,约莫半小时左右,突然看到孙国栋驾驶着宝马车停在了公交站点对面。

这时,又一辆802路公交车停了下来,夏细雨从车里下来,穿过马路向对面的小路走去。

孙国栋驾车尾随在夏细雨后面,把她又逼到了墙边,嘿嘿一笑:

“上车吧。”

说罢下车把夏细雨拽到了车里。

“你只要跟了我,保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苦天天遭这个罪。”

孙国栋把嘴凑过去,想要强吻夏细雨。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从车里揪了出来,夏天皓用力一掷,把孙国栋摔倒在地。

孙国栋惊魂未定,定睛一瞧,诧异地问:

“你,你不是普罗旺斯酒店的夏厨师长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天皓没有理会孙国栋的疑问,从宝马车里把夏细雨拽了出来,温言说道:

“别怕,有我在。”

“你,你是谁?”夏细雨惊恐未定的问道。

“夏天皓!你好大的胆子,敢管老子的事。”

孙国栋爬起来向他们冲去。

夏天皓待孙国栋近前,左脚贯力,使劲踢向他的膝盖,孙国栋“嗷”的一声,脸朝地重重的摔在水泥路上,顿时摔掉了两颗门牙。

孙国栋满嘴鲜血,支支吾吾地说道:

“夏细雨,夏天皓,夏······莫非你们是,是······?”

夏天皓轻哼一声:“如果你想知道答案,就去问牛元庆吧!”

孙国栋踉踉跄跄地走向宝马车,驾着车灰溜溜跑了。

夏细雨闪着泪光哽咽道:

“夏天皓?你是爸爸吗?”

夏天皓木然摇头:“先上车,我再告诉你。”

奔驰车内,夏天皓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把手机交给了夏细雨。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