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院飞出的郡主最新章节,张淑梅刘熙和小说免费阅读

张淑梅拿开了顶杠,并将顶杠放去一边。旭扬便上前将门栓拉开,打开了大门,见到来人很是有礼貌的道,“陆婶。”“狗儿,吃过早饭没?”“吃过了,陆婶。”“陆婶。”放好了顶杠的淑梅此时走了回来,笑着与陆杨氏打呼……

书评专区

农家院飞出的郡主最新章节,张淑梅刘熙和小说免费阅读

《农家院飞出的郡主》免费试读

张淑梅拿开了顶杠,并将顶杠放去一边。

旭扬便上前将门栓拉开,打开了大门,见到来人很是有礼貌的道,

“陆婶。”

“狗儿,吃过早饭没?”

“吃过了,陆婶。”

“陆婶。”

放好了顶杠的淑梅此时走了回来,笑着与陆杨氏打呼。

陆杨氏是张家村外来户陆中齐的老婆,今年三十岁育有二儿一女。

此时她有两天没有来淑梅的家中,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

“淑梅,你好了?”

“我好了,谢陆婶关心,陆婶请进屋坐坐吧。”

“你们吃早饭没?”

“陆婶,吃过了,长姐做了粥,又炒了土豆丝呢。”

小小的淑柳口齿清晰地脆声道。

“娘亲之前有教过我如何做饭,只是我还小轻易不用我。”

“你娘亲的担心是对的,你还小。自己做吃食时,可小心些,也注意别把火带出来,那就危险了。”

陆杨氏看三个孩子也没啥事,早饭也吃过了,

“你们没事儿就好,婶儿先回去了,家里还有活儿要忙。你们仨插好门,生人不要给开门,知道了吗?”

淑梅点点头,

“知道了,陆婶儿。”

淑梅大致看了下家中的情况,米粮不多,但够姐弟妹三人吃几个月的。

这里此时正是秋季,依着原主的记忆,冬天是很冷的。

但是,淑梅发现家中的柴火并不多。

“旭扬,你带着妹妹在家,将大门插好,我要出去下。”

“姐姐,不要。”

旭扬紧张地拉住了长姐的手。

“旭扬已经是个男子汉了,应该敢于独自在家带妹妹了,姐姐一会就回来。”

“好,长姐早些回来。”

“姐姐答应你。”

淑梅找了个背篓又寻了个小锄头,看着弟弟插好了门才转身走了。

这次出来淑梅只是要熟悉下周围的环境,毕竟接收的记忆再详细也没有自己亲眼所见来得直观。

这里几乎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至少淑梅现在所走过的地方,是没有山坡的。

出来家门淑梅才知,自家的房子是在村边。

出了家门,便再没有人家了。

家门前是条出村的路,延伸向远方。

前面是个荒甸子,再远处是片树林,一眼望去不知尽头在哪里。

淑梅清楚地记得,就是这个林子的深处,吞噬了原主爹爹的性命。

寻了根棍子拿在手里,顺着人踩出来的小毛路向前走去,不时地拨打开挡在面前的杂草。

这一路走来,淑梅没有寻到什么能够入口饮用饱腹的东西,有些失望地用棍子胡乱的拨打着杂草。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虽然这里没有山,也没有看见河水,可是有片林子,还有片草甸,就不能让我靠一靠吗?

咦~

那是什么,

叶子怎么那么奇怪呢。

鸡爪子啥样,它就是啥样的。

前世作为一个农学院的学生,虽然是城里长大的,可是依然很快反应过来,

红薯秧。

此时已经是秋季了,难道还是红薯秧吗?

左右看看,没有任何人在。

大约都在自家的地中忙活着,也许这里没有什么可采的,不来这里了。

淑梅快步奔了过去,拨开杂草,

果不其然,是一片的鸡爪秧。

试着用手拔,没有拔动。

淑梅便不再硬拔了,也许是自己力气小。

拿起小锄头奋力刨起表皮的土,这才又试着去拔。

稍一使力,倒是拔了下来,

可是淑梅却向后摔了个腚蹲,坐在了后面的草地上。

顾不得摔疼的臀部,向着手中望去,

手中的原本攥着的鸡爪秧消失了,淑梅一下的愣住了。

怎么回事?

……,淑梅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件于她很模糊的事。

自己当初在昏厥之前,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难道是……

淑梅想着一种可能,……

再拔红薯,果然印证了自己的猜想,不过现在可不是再深入探究的时候。

看着这个熟悉的东西,淑梅浑身充满了力气。

将这附近的红薯秧又拔掉了十多颗后,淑梅开始小心地刨起来。

当一个个红色的地蛋出现在兰雪的视线中时,淑梅心中就如吃了蜜糖般的甜。

这可是自己姐弟妹三人活命的食物啊,在挖了小半篓后,淑梅便住了手。

将挖出的土填回,又将刚才弄掉的杂草,连同红薯秧一块装了些,这才往回走。

淑梅似有所觉,猛然回头,正看见有个人影急速地躲到了旁边的一棵树后。

嗯?

什么人?

为啥藏起来,见不得人吗?

真是长途无轻载,

淑梅悄悄地回头,发现这个人始终都在,只是距离自己很远,不想让自己知道。

当淑梅好不容易挪到了家门口时,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梆,梆,梆

淑梅敲响了自家的大门,

没用多大功夫,便听院中传来两个脚步声,之后便是撤掉顶杠,拉开门栓的声音。

院里传来一双弟妹的对话,

“二哥,是长姐吗?”

“听声音是。”

“我来帮二哥开门。”

“吱~”

大门打开,

出现在旭扬、淑柳面前的便是累极了的长姐。

“姐姐,我来帮你。”

“咱俩试试能不能抬得动,这个很沉。”

姐弟二人终于将背篓弄进了院里,旭扬跑回去又将大门拴好。

回身却看见长姐从背篓内拿出球状的红皮东西,

“长姐,这是啥?”

“这叫地瓜,可以吃的。”

“长姐怎么知道的,家里从来没有吃过?”

淑梅愣住了,怎么解释,看来这里还没有发现这个吃食。

“以前爹爹带我去镇上时,在那里听人说过,我便记住了。”

淑梅只能往原主去世的爹爹身上扯,去世的人想来没人能去问。

“听说这个很甜,今晚咱们就吃这个。”

淑梅将好的都倒腾到后院去晾晒起来,刨坏的那些淑梅也没有浪费。

取了大盆出来,又去打水上来。

一次淑梅只能弄少半桶水,来回了好几趟才弄到了足够的水。

反复几次才将地瓜洗净,不过也将淑梅又给累得没法。

真是,

这具身体太年幼了,这以后要如何过啊。

“来,坐这歇会儿,咱们再去烀地瓜。”

“好,”

一双弟妹答应着,一左一右,坐在淑梅的身边。

小小的淑柳,还伸出小手给姐姐揉着。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