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武纪事珈泽婴刘政,光武纪事小说免费阅读

当初带着八岁的阿政回来的时候 ,他很是拘谨,整日无话。且经常被梦魇所困,所以总是吵着要跟师尊一起睡。珈泽婴看着这孩童心软,他又本不是那种看重礼数之人,虽有洁癖但也答应了下来。但是渐渐的珈泽婴却觉得不太……

书评专区

喜欢柳叶菜的安五:第一次看这种类型的书,感觉作者对上古历史的叙述是下了功夫的,同时故事情节也是让人欲罢不能,希望作者能坚持下去。

爱吃清蒸姊妹鱼的妙姬:作者文采好,故事情节好,强烈推荐,支持!!!

光武纪事珈泽婴刘政,光武纪事小说免费阅读

《光武纪事》免费试读

当初带着八岁的阿政回来的时候 ,他很是拘谨,整日无话。且经常被梦魇所困,所以总是吵着要跟师尊一起睡。

珈泽婴看着这孩童心软,他又本不是那种看重礼数之人,虽有洁癖但也答应了下来。

但是渐渐的珈泽婴却觉得不太妥当了,小徒弟越长越高,也越来越占地方。抢被子不说,经常睡着睡着两个人的肢体就碰到了一起,甚至还有被一条大腿压半夜的时候,于是他委婉的表示希望阿政可以自己单独去睡了,毕竟这个床它是个单人床。

阿政哪里肯,撒娇哭闹发脾气,痴、缠、哭三招用尽,搞的很是头疼。

珈泽婴某日看见一个新入门的小师妹找阿政撒娇,想讨要丹药,阿政尴尬不已,连忙拉开距离和小师妹红着脸说话。

他突然灵机一动。

入夜,阿政洗漱完毕,看见房间已经熄灯,便穿着里衣正准备就寝,掀开被子刚躺下,突觉得一个温香软玉的身子靠了过来,一只芊芊素手搭上了他的胸膛。

刘政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翻身下床,由于惊吓,他很是不得体的滚了下去。

他心中大骇:师尊的床上,怎么会,有个女人?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承影君现在何处?”他不顾自己狼狈的姿势,口气不善的问道。

师尊虽然有些肆意放荡,但男女之事从不乱来,这么些年从未见过师尊与哪个女子亲密过,当然,男子也未曾有。

怎么突然冒出来个女人?还带上了床了?

他想到此处,不竟有些咬牙切齿,心中骂道:“这个王八蛋,他竟然。。”

当年十四岁的阿政还不明白,他那一刻的暴跳如雷是为何?

床上女子突然就笑了,笑了很久。笑到阿政整个人气成了猪肝色,噌的一声,他自顾走到旁边拿起佩剑,拔了出来。

眼见小徒弟拔剑了,床上女子千娇百媚的开口道:“小郎君真凶啊,是奴家不美吗?”

说着便翻过身子,侧躺过来,宽大的睡衣下可隐约看见曲线的妙曼,对着小阿政妩媚的看着。

阿政这时才认真打量这女子的样貌,很是像师尊呐,不,不仅像师尊,更像昭辰仙子。他脑中突然一片空白,难道,宗主夫人来了?

这。。。师尊这么大了还要撒娇跟娘亲睡觉吗?

看他一副呆傻模样,床上女子又笑了,这次笑的是捶胸顿足,很不淑女。

笑着笑着,却见那女子样貌突变,喉结长出,身材曲线消失,五官渐渐秀丽妩媚之色消散,变得英气逼人,声音也从千娇百媚的女声,变成了刘政最熟悉的那个男声。

只见珈泽婴爬在床上,笑的是花枝乱颤,毫无形象。

刘政,此刻,是真的想一剑劈死这个王八蛋。。

珈泽婴看阿政此刻表情,心知小徒弟是真恼了,便咳了两声,故作正经的说:“你知道的,同心是雌剑,刚刚梦中正在练剑,变了女相是想跟它更能人剑合一,你突然过来,我以为自己还在梦里呢。”

“唉,这如何是好,以后我若再入梦,不由自主之下又变换了女相,岂不是又会惊吓到你”。

刘政静静看着他表演,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听完一口啐在他脸上:“你就是喜欢捉弄我”。随后便带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脸红心跳,逃了出去。

身后,传来珈泽婴不正经的戏谑,“男相女相都是皮相,小阿政你要学会不执相呐”。

无论外面烽火连天,姑射山的岁月总是这样平静的。

上次师徒间推心置腹的聊天之后,刘政更加踏实勤奋起来。一年后珈泽婴给他服食了一枚金丹,又传了他些许灵力,然后便告知他,他已然脱胎换骨,可以正式传授术法和剑道了。

如今的刘政,修为简直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十六岁时已经结丹,到十八岁时,已在同辈中算得中等了。

长期在外游历的珈忘尘和端锦年偶尔回来,看到他如今的修为啧啧称赞,一口一个我们家阿婴教出来的徒弟就是厉害。

便又拿出游历所得法器和妖物内丹,要阿政挑选喜欢的。

刘政看着一桌子东西,摆出一副尊师重道的礼仪,拱手说道:“理应由师尊先挑选”。

端锦年拉着他的手走过去笑着说:“我们小阿政真孝顺,你师父他用不着这些,这些本就是我们带回来给你们这些小辈的,你先挑好的。”

说着又掏出几个纸袋,扔给了珈泽婴。

“别看了,喏,这是给你的”

珈泽婴打开纸袋,掏出一个蜜饯塞到嘴里,眯起了眼睛。

“师尊眯着眼睛吃蜜饯的样子,真像个小狐狸”刘政在心里默默地说。

刘政又抬了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师尊。

十年过去了,他和师尊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同龄人一般。

修仙之人,只要结丹就可以放慢在自己身上时间的流逝,除非灵力耗损,或者自身故意,否则是不会跟同龄人一样衰老的。如果元婴大成 ,那已经是半仙体质了,则可让容貌完全停止岁月的磨损。踏入化神之后便就等待渡劫飞升了,哪怕修为不够无法飞升者,也能静看桑海沧田,等待最后的天人五衰来临。不过玄门近千年来,再无踏入化神者,更别说成功渡劫的了。

珈泽婴五岁结丹,没过几年后以寂字决休眠百年,苏醒之后又直接跨入了元婴,所以他刚苏醒时,仍然保持着儿童的样貌。当年章旭皇后见其唤自己阿姐,想到了自己的幼弟,殊不知这位,其实已经是“百岁老人了”。

后来承影君便一直以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行走,他对外声称,本公子千岁亦是少年。

自己都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刘政结丹之后特意没有对容貌进行放缓,反而他的内心总有一种莫名的渴望,希望自己可以长得快一点。

如今十八岁到来,他和珈泽婴站在一处,不像师徒,倒更像是朋友。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