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变态少女是御宅闻荀攸覃释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警局“行了行了,赶紧走吧,这闻家的姑娘又被绑架了,唉,还真是给咱们找活干。”“别说了,你先去城郊看看,我带着人去各个巷子里看看去,快点快点。”“也是倒了霉了,碰到这个周义。”“赶紧出发吧,你这嘴小心被……

书评专区

孟氏芳邻:加油!加油!冲鸭!

腄到自然醒:特别特别特别的好看

骚海:作者这是什么文啊?看不懂死了变成僵尸了?文笔还行,就是你能不能说明你这是要讲什么,盗墓?异能?僵尸?

重生之变态少女是御宅闻荀攸覃释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重生之变态少女是御宅》免费试读

警局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这闻家的姑娘又被绑架了,唉,还真是给咱们找活干。”

“别说了,你先去城郊看看,我带着人去各个巷子里看看去,快点快点。”

“也是倒了霉了,碰到这个周义。”

“赶紧出发吧,你这嘴小心被有心人听见了,告你一状!!”

……深夜,搜查的警车一辆接着一辆,遍布a市。

a市柳家

宽大的院落,几十个年轻男男女女聚在一起嗨唱,蹦迪,嘈杂的音乐和高亢的歌声回荡在天边。

“唉,听说没,闻荀攸这回悬了。”

“啧啧~这说不准,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还不是……”

“干嘛呢,在我们柳家聊什么闻荀攸,她算哪根葱啊!去去去,唱首去!”

“大少啊,这谁想念叨她啊,还不是因为这一天,被她搞得慌慌张张的,干啥都紧张。”

“你紧张个啥?说的跟你有关系似的。”

“闻家随便个谁,那跺跺脚都得翻个天。”

“拉倒吧,出了a市,谁知道啊……”

……

……

a市因闻家之女绑架案闹得沸沸扬扬,铺天盖地的传闻惹得很多人紧紧张张的,坐立难安。

而此时,在偏远郊区,寂静之地,乌云密布,黑幕遮天,空旷寂寥的田野间时不时传来一声声诡异的风鸣。坎坷不平的土地上旧坟高高堆砌,杂草丛生,新坟平坦如川,风扶落叶。

沙沙……沙沙

土地轻颤,沙砾滚动。腥气冲天的新坟极剧的颤抖着,像万目睚眦,大肆咆哮的雄狮。

一时间,地面陷裂,周围的沙石土砾瞬间掉落,一双苍白细长,布满青筋的手臂破出地面,直指天空。不时,手臂内弯,一层一层的剥开下方掩埋的沙土,露出苍白诡异的人脸。

是已然死去的闻荀攸……

此时她双眼紧闭,嘴唇微张,面无血色的脸上竟然诡异的浮现了渗人的笑容。

突然,她那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露出漆黑空洞的瞳孔,仿佛在发呆,又好像是在缓冲……不期然,呆愣的眼珠儿开始左右转动,右眼看着右手,左眼看着左手,上下扫视。

似是发现扫视的部位被土壤覆盖,她有些不满,双眉紧蹙,嘴角微撇,一个猛起挺身,露出了身体其他部位,她嘴角上扬,双手拍了拍地面,屈膝站了起来。

刚站起来没几秒,‘噗通’一声,尘土飞扬,沙砾翻滚,她向前倾倒了下去。

“……”

脑袋重重的磕在土地上,坑坑洼洼,混混沌沌,一时间摔的闻荀攸有些懵。

呆愣几秒,她挣扎爬起来,屈膝,伸直,坐在地面上,看着自己的左脚陷入沉思。

不一会儿,她拍了拍自己的左脚,表情淡淡的,语气有些诙谐“喂!你转向了!”

看着左脚连接小腿的位置,明显错位,闻荀攸悟了,原来是它装反了。

摸了摸左脚腕,她神色自若的甩了甩手,两手一用力,掰正了左脚。瞬间,浓稠的鲜血流淌在干涸的沙石间,没入土地。

短暂流逝后,脚腕衔接处,鲜红的血液在黑暗中诡异的蠕动。从脚腕回流到小腿,再从小腿流回脚腕,如此反复,新肉渐出,慢慢勾连起断裂的伤口。

闻荀攸平静的看着,面无表情,冷静的可怕。

不久,看着完好无损的脚腕,闻荀攸缓慢起身。

随着起身的动作,闻荀攸抖了抖身上粘连的沙土,拽起被掩埋的裹尸塑料布,重新将身体遮了起来。须臾向后转身,静默的看着面前的无字碑。

良久,又悠然转身“呸!呸呸呸!”吐了吐口中残留的土砾,飘然离开。

……

寂静的村庄里,时不时传来吵闹的狗叫声,随即化为无声淹没在漫长的黑夜里。

“听话~大黄~”闻荀攸看着眼前这只无声狂吠的大黄狗,又看了看自己手中拿着的碎花长裙“大黄~你看到了,我没有偷哦~”

“哼——”死死盯着闻荀攸的大黄狗发出不服的鼻音,微颤的双腿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

“我得遮羞呀~遮羞你懂吗?遮羞。”不管大黄的反应,闻荀攸快速的穿好了裙子。

在大黄的目送下,她悠悠然翻出了围墙,走出了村庄。

走了许久,久到天边开始泛白的时候,闻荀攸被路过的车辆喊停了。

“嘘~~~美女?”尖锐的口哨声划过耳际。

“……”闻荀攸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车上的痘痘男不语。

男人用手向后梳了梳头,满脸自信的看着闻荀攸“坐车不喽?带你飞啊?”

“……不用!”

看着闻荀攸赤脚站着,冷冷的盯着他,男人再接再厉发挥自己没眼色的魅力“上来啊,小美女儿,哥哥不收钱的,别不好意思啊,哥哥老有钱啦,送你水晶鞋啊。”

“滚!”闻荀攸冷冷的瞥了一眼,转身向前走去。

“唉~妹妹,别走啊~”看闻荀攸转身就走,男人赶紧招手挽留,像个路边拉皮条的。

浪荡油腻的声音让闻荀攸本来不错的心情骤然有些不妙,她阴沉着脸,向前走着。

突然,她灵光一闪,狡黠的眼睛快速流转,转身看向痘痘男,“下车!”

“啊?”丑男疑问。

闻荀攸不耐烦的再次重复“下车!”

“哦,哦哦好。”丑男懵逼。

等男人下车后,闻荀攸抬腿,上车,坐好,关上车门,踩油门。

闻荀攸如此丝滑的动作让丑男看傻了眼,等反应过来,看着已经驶出千米远的车尾,男人边跑边指着“喂!剑人!”

“还俺车~~”

……

……

“闻检,有闻小姐消息了!”纪南有些气喘的拨通了电话。

“嗯!我知道了。”虽然闻青山在前一刻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但还是十分感谢这个纪家的公子“有劳纪少了,改日我定带着小攸登门致谢。”

“闻伯伯,您就别客气了。”虽说没见过几面,但是闻纪两家的关系还算不错,所以闻青山的话,听在纪南耳中竟有些不自在“我和小攸怎么说也认识,您说这些话就客气了。”

……

“嗯,那行,先这样吧!”又寒暄了几句,闻青山挂断了电话,看着眼前眉头紧皱的俊朗青年,开口询问“你的意思是说,并没有找到小攸?”

“是!阿平他们一直沿着线索找寻,在一个偏远村庄发现周义的踪迹,可惜并没有找到小攸。”闻钰昭停顿一下,随即又道“不过,爸,我觉得不太对劲儿!”

“怎么?”闻青山疑问。

“阿平他们追查的时候,发现周义似乎每停留一个地方,都会留下明显的踪迹,等我们的人追查到那时,又得知周义出现在下一个地方,如此反复……”闻钰昭认真的思考着整件绑架案的疑点。

闻青山低首沉思,左手食指轻轻的在桌面上点了下“你是说,周义是故意的?”

闻钰昭犹豫了一下,随即开口道“爸,您有没有想过,当年他被释放后发生了什么,不然,他为何如此痛恨您?”

听到闻钰昭的这番话,闻青山低头沉思,没有说话。

看着父亲的样子,闻钰昭没有打扰,而是默默的等着。

嗡嗡

嗡嗡

感受到手机震动,闻钰昭看了一眼手机上的信息,然后对着闻青山说“爸,我出去下。”

……

抬头看着天色渐晚的天空,闻钰昭满脸愁容。干燥的空气,让他有些难安。

两天了……

小攸……

正要抬步下台阶,被一声呼唤声叫停。

“钰昭——”

看着管家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闻钰昭开口询问“怎么了,张叔?有什么急事儿吗?”

张管家缓了缓气,拿出口袋里的东西看着闻钰昭说“钰昭,你的快递。”

“快递?”闻钰昭双眼疑惑的看着管家“张叔,我没买东西,是不是送错了?”

“不是你的?”张管家心里纳闷“那这是谁的?问了先生,也不是。今天我在门口信箱看到的,没有署名只有地址。”

“没有署名?那怎么会邮寄到这儿的?”闻家除了小攸会有包裹寄回家,别人并没有这个习惯,看了看手中的邮件,闻钰昭心中疑惑不已“张叔,东西先放我这了,您去忙吧,想来应该是小攸的……”

“行,那我忙去了。”

看着张叔渐渐走远的身影,闻钰昭拿着邮件转身去了车库,驾车向警局开去。

……

闻荀攸失踪的第二天晚八点,一条新闻报道了出来,绑架案嫌疑人周义落网。

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闻家上下愁云惨淡,面色凝重。就在不久,闻钰昭走后不久,警方查到周义的藏据点,一举捕获,然而并没有发现闻荀攸的身影。

电视上,周义正被警察一左一右牢牢的扣住,往警车里带。

突然。

画面虚晃镜头猛的拉近,周义整张脸出现在屏幕中央,嘴角上扬,得意的说一句似懂非懂的话。

“闻青山~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骤一看到这个画面,闻青山双眼紧眯,眉头紧锁的看着被带走的周义,不发言语,陷入沉思。

旁边坐着的闻钰昭扭头看向闻青山,心中若有所思,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那个礼物……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