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哑巴张庆魁李侠《重生80-阿巴的野望》在线全文阅读

“不找媳妇饭也不吃啊?你看看你这穷的?你就指望老三哪?他那一大家子能帮上你几个子儿?他家那头能不能吃上饱饭都两说呢。”记工员撇了撇嘴。队长和哑巴的三哥不太对头,他们这些人当然是同声敌忾,再说这个年节城……

书评专区

爱吃冰冻荔枝的胡巴里:写的很棒 东北方言很溜啊 希望更的快些。

爱吃猪肉千层饼的宋兄:没的说,真的好看

爱吃后发酵茶的小志:很不错哦!

用户11078982:这书写的超级棒,加油,继续努力。

澹台靖:一开始看还挺好,后面就开始扯了。一开始想自己收购点粮食拿到城里卖还符合情节。那个年代有点小打小闹是符合的。但是借车就太扯了,还开着卡车拉粮食去贩卖。又要签200吨的合同,还要倒卖铁粉,还跟小会计在会计室直接打地铺就干事。嫖娼也没这么快的,这的多饥渴啊。作者你也太意淫了

小说哑巴张庆魁李侠《重生80-阿巴的野望》在线全文阅读

《重生80-阿巴的野望》免费试读

“不找媳妇饭也不吃啊?你看看你这穷的?你就指望老三哪?他那一大家子能帮上你几个子儿?

他家那头能不能吃上饱饭都两说呢。”记工员撇了撇嘴。

队长和哑巴的三哥不太对头,他们这些人当然是同声敌忾,再说这个年节城里确实吃不饱饭,也不是乱说。

农民自己种,还靠着大山,有钱没钱不空饭碗,城里什么都得要钱要票指望着国家供应,供应还得定时定量,谁管你饭量多大?

没看老二都跑回来了,好好的工人说啥也不干了,回农村种地娶媳妇儿。

原来那会儿工农之间也没分的那么清楚,想进城当工人也不难,后来为了保证粮食的耕种生产,划分了城镇和农业户口。

国家把城里没有正式工作的‘闲散人员’全部送到农村落户,成立了生产公社,严格区分城镇和农业户,禁止流动。

这个主要是为了确保粮食产量,那几年事情不断,自然灾害频繁,粮食大面积减产。

那时候整个国家都需要调拨保障,供给城市和部队,还有需要援助的很多国家和地区。

那些年……是真的不容易。那时候还有特务,不过并不难抓,他们都是胖子。当时只有两种人是胖子。

哑巴拍了拍刚吃饱的肚子,斜了记工员一眼,不过马上想到了地柜里的高梁米,叹了口气,重重的点了下头:搞。

“你说的好啊,明天再撂挑子打挺可就没啥说的了,到时候你看你哥怎么削你。”

一提到自己哥哥,哑巴莫名的就一阵腻烦,皱着眉头比划让记工员赶紧走:走哇,嘎岂哇。

“你是不是骂我呢?”记工员看了看哑巴,又看了看他手里的烟盒,咽了口唾沫往外走:“按点上工啊。你瞅瞅你这破的,这是院门啊?”

哑巴站在那瞅着记工员出了院子走了,这才摸着肚子琢磨起来。要上工啊,送春肥,到是算不上什么累活。

看了看那个疑似院门。确实该弄弄了,也难怪人家看不上自己。凑和都没有这么凑和的,木头又不要钱。

被记工员这么一打岔,哑巴上来的困劲儿也没有了。

晃进外屋,灶坑里的火还在慢慢燃烧,热气儿顺着锅盖带着菜香缓缓冒出来,屋里温度上来了,不再冷冰冰的。

进里屋,摸了摸炕,暖和了。暖和是暖和了,就闻着屋里有股子馊味。

在屋里待时间长了肯定闻不到,炕一热,再加从外面冷丁一进来闻着还是挺重的。都不用想,罪魁祸首肯定是炕头上那个行李卷。

还有自己身上。他低头往身上看了看,大棉袄二棉裤,五眼靰鞡,破到是不算太破,缝补过了,就是有点油光沾亮的。

这一看就是说不上多少时间没洗过了。

不用想,身上肯定也是脏的一碰掉渣,就老六这懒劲儿,夏天能去河里搓搓都算是勤快一回。

一想到明天要上工干活,要出汗,哑巴心里一阵恶寒,这特么的,说不上得多恶心呢。

长时间不洗澡最怕的就是出汗,那股子味道就不说了,浑身油腻瘙痒,一碰都得起卷掉渣,就别提多难受了。

也许这身体习惯了并不会难受,但是他精神上受不了。

巴嗒巴嗒嘴,里外看了看,算了,洗吧,还得处理一下虱子。这年头虱子是家家必养的小宠物。

去把行李卷儿拽过来打开看了看,那就没法看了,里外黑亮,那枕头头油得有指甲盖厚。

扔了肯定不行,哑巴站在那想了想,把行李卷重新卷好裹上塑料布,抱着出了屋,往房头的棚子里一挂。

包上塑料布到不是怕湿,是防耗子咬,耗子最喜欢棉花了,是它们装修豪宅的好材料。

转身回来又看了看院门,他决定还是先收拾自己。

烧水,洗。家里有肥皂和毛巾,还有块香皂呢。别说,这水井打在屋里还特么挺方便。

好一阵洗涮,没有条件泡,只能硬搓,好在外屋也算宽绰,扑腾一地水也没事儿,都是土,马上就渗下去了。

哑巴感觉整个人都能瘦个三斤二斤的,往少说,不过搓洗完了换上里外全新的军款,那滋味,爽。轻爽,感觉身上这肥皂味都那么好闻。

把换洗下来的衣服拣了拣,挑能留的泡在盆里,不能留的先放到一边。不能扔,洗一洗当抹布,或者当补丁。

鞋也换了,那鞋垫袜子都不能要了,好在炕琴里都有备货,虽然不多但应付眼前肯定没问题。

老六舍不得的被子褥子都拿了出来,铺上,用。这干干净净的多好。就是炕席有点太埋汰了,又去烧水擦炕席。

等到他终于把自己加上屋里鼓捣差不多了,天都黑下来了,感觉整个人又饿又累。

好在不用现做饭,把中午剩的热一下就行了。没想到老六这饭量到是不算小,两个糠萝卜,少说二两半肉,二斤米还有粉条,两顿造下去了。

稍有点撑,但满足感特别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跳跃欢唱的感觉。

炕也烧的热透了,屋子里暖烘烘的。

插门,上炕睡觉,钻进干净清爽又暖和的被窝,感觉一下子就幸福起来了。甚至都来不及想想明天怎么办,他就睡着了。

他不睡觉其实也没事干,屋里没有电。电灯有,但没电。想来是没交电费,这个村子早早就是通了电的。

一个月只点一个小灯电费也得要个三毛五毛钱,很贵的。

这会儿村子里除了少数五六户人家,都舍不得用,顶多也就是半夜孩子起夜拉一下,或者有什么非用不可的情况。

油灯还有人家在用呢。用蜡的反而不多,蜡也贵,小一毛钱一根,而且不太好买。

这一觉睡的真香,一睁眼睛窗外已经放亮,第二天早晨了。

他趴在被窝里没动,看着昨天晚上忘了放窗帘的窗子上的霜花发呆。

屋里的温度已经降了下去,感觉有一点凉,灶坑里肯定是没有火了。

昨天一天他都在发懵,没来得及想太多,现在他要好好想一想,自己应该干什么,怎么干。

首先,他往门框边的墙上看了一眼,那里什么也没有。

那地方一般农户人家都会挂一个黄历。

所以,首先要弄清楚,现在是哪一年。这是一切的基础。

去哪弄清楚呢?他有点愁。

落到老六身上,这个玩笑确实有点大了,但是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这东西又不是谁能说了算的,更没有重来的可能。

不能说话,连打听个时间问点线索都完全没招。

窗外的公鸡一个一个的叫起来,响声连成了一片,喔喔喔的没完没了。偶尔夹着几声狗叫传过来。

这会儿应该是五点半左右,他很清楚。

必竟也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好些年,每天天一放亮就被鸡叫着爬起来,然后趴在窗子上等着看太阳,等着吃饭。

可惜,没那条件了,得自己爬起来煮。火得赶紧烧起来,要不然热气一散,屋里能冻死人。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年,但是看环境看东西,看干活的人和昨天的事儿,他大概也有个判断。

昨天在院子门口可不是白躺的。

这个年代冬天零下三十度平平常常,大雪经常一下半米深,牛棚猪圈被压塌是经常事儿,不烧炕那就相当于自杀。

一坐起来就禁不住抽一口凉气,屋里已经有些冷了。咬着牙赶紧套衣服。

好在衣服昨晚是放在了炕头,还没特别凉。

这会儿家里有孩子的,早晨爸妈会把孩子要穿的贴身衣服给塞到被窝里捂着,等孩子起来就穿热的,省得激着。

穿好衣服套上袜子,下地穿上新棉鞋,感觉自己到了部队那种感觉,全是军用品。

这个时候的军用品在民间那可是真正的高级货,轻易可弄不着,买还买不起。又轻巧又保暖。

哑巴在身上摩挲了几下,咧嘴笑了两声……他想起了老三,然后就有点鼻子发酸。

没错,他是个穿越货,昨天上午穿过来的,一过来就在院子大门口的石板上躺着了,然后才发现自己成了老六。

哑巴老六是他六叔,他爸就是又送大米白面又送肉和工作服安全帽的老三,那个退伍以后分配到钢厂的老三。

他上了他六叔。呃……他占有了他六叔的肉体?他……这特么的,怎么说都别扭。

这村子叫张家堡,原来的住户都姓张,都是同一个祖宗。

后来搞公社的时候把周围山里的猎户还有城里安置过来的无业户安排了一些过来,有个十几户的样子,堡子也就开始有了外姓。

外姓人在这里并不挨欺负,反而很吃得开,因为他们成份好,是无产户,而本堡的祖上是大地主,所以都是富农。

公社成立以后,这里被规划为第四生产小队,张姓的人家谁也不服谁,闹了几场以后,上级指定外姓人当了队长。

队长又安排了其他几户外姓人负责生产队的大小事务,几家外姓无产階级紧密联合,把一堡子老张家压治的服服贴贴。

转眼就这么过去了十几年时间,大家也都习惯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