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后要休夫最新章节,叶永安夏侯昱全文免费阅读

“永安你怎么了?”车门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夏侯昱和叶永安那暧昧的姿势落进了叶婉凝眼里,她磕磕巴巴地喊了声:“太子哥哥。”又看了眼叶永安,“你和永安这是?”夏侯昱坐直了身子,叶永安也跟着坐好。夏侯昱瞪着……

书评专区

丑后要休夫最新章节,叶永安夏侯昱全文免费阅读

《丑后要休夫》免费试读

“永安你怎么了?”

车门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夏侯昱和叶永安那暧昧的姿势落进了叶婉凝眼里,她磕磕巴巴地喊了声:“太子哥哥。”

又看了眼叶永安,“你和永安这是?”

夏侯昱坐直了身子,叶永安也跟着坐好。

夏侯昱瞪着叶婉凝怒道:“南平王府的人都是那么没规矩的吗?给本宫滚。”

“是。”

叶婉凝咬着娇艳的红唇,强忍着心中的愤怒,低着头飞快地跑走了。

叶永安问:“这是?”

夏侯昱皱眉看她。

“你的嫡姐都不记得了?”

叶永安诚实的摇了摇头。

夏侯昱补充道:“叶婉凝,南平王妃所生的南平王府的嫡长女,比你大一岁。”

夏侯昱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本来他也只是想着逗叶永安玩的,他还不至于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叶永安成为自己的太子妃,他要的是叶永安自己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太子妃,夏侯昱并没有想真对她做什么事。

就是这样都能被人打扰,夏侯昱觉得十分的扫兴。

酒杯才放下,叶永安就又给他满上了,她笑嘻嘻的讨好夏侯昱。

“殿下,你给我说说我过去的事吧!”

叶永安把酒杯塞进夏侯昱手里。又给夏侯昱夹了个鸡腿放到他的碗里。

看着眼前故意讨好自己的叶永安,夏侯昱有些失神。

他好像看到了儿时那个小小的叶永安。

那个像小尾巴一样老是喜欢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娃娃,总是张口闭口喊他昱哥哥的小人儿。会讨好他和他撒娇的小女孩。

可眼前的叶永安已经长大了,他想起四年前那个在得知要嫁给自己后选择和李宁远私奔的叶永安。那个口口声声说哪怕出家为尼日后常伴青灯古佛都不愿意嫁给他的叶永安。

四年过去了,她竟然在自己亲自来接她回京完婚的路上又要和李宁远私奔。

夏侯昱怒火攻心,直接把手里的酒杯捏了个粉碎。

“血,你流血了!”

叶永安掰开夏侯昱的手用袖子去擦夏侯昱被碎片割伤的手掌。

夏侯昱用力打开叶永安的手,吼道:“别碰我,别用你碰过别的男人的手来碰我,我嫌脏。你过去做过的那些恶心事还要我说出来恶心我自己不成?”

夏侯昱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些事他不会告诉叶永安,也不会让叶永安有机会知道的。

夏侯昱吼完就下了马车,吩咐侍卫除了他自己还有玉蓉和玉珠其他人一律不得靠近这辆马车。

叶永安觉得夏侯昱这人有病,一会儿天晴一会儿雨的,阴晴不定的,是个十分难相处的人。

夏侯昱这一走就没再上过这辆马车。至少叶永安是这么以为的。

一路上不是玉蓉和她呆在马车里就是玉珠陪着她,两个小姑娘也不怎么爱说话。她问什么她们就答什么,别的一个字也不会多说。

队伍白天赶路夜里休息,就算是路过城镇也不会停下来休整。

每天一到深夜。玉蓉或是玉珠等叶永安睡着了就会从马车上下来。每当这时夏侯昱就会轻手轻脚的爬上马车,进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点叶永安的穴,然后才安心的在叶永安身边躺下和衣而眠。早上他又会在叶永安醒来之前离开。这些叶婉凝和李宁远都看在了眼里。一个恨得牙痒痒,一个气得想杀人。

七日后他们的队伍终于回到了京城。

马车到了皇宫门前队伍停下,夏侯昱从马上跳下来走到叶永安坐的马车前车帘一掀,二话不说就把叶永安拉到自己身前一把打横抱起,叶永安吓了一跳,怕摔下来,她本能的伸手环住了夏侯昱的脖子。见夏侯昱没有反对,她又把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夏侯昱的肩上,做小鸟依人状。

夏侯昱不动声色的往下瞟了一眼,叶永安这幅小鸟依人的模样让他十分的满意,不自觉的嘴角就露出了浅浅的笑来。

这一抱就抱到了皇帝的御书房里,皇帝早就知道叶永安脚上有伤,在御书房里给她准备了椅子。

“父皇,母后,儿臣把永安接回来了。”

皇帝笑着点点头,示意他们坐。叶永安被夏侯昱放在椅子上坐好,她模仿着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的样子,低下头给皇上皇后请安:“永安给皇上皇后请安。”

“免礼,免礼。你脚上的伤可好些了。”

皇帝一脸慈爱的看着叶永安,叶永安觉得这皇帝还挺和善的,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她笑着回皇帝的话:“回皇上话,已经好多了。”

一旁坐着的皇后勾唇笑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哪能那么快就好。”

皇后又对夏侯昱说:“太子,本宫和皇上商量过了,你和永安的婚事就等永安的脚好了再办。”

“母后!”

皇后朝夏侯昱摆摆手。

“你别急,听母后说,你总不能让永安坐在椅子上和你完婚吧!”

“我可以抱……”

“胡闹!”

皇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堂堂一国储君,怎能如此不知分寸。”

夏侯昱不说话了,皇帝依旧面上带笑,他劝皇后:“皇后不必动怒,昱儿也是着急把永安娶进门。他俩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若不是三年前南平王突然去了,永安要守孝三年的话,他两早就成婚了,我们都抱上皇孙了。”

叶永安一脸懵,啥?她这世的爹不在了!

“昱儿呀,你要知道大婚一辈子就一次,对女子来说尤其重要,自然是要办得尽善尽美的,日后才能有个美好的回忆。你也不想以后被埋怨一辈子吧!就按你母后说的办。”

“对,这段时间就让永安住在我的长乐宫里好好养着。”

夏侯昱拒绝。

“不了,还是让永安住太子府里,好熟悉熟悉环境。”

叶永安面纱下的嘴角微微扬起,看看,夏侯昱这是有多么不舍得她。一刻都不愿和她分开似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胡闹,还没拜堂,就住进你府里像什么话!你不愿让她住我这,就让她住到惠贵妃宫里去,再不行就住到京城里的南平王府去。婉凝不是跟着来送嫁了吗,南平王妃下个月也要进京了。对,该让永安先住回自家府上。”

“不必那么麻烦,就让永安这孩子住在我的永福宫里就好。永安这孩子打小就和臣妾亲近。现在脚上又有伤,就别到处跑来跑去的了。”

只见一个三十来岁四十不到的美貌妇人款款而入。她来到皇帝和皇后面前简单的行了个礼,也不管夏侯昱,直接在叶永安身前蹲下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里,眼里泛着泪光。

“孩子,这些年你受苦了!别怕,以后有本宫在,绝不会让你再受半点伤害。”

叶永安一脸错愕,这又是谁呀!自己怎么好像很抢手啊!

叶永安不知所措,她本能地看向夏侯昱想向他求救。夏侯昱刚要开口,皇帝却抢了先:“皇后和贵妃说得都在理,就把永安交给贵妃照顾,在宫里好好的休养。”

\”就是,就是,太子要是想我们永安了随时都可以来永福宫看她。永安毕竟还未出阁,听说回京的路上你两就夜夜同车而眠,现在还要让她还没过门就住进你府里。永安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惠贵妃越说越来气。

叶永安面纱下的嘴都张大了,什么夜夜同车而眠!根本就没有的事呀!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