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杨草《穿越:给大侠们带娃的日子》在线全文阅读

“咦?是一点红么!”小石头话音刚落,杨草身旁就传来一声惊呼,转眼瞥去,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小男孩儿。男孩绰号“和尚”,正满六岁,因为总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拔自己头发,小小年纪就饱受“地中海”的困扰,看这势头年……

书评专区

钟某某的钟:很精彩的哦

小说杨草《穿越:给大侠们带娃的日子》在线全文阅读

《穿越:给大侠们带娃的日子》免费试读

“咦?是一点红么!”

小石头话音刚落,杨草身旁就传来一声惊呼,转眼瞥去,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小男孩儿。

男孩绰号“和尚”,正满六岁,因为总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拔自己头发,小小年纪就饱受“地中海”的困扰,看这势头年底就能光荣见顶,“和尚”这小名真是一点也没冤枉他。

和尚的小椅子就在杨草旁边,本来小手搭在腿上,一动不动支棱着耳朵听着,平时全班就属他最规矩认真,此时脸上忽然变得满是惊讶。

杨草心生好奇,伸手拨弄了两下小和尚的稀疏毛发,可又担心一不小心还真把他给弄秃了就只能转学少林寺了,于是又收回手笑问道:“咋了,和尚,有什么不对吗?”

和尚见老师问话,很严肃地点点头答道:“是的,杨老师,一点红他……我很知道他的。”

“大爷爷前几天刚跟我讲过他,一点红他来过我们家的,哦,我们家是卖珠宝的。”和尚努力回忆道。

“什么啊?和尚,你家竟然是卖珠宝的啊?我一直以为你们家是做香火生意的呢!”圆润小男孩嘟嘟本正一心埋头扒拉着第二碗蛋炒饭,一听到和尚的话很是失望地抬头打断道。

欸,跟我想的一样!

杨草暗搓搓想着,脸上当然是不能表现出来的,于是微微瞪了嘟嘟一眼,低沉道:“先别管别人,把自己的饭给吃完咯,还有,不准再盛第三碗了啊,你得减肥了!”

最是没心没肺的嘟嘟看起来却丝毫不在意被老师给凶了,吐完槽后又自顾自垂下头呼噜呼噜地扒拉起自己的饭碗来。

和尚继续发言:“我大爷爷说,一点红他又坏又贪玩,那天,我们家有一个很重要的珠宝在给别人看,那天好多人呢,结果东西在大家面前一下子就不见了,都说是一点红拿走的……呃,好像后来一点红又把它还给我们家了,大爷爷说他花了好多……”

“喂喂,和尚!”

故事才刚起了个头的小石头终于忍不住在一旁嚷嚷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哎,今天是我讲故事好不好啦?你老是这样子还让不让我讲了啊!”

小石头鼻子恶狠狠地皱起,一脸不忿地瞪着小和尚,手叉着腰小脚一跺一跺的,活脱脱一炸了毛的年幼雌虎,样子相当凶猛。

一向充当班上“大姐头”角色的班长小石头一旦发威那岂还了得,七嘴八舌的小不点们瞬间就没了声,简直比杨草发威都还要管用得多。

而多次跟杨草提及自己的偶像就是“小石头姐姐”的和尚连忙表忠心,又恢复了小手搭在腿上一丝不苟的乖巧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搁这玩木头人呢,看的杨草是暗暗咋舌:牛啊,小石头,我们幼儿园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不过娃儿还是娃儿,小石头见场面尽在掌握,偏过头去哼了一声,得意却全写脸蛋上了,憋了一会儿后,还是继续开始了她的表演。

由于小家伙们到底还太年幼,在讲一个很长的故事时往往是很难表达清楚的,当然这也正好是杨草特意要锻炼他们的地方。

因此即便是最显成熟的小石头,讲的时候也常常是东一句西一句的,想到什么说什么。

所以杨草除了适当的引导外,想要得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往往还得经过自己的脑补。

而在联系上下文后,杨草从小石头口中拼拼凑凑出来,也许与现实略有出入的“一点红”的故事就大致如下:

正如小和尚所提到的一般,闻名遐迩的大盗一点红的确是一个“贪玩”的人。

首先,混这行的有实力那才能玩得起来,否则玩着玩着就给自己玩到地府去了。

而一点红,盗必取,影无踪,得手之物必能引起轰动,据说人还长得帅,又懂得包装宣传自己,如此风流人物,给其个“盗圣”之类的称谓似乎并不为过。

可遗憾的是,在道上,“一点红”的名号等同于“过街老鼠”。

因为大家都恨他。

恨他坏了规矩。

盗亦有道。

这句话不是劝诫,是警告。

再大的大盗也得按规矩来办事,坏规矩,就是砸人饭碗,砸饭碗,那就犹如杀父之仇。

更何况是在条条框框远比正规行业来得更为严苛的“贼门”。

比如做贼的不能“越界下货”,你专偷梨园的,就不能对人青楼下手。

可偏他一点红不肯,这各行各业但凡有点名气的东西他都要在手里走上一遍,管它干系如何,简直不给别人活路。

又比如你贼盗偷则偷矣,轻易是不能伤及主人性命的。

这一点红为了取得目标却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干活被发现而灭人满门的狠事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

总是能给你搞点新花样出来,一点红就是这么个人,而且他不仅各种规矩不守,连很多盗窃之时的基本常识也根本鸟都不鸟。

比如“偷风不偷月”,也就是说月黑风高之夜是最宜下手的,你等明月当空时再偷就等着露马脚被逮住吧。

总结来讲,就是四个大字儿——

注意隐蔽!

可一点红在动手时,最喜披上一件颜色鲜艳的大红袍子,就生怕别人瞅不见似的。

因此常常有人能瞧见一点红得手之后,在房顶上跳跃间远去的那抹红色。

夜色中“一点红”的名号也由此传开。

大约一点红从事贼盗这行一是为了钱,二就是为了玩。

而如此无法无天之人,自然也不会按定下的游戏规则来玩的。

所以为了给自己增加游戏难度,他下手前有时会提前告知主人家,通知他们做好能做到的最周全的准备,而后再由他破局。

就这还是被他屡屡得手。

东西到手,一点红把玩个几天后,往往连销赃都懒得去,直接携宝登门拜访原主家,亲手奉上。

当然,不是白给的,主人家得给一笔一点红认为配得上宝物价值的“物归原主费”。

拿你的东西卖给你的习惯实在有够恶劣,正常人都宁愿用这笔银子去买一点红的命。

而这,就正好给了一点红一个借口,一个能“名正言顺”杀人的借口。

一点红爱钱爱玩,更爱杀。

他会在最适当的时机下手。

一点红出剑很快,往往只出一剑,一剑只刺喉咙。

倒霉蛋的喉咙被刺出个血窟窿倒下时,看过去脖子上只有一点红,这倒也应了一点红的名号。

综上所述,这明显就是个反社会的大疯子,以破坏世间常规为乐。

这种人要是活在杨草以前的世界,基本上会安排他去精神病院工作——从事被研究。

不必多言,江湖朝廷,黑白两道,多线追杀。

不得不说,一点红虽然招摇得过分,但作为一个小偷最基本的功夫还是没有忘,比如逃啊藏啊之类的,毕竟被追杀这么久了,也没见谁真的逮住了他,或许这跟他传说已入化境的易容术也有关系。

可江湖的愤怒到底不是匹夫能够承受的,即便是一点红,也被迫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不过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

有一天,一点红突然现身,并扬言他有了最新的目标——

杀生殿。

杀生殿是个什么地方?

那是死亡的起点,是杀手们的圣地。

杀手又是干些什么的?

这应该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这群人与小偷一样有许多规矩,但小偷一般是被追杀的对象,而他们则主要负责——

杀!

吃瓜们拿瓜的手一哆嗦,你说你一点红在自己圈子里闹闹也就算了,去惹那群不要命的家伙干嘛?

而且一反常态的是,一向自视甚高,游离于江湖外的杀生殿对此竟反响极大,骂声一片。

各种秘闻传言自然是铺天盖地而来,其中可信度最高的一条是——

这一点红本就是杀生殿出身的杀手,不过不晓得他用了什么手段,摆脱了杀生殿控制的同时还活了下来,而他之所以还敢回来,其实是为了复仇。

至此,群众们也算是明白了些,凭啥大家都是做贼的,就你一点红要那么狂,剑术还那么高。

原来是杀手半路出家转了行。

说起来,小偷与杀手倒还真是有不少共同之处的。

他们都是终身活在阴影中的人,同样需要超人的隐匿能力与耐心,只不过,一个是取人钱财,一个是劫人性命。

当然,杀生殿骂归骂,主要是痛恨一点红不忠不孝,倒没有多么如临大敌了。

废话,你一点红不过是条杀生殿养大的狗而已,杀生殿不找你这个叛徒的麻烦已经不错了,在主人面前你还真能吠出点什么花样来不成?

有这种心理应该说是很正常的,只不过……

一点红他又得手了。

万绝阁,立于杀生殿所辖地域最南端的悬崖上,高六层,保存着杀生殿历经数代所积累的至宝秘籍。

杀戒,供奉在万绝阁的最顶层,是历届杀手之王的佩戒,象征着杀手的最高荣誉。

杀手之王,是斩落无数人头,踩着同伴的血肉走出黑暗的至强者,其在称王大典上,将孤身走入万绝阁,佩戴杀戒,诵读古训。

杀戒基本上直接跟杀手之王的身份绑定,不过由于杀戒的意义过于非凡,因而各任杀手之王除了特殊节日外,照例都是将杀戒存放在万绝阁的。

而就是这么个东西,居然还真被一点红给偷走了。

至此,杀手界才算真正翻了天。

大家不得不开始承认,这个不务正业的后辈,确实在贼门的岁月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杀生殿的守备超出原先十倍不止,一点红也第一次没办法再回去“销赃”。

不过,一点红还是按例向杀生殿放出了他认为能值回杀戒的价格——

杀手之王的项上人头。

到底是象征历代杀手之王的杀戒重要,还是现任杀手之王的脑袋重要?

害,这才不是杀手们所要考虑的问题,只要杀了产生问题的人,一切问题就将迎刃而解。

杀手之王亲手谋划,多批精英先后出击。

杀生殿的追杀,与以往江湖中普通的追杀怎可同日而语?他们才是最专业的。

所有人都相信,一点红,该死了。

一点红确实也死了。

他的尸体被发现在一个小镇。

那是个普普通通的清晨,没有刮风,也没有下雨,天气很好。

镇上的人们又开始忙起了他们一如既往该忙的事,自然也很容易忽略,在一处不起眼的屋顶上,躺着一个不起眼的人。

一点红的尸体很完整,只在脖子上有一处伤口,血从伤口流出,与他身上的红袍子融为一体,竟并不惹眼。

让熟悉一点红的人来看,肯定会觉得有点意思。

因为,一点红脖子上的血窟窿,跟他往日杀过的人一样……

都是一点红而已。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