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花飞溅时李琴巴尚晋,钢花飞溅时小说免费阅读

如果欧阳刚当时不娶李琴的话,他就进不了巴钢。欧阳刚从部队退伍复员后, 想进入巴山钢铁集团公司这个大型企业,必须是巴钢的家属和子女。 为此,欧阳刚的父母就托亲友,找到时任巴山钢铁集团公司人事部副部长巴尚……

书评专区

钢花飞溅时李琴巴尚晋,钢花飞溅时小说免费阅读

《钢花飞溅时》免费试读

如果欧阳刚当时不娶李琴的话,他就进不了巴钢。

欧阳刚从部队退伍复员后, 想进入巴山钢铁集团公司这个大型企业,必须是巴钢的家属和子女。 为此,欧阳刚的父母就托亲友,找到时任巴山钢铁集团公司人事部副部长巴尚晋,求巴部长帮忙。

巴尚晋当时想都没有想一下就一口答应了,当即就把李琴介绍给了欧阳刚。

当时,巴尚晋正为李琴的事发愁 。 刚开始,李琴是坚决不愿意的,但经过巴尚晋多次做工作,李琴最后还是听从了巴尚晋的劝告。

李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会落到这种地步?她真不想嫁给欧阳刚。但不嫁给欧阳刚又嫁给谁呢?

那年,巴尚晋到师范大学去招聘人才的时候,巴尚晋就看上了李琴的姿色,并约李琴到招待所来详谈。

当时,李琴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原因,竟鬼使神差懵头懵脑糊里糊涂的来到巴尚晋的住处,这一来就铸成了她终身的遗憾。李琴后来的痛苦也就由此而来。

这天是星期三,李琴 因上午参加了招聘会才签了合同心情比较激动,就改变了过去的做法。又加之巴部长邀约去面谈,她只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估计巴部长已经起床了,就收拾好后去见巴部长。

巴尚晋这天由于激动,根本没有上床休息。他在招聘会上见到李琴后就心旌摇荡。

巴部长巴尚晋是巴山市人,祖籍山西。为了纪念祖籍地,他父亲就给他取名尚晋,意为崇尚山西崇尚晋人。

巴尚晋毕业于巴山师范专科学校。毕业时,巴尚晋的叔父巴山市副市长巴益把,直接把他安排进了巴钢,被分配到巴钢集团公司机关办公室当秘书。

一开始,巴尚晋还能正确对待自己,严格要求自己,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认认真真地的努力工作。巴尚晋的工作得到了巴钢上上下下的一致肯定。才一年多点时间,巴尚晋就被任命为集团公司办公室副主任,三个月后又调人事部任副部长。由于部长司马雷政到学校学习去了,巴尚晋实际上成了人事部的一把手。

早在巴尚晋当秘书的时候,叔父就在巴山钢铁厂里为他介绍了女朋友,他们交往已经有三年多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现在巴尚晋见了李琴后,就动起了甩掉女朋友陈梅重新另起炉灶的心思。

但上午巴尚晋约了李琴后又觉得后悔了,认为自己这样做太不要良心,太对不起女友陈梅了,自己这样做将会受到巴山钢铁厂上上下下的谴责。

巴尚晋想,陈梅是叔父介绍的,如果不同陈梅好下去,叔父那一关能过了吗?再说自己与陈梅相处也是两三年了。想到这些,巴尚晋又不安了。但李琴的确太漂亮太美丽了,如果自己不和李琴走到一起,那将是自己的终身遗憾。

巴尚晋就这样东想西想的使自己久久不能入睡。最后,干脆坐起来靠在床上看电视。

“咚!咚!”有人敲门,会是谁呢?该不是李琴吧?想到这里,巴尚晋一惊急忙穿衣下床。这时,巴尚晋的心情是既激动又紧张,既盼望是李琴但又怕是李琴。“如果真是她自己又该怎么开口怎么说呢?”巴尚晋犹犹豫豫不敢挪步。

“咚!咚!”敲门声又响起了。

“来了!来了 !”巴尚晋一边说着一边急忙整了整衣服,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才去开门。

“哟!巴部长,您在休息呀!怎么,我来得不是时候啊?打搅您了!”李琴站在门口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她并没有立即进来,相反还做好立即转身走的准备。

“哎呀!是你呀,李琴小姐,快!请进,请进!”

“那就不好意思了!耽误你休息了。”李琴歪着头嫣然一笑,说着就往屋里走。

“别客气!别客气!快!请坐!你是贵客嘛!你的到来,真是蓬荜生辉,使巴某三生有幸啊!”巴尚晋说着轻轻的笑了笑,并麻利的从桌上香蕉堆里摘下一个香蕉递给李琴,说道:“李小姐,请!”

“哎哟!谢谢部长大人,真不好意思!”李琴说着从巴尚晋手中接过香蕉放在桌上,并看着巴尚晋娇嗔地笑了笑。

李琴这一笑,使巴尚晋浑身酥麻热血沸腾,一下子又勾起了他那个不安分的神经。为了掩饰自己紧张不安的心情,巴尚晋端起水杯一连“咕咕”的喝了大半杯。

空气仿佛是凝固的。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但都时不时地用眼角悄悄地瞟对方一眼,都在等着对方先说话。

巴尚晋这个平时能说会道的人事部长,今天却在美女面前卡了壳,显得是那样紧张和不安,失去了往日的风采。 巴尚晋此时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感觉到手足无措。

过了一会儿,巴尚晋觉得老是这样“冷场”也不好,就无话找话的说道:“李小姐,你的家在哪里?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有几个兄弟、几个姐妹?”

“哦!部长大人,我的家在万达市,只有父母和一个妹妹,我妹妹今年刚考上大学”。

“啊!不简单嘛?你父母真能干啊!竟一连培养出两个大学生,不简单,真是不简单!”巴尚晋由衷的说道。

“哪里,哪里,巴部长过奖了!”

“李小姐,我们巴山市的条件,你是清楚的,是比较艰苦的,这点你要考虑清楚哟!”

“部长大人,您放心,我虽是城市里长大的,但一般的苦,我想还是吃得下的。巴山市的环境条件虽然差了一些,但巴山钢铁集团公司是全省最美丽最漂亮的企业。你们的办公条件生活环境都上过电视台呢,多让人羡慕呀!”

“这点倒不假。李小姐,我告诉你吧,我们巴钢领导这几年狠抓了我们的生活、生产和办公环境改善,三十层高的办公大楼是巴山市的标志性建筑 ”

李琴一边听着一边不停地点头,偶尔还偏着头娇媚的笑一笑,一口整齐洁白好看的牙齿使巴尚晋更是想入非非,浑身发烫。

“李小姐呀,我还忘了告诉你,我们巴山钢铁集团公司里还有许多优秀的小伙子,因为工作繁忙如今都还是单身汉……”巴尚晋说这话时感觉心口突突的直跳。

“哦!是吗?我想这中间可能还包括部长大人您……吧!”李琴故意把“您”字说得很重拉得很长。

“哎!……我……不算优秀人才,更不算优秀小伙。所以……所以,至今还……还没有找到对象。”巴尚晋说后觉得脸有些发烫。应该说这是他第一次说假话。

“吔!部长大人,你不要太谦虚了,你年轻有为前途远大,怎么不算优秀小伙呀!不要眼光太高了嘛!……”

“哪里呀,本人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已不年轻了。再说由于本人长得不怎么的。 所以……所以,至今还没有哪个姑娘看上我,更别说喜欢了,就连多看我几眼的都没有。”

“哎呀!巴部长原来这么年轻才大我四岁呀!你如今却是部长了,您说您没人爱,我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肯定是部长您的眼光高,瞧不起……”

李琴本想说瞧不起身边的人,但又觉得不妥,话到嘴边赶紧收住。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同时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动作,就把桌上的香蕉拿起剥好皮递给巴尚晋,说道:“巴部长,请!”

“哎哎!李小姐,你吃吧!”

“部长大人,我手是干净的”。李琴说着把香蕉递到巴尚晋的手里,并摊开双手让巴尚晋看。

“那就不好意思了!李小姐,你也吃吧!”

李琴动作麻利的取下一个香蕉剥好,慢慢的吃着,一边吃一边交谈着。

巴尚晋这时也稳住了心神来了兴致, 趁高兴冲口说道:“李小姐, 你到我们巴钢后,我准备先把你安排到机关部门当干事或者在办公室当秘书,然后过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安排你到基层车间去当个什么领导的,你看要不要得?”

“那就谢谢部长了,以后还请巴部长多多关照!”李琴不无感激的说道。

“那……那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呢?”巴尚晋说后两眼紧紧地盯着李琴。

李琴脸一红,轻轻地说道:“我一定好好的工作,争取做出成绩来报答巴部长您的关怀!”

“对头!”巴尚晋也觉察到刚才的话说得太没水平了,急忙接过李琴的话来,说道:“我们都还年轻,以后在工作中要互相关心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哎呀!那得请部长多费心了!”

……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了。

吃晚饭时,巴尚晋把李琴带上,专门到“渝都火锅店”去吃了一次“鸳鸯锅”。回来时,在出租车后排,巴尚晋对李琴说道:“李小姐,我今天请你吃那种火锅,你懂得我的意思吗?”说后就把手放在李琴的大腿上。

李琴微微把头一低,用手紧紧抓住巴尚晋的手,说道:“巴部长,不!巴哥,你如果不嫌弃我丑陋,我这辈子愿给你铺床叠被!”

“琴,真的吗?”巴尚晋说着一把搂过李琴的脖子就在她脸上亲起来。

从此,李琴把巴尚晋当作了自己的人,一直盼望着能披上婚纱,走进神圣的结婚殿堂。但李琴最终却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相反,却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李琴也太单纯太冲动了,也太相信巴尚晋了。

说实话,巴尚晋自始至终都是非常爱李琴的,也非常盼望能和李琴走到一起。但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往往是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巴尚晋尽管有权有势,也做了一些敢为天下先,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但在自己婚姻这件大事上,巴尚晋也不能完全左右自己的命运。

最后,巴尚晋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李琴嫁给了欧阳刚。那时,他对李琴说道:“等过几年,我有了好的路子就把你接回来!”

于是,李琴就一直等巴尚晋来接,等到现在小孩都已十来岁了,巴尚晋也没有来接她。

这不能怪巴尚晋没有这个心,而是巴尚晋不敢这样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