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玄医最新章节,[标签: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韩颖知道这肯定是求医来了,说道:“他今天不坐诊,不在这里。”“啊!”中年男人焦虑地搓着手掌,“这可怎么办?医生说只有韩老能救我父亲。”韩颖道:“我是韩乐天孙女,是这里的医生,让我先看看吧。”中年男人看……

书评专区

用户66739680:打个气,鼓个励,加个油,希望作者更上一层楼

mises:写得不错哦,情感路线,故事情节的铺陈,有调不紊。

年轻的老神仙:写的很不错,加油!感觉这两天没努力,不会半途而废吧?????

用户68144303:可以看不错呀

都市玄医最新章节,[标签:作者]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玄医》免费试读

韩颖知道这肯定是求医来了,说道:“他今天不坐诊,不在这里。”

“啊!”中年男人焦虑地搓着手掌,“这可怎么办?医生说只有韩老能救我父亲。”

韩颖道:“我是韩乐天孙女,是这里的医生,让我先看看吧。”

中年男人看着韩颖疑惑了一下。

心想,这位小姐既然是韩老的孙女医术肯定不差,先让她看看也无妨。

如果她不行,肯定会通知韩老的。

然后他走向商务车,几个黑色西服男子打开车门站在旁边。

中年男人钻进车里,背了一个瘦削的老头出来。

两个壮汉一路跟在后面护着,一行人小跑进医馆,另外几个则等在外面。

张宁看见那个老头,顿时心头一喜,送钱的来了。

这个老头的病情他一目了然,韩颖绝对救不了。

看这个中年男人应该是有钱人,正好可以找机会赚点钱给妹妹买药。

韩颖让中年男人把老头背进病房,放在病床上,然后开始号脉。

张宁见那老头面无血色,尽管现在是夏天,可是老头仍穿着外套,还有些瑟瑟发抖。

这是年老体衰,阳气衰弱的症状。

人人都会衰老,这是无法逆转的,也是无法治愈的。

当然,张宁是有办法的,只不过他不能抢着出手。

韩颖号了一会脉,眉间浮现一丝喜色,站起来对中年男人说道。

“你父亲没什么病,只是年老体衰,我们都知道人是会老的,谁也避免不了。”

啊!

中年男人顿时脸现悲戚之色,恳求道:“韩医生,求求你,你想想办法,哪怕让我父亲多活几年也好。”

说着,他竟眼眶有些湿润了。

张宁不禁感叹,这人倒是个孝子。

韩颖轻轻一笑说道:“你放心,我爷爷有一套针法,对衰老有特效。每周做一次,保证你父亲至少再活五年。”

啊!

中年男人眼中精光一闪,顿时破悲为笑,激动道:

“太好了,韩医生,能不能叫韩老来给我父亲针灸,钱不是问题。”

张宁有些惊奇,又有些失望,韩家竟然会延缓衰老的针法。

他有点不敢相信,这俗世还有人会这种医术?

他肯定不能去抢功,心痛这钱钱没了。

“不用。”韩颖信心满满地笑道,“这套针法我也会,现在就可以给你父亲针灸。”

“太好了,韩医生,谢谢你,谢谢你。”中年男人感激不已。

韩颖让护士拿来针袋,屏息凝神开始给老头做针灸。

张宁有些好奇,韩家到底传下什么针法还能延缓衰老。

当韩颖落下第二针时,他心下大惊。

九宫还阳!

韩颖居然还会这套针法,果然韩家的医术是有底蕴的,可是那女人此刻是在杀人。

“韩颖,快住手!”张宁连忙叫道。

韩家根本没掌握好这套针法,看来最终还是得他出手。

韩颖正准备落第三针,被张宁惊了一下,抬起头来厌恶地瞥了一眼张宁。

“你乱叫什么?打扰了我,我这一针扎歪了,你负责啊?”

张宁道:“九宫还阳针不是这么用的,你这会害死人的。”

韩颖顿时恼怒了,她看爷爷练习这套针法数十次了,怎么可能有问题?

这混蛋今天莫名其妙在这里胡说什么?

她皱着眉头冷斥道:“你是医生吗?你懂什么?要吗闭嘴,要吗滚出去,别打扰我救人。”

苏清浅也狠狠瞪了眼张宁:“你今天废话怎么这么多?当你的哑巴不好吗?”

她对韩颖的医术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人家得到高人爷爷的真传。

中年男人这时狠厉的目光射向张宁:

“这小子是谁?找死是不是?”

韩颖轻笑了一下说:“他就是条咸鱼,胡言乱语,不要理他。”

中年男人顿时脸上泛起愠色,大手一挥:

“把他赶出去。”

两个西服壮汉向张宁逼了过来,苏清浅下意识地往张宁身前一站。

说道:“张宁,你先出去吧。”

张宁心里一暖,这个女人虽然对他很冷淡,甚至很凶,但是在外人面前始终会护着他的。

“韩颖真会出事。”张宁想挣钱,也真不想看到韩颖闯祸,她毕竟是苏清浅最好的闺蜜。

“我叫你出去,你哪那么多废话。”苏清浅有些怒了。

这人今天不禁废话多,还不懂装懂,怎么这么讨厌。

张宁无奈,他说什么也没人信的, 等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闯祸了自己再出手吧。

反正有他在不会出大乱子。

张宁出来,在候诊区坐了。

……

过了大半个小时,病房里突然吵闹起来,张宁连忙起身走进去。

却说韩颖扎完九宫还阳针,累得手都有点酸了。

起身欣慰地对中年男人道:“放心,你父亲会没事的。”

中年男人感激不已,连连弯腰致谢:“谢谢韩医生,我们全家都感激不尽。”

苏清浅也是佩服不已,韩颖竟然会这么高深的针法。

有个好爷爷真好,哎!

“韩医生,你看病人怎么了?”小护士突然惊叫起来。

韩颖低头一看,顿时浑身一颤。

老头此时满头大汗,脸颊绯红,隔着空气似乎都能感到他的灼热。

中年男人也惊吓到了,焦急地问:“韩医生,我父亲怎么了?”

韩颖连忙又去号脉。

虚阳外越!

韩颖大惊,老头体内的阳气虚浮,已经是病情危重了。

为什么会这样?她是按照爷爷说的做的啊!

其实韩乐天也并没有正式教她这套针法,只是韩颖比较好学,看爷爷练习请教过几次。

她觉得自己掌握得很好,肯定没问题。

韩颖急了,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刚刚的扎针没什么问题啊。”

“没问题我父亲会这样?”男人怒了,像一头发狂的雄狮,赤红双目冲韩颖咆哮。

“我跟你说,我父亲有个三长两短我拆了你的医馆。”

韩颖慌张起来,一时不知所措。

男人愈发地愤怒,眼看就要暴走。

苏清浅连忙上前拉着中年男人说:“大哥你不要急,让韩医生想想办法。”

她那点医术,对老头目前的情况是一点办法没有的。

中年男人一把甩开苏清浅,回头狠狠瞪着她。

“你又是谁?滚开!”男人愤怒着,抬手一巴掌朝苏清浅脸上打下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