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女:回府后她炸了大佬后院最新章节,赵月珠刘渊小说免费阅读

香草继续看着炉子,心里却是好奇极了,想知道那面纱下的女子该是怎样的天仙模样。不然她走路怎么就这样好看,一步一摇曳,步步生莲,风情万种。一袭绛紫色轻纱笼住了曼妙玲珑的身段,难得一阵燥热的风吹过,轻纱微微……

书评专区

重生娇女:回府后她炸了大佬后院最新章节,赵月珠刘渊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娇女:回府后她炸了大佬后院》免费试读

香草继续看着炉子,心里却是好奇极了,想知道那面纱下的女子该是怎样的天仙模样。不然她走路怎么就这样好看,一步一摇曳,步步生莲,风情万种。

一袭绛紫色轻纱笼住了曼妙玲珑的身段,难得一阵燥热的风吹过,轻纱微微拂动,上面细小的金线在日光下泛着璀璨的光芒,让人心疑她是不是九天玄女落入凡尘,不然怎会如此摄人心魄。

奈何即使喝茶,那女子也没有摘下面纱,只撩起小小一角,露出光洁雪白的下巴,轻轻啜了一口,手势一顿,便放下了面纱。

香草心中明了这女子定是嫌弃小姐泡的茶,所以尝了尝就不肯再喝。小妮子撇了撇嘴,自去拨弄炉火了,不肯再多看那些人一眼。

日头慢慢西斜,那几人熬不过落日的逼仄,终是起身离去,忽而折返一个护卫,拿着一锭银子,随意扔在桌上,神色倨傲道:“这是夫人少爷赏你们的。”

赵月珠觉得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下人,都是一样嚣张跋扈。

一行人绝尘而去,香草气得满脸通红:“什么人呐,真当我们稀罕这点银子了,我们好歹也是南安伯府出来的,什么好东西没见过。”

虽然香草嘟嘟囔囔,但还是很不客气的摸了银子,狠狠咬了一口,硌了满口细牙才憨憨地笑了:“小姐,我们藏着这银子买冬衣吧,今年可以暖暖的熬过去了。”

赵月珠拍了拍她脑袋:“还不快去干活,掉钱眼里了不成?”

原本观望的百姓都围了进来,三三两两的落了座。

一桌上坐了一个走南闯北的货郎,他的褡裢搁在桌上,竹制的背篓斜斜躺在地上。他面色黝黑,泛着油滋滋的光亮,像是熏制了许久的腊肉,眉眼间有着风霜之色。

他涎着脸凑到边上人跟前:“小哥,你们可知道刚才那人是什么来头?”

一人嗤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还能是什么来头,细皮嫩肉的贵公子呗,难为他们来我们地界耍玩。”

同人不同命,没有托生在好的人家里,干着最下等活计的百姓,除了艳羡那些高门贵族,心中总是有些不平。借着火辣的日头,那点不甘心也被逼了出来,话中自然是带了些气性,语气中也泛着酸味儿,比那新腌好的酸菜还要酸上几分。

货郎也不生气,只是嘿嘿一笑不再接话。但还是有几个长工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催促着他:“刘老黑,你不要学那些人,脱裤子不拉屎,好话说一半。”

刘老黑摆摆手,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可是骠骑将军府的马车。”

“将军府的人来我们这里做什么?”长工李朴疑惑道,边问边跨起一脚踩在板凳上,拍了拍裤脚上的尘土。

边上的壮汉杨耀业打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你这傻缺,莫不是忘记了王家山里埋了不少坟头,有些高门大户里的贵人。他们指定是来祭拜的。”

“那怎么没有见大将军来?”有人掺和问道。

“你傻啊,能被葬到这里的都是被家族遗弃的人,将军怎么还会来。”货郎翘脚说道:“而且那骠骑将军美人在怀,哪里还想得到这个亡妻。”

众人听出了一些门道,抖擞了精神等着货郎接着说下去。

刘老黑自得的弯了弯嘴角,欣赏了一下旁人的神态后才缓缓道来:“骠骑将军流连青楼楚馆被御史参了一道,皇上极为不满,在朝堂上斥责了骠骑将军,不光如此,骠骑将军的小姨子近水楼台先得月,怕是也要许给将军府了,我看刚才那个女子就是那小姨子了。”

赵月珠摇头失笑,这货郎未免也太八卦了一些,拿这事来说嘴,刘渊看重亡母,王家村未必就没有他的眼线,万一知晓了,这货郎怕是讨不了好。

赵月珠不想牵扯八卦,看看日头西斜,时间也不早了,便张罗着收摊,众人虽然还意犹未尽,巴望着再多听一些八卦奇闻,但日头不早了又惦记着家中的老婆孩子,还是一哄而散。

赵月珠和香草推着装着炉子的小推车回院子,夕阳下,两个人的影子越拉越长,大地依旧是焦哄哄的,炙烤了一天还泛着暑气,道旁树枝上的叶子绿得可爱,田里的稻子金黄金黄的。

赵月珠和香草自来这个庄子后,便寄宿在一个寡妇家,寡妇有一儿子王轩,一女儿王丽丽,儿子娶了隔壁村的姑娘翠花,女儿待字闺中。

刚走进院门,一人便迎了上来,此人正是王轩,他个子中等,五官平平,一双吊梢三角眼,是让人极不舒服的长相,偏那眼中闪着不安分的光芒,就更显猥琐,他在村子里的风评一向不好。

“月珠妹妹今日回来得早呀。”王轩看见来人是赵月珠,兴奋的搓了搓手:“娘也真是的,这么大日头还让你们去卖茶,都不知道心疼人。”

说完,王轩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赵月珠身上不断打量。他垂涎赵月珠可不是一日两日了,奈何家里有只母老虎,对赵月珠他只能看得到,却吃不着,弄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香草一闪身挡在王轩和赵月珠中间,插着腰狠声狠气道:“你又动什么坏心思,翠花不在家么,你胆子越发大了,信不信我转头告诉她,说你打我们小姐的心思。”

翠花是王轩的婆娘,素来凶悍,向来把王轩治的服服帖帖的,有她在跟前,王轩都不敢多吱声。

“你个小丫头片子,急个什么劲,我不过是想搭把手罢了。”话虽这么说,他却是朝着赵月珠的方向凑近了几步,几乎就要挨着赵月珠,借着搭把手的机会,竟是伸出一手要揽上赵月珠的腰。

突然,一个身影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抡圆了膀子对着王轩就是一巴掌。王轩一时被打懵了,还没回过神来,脸上又被抓了几道血痕,火辣辣的痛。

来人正是翠花,老远看见王轩与赵月珠纠缠不清,她又是个善妒的性子。心中烧了一把邪火,看着王轩就来气,顾不上青红皂白就招呼上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